目前分類:NBA專欄 (489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本季塞爾提克的投籃就像是一道難解的謎題   (Zimbio/ Adam Glanzman 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九勝九敗(現在為十勝十敗),雖然某些媒體與網站繼續以時間尚早、過去賽程艱辛、接下來對手敗多勝少為理由繼續替塞爾提克打氣,但剛剛在波士頓主場羞辱塞爾提克的世仇紐約尼克隊賽前只有四勝十四敗,如果連尼克隊都能領先超過二十分,那又有什麼理由相信塞爾提克可以擊敗其他被這些網站認為是弱隊的球隊呢?

「三分投不進;兩分不屑投;沒人讓你罰」這樣從三分、兩分到一分全線潰敗,全線都是問題的窘境大概是目前塞爾提克的寫照。特別是看到去年暑假被球隊無情賣走的老朋友Jae Crowder在爵士獲勝揚長而去後那一段現在球員有天分但不願意幹髒活、不願意防守的評語恐怕更深深刺進一年前以為就此將一片光明的球迷內心最深處。

現在,隨便一篇文章下面大概都可以看到網友要球員少投點三分球、多打點禁區的評語。但,等等,如果你每場比賽都聽Tommy Heinsohn與Mike Gorman的球評,那要球員多打點禁區、攻擊籃框的評語這五年來大概從來沒少過,其實就算是十五年前在美國念書時這兩句也是Tommy爺習慣碎念的金句。至於三分球,開季時有多少球迷因為Aron Baynes居然三分球神準而歡呼?恐怕是不在少數,自從總教練Brad Stevens執教後我們不就一直靠著三分球維生才能打到現在的成績?那現在抱怨三分球投太多似乎並不合理,特別是多投三分球已經是當代的顯學。

▲ 塞爾提克空有空檔,但卻被低迷的命中率抵銷

另一派的說法則是引用六呎內無人防守的頻率塞爾提克的26.9%高居聯盟第二位,但命中率41.2%只排17名,特別是我們在三分線外的空檔21.0%居第五,命中率僅34.8%排第23位來解釋目前的狀態只是暫時。只是,如果再細看數據,三分球命中率低落可能是運氣不好、狀態不佳,但塞爾提克是連兩分球的命中率都只排在中段,甚至在4-6呎的空檔情況下兩分球更只有聯盟第28位的46.5%,這就不只是運氣不好或是暫時可以輕輕帶過。過往總教練Brad Stevens掛在口邊的「平均數定律」只需要幾場就能靈驗,雖然數據優異的球員打回原形沒人記得,但成績低迷的球員如神蹟般回升卻總成了球迷的記憶點,只是球賽已經進行將近四分之一,顯然有些問題已經不是一時失常能夠解釋。

還是讓我們從數據來開始看起。

▲ 塞爾提克的防守與進攻處在天平的兩端

從進階數據裡可看出塞爾提克本季雖然戰績不如預期,但防守依然保有穩定的水準,DEFRTG 102.8不但跟去年同樣排名第二,甚至還稍有降低,這對本季得分大幅增長的NBA而言是相當不容易的事情。但另一方面,當所有球隊的進攻都大幅增長的同時,塞爾提克的OFFRTG卻從原本中後段的第18位降到底部的第27位,特別是塞爾提克的AST%上升、TOV%下降,但EFG與TS%卻雙雙從聯盟中段掉到谷底,命中率顯然是塞爾提克的問題所在。

塞爾提克的投籃命中率在Brad Stevens執教的六個球季裡一向都不理想,只有2016-17球季以45.4%居第十六順位擺脫聯盟後三分之一至墊底的處境,只是當Isaiah Thomas換成Kyrie Irving、Gordon Hayward之後不管球迷、媒體或聯盟裡其他都球隊都認為塞爾提克將會就此一飛衝天,但結果卻完全不同於預期。

▲ 命中率一直是塞爾提克的弱點

從過去四季的數據,可以清楚的看到塞爾提克是一支相當依賴三分投射的球隊,即使上季主力球員受傷,塞爾提克還是出手了聯盟第十多的三分球,而且有聯盟次佳的三分球命中率(37.7%)。這一季塞爾提克出手了更多的三分球,命中率卻跌至聯盟第20位的34.3%,但其實更嚴重的是全隊的總命中率只有43.4%,只以些微之差贏過活塞隊。

▲ 塞爾提克的出手位置走勢並不理想,外線命中率更是讓人失望

從投籃距離的數據來看,會有更清楚的概念。有趣的是本季塞爾提克的投籃比率在聯盟排名隨著距離拉長而呈現爬樓梯的趨勢,從聯盟墊底的0-3呎慢慢一路爬升到聯盟第三位的39.8%三分球出手數,而命中率則是隨著距離拉長而呈現下樓梯的走勢。如果往回看過去兩個球季,會發現上一季塞爾提克的投籃分配與本季頗為相似,乍看之下差別只是投籃命中率的差異,但如果再看2016-17球季的數據,塞爾提克在10呎至三分線前的投籃比重都處於聯盟的底部,而過去兩季塞爾提克在這兩個區塊的投籃比率卻持續增加,而犧牲的是投籃命中率超過六成的籃下三呎投籃機率,即使塞爾提克的籃下投籃命中率只在聯盟中段。

▲ 即使聯盟前端的禁區防守能力,也抵不過完全離群的禁區進攻能力

再從禁區的得分數據入手,會發現在爾提克在二次進攻與禁區的表現兩極,進攻端塞爾提克幾乎沒有二次進攻與禁區得分的能耐,但另一方面,塞爾提克卻也能夠有效的限制對手在禁區與二次進攻,只是塞爾提克的禁區進攻能力實在太過殘破,導致即使將對手的禁區得分壓低至聯盟第五低的44.8分,但本身聯盟墊底的禁區得分39.8分卻完全難以填補缺口。

值得一提的是聯盟禁區得分倒數第二的是衛冕軍勇士隊,但一心想成為勇士隊的第二的塞爾提克卻沒有填補這個缺口該有的能力。

過去幾季,除了三分球的出手大量增加外,聯盟另一個重要的投籃趨勢是避免在中距離出手,因為從投籃命中率可以清楚發現離開籃下三呎後就大幅下滑,因此減少低命中率的投籃比重,將進攻集中到高命中率的籃下或是高報酬率的三分線外,同時間防守則著重在兩端讓對手的出手集中到這塊命中率與報酬率俱低的區域,這兩季的塞爾提克成了少數違反這個潮流的球隊,低迷的命中率則重重的懲罰了塞爾提克。

諷刺的是這個理論最早提出的是現任七六人隊助理教練Jim O’Brien在塞爾提克執教的期間。

衍生閱讀:Jim O'Brien的籃球統計學(上) 

附帶一提,塞爾提克本季優異的天分其實在快攻與反制快攻上可以看出一些端倪,這是球場上最可以展現天分與運動力的項目。

這數據看似與外界傳統認為塞爾提克禁區薄弱有關,但相關的數據卻述說著另一個不同的故事。

▲ 塞爾提克的禁區觸球次數本季是大幅成長,但得分效率卻更大幅滑落

根據禁區觸球數的統計,塞爾提克本季在禁區觸球次數(PAINT TOUCH)每場24.3次,這足以排名聯盟第12位,意味著塞爾提克並沒有刻意迴避將球送入禁區,但即使有聯盟前半的禁區觸球次數,塞爾提克的PTS PER PAINT TOUCH卻只有聯盟墊底的0.578,而且塞爾提克的數字不僅最低而且是完全離群,即使次低的丹佛金塊隊都有0.610,全聯盟低於0.72的更只有五支球隊,就更別提居冠鵜鶘隊的0.963。如果回顧過去兩季,上季的塞爾提克雖然墊底但也有0.751,2016-17球季更有聯盟中段的0.816,這樣的趨勢更讓人疑惑。

▲ 塞爾提克長人的禁區表現呈現有趣的分布

這樣的結果可以從塞爾提克禁區中樞Al Horford身上看出些端倪。本季由於人手充足,塞爾提克將重兵囤駐在側翼,因此原本得要分擔許多側翼工作的Horford有更多的時間在禁區,這讓他的PAINT TOUCH由上季的3.8次增加至5.2次,而他的命中率也由原本就很優異的65.3%提升至70.0%,但他的PTS%卻由原本就低於平均的69.3%降至61.3%,而相對應的就是由37.5%攀升至47.3%的PASS%。

上季有優異表現的Baynes本季則成為四位小前鋒下最大的受害者,不僅觸球次數大幅減少,命中率與PTS%也都慘跌,其中PTS%更從70.4%大跌至43.9%,而不意外的,唯一成長的數據就是PASS%。

但讓人驚豔的是上季受傷提前結束球季的菜鳥Daniel Theis。本季在較少的出賽時間下觸球次數從3.4次略增至3.6次,但他不僅有Horford等級的命中率,同時PTS%更是完全與隊友背道而馳的105.6。這位經驗最嫩,外線進攻能力最差但本季也最拼命的二年級生卻有最好的禁區表現,如果塞爾提克教練團能夠從他身上發現些什麼,也許球隊就會完全不一樣。

▲ 塞爾提克的投籃問題與距離息息相關

如果搭配投籃距離將更清楚,塞爾提克0-3呎的投籃雖然不算頂尖,但也以64.5%的命中率居聯盟中段,而3-10呎的禁區範圍內也有聯盟第四位的42.5%,因此塞爾提克異常的禁區得分數據顯然與投籃能力不佳無關,而是跟聯盟墊底的籃下3呎出手比率(22.9%)與第22的3-10呎出手(14.0%)有關。

▲ 塞爾提克的切入次數本季明顯減少且失誤增加

再看切入(Drive)的數據。塞爾提克每場切入次數35.0次是近乎聯盟墊底的第28位,這讓每場的罰球次數(3.7,23位)、得分(18.0,27位)都在聯盟後段,但如果看切入的命中率(48.5%)卻高居聯盟第八位,PT%雖不理想但第18位(51.4)也遠優於極度偏低的得分、罰球。

上季塞爾提克在切入的數據也不理想,但即使Irving提前結束球季的狀態,數據還是要優於本季的低迷。只是這其實並非塞爾提克的常態,2016-17球季塞爾提克的切入次數37.4次排在中間的的16位,罰球(5.8)、得分(20.3)都在聯盟前段,當然,這與那年的主力Thomas專長就在切入有關。

▲ KI的切入還是極有威力

個別的球員部分,Irving、Smart、Rozier、Tatum的切入次數都比上一季減少,Irving與Morris兩位老將的切入命中率與PTS%都有遠優於聯盟平均的表現,但由於切入次數減少,Irving的切入得分由7.9分降為6.2分。

▲ Brown更磯崎的切入卻沒有轉換成得分效率

主力球員中只有Brown的切入次數由4.8次增加為5.3次,但是他的切入次數增加,但PASS%也從25.6%大增至32.2%,最後他的PTS%反而下滑,每場得分也由2.8分降低為2.6分。

▲ 切入大概是Smart少數有聯盟水準以上的進攻方式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塞爾提克陣中有投籃障礙的Smart在切入有相對佳的數據,他的切入命中率本季來到56.3%,雖然他也有高傳球比率,但助攻的效率同樣在塞爾提克陣中居冠,只可惜由於陣容與戰術的改變,讓Smart每場切入從上季的6.3次大幅下滑至2.9次,切入得分也由2.8分慘跌至1.3分。

其實禁區與切入的數據如此詭異的答案也藏在Tommy爺的轉播裡,Tommy爺最近時常發出招牌不爽喉音,Mike Gorman在對尼克隊時忍不住詢問所獲得的答案是「你不該在上籃的狀態下把球傳出去」。塞爾提克在禁區觸球時的PASS%是聯盟最高的44.1,整個聯盟僅有塞爾提克與金塊隊(43.2)超過36門檻,同樣呈現高度離群的狀態。而更弔詭的是在塞爾提克極高的傳球比率下,塞爾提克的AST%(3.7)卻是聯盟後段的第19位,這說明了塞爾提克的高觸球與高傳球並沒有相對轉換成得分。如果將數據拉長到過去兩季,塞爾提克在PAINT TOUCH的次數上要遠低於本季,但上季的PTS PER PAINT TOUCH雖然墊底但0.751還是比本季要高上許多,更遑論2016-17球季居第15位的0.816。

類似的情況也呈現在切入數據上,過去兩季的塞爾提克即使天分較差,但切入的各項數據還是遠勝於本季,特別是2016-17在Thomas賣力演出下,切入的表現幾乎是Brad Stevens執教時期最佳的一季。

如果從這些數據來看,塞爾提克的禁區得分能力的確是聯盟最低迷的球隊,但低迷的原因與大多數球迷覺得中樞無人不同,有更大的程度其實是塞爾提克本身的策略就是以禁區作為誘餌或是中繼點,以吸引防守者為目的來製造外圍的出手得分機會,因此有大量的禁區持球與切入最後以傳球做終,但犧牲了較高命中率的禁區投籃並沒有換到預期的報酬,反而因為投籃位置不佳與投籃命中率低迷而導致兩頭落空。

▲ 塞爾提克的出手時機有進步,但命中率依然低迷

接下來看投籃的狀態,雖然外界認為塞爾提克投太多外線,但就空檔而言,塞爾提克本季的空檔製造能力是比過去兩季進步,無論在4-6呎或是6呎以上,無論在一般或+10,塞爾提克的出手比中都比過去兩季增加,而在0-2呎或是2-4呎的出手都有減少。但另一方面,塞爾提克卻在幾乎所有的項目裡的命中率都大幅滑落,唯二進步的是0-2呎非常嚴密防守下的三分球命中率達42.9%,以及超過6呎大空檔時的兩分球命中率54.2%,但三分線外卻只有34.8%。

▲ 中遠距離的出手也呈現同樣的問題

換句話說,塞爾提克的投籃問題是全面性的問題,那外線投籃的問題究竟出在哪裡?

▲ 本季塞爾提克的跳投數據低迷

本季NBA提供的數據並不多,主要的數據在C&S(Catch & Shoot)與Pull Up兩個項目上。基本上,接了就砍的命中率會比拔起跳投的命中率略高,而塞爾提克本季無論是C&S或是Pull Up的得分都是這三季的新高,但也毫無意外的無論總命中率或是三分球命中率都寫下新低。

▲ KI的Pull Up三分球命中率本季意外低迷

▲ Morris的Pull Up三分球甚至比KI更低

如果細看每個球員的投籃狀態,大多數的球員都不意外的呈現本季不如上季的狀態,唯二不同的球員也不太令人意外,分別是這季幾乎打出生涯年的Marcus Morris與主將Irving,但兩人卻也同步出現C&S的命中率優於去年但Pull Up不如去年的狀態,更讓人意外的是Irving在Pull Up狀態下的三分球命中率僅28.9%,遠遠低於他其他都居聯盟前列的命中率,而Morris的25.0%甚至比Irving更加低迷,也拉低了球隊平均值。

▲ Brown本季所有投籃數據都大幅下滑

拿兩個最受到矚目的年輕新秀做比較則可以看到兩人的差異,較資深的Brown無論C&S或是Pull Up的命中率都下滑,這並不意外,因為他在投籃距離上每個區位也都呈現明顯的下滑。如果回想當年選秀時塞爾提克球團做出的暗示就是Brown的三分投射測試成績比起待選的另外兩個射手更優異,上季Brown一路穩定的三分命中率也讓許多人認為他已經走上射手之路,只是本季他在出手時全身的平衡與出手時手腕的穩定度都相當不理想,球季進行至今也沒有太多修正,暑假將重心放在單打與切入似乎影響Brown的投籃穩定度,也讓他在場上常在接應跳投與單打之間游移不定。

▲ Tatum的數據也不如新秀球季

▲ Tatum在中距離的出手增加,但命中率卻跌至谷底

相較之下,Tatum本季Pull Up的出手次數明顯從上季的3.5次增加到5.6次,雖然三分線外有52.9%的高水準,但整體命中率只有低於平均的34.4%,而C&S的出手次數也小幅增加,但命中率反而比Pull Up更低。如果對照投籃的距離數據,會發現Tatum籃下3呎的投籃比重從32%大減至20.3%,雖然命中率提升,但卻無法彌補10呎至三分線前大增的出手次數,而這個區域也是Tatum命中率下滑幅度最大的區域,這顯然也是他真正的問題所在。

Tatum本季相當糟糕的投籃選擇與過多的單打很清楚的呈現在數據上。

▲ Smart的投籃一片低迷

將焦點換往本季因為傷兵回歸而大受影響的Smart與Rozier則是完全不同的故事。Smart是單純的不準,而且是全面性的不準,特別是本季Pull Up的三分球能夠從上季非常糟26.8%再向下探底到10%,讓人只能搖頭。他毫無節制又無人約束的投籃以及完全不受控制的脾氣,終將是球隊必須處理的問題。

▲ Rozier 的外線出手由上季的水準之上大幅衰退

▲ Rozier 的觸球時間影響命中率甚鉅

Rozier則明顯受到出場時間與持球時間的影響,原本他的切入與禁區就因為不夠流暢的運球而受到限制,雖然失誤少但相對的助攻與組織也始終低於水平,讓他一直是一個偏向得分後衛的雙能衛,而不是正統的、真正的控衛。Rozier的三分投射遠優於切入,而C&S、低於兩秒的觸球時間下的外線投射是最適合他的出手時機,而將持球時間拉長則是另一個選擇。但目前塞爾提克讓他在一號與二號之間不斷的切換,反而讓他落入持球時間不足以讓他找到最舒適的投籃機會,又沒有足夠的戰術讓他能夠發揮接應投射的能力,讓他的出場時間成為外界炒作的話題,徒然製造自己的困擾。

▲ Gordon Hayward的投籃陷入泥淖     (Zimbio/ Adam Glanzman Getty Images North America )  

▲ Hayward 傷後切入效率大幅滑落

▲ 爵士時期的Hayward在禁區相當有威脅力

最後,還是把焦點放在原本應該是本季最佳新戰力,但現在卻成為塞爾提克最大尾羔羊的Hayward。即使不需要數據,所有人也能看得出來現在這個Hayward跟在爵士隊的Hayward是完全不一樣的球員,也由於他的無法恢復過往,讓一心想要讓他擔任球隊實際進攻組織者的Brad Stevens陷入泥淖之中而不可自拔。如果我們看Hayward在2016-17的切入數據,會發現他不但是個有效率的切入執行者,而且也是個有威脅性的傳球者,那年他每場可以靠著切入拿下4.9分居爵士隊的二,46.6%的命中率與53.3%的PTS%都在水準之上,34.0%的PASS%則是講究組織戰的爵士隊正常的一般水準,9.2的AST%高於水準,但在戰術執行非常細膩的爵士隊裡只有排名第八。此外他在禁區裡的表現也相當優異,無論本季或是2016-17他都有非常高的命中率,但本季他的PTS%只有78,雖然這比起他許多塞爾提克隊友還優異,但2016-17是102.3,完全制霸現在的隊友。

這也許就是爵士隊與塞爾提克最大的差異。雖然Quin Synder與Brad Stevens都是目前頗受好評的新一代戰術教練,但爵士隊大量的戰術走位製造多點空檔與偏向持球者擾動防線後啟動快速傳球製造外線空檔的模式大不相同,即使他曾經是Stevens在大學時期的子弟兵,但顯然還是需要時間磨合,而受傷的復原又增添了變數。隨著球季進行,Hayward負擔更多的組織工作,但他切入後的外傳球卻始終呈現大幅偏差的狀態,隊友往往得要側身或是彎腰才能接到傳球,不但無法直接出手,空檔更因此而白白流失,這些都是無法直接呈現在數據上的問題,也間皆拉低了球隊的命中率。

▲ Hayward的中距離維持過往水準

如果從2016-17的投籃距離數據來看,會發現Hayward是一個非常精於中距離投射的球員,特別是3-16呎的跳投,這個特色在本季依然維持相當優異的命中率,但是他在籃下三呎與16呎外的長射命中率本季都大幅下滑,特別是三分線外僅有28.6%,甚至他在兩側底線的三分球更只有17.6%,而這個位置是本季塞爾提克常設計他埋伏的責任區域。

▲ Hayward 的Pull Up有受傷前的水準,但C&S大幅下滑

爵士隊時期的Hayward在C&S與Pull Up都有穩定的命中率,Pull Up的命中率要稍微好些,但差異相當有限,但本季則呈現Pull Up的三分球遠優於其他的現象。如果從運球次數與持球時間來看,會發現原本的Hayward是一個相當百搭的好球員,不管運不運球或是持球長短,他都能有穩定的命中率。

▲ Hayward 的持球時間明顯短於過去爵士隊時期

但受傷之後,現在的Hayward並不是一個非常好的C&S射手,或者該說不是個好的C&S三分射手。他的三分球命中率在有運球的狀態下明顯優於直接出手,但如果長時間運球,又會發現他的兩分球命中率大幅下滑。類似的分布也呈現在持球時間上,可能的原因是傷癒之後他的身體狀態可能無法讓他在C&S的情況下適應NBA的三分線距離,需要透過運球來調整自己的出手與身體平衡、協調等,而他的身體可能也還無法承受較長時間持球、運球後的快速的兩分球出手,特別是在實戰裡可以發現他在禁區裡的投籃往往靠的是他的聰慧與判斷,而不是對抗性或爆發力。

▲ Hayward的身體密碼也許就藏在運球後的投籃裡

相較之下,會發現塞爾提克讓他在無運球的情況下出手三分球高達37.0%的比重,這樣直接影響的就是他的三分球命中率,當然也讓他陷入泥淖而不知如何脫身,也找不到解方。

塞爾提克原本就是一支年輕的球隊,即使已經第五年的Smart都有許多尚未修正也始終沒有修正的缺點,更年輕的Brown、Tatum更還在摸索的階段,但同一時間塞爾提克也有如Irving、Morris與Hayward等已經進入生涯成熟期的球員,有各自固有的打球習性與特長,但本季教練團本季始終沒有辦法拿出一套比原本的戰術更能發揮這些球員特點的打法,讓球隊容易陷入各自為政的單打漩渦,而暑假裡年輕球員的各自磨練單打技巧讓這個問題更加放大,同一時間卻又忘卻了上季讓這些年輕球員有效發揮的無私團隊打法,而這些問題從進攻擴散到防守,讓本季的塞爾提克始終像是台拼湊各大廠牌的拼裝車,一路跌跌撞撞,始終沒法在同一個節奏下加速往同一個方向前進。

也許,用對小牛這戰的心得可以解釋塞爾提克當前一部分的問題。當小牛隊跑完戰術後,三分線外出現空檔的是Harrison Barnes,是Devin Harris,是Wesley Matthews,是Dorian Finney-Smith(雖然這場完全不準),而塞爾提克千辛萬苦跑出來的空檔在三分線外接球的是Baynes,是Smart,那空檔對塞爾提克又有什麼意義呢?

文章標籤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532516850-1323293557_n.jpg

取自[https://www.sportsv.net/articles/54099]

 

※你籃球教練需要把包括板凳球員在內的戰術都予以設計;這不僅可以讓板凳球員有榮譽感,有參與感之外,還可以讓板凳球員為球隊貢獻。

 

※跟球隊(球員)一齊觀賞比賽錄影帶,最好的是教練在旁分析、說明;因為,你教練的哲學與理念、對比賽的認知等,球員們不一定跟你相同。

 

※籃球教練要學會「教育並引導主將」,怎麼樣去輕鬆打比賽;諸如在某段期間擔任球隊誘餌與休息等。

 

※籃球場可以輕鬆,但是不能嘻嘻哈哈;不論是比賽還是訓練皆然。

 

※教練與球隊主將一定要「多溝通」,更不能將問題都給主將去決定,要不要配合教練觀念;比較傾向教練與球員的溝通是以橫向(朋友)方式,而不是縱向的部署關係。

 

※允許球隊產生小團體,但需要適當控制。

 

※在球隊裡別去做「背後批評的事」;因為那是產生疙瘩的開始。

1532516851-3980137861_n.jpg

 

※建立你的籃球教練哲學並予以宣告:讓球員們跟隨你教練一齊追求;諸如,防守贏得總冠軍。

 

※球隊裡的老將是寶,是休息室裡的潤滑劑;因此,某些鍛鍊可以不用參加,可以擔任助理教練角色去激勵年輕球員。

 

※從訓練前的觀察與統計可以瞭解,球員的休息(完全休息是睡眠)是否充份;因此,假如球員的休息(恢復)不良,求助醫生、心理學專家等是改善提升球隊實力之一。

 

※尊重球員,因為「籃球賽是以球員為主」;所以,不論指導訓練等,詢問球員意見會讓許多事的困擾降低。

 

※激勵球員士氣方式很多,細心貼心的安排活動等都是方法。

 

※怎麼樣藉由影片欣賞、書籍的告知等,讓球員瞭解單打獨鬥與團結力量大是有所不同的。

 

※在球場上、在球隊裡面,所有球員應該像兄弟姐妹;怎麼樣塑造這樣情境的概念去宣導,就有待教練努力。

 

※向球員宣示你教練的決心是,球隊不可或缺的一件事;在連敗之後集體向球員收錢後,再告知努力與方向,會是不錯做法。

 

※球隊的訓練是否「差別待遇」,可能會有不同的結果;尤其,對老將而言,那種長時間練習效果不一定有效。

 

老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723-00286-003b2.jpg

在博斯的轉播工作一向都會在非常靠近比賽日期時才突然要確認。主要是因為很多賽事都是最後一刻才能確認簽到(哈哈!經常是球賽agency想賣給其他更大的體育台但談不攏,就會讓博斯在最後一刻撿到便宜),但博斯幾位播報同仁這些年也都身經百戰,習慣這樣的模式沒在怕的,兵來就將檔,水來就土淹吧!

 

這個禮拜是突然被詢問能不能在週末協助轉播四場籃球比賽?這是在澳門所舉行的以東亞籃球俱樂部為對象邀請參加,名為「Summer Super 8」的比賽。是說同一時間台灣正在打瓊斯盃籃球賽耶!誰要看在澳門大家不熟悉的俱樂部籃球比賽?但工作就是工作,有工作做就偷笑了,收視率如何我也不用擔心其實。倒是我上一次播籃球已經是兩年多前在民視轉播2016里約奧運的籃球比賽,之後就沒碰過籃球了。這兩年絕大部分的工作都是網球,再加上一點排球,插花過幾次桌球。現在要重操舊業?特別是這些不熟悉的亞洲俱樂部球隊?

 

還是那句話,兵來就將檔,水來就土淹吧!

 

這次的比賽既然稱為Super 8,就表示邀請了八支球隊參賽。其中兩支中國CBA的球隊、兩支韓國KBL的隊伍、菲律賓PBA也來了兩隊;最後再加上日本福岡,以及台灣的寶島夢想家。

從台灣轉播的角度來看,當然希望寶島夢想家能夠打進四強,或許收視會好一點吧?但夢想家在小組賽三場比賽分別輸給菲律賓公路勇士26分、輸給CBA的新疆飛虎37分、在輸給韓國KBL仁川大象隊35分;夢想徹底幻滅。

 

是說無妨,籃球比賽本來就應該是強者出頭,而且這樣子接下來的比賽也會比較好看。這次我負責轉播的四場四強到決賽的比賽雖然沒有台灣的球隊,但打得都算激烈,內容都相當不錯。有拉鋸有反敗為勝有爆冷有打架,想一想應該比播雖然是較熟悉的台灣球隊但是輸個二、三十分要好一些。

 

然後我發覺,雖然隔了兩年多沒播過籃球,但這種事情就像騎腳踏車一樣,學會了就不會忘記。雖然四強的四支球隊(兩支韓國KBL球隊、一支菲律賓隊、以及中國CBA的廣州龍獅隊)球員都不熟悉,菲律賓球員的名字更是難唸,但播一節大概也就熟悉了,播個半場就完全融入比賽開始跟著high起來了。

 

最後,整理一下這兩天播報的心得,雖然是所有籃球迷應該都早已經知道的事情:

1. 韓國人真是訓練有素啊!雖然個子不是最高,但他們打球的基本動作跟系統就是好。

2. 菲律賓人真是悍啊!菲律賓人比韓國人更矮,但是面對大個子真的完全沒在怕,肢體碰撞不畏懼並且不會吃虧,最矮但卻最敢挑戰禁區。

3. 中國人多,就是找得到大個子啊!這次廣州龍獅隊陣中有214公分的鄭准(26歲)、210公分的孫鳴陽(24歲)、206公分的王玥(24歲)、204公分的郭凱(25歲)、200公分的鞠明欣(25歲);後面兩位還是打小前鋒的。全台灣哪找得到五個兩公尺以上還能跑能跳的長人啊?人家一隊就五個了.....。

4. 「籃球是長人的天下」(這真是一句廢話)!所以這次Summer Super 8的冠軍隊是:不意外,有五個兩公尺長人的廣州龍獅隊。冠亞軍戰面對韓國三星閃電,坦白講韓國打得比較好看,拚搶很努力,籃板甚至比對方要多。但是面對對方隨時都三位兩公尺以上的長人在場,全隊最高只有199的三星閃電,進攻時怎麼投都感受到壓力跟干擾,命中率大打折扣;而防守時矮個子碰到高大球員,犯規是難以避免的,特別是體力下降的時候;所以廣州龍獅的長人製造出一大堆的犯規,這也大致成為比賽勝負的關鍵。

 

播完了四場籃球,變換了一下口味,也完成了本週的工作;下週重回網球,ATP的漢堡公開賽即將展開囉!

 

PSI04073_21Jul2018_MM22036.jpg

文章標籤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LBJSI.jpg

今年的NBA休賽季,呈現一個相當詭譎的氛圍-大牌球星的轉隊引不起波瀾,媒體報導還是有報導、球迷討論還是有討論,但比起過往同等級的交易或轉隊,今年基本上就是個「嗯,不算意外」的氣氛,看看仍算當今第一人的LBJ投效湖人,在他確定宣布之前,賭城就已經把「湖人是LBJ下家」的賠率調到嚇死人的低了,根本就是全世界都知道LBJ去湖人去定了,節目也不用開了、預測也不用預測了,等記者會就對了,這跟他2010年決定擁抱南灘或是2014決定回家掀起的波瀾根本不能比。隔兩天,現今聯盟頂尖中鋒的Cousins以530萬的超低薪轉投勇士懷抱,OK,這是有一點點震撼,但後來篇幅都比較著重在鵜鶘怎麼沒留住Cousins以及Cousins為什麼選擇勇士,至於一個球員轉隊後造成的戰力消長這類基本的分析反而付之闕如,或許一個已經二連霸且主力不變的超級強隊加一個頂級中鋒實在是沒什麼好分析的,但球迷甚至球員間的撻伐、不平的聲音也比以往如LBJ轉熱火、KD跳勇士來得小得多(大概就尼克中鋒Kanter做了個聯盟主席也去勇士的圖給人印象比較深刻,這球員實在是很有梗),在報導的篇幅上,也還比之前魔獸被交易到湖人來得小多了,在這個暑假,筆者深刻覺得,不管是球隊、球員或是球迷,都已經在習慣一件事情:「球員貫徹以自己的意志決定去向」,或許是拚經濟利益、或許是拚冠軍,總之自己的未來自己決定,被球迷罵抱團也好、跟母隊撕破臉也沒關係,個人的意志才是最重要。本文將以筆者看NBA以來,也就是約20年來的一些資料(或說個人記憶)對球員與球隊間關係的趨勢做個大概的回顧與觀感,希望能給各位球迷一點不同的思考方向。

SilverGSW.jpg

三巨頭熱火之前的巨頭球隊們

在LBJ確定把天分帶去邁阿密,與Wade、Bosh合體追求冠軍之前,NBA當然也有在球隊操盤或是球員個人意願下,各隊球星齊聚一隊的球隊,類型大致有二:

一、一堆明星聚一起但是「頭不夠巨」

代表球隊為21世紀初期的拓荒者與2003-04球季的Mavs(抱歉我實在無法接受「獨行俠」,但硬要講小牛也與現狀不符,所以我打隊名簡稱)。拓荒者為了對抗歐布連線的湖人,就以2000-01球季的名單,有大鏢客Pippen、赤色戰車 Sabonis、野獸Kemp、怒吼天尊R.Wallace、太空飛鼠Stoudamire、德國之光Schrempf,明星光環稍遜色的還有硬漢Dale Davis、射手Steve Smith、刁鑽控衛Rod Strickland、橡皮人Augmon,這在當時是被稱為隨便都可排兩套先發的陣容,但其中真正可算是一代巨星大概只有Pippen與Kemp,而Pippen已經36歲,Kemp已經只剩臉孔像野獸,當時的拓荒者就陣容上確實嚇人,但比較像是找一堆「很厲害的角色球員湊做堆」的感覺,不至於被認為是巨頭集結。至於Mavs,在2003年暑假分別從勇士交易來Antawn Jamison、從賽爾蒂克交易來Antoine Walker,配合原本的Nowitzki、Nash、Finley,組成所謂的五星連線,但是當時的Nowitzki與Nash都離後來的MVP水準還差一大段,而Jamison還連明星賽都沒參加過,所以雖然有造成話題,但注目程度上還遠遜於同年組成的「湖人F4」。

AWAJ.jpg

二、都是巨頭但已非生涯顛峰

代表球隊為二十世紀末期的火箭隊與上面提到的2003-04球季湖人F4。在1994、1995年達成二連霸後,火箭一直在維持有夢幻中鋒Olajuwon與滑翔人Drexler的基礎上預計再度向冠軍發起衝擊,96-97球季前迎來求冠若渴的惡漢Barkley,這三名球員都入選了該季發表的NBA史上50大巨星,無疑是巨頭集結的陣容,雖然在前一季惡漢還是年度第三隊、Olajuwon是年度&防守第二隊、滑翔人也還有平均19.3分的功力,但三人年紀分別已34、34、35歲,更後來的Olajuwon+Barkly+同樣50大巨星的Pippen年紀還又更大。至於湖人F4,為了生涯首冠前來以老將底薪投靠歐布連線的郵差Malone當時已40歲,手套Payton也已35歲,頂多能說虎老威猶存,都不可能用當打之年來形容。

GPKM.jpg

LBJ前進南灘組隊三巨頭帶來的革命

LBJ加盟熱火在當時是非常非常震撼的,一來是熱火並不在一開始爭取LBJ的預測下家名單中,二來更重要是當時的LBJ是日正當中的聯盟MVP級球員、Wade是已拿過總冠軍戰MVP認證的超級得分後衛、Bosh也是不折不扣的明星大前鋒,而當時這三人年紀都不過26歲至28歲,正是準備迎接球員生涯最精華的階段,不管是各自統治聯盟的程度以及預計還能強盛的時光,這樣等級的幾位球員特地組隊在聯盟史上聞所未聞,雖然說這組合最後並沒有如一開始宣言的拿六七八個冠軍,但在成軍的四季中每季都打進總冠軍戰、達成一次二連霸,這以球隊來說仍然是很傑出的成就,而看在他隊球員眼裡也逐漸形成一股新的思維-我為什麼要孤軍奮戰、拚死拚活,等到青春不再後才又四處屈就苦追冠軍?如果趁我還年輕時有方法輕鬆點拿冠軍,幹嘛不這樣做?

Heat.jpg

這種思維在KD於2016-17季前帶著經過聯盟MVP認證的身手,以28歲之齡加入前季拿下73勝、僅差1場就達成連霸的勇士隊後強力發酵,「我現在想要冠軍,我不堅持合約的大小,也不怕母隊不諒解、球迷唾罵,我要這樣那就這樣」,而勇士接下來達成二連霸且在季後賽所向披靡的表現更是鼓勵了很多渴望勝利、年復一年可能連季後賽都沒得打的明星球員,Cousins加入勇士就是最新的例子,以他的身手,530萬在現在的大頂薪時代已經連佛心都不足以形容這個用遊戲模擬穩失敗的簽約,現實上就是發生了,發生的原因很簡單,我覺得什麼鵜鶘沒奉上合約之類的都是各方的表面話,其實就Cousins覺得加入勇士很有趣、可以達成些他現在想達成的成就,就這樣,在這些樂趣與成就之前,薪水跟球迷爽不爽都不關我屁事。

36546370_10156749512199172_5141156113365860352_n.jpg

巨頭球隊高層的操作思維

者認為球迷可以有的一個認知,是各位當然有權利在情感上去唾棄組團(或說「抱腿」)的球員,但對該巨頭球隊卻應多少予以肯定,因為球隊本來就該以攀上頂峰為目標,「組成巨頭」其實代表的是球隊操作的成功,當你是球隊高層,有機會以只比簽下北卡小雞H.Barnes的價碼再多一些就能簽下KD、或是能用530萬得到Cousins,為什麼不做?怎麼可能不做?

KDHB.jpg

即使像是勇士這種冠軍球隊,想的也是如何衛冕成功,畢竟拿過冠軍之後是會懶惰的,勇士本季的冠軍比起上季,在過程上也明顯比較艱辛(從這點更看得出來LBJ年年都保持高昂的鬥志把球隊帶到至少總冠軍戰是多麼了不起的一件事情),此時加入一些尚未奪冠過的球員來促進隊勝利的渴望是個好方式,只是以前的年代大概都只能吸收到老將,但現在卻有日正當中的明星球員願意來投靠,這除了球員思維的轉變外,球隊在氣氛的塑造上、對自由球員的招攬上都比以前還重要、重視,因為既然球員要的是個感覺,感覺已凌駕合約與他人感受之上,那麼就盡量給該球員好的感覺,老球迷們可以回想一下,10年前哪來說大牌自由球員列出來哪幾隊是下家選項、然後各隊枕戈待旦又派代表團又輪流做簡報的,而今這已經是每年暑假必定上演的戲碼了。

DCGSW.jpg

聯盟會樂見這種組隊抱團的現象嗎?

雖然不時會看到收視率創低點的新聞,但我認為聯盟一時半刻內不會為這情況苦惱,因為聯盟賺大錢的一個重要元素就是「話題」,有話題就有球迷、有球迷就有收入,比如說歐布連線時的湖人,基本上到後來球迷大概只分成兩派-擁湖與反湖,這中間的對立與火花就是話題的來源,而現在的勇士也是一樣,勇士強到什麼程度可以炒作、哪支球隊才有機會做掉勇士也可以炒作,不管把勇士當成復仇者聯盟或是邪惡帝國,有個明確的靶子在,對商機來說不是壞事。

NBATOPJ.jpg

另外,職業球員終究是要賺錢的,沒有人會想整個職業生涯都跟錢過不去,所以像是KD、Cousins,以及之前的LBJ,都是一年約或是兩年合約附帶第二年球員選項(就是首年合約結束後即可選擇跳出),這都是保持想走隨時可走的彈性,不管是已經拿到冠軍了也好還是跟球隊不愉快了也好,只要是在薪資限度下,要五年換五隊也不是不可能,而明星球員的跳槽永遠都會是話題,今年最多巨頭的球隊是勇士,說不定下季就換別隊當巨頭倉庫了,這無疑能讓話題滿滿,我預計像是上述幾位球員以短約加盟而之後重複操作的情形,將來只會越來越多,既然是在規則下去運作,聯盟也沒什麼好講話的。

KDGSW.jpg

球員對球隊的「忠誠」何在?

希望看到一個球員待在一個球隊鞠躬盡瘁算是人之常情,尤其如果你是某隊的死忠球迷,當然不希望看到球隊辛苦培養的台柱說走就走,但是認真想來,當大家希望球員為一個球隊盡心盡力時,球隊是否以同等的尊重回報球員?

37380882_1902932323106165_3029546643562168320_n.jpg

今年休賽季,掀起最大波瀾的球員異動不是LBJ到湖人、也不是Cousins到勇士,而是馬刺終於將燙手山芋Leonard成功交易走,而且一丟就丟到北國,與暴龍交易主力得分後衛D.DeRozan,且大家關注的居然不是若身手尚在足以稱作聯盟前五人的Leonard,而是上季自曝有憂鬱症、得到暴龍球迷做為強力後援的DeRozan,他對暴龍的真心換絕情,引起眾多球員的關注,相當多球員對他被暴龍如此對待感到心疼與不平,上季才覺得在波士頓找到安身立命之所、然後就被交易到克里夫蘭的I.Thomas更是直言"忠誠"這個詞在NBA根本沒有意義。既然球隊交易、揮棄球員都叫做「在商言商」,既然球員忠誠但卻無法換回應有對待,那麼球員反過來掌握自己的命運有什麼不妥呢?

37300507_1902636043135793_66882944425263104_n.jpg

隨著網際網路、跨區域大型訓練營或比賽的普及,現在球員即使出生地遍布美國各地但卻從小就認識的現象已不稀奇,跟自己一路以來的好友同隊又能贏球,實乃人生一大樂事,在這樣的快樂之前,對職業球隊的「忠誠」已經顯得稀薄,而各類的媒體的發達,讓球員之間更緊密,以前的死敵是不管場上場下都想宰了對方,現在可能是即使在推特上嗆翻天但其實都只是嘴砲大家見面還擊個掌,這也促進了球員對自身權利的促進與保障,既然球隊待我不誠、那就別怪我對球隊不忠,「我命由我不由球隊」成為顯學,尤其球員生涯有限,何時會結束誰也說不準,及時行樂也好、把握光陰也好,抓緊職業生涯中能作主的幾次機會好好發揮一下也才不枉在聯盟走一回,這點Cousins前幾天說的話最為貼切:「沒有錯,我或許可以在個不怎麼樣的球隊拿到筆很棒的合約,但那對我有什麼好處?我可是還在跟可能終結職業生涯的傷勢對抗耶」

ADJE.jpg

你的球員不是你的球員

最近台灣有齣蠻有人氣的電視劇,叫做「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大概在表達說孩子雖然是父母生的,但孩子的人生不應該任由父母擺布、控制,這種思想我相信如果早個二十年恐怕是沒辦法引起廣大迴響,劇中的母親不斷要兒子複誦著「我一定會努力讀書,考上好大學,不讓媽媽失望」,這種橋段從天經地義到思考懷疑,背後就是一種社會變遷,同樣的,NBA的球員們如今也走在從把球隊的意志擺在首位轉為用實質行動表達自己主見的浪頭上。雖然球員是經由球隊選秀、簽約才來到NBA,但是之後生涯的走向,以球員個人的意志為主體的色彩越來越重,一些十幾二十年以來的價值觀已經不適用,或許球迷不喜歡、或許球隊不樂見、或許有些人根本無法接受,但是試著正視這現象吧,這就跟滿天噴射的三分球潮流一樣,短期之內是不會變的,各球隊請注意,現在「你的球員不是你的球員」了

GSW5STAR.jpg

後記:

上次寫NBA專欄已經是1年半以前(且題材蠻巧的也跟Cousins的轉隊有關),寫文章這種事情真的是久沒做會生疏,雖然有意願、有點子要寫,但是中間停筆了好幾回,這次總算擠出這樣很多字但其實不知道有沒有把想表達的主旨寫出來的一篇,其實我想表達的很單純,身為球迷,你只要看得夠久,一定會漸漸地會不習慣一些變化,這就跟我們隨著年紀增長,有時會看不慣一些新現象一樣,但其實很多事情是不管我們習不習慣,它都回不去了,所以只能學著去接受它並且去發掘其中的樂趣,如果抱著這種心態,不管是看球賽還是過生活,或許都更能保持積極的狀態吧。不論覺得這篇文章是有點意思還是一堆屁話,都謝謝看到這邊的你,希望下一篇文章不會讓大家再等一年半,謝謝掰掰~

 

文章標籤

Mafia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39fa0_6a57b8d784e24087b1b34c644b14be62~mv2.jpg

 

NBA球季結束後,各隊的第一要務當然是為明年的陣容來充實準備。這會透過三個管道,選秀、球員交易、與自由球員的簽署。

 

LeBron James去湖人的新聞大家應該討論很多了,我想提的是綽號「表弟」的DeMarcus Cousins加入金州勇士。自由球員Cousins的加入讓勇士隊打造出擁有五位All-Star的誇張獨大陣容,明年NBA總冠軍賽是不是已經不用打了,直接頒一座榮譽冠軍杯給勇士,然後其他隊爭奪聯盟第二名,可以獲頒稱為NBA 2018-19球季「優秀球隊」之類名稱的獎盃。這種玩笑話太多了,原因當然是因為勇士隊的富者越富。

 

這讓我想起不管是我以前轉播的CBA的洋將、現在SBL的洋將、NBA的球員,經常在賽後或者各種訪問的場和,他們的回答出千篇一律的出現:「I Just want to win」,「I just want to help the team win the championship」、「I will do anything to help the team win」之類的回覆。這應該是他們從高中從大學開始就熟悉的接受採訪回答時的場面話,「我只是想贏球」說得很流利,但在CBA或SBL賽場上卻常常看見球員上了場只是拼命刷數據,希望自己能夠藉此獲得一張其他聯盟的更高薪合約,並沒有真正只想幫球隊贏球啊!

 

在NBA很多球員嘴巴說得漂亮,「我喜歡我的球隊,我只想幫球隊贏得冠軍」,但合約一到,更高的offer出現,毫不猶豫頭也不回的離開。這樣的情況比比皆是,並且也不能算錯;因為球員運動生涯有限,誰不想在有限的時間內多賺一點錢呢?

 

但是回到Cousins,他之前的跟腱受傷應該是可以完全復原的,特別它是一個6呎11吋的大個子,速度沒有那麼重要。他在2017-18球季的薪水是1800萬美元左右,結果卻跟勇士隊簽了一個530萬美元的一年合約?將近7呎的長人只要不是真的太差,在NBA一定有市場;底特律活塞隊7呎的中鋒Andre Drummond(24歲)生涯平均13.6分、13.4籃板,邁阿密熱火隊中鋒Hassan Whiteside(29歲)生涯平均13.6分、11.4籃板,這兩個人年薪也都差不多1800萬美金。Cousins今年才27歲,生涯平均21.5分、11.0個籃板,怎麼看身價都不應該比他們低,但結果卻願意接受一個不到三分之一年新的合約。這這這,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真的真的,I just want to win!想用一年的合約,搭便車拿一個冠軍,然後再回到自由球員市場上去,將今年失去的賺回來。

 

以前入選明星賽一哥等級的球星,不會願意屈就這樣子的價碼,也比較不會願意到一支明星太多的球隊去當已經不是二哥、三哥,而是四哥、甚至五哥了。但現在的情況丕變,為了一圓冠軍夢,總冠軍揪團之旅變成熱門行程;先跟團拿到一個冠軍再說,之後再來自由行爭取更高的薪水,再來當回球隊一哥,再來奉獻故鄉球隊都還有機會。所以中產階級條款530萬一年?沒關係啦!反正哥現在又不缺錢,先蹲下來才跳得高,又不是真的去long stay,只是去沾沾醬油過個水,順便拿枚戒指,何樂而不為。

 

從個人想要拿戒指的企圖心及NBA生涯規劃的角度,這都沒有錯,Cousins及勇士可說是雙贏。輸的只有NBA,因為已經搞得例行賽沒有什麼看頭,搞得季後賽前一兩輪沒什麼看頭,現在則大概會確保明年的總冠軍賽也沒有看頭了(就如同今年一樣)。但聯盟儘管擔心收視率,面對這個情況也無解,因為這已經不是薪資上限的問題而已,如果一個明星球員為了拿冠軍願意接受減薪三分之二而加入強隊,就算改變薪資上限也完全無能為力啊!聯盟只能努力行銷吸引球迷,但明顯無力改變西強東弱,球星群聚兩、三支球隊,各隊實力大幅失衡的狀態。

 

只能說,現在的球員想法理念跟Pride與過去實在大不相同了。

cousins-demarcus-usnews-getty-ftr_1xb4w4d9k0rfx1h0ch3zdk5tlw.jpg

 

文章標籤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3-ramsey  

▲ Frank Ramsey(The sports Daily)

在沒有網路、沒有外文媒體、沒有ESPN的時代,同時又是個窮到買不起曲爺的籃球雜誌的小孩,只能從阿公當鄰長不得不定的聯合報以及姊姊的民生報裡獲取NBA的資訊。於是,我一度以為張伯倫真的姓張,而永遠也搞不清楚帶領Bill Walton奪冠的藍姆西博士(Dr. Jack Ramsay)與塞爾提克的傳奇第六人蘭姆西(Frank Ramsey)有什麼不一樣。

***

Ramsey出生在肯塔基州西部的Madisonville,從籃球場退休後,他就回到這個只有不到兩萬名居民的小鎮經商,在2008年還成為附近Dixon一家銀行的總裁。根據Ramsey的記憶,小時候家鄉的人口比現在還更稀少,整個Hopkins郡裡只有兩所高中,也由於家裡經營一間小乾貨店與小農場,因此暑假裡Ramsey都在農場裡打工度過,直到他上了大學。因此當他從肯塔基州前往波士頓打球時就像是劉姥姥進了大觀園,在波士頓的街道上開車更像是一趟又一趟的冒險歷程。

塞爾提克的總管兼總教練Red Auerbach早在夏季籃球營裡就認識了Ramsey,每年夏天在紐約州Catskills MountainsKutsher’s Country Club舉辦的籃球夏令營裡,Auerbach是固定出現的教練之一,同時也是營隊的顧問。1950年的暑假,來自肯塔基州的Ramsey白天在俱樂部裡打雜賺錢,晚上則成為參與訓練營的球員之一,這是兩人第一次相遇。

當時同隊的還有Ramsey在肯塔基大學的隊友Cliff Hagan,兩人同樣出身肯塔基州,RamseyMadisonville中學在1948年肯塔基州冠軍賽中敗給了Hagan領軍的Owensboro中學,最後兩人不但一起進入肯塔基大學就讀,還與另一位出身麻州的肯塔基大學隊友Lou Tsioropoulous一同在1953年的選秀會被老紅頭所挑選。

Red是我們在訓練營裡的教練,從那時候起只要我們在Catskills打球,就會看到他的身影。」Ramsey說。

 

NBA選秀

 

CatskillsRed Auerbach認識了這群肯塔基球員,而肯塔基總教練Adolph Rupp也與老紅頭關係密切,由於一項牽扯肯大球員的醜聞,肯塔基大學在1952-53球季被禁止招生,於是Rupp決定安排原本將要在春季順利畢業的RamseyHaganTsioropoulous停賽一年,Rupp也將這個打第五季的決定告訴了Auerbach,這讓Auerbach想出了一條計策。

當時NBA規定球隊不能挑選大學學業尚未完成的球員,於是在聯盟的冬季會議裡,Auerbach提出了一項動議:為何不將規定修改為允許挑選高中畢業後滿四年的球員?

「這跟NFL的規定相同,」Auerbach在會議中說。「為什麼不就依照他們的選秀辦法來做?」

由於會議裡沒有人發現這條規則修改的危害,於是很快的,這則修正動議就獲得通過。

「每當有什麼想要進行的計畫,我總是在最後一刻才提出來,」Auerbach事後說。「當時人們已經疲倦,只想要儘快離開會議去吃晚餐。我會一派輕鬆地提出提案,通常不會有太多討論,大家會通過提案並繼續進行會議,這回也是如此。」

幾個月後,在選秀會上Auerbach宣布自己在1953年第一個選擇的新秀是來自肯塔基大學的Frank Ramsey1953年第五順位)時全場一陣譁然。

「其他人跳了起來說:『你在說甚麼?你不能選他,他要回肯塔基大學打球!』」Auerbach描述著。「我說:『看清楚規則,我們幾個月前才剛通過而已。』」

Auerbach並未就此打住,第三輪裡他挑選了Ramsey的同學Hagan(第21順位),第七輪挑選了Tsioropoulos(第57順位)。

Cliff Hagan with Rupp, Ramsey & Lou T  

▲ Hagan、Rupp、Tsioropoulos、Ramsey (Lexington Herald Leader

當時,Ned Irish(紐約尼克隊總裁)站起來說:「嘿!各位,我們幹了蠢事,Red是對的,規則說他可以這麼幹。」

當然,這是波士頓方的故事觀點,對其他球隊而言,塞爾提克與老紅頭在選秀會上的舉動當然是偷襲、鑽漏洞的行為,是又一次Auerbach的惡行惡狀。

「我當時人就在現場,我們像是執法人員跟流氓對抗一班,」曾經擔任明尼蘇達湖人隊球員人事主任的明尼蘇達論壇報記者Sid Hartman回憶著。「紅頭很快的挑走了HaganRamseyTsioropoulous。我參與每一次的會議,每次的會議裡都跟紅頭糾纏,他真是個聰明的渾蛋。那些規則從來沒有改變,但他就是這樣硬幹了!我人就在那裏。他挑選了那些球員,紐約尼克隊的總裁Ned Irish大聲抗議,但聯盟主席Maurice Podoloff還是放行,因為他很喜歡塞爾提克的老闆Walter Brown,而當時Brown已經快要破產。」

那年暑假,Ramsey跟著一群大學明星球員到波士頓紅襪隊的主場參與跟哈林隊的表演賽。在芬威球場的球員休息區裡,Ramsey第一次跟Auerbach展開合約協商。

「職業籃球在當時還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而且我知道畢業後我將要服役兩年,因此被塞爾提克選上對我並不是這麼大事。」Ramsey說。

Red Auerbach的選擇當然有風險,最鮮明的是這三個球員都將因為返校打球不會在新球季裡替塞爾提克效力,實際上,除了Ramsey外另兩人在第二年也沒有露臉。Hagan因為在韓戰期間跟Ramsey一樣參加了ROTC計畫,因此畢業後立刻服役兩年,只能在安德魯斯空軍基地的籃球隊打球。而在退伍前Hagan的簽約權就被塞爾提克給交易到聖路易老鷹隊交換Bill Russell的選秀權,因此Hagan從來未曾替塞爾提克打過任何一場球,卻幫助塞爾提克在未來十三年裡拿下十一次冠軍。

Tsioropoulos則在1956-57球季向塞爾提克報到,三季裡留下5.8分、4.8籃板與1.1助攻的成績,

「紅頭跟Rupp幾乎一模一樣,」當談到Auerbach與自己的大學恩師時,Ramsey說。「他們都很重視紀律,你得要循規蹈矩,同時也都是大獨裁者。我覺得Auerbach當教練最大的特質在他選擇球員的方式,他擅長挑選有天分的球員並將他們融入一群贏家裡。」

但另一方面,Ramsey也與Auerbach非常投緣。

Auerbach非常喜歡Ramsey,」當家主控Bob Cousy說。「Ramsey就像是公司的總經理,非常的可靠。他照料球隊裡的每一個人。如果我們在雪城遇到大雪,他會確保每個人的車上都有司機,確保一個人都安全無虞。他就像是老媽一般關照全隊,紅頭很喜歡這點。」

 

痛恨輸球的肯塔基野貓

 

1950-54的三個球季裡(1952-53球季Ramsey停賽)裡,Ramsey的肯塔基野貓隊一共只輸了七場比賽,1950-51球季野貓隊寫下323敗的成績最後還贏得了NCAA冠軍,最後一季更是25戰全勝。帶著近乎完美紀錄進入NBA,完全不習慣輸球的RamseyNBA的第一個課題,就是輸球。

雖然有Bob CousyBill SharmanEd Macauley等明星球員,但生涯的第一戰裡塞爾提克還是以9598敗給羅徹斯特皇家隊(現在沙加緬度國王隊前身)。賽後,Ramsey坐在自己的位置前,悲傷、抽蓄、泫然欲泣。

「嘿!Rams!」老將Macauley輕聲的對菜鳥說著。「怎麼了?」

「到底哪裡出錯了?」Ramsey抬頭看著Macauley,重複地問著。「我們輸了,這一定有哪裡出錯了。」

冷靜了一會,Ramsey補了一句:「我們在肯塔基從來沒輸過。」

「開心點,菜鳥,」綽號Easy EdMacauley只能面帶微笑,開導著小老弟。「我們還有另外七十場比賽要打呢!」

「好吧,」Ramsey回應著。「但這不會讓我少哭一點。」

衍生閱讀:<塞爾提克隨筆> 11/08 前塞爾提克名人堂球星麥考利逝世,享壽83歲 

隔天,塞爾提克又以四分在客場敗給了韋恩堡活塞隊(現在底特律活塞隊前身),吞下了Ramsey未曾嘗過的二連敗滋味。

儘管如此,Ramsey的表現還是讓他看起來不像是個菜鳥。前三戰他場場比賽都得分上雙,平均14.0分,生涯前五場比賽最低得分為9分。就在第六戰裡,塞爾提克開拔到紐約麥迪遜花園廣場,Ramsey毫不怯場的在紐約客前拿下僅次於隊友Bill Sharman32分)的25分,也幫助球隊以11798大勝死對頭尼克隊。

「這對菜鳥而言真是場不錯的比賽,對吧?」波士頓前鋒報的記者Joe Looney問著尼克隊總教練拉普奇克(Joe Lapchick)。

Ramsey從來就不是個菜鳥。」拉普奇克如此回應著。

雖然職業生涯相當成功,Russell入隊後的塞爾提克更是運動史上最強大的王者,但Ramsey還是那個很痛恨輸球的Ramsey

196027日,當時以4412敗在東區遙遙領先的塞爾提克回到波士頓迎戰來訪的紐約尼克隊。前一天塞爾提克靠著RussellTommy Heinsohn分別拿下29分、Sharman攻下27分下以143117在克場大勝了尼克隊,在過去六戰裡拿下五勝,近況正佳。

回到波士頓主場,不僅RussellHeinsohn分別再攻下27分與22分,老大哥Cousy更以3618中外帶十罰全中的高水準拿下46分。但另一邊的尼克隊不但主力後衛Richie Guern與前鋒Kenny Sears各自獲得37分,全隊更有546的高命中率,讓尼克隊以142135扳回一城。

賽後,波士頓環球報的Arthur Siegel訪問了一臉怒容的Ramsey有何觀點,慎怒的Ramsey口不擇言的說出要回家打老婆出氣的失言。

1947-48球季(NBA前身BAA成立的第二年)就入行的高後衛Carl Braun在生涯最後一季(1961-62)加盟了塞爾提克,Ramsey痛恨輸球的態度更讓他印象深刻。到了季末,塞爾提克已經領先東區第二位六至八場勝差,總教練Auerbach開始讓主將例如CousyRussell的出場時間降低至28分鐘左右,久經江湖的Braun也早已習慣於球隊在球季接近尾聲時開始輕鬆出賽好準備季後賽。但在一場非常鬆散的敗仗後,卻讓他對塞爾提克的贏家文化有更深一層的了解,當然,還有Ramsey

「我永遠也無法忘記輸球後發生的事情。」Braun回憶著。「Red沒有說太多話,當他離開後休息室裡一片靜默,突然,Ramsey拿起他的一隻球鞋用力的砸向對面牆壁。『你們這些傢伙又再一次拿我的錢開玩笑!』他大聲咆嘯著。『我從肯塔基州上來這裡是要贏球並賺點錢的!如果這種鳥事再發生一次,我保證讓你們吃不完兜著走!』就這樣,沒有任何人多說一句話,不管是RussellCousyHeinsohn或是任何人,這傢伙說得完全正確。」

 

第一座總冠軍

 

「就在我新秀球季結束後,Red跟我在芬威球場的休息室裡準備對哈林隊的比賽,當時,我已經準備好要入伍服役。」Ramsey說。「紅頭問我想要的薪水,我也把心裡的數字告訴他。『喔!那是不可能的!』紅頭喊著。我告訴他退伍後我已經有份好工作等著我,於是我們不斷的討價還價,最後Red還是成功地砍掉了500美金,這是我塞爾提克生涯最後一次合約談判。」

結束新秀球季後,Ramsey被徵招入營,不僅錯過了1955-56球季,更直到1956-57球季中才重返球隊,但實際上,Ramsey當時並沒有真的退伍。為了能夠提前出賽,Ramsey累積了60天的假期,並且安排了許多三連休,讓他可以在休假日裡替塞爾提克出賽,就這樣一路幫球隊打到了總冠軍。

「直到我們拿到1956-57球季的總冠軍後兩天,我才正式從陸軍退伍。」Ramsey回憶著。

aspect-bOXqfDJP5N-650xauto  

▲ 1956-57 塞爾提克的第一支冠軍隊(d21c.com

這年,是兩個超級新秀Tommy Heinsohn(現任塞爾提克電視球評)與Bill Russell透過選秀加入塞爾提克的球季,也是塞爾提克開啟十三年十一冠旅程的時刻。

雖然1956-57球季帳面成績只從3933敗進步至4428敗,但塞爾提克這季補入擅長防守的Russell與能得分、能抓籃板、能防守,除了傳球外在場上幾乎無所不能的Heinsohn,再加上服役停賽一季半的Ramsey,戰力可說是大幅躍進。季後賽第一輪三連勝橫掃雪城國民隊(現在的費城七六人隊前身)後,就挺進冠軍賽遭遇聖路易老鷹隊(現在亞特蘭大老鷹隊前身)。

老鷹隊裡除了原本年僅24歲的天王中前鋒Bob Pettit外,陣中主力都與塞爾提克息息相關。大前鋒Ed Macauley不僅是塞爾提克原本的當家球星,他與Ramsey的大學隊友Hagan正是季前塞爾提克向老鷹隊換來第二順位挑選Russell的籌碼,而另一位長人Chuck Share則是塞爾提克隊史上唯一一位選秀狀元(1950年),Auerbach在那年的選秀會上跳過了Cousy選擇了Share

衍生閱讀:<選秀的故事> Bob Cousy (十之一)第一個狀元籤 

開幕戰裡,雙方就展開激戰,第一節取得十分領先的老鷹隊在第二節就讓出領先優勢,打完48分鐘雙方打成平手,最後靠著Pettit拿下37分下在二度延長後以125123打破了塞爾提克主場,讓主場優勢瞬間化為烏有。但這系列激烈的程度也讓雙方在前六場比賽裡只有一場勝負分超過十分,更有三場比賽以兩分決勝負,只有一球之差。

第五戰以124109獲勝的塞爾提克搶得聽牌優勢,但回到老鷹隊主場後雙方激戰至最後一刻,老鷹隊以9694扳回一城,也讓系列回到波士頓主場決一勝負。

最終戰裡兩隊超過30次交換領先優勢(有資料紀錄38次,也有資料列32次),但真正的關鍵,卻可能是這個系列賽前Ramsey的演說。

 

***

 

「各位先生,」當第一戰準備出場前,Ramsey對著隊友說。「我希望你們記住自己正為了我的季後賽獎金而戰。」

之後,這成了塞爾提克季後賽的例行公事,所有人都戲稱這是Ramsey在每年季後賽前的公開演說。

「沒錯,我的確這麼說。」Ramsey曾經大方的承認。「我們都需要季後賽的酬勞,我拿過最多的酬勞是3,200美金,當時這筆錢足夠我們度過一整個夏天。」

不僅如此,Ramsey還會預先計算好整個季後賽的總獎金,同時將每個人的可能分紅寫在球隊的黑板上。

「這只是要強調每場比賽的重要性,」Ramsey解釋著背後的原因。「我希望他們理解任何一個錯誤都可能影響到我的支票本。有時候我會寫得更多,例如,我會直接點出2,400美金的分紅等於我們一年花費在飲食上的費用,因此我會問隊友們:『你們明年一整年想要吃空氣度日嗎?』」

 

***

 

最後,第七戰裡Heinsohn拿下全隊最高的37分,搶下23個籃板,救世主Russell則有全隊次高的19分與全場最多的32個籃板,同時敲了5次阻攻。兩個菜鳥驚人的表現彌補了兩大球星CousySharman的失常,兩人出手了40次只進了難以置信的5球。

儘管兩新人強勢出擊,但最後一分鐘老鷹隊還領先一分,並由前鋒Jack Coleman在中場接球,無人防守的他正準備輕鬆上籃拉大差距,此時原本還在另一端籃下的Russell拔腿狂奔,一路超越了隊友Heinsohn與兩隊其他球員,最後賞了Coleman一記大火鍋。最後就像是第一戰的翻版,兩隊打完48分鐘後又打成平手,Russell這次關鍵防守不但解救了球隊,也讓他的防守從此成為NBA史上最偉大的武器。

但塞爾提克最倚賴的得分機器Heinsohn在第二度延長賽裡卻吞下了第六次犯規不得不退場,失望至極覺得比賽已經無望的Heinsohn只能躲在大毛巾下懊悔的痛哭。

「我已經使盡全力,」Heinsohn說。「但此時我除了旁觀外卻無能為力。」

眼看著老前輩們在龐大壓力下失去平常的水準,Heinsohn又已經退場,Ramsey決定在關鍵時刻裡挺身而出捍衛自己的季後賽獎金。第一次延長賽裡Ramsey包辦球隊10分中的6分,第二度延長賽當雙方以121戰成平手時,Ramsey先是罰球得手,接著在下一波進攻時大膽單手投進25呎跳投,幫助塞爾提克以125123贏得隊史第一座冠軍金盃。

「我知道當時沒有人能夠拚搶籃板,也許我不該如此大膽,」Ramsey賽後說。「但這球進了,我想這就代表了一切。」

這是個自己的獎金自己救的概念。

「他是個完美的關鍵時刻殺手,」棒籃雙棲的隊友Gene Conley說。「他在壓力下是如此冷靜,就像是他想要在緊張的時刻拿到球一般。當然,在那個年代,這種情況下你可以將球交給任何一個塞爾提克球員,但Ramsey看來是最享受的一人。在延長賽的最後時刻,他會故意站在罰球線附近,躍躍欲試。你知道你不需要擔心任何關於籃板的事情,Ramsey只是熱愛奪勝。」

衍生閱讀:One of A Kind:Gene Conley 

 

最佳第六人的濫觴

 

63吋的Ramsey在塞爾提克的陣容裡是個尷尬的存在。雖然身高略高於當時的後衛主流且各項全能,但在塞爾提克的後場裡,他的傳球不如Cousy,外線投射不及Sharman與後輩Sam Jones,防守則遜於K.C. Jones。而到了前場,他的身高只能勉強防守小號前鋒,當時甚至還沒有小前鋒這個位置,但塞爾提克的得分前鋒位置是穩穩地掌握在第一代黑洞Tommy Heinsohn的手裡,另一個前鋒位置則屬於保鑣祖師爺Jim Loscutoff。於是,1957-58球季到1961-62球季平均有15.5分、6.2籃板與1.9助攻的Ramsey卻只能從板凳出發,但也替NBA球員開出了另一條截然不同的道路。

衍生閱讀:塞爾提克的最佳第六人  

總教練Auerbach在擔任華盛頓首都隊總教練時就有第六人的設計,但直到Ramsey出現才真正讓人注意到這個跨越時代的創舉,之後,這個角色在塞爾提克歷史上不斷傳承,John HavlicekSatch SandersPaul SilasKevin McHaleBill WaltonJames Posey等人接續發揚光大。

Ramsey從板凳上起身後就可以立刻開機,」皇家隊的名人堂前鋒Jack Twyamn說著自己的觀察。「他有張天使般的甜美臉孔,卻四處偷襲對手讓他們失去平常水準,但裁判們卻總認為他很無辜。」

「我覺得這工作很簡單,甚至還滿享受的。」Ramsey曾經這樣解釋著自己的第六人角色。「當球賽開始,我在板凳上可以觀察球賽的節奏。當我上場,我知道自己要防守的球員已經有些疲倦,因為他才剛面對了Heinsohn或是Loscutoff。因為我原本是個後衛,因此比大多數的前鋒都來得快速,這真的造成了他們的困擾。作為一個63吋高的球員,如果不是有Russell,我根本不可能擔任前鋒的位置。但也要感謝RussellHeinieHeinsohn)、LoscyLoscutoff)、SatchSatch Sanders),他們讓我不需要太煩惱搶籃板這件事(註:Ramsey生涯有5.5籃板,並不差),我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將自己負責防守的球員卡在外圍,當對手出手投籃,我就死命的網球場另外一端跑,我負責防守的這些大個子得要死命的追著我。當對手開始感到疲倦時我有卻有充分的休息,這是種心理戰,當替補上場時你會不自主地稍微放鬆,當對手在我進場時稍微鬆懈,就是我全力狂奔的時刻。」

 

Heinsohn跟其他傢伙

 

Ramsey深知Auerbach的習性,甚至是Auerbach一生中頗重要的朋友,他從旁的觀察與建議甚至讓Auerbach決定在1965-66球季後卸下總教練身分,專注在建構球隊之上,以免繁雜的大小瑣事以及壓力壓垮了這個一人撐起球隊大小事務的強人,而Ramsey也是老紅頭第一個想到的接班人,但他選擇繼續在老家經商而婉拒。

儘管如此,Ramsey的纖細與敏感卻也讓老紅頭在需要指正Ramsey在場內外犯下的錯誤時更顯得小心翼翼。

衍生閱讀:Tommy Heinsohn 以教練身分入主名人堂(上) 

B8iz2WvCcAAWYy5  

▲ 影星Clint Eastwood與Bob Cousy、Tommy Heinsohn與Frank Ramsey(Twitter)

Auerbach不能對Russell大吼,因為Russell有太強烈的自尊,」Heinsohn曾經這麼說。「他不能對Sharman大吼,因為Sharman會宰了他,但他也不能對Ramsey大吼,因為Ramsey會將這些記在心上,而且相信Auerbach是認真的。但Auerbach總得要對某人大吼大叫,於是他總是挑上我跟Loscutoff。」

「每當我在場上做錯事情,」Ramsey笑著說。「Red會在休息室裡咆嘯著:『聽好了,Heinsohn跟其他傢伙!』我總是知道那個其他傢伙指德就是我(這也證明Heinsohn的觀察有多正確)。他很少對我說什麼,但當他對著Tommy或是Loscy大吼時我總能正確地接收訊息。而他們兩個總是不將這些放在心上,他們根本就已經習慣不去管紅頭在說什麼。」

 

塞爾提克情誼

 

由於當時球員的薪水並不好,球季中球員們常得要一起合租公寓來分擔房租,因此不僅球員,甚至球員的家人間關係也十分緊密。也因為住得近,球員間也往往一起開車前往波士頓市區比賽,例如同樣就讀Holy CrossCosuyHeinsohn都定居在校園所在的Worcester(不過兩人居住的白人區在Worcester的另一端),因此一同開車前往球館,Ramsey則是跟同樣住在附近的KC Jones同車。

而到了外地比賽,除了得要兩人同住一室外,NBA球員也跟一般旅客一樣得要在機場乖乖候機,更不時得要搭巴士在每個小鎮的球館間往返。而為了推銷當時還是弱勢運動的籃球賽,老闆Walter Brown會在開季前在新英格蘭區裡安排了許多熱身賽,曾經一度連續14天出賽。這樣的時代背景讓球員幾乎是整天二十四個小時的相處在一起,不管是打牌消磨時間或是互相捉弄,都讓這批隊友間的感情非常親密。

其中,大而化之又常少根筋的Heinsohn就是隊友們捉弄的對象,而平常在練習是總跟Heinsohn一組,且常常練出火氣甚至打上一架的Ramsey更常是其中的主角。事實上,腦袋靈活的Ramsey常是這些整人遊戲的主謀者,受害者更不僅是Heinsohn

終於,Heinsohn決定展開反擊。

Frank是一個非常細心的人,他會穿著整套西裝、領帶到球場,然後仔細地解開領扣、掛上領帶、掛上西裝……Heinsohn說著。「有一周,我每天將他的鞋帶從四分之三處剪開,因此每回他穿鞋時鞋帶就會斷掉。下一周,我同樣每天在他的襯衫領扣上動手腳,這搞到他快瘋了。最後,他終於意識到有人在惡搞他,要我們停止惡作劇,但我才不理他,因為我還有許多點子,準備下一周要把他每本書的最後一張給剪掉。」

不管是RamseyHeinsohn,或是Auerbach與他的球員們,這種你所知道的大男孩間各種互相作弄的把戲層出不窮,也讓球員間的感情異常親密。

「我想這就是我們為何如此親近,而且一直延續至今的原因,」Ramsey說。「我們總是一起旅行,無論是搭車、搭巴士、搭火車,我記得有一回從波士頓到聖路易花了我們八個小時。我們打牌,但除此之外沒有太多娛樂可做,因此我們總是聚在一起消磨時間。我先是跟Loscy當室友,後來是Conley,有一回跟Sam Jones,但那不重要,因為我們總是在某人的房間裡玩牌。」

「我舉些例子你們就能了解,」Conley也曾經這樣說明塞爾提克球員間的情誼。「我跟這些傢伙一起打球是1958-61年的事情,但我還是每兩到三個月就接到Ramsey電話,他從肯塔基打給我。深夜裡他常會喝著波旁酒,順道問問大夥過得如何。我常會遇到Loscutoff,四天前才剛接到Sanders的來信問候,更是常在波士頓遇到Heinsohn。也許是因為我們都老了,讓我們更珍惜彼此。」

 

黑與白

 

但即使如此,隨著黑人球員在NBA的比重日漸增加,黑與白的種族問題也成了話題。雖然日後的波士頓成了白人籃球員最後的堡壘,但在當時,塞爾提克卻是黑人球員的第一座灘頭堡,Auerbach1950年選秀會第二輪挑選了第一個黑人球員Chuck Cooper,是第一隻採用五位黑人先發球員的球隊,Russell更是第一個重要職業聯盟的黑人教練。

儘管出身農業州,但Ramsey跟其他塞爾提克隊友一樣對黑人隊友完全一視同仁,沒有任何芥蒂。

bos_g_celtics_legends_b1_576  

▲ Satch Sanders, Bill Russell, Frank Ramsey, Sam Jones, Tommy Heinsohn, Bob Cousy, Jim Loscutoff(ESPN)

有一回,Ramsey在波士頓花園廣場外的北站書報攤買了份運動畫刊,在休息室裡翻閱時,Ramsey被一篇Russell文章的標題所吸引:「我恨所有的白人!」

Ramsey看著剛好走入休息室的Russell問到:「Russ,該死,我剛好看到這個。你恨所有的白人?你恨我嗎?」

嚇了一跳的Russell吃驚的說:「Frank,我被錯誤引用了」

標題殺人自古所在多有,自此,再也沒有塞爾提克隊員對類似的報導有過度反應。不過,Russell強烈的自尊心與黑人民權意識還是不時的成為他拿來掛在嘴上的話題。某場比賽裡,當RamseyRussellSandersSam JonesKC Jones一起上場時,Russell就忍不住走向Ramsey並笑著說:「Frank,這會兒我們(黑人)可比你們(白人)多啊。」

「我們互相尊敬彼此,這一切都與膚色無關。」Ramsey說。

 

只為球隊的無私精神

 

雖然塞爾提克長年保持霸業,但十三年裡球員也多次面臨更迭,除了1950年一起進入聯盟的CousySharman外,1954年入行的Ramsey到了六零年代也已經步入三十大關,因此當Auerbach1962年第七順位挑選來自俄亥俄州大的搖擺人John Havlicek時,他將取代Ramsey在球隊第六人地位的風聲就已經在四處流竄。

Frank Ramsey對我說:『我真的非常高興你能入隊,』」Havlicek回憶著。「『你能夠讓我在聯盟裡多打上兩年。』我當時目瞪口呆,但這就是當時塞爾提克思考的方式,這就是贏家的態度,也是他們唯一考慮的事情。」

Ramsey不僅口說,也以行動支持HavlickeRamsey將自己在場內場外的點滴心得都傳授給自己的接班人,包括如何製造對手犯規等技巧(還記得Jack Twyamn早前的評語嗎?Ramsey曾經在1963年的運動畫刊上詳細介紹如何靠著假摔等技巧來騙取哨音,可說是此道的鼻祖之一),他也將如何扮演好第六人角色的秘訣毫不藏私的交到Havlicek手上。

這不只是體能上的準備,RamseyHavlicek隨時都要坐在總教練Red Auerbach身旁,好讓教頭可以時時刻刻都注意到自己已經準備完畢,同時絕對不要穿上熱身褲,熱身夾克也只能披在身上,這樣才能讓自己看來隨時都已經做好上場的準備。

Frank知道早晚我會是他的接班人,」Havlicek說。「所以他傳授各種有幫助的大小事情給我,這就是塞爾提克運作的方式。有兩個原因,首先資深球員知道如果球隊有足夠的深度,他們的生涯可以因此而更延長。其次,如果有個新人加入球隊,他們希望這個新人可以將他們自己建立的傳統繼續傳遞下去。我們有獨特的團隊文化,在這裡沒有任何事情比贏球更重要。」

 

小球戰術鼻祖

 

1963-64球季,塞爾提克在總冠軍賽裡遇上了已經西遷的世仇舊金山勇士隊(原名為費城勇士隊,現金洲勇士隊前身)。除了老對手Wilt Chamberlain外,勇士隊還有611吋的新秀中鋒Nate Thurmond以及66吋的前鋒Tom Meschery。雖然面對勇士隊可怕的長人陣,但總教練Auerbach並沒有選擇以65吋的保鑣祖師爺Jim Loscutoff來對付強敵,而是放上了僅有63吋的Ramsey

「正常來說,一般人會用RamseyMescheryHeinsohnThurmondRussell來守Chamberlain,但我不這樣玩。我用Russell來對抗ChamberlainRamsey來對付Thurmond,讓Heinsohn去守Meschery。」Auerbach解釋著。「ThurmondRamsey高了九吋,但Ramsey非常聰明,而且他有Russell協防。在進攻時,Thurmond就得要去守到RamseyRamsey的速度非常快,可以輕鬆的切過Thurmond,於是我們有非常好的開局,打出類似150的比數,迫使勇士隊將其中一個長人換下場。」

 

***

 

不僅對付勇士隊如此,早在1956-57球季的季後賽第一輪裡,Auerbach就指派Ramsey來防守雪城國民隊68吋的超級中前鋒Dolph Schayes,雖然Schayes在最後兩戰拿下53分,但當Ramsey防守時他只投進了兩球。

Ramsey是聯盟裡唯一能把我整得那麼慘的球員,」被三場橫掃後Schayes說。「他總是一直緊追著我不放。」

「我想他是對的,」Ramsey笑著說。「當我們一起在場上時,我才不管球在哪裡,我唯一知道的就是Dolph在哪裡。」

這個對位方式後來被Auerbach運用做不同的對戰組合之中,例如之後每當另一個死敵洛杉磯湖人隊將65吋的Elgin Baylor移往後場時,Auerbach都會如此應對讓Ramsey去對付Baylor,逼得湖人隊不得不改變陣容來回應。

如果以現代的觀點,Red Auerbach可說是小球戰術的祖師爺。

 

***

 

最後,塞爾提克以41輕取勇士隊,不但拿下Cousy退休後的第一冠,也成了RamseyLoscutoff退休前的最後一冠。

「這支球隊難以用言語來形容,」在20分鐘裡拿下18分奪下生涯第七冠的Ramsey在結束自己籃球生涯最後一戰後說。「多麼棒的一群戰士,即使明年沒有我,他們也能克服一切,因為這是一隻永遠低頭努力完成自己工作的球隊。」

「這真的非常難受,」當有人問到離開的感受時,Ramsey說。「今晚這裡再次爆滿,每個人都瘋狂的加油著,只有一個人除外。比賽將近終了時,我看著我的妻子Jean,而眼淚正滑過她的臉頰,這就是我倆對離開塞爾提克的感受。」

幾天後,當Ramsey最後一次走進休息室,最後一次打開自己的置物櫃,他回頭看著隊友笑著說:「各位先生,這比賽對我們每個人價值3,608美金,今晚好好享受吧。」

就這樣,RamseyLoscutoff的塞爾提克就在每年的年終聚餐後畫下句點,但他與隊友間的情緣並未結束。退役的Ramsey決定要開車回肯塔基,但有兩台車的他需要人幫他開車,於是另一位老將Clyde Lovellette先是載著Havlicek回到俄亥俄州,然後再幫Ramsey將車給開回肯塔基,成了他第六人生涯真正的句點。

除了在1970-71球季中臨危接下ABA肯塔基上校隊總教練外,Ramsey都在家鄉肯塔基經商。雖然在短短67場執教期間Ramsey只留下3235敗不及五成的勝率,卻一路率領上校隊接連淘汰邁阿密佛羅里達人隊與維吉尼亞紳士隊,最後在總冠軍賽裡欲上前隊友Sharman執教的猶他星隊。雙方各自在主場留住勝利,第七戰裡上校隊以121131敗陣,也結束了Ramsey的籃球生涯。

贏得ABA總冠軍的Sharman隔年轉入洛杉磯湖人隊,成為史上唯二同時在ABANBA拿下桂冠的總教練(另一人是傳奇教練Alex Hannum)。

衍生閱讀:Sharman恩仇錄(5/7)總教練 

 

投資專家Ramsey

 

當其他隊友用各種舒緩比賽的壓力時,Ramsey選擇閱讀作為出口,他閱讀報紙、商業雜誌來獲取與商業有關的知識,且特別熱衷於研究各種稅法,因為當球季結束,他又恢復到商人的身分。但另一方面,他也總是賽前第一個進入休息室的球員,讓自己有充裕的時間在心理與生理上準備好球賽。

「我常會提早到休息室,」Sharman回憶著。「而Frank通常已經在裡面研究所得稅或是閱讀些商業期刊,他永遠都在思考如何超前別人。」

他在商業上的長處也成了隊友的最佳顧問,不僅時常提供隊友稅務、投資上的建議,每當塞爾提克球員要進行投資時Ramsey更是最佳指標。

有一回,Ramsey找上了AuerbachHeinsohnHeinsohn同時是個非常成功的保險經紀人)與Loscutoff討論一筆蛋雞投資計畫。根據Ramsey的計算,如果有16,000隻蛋雞,每隻雞預計一生能生產20打的雞蛋,加上雞舍等折舊後,每隻母雞生產一顆蛋的成本為25美分,當時一顆雞蛋的售價為45美分,因此這代表著每隻母雞可以獲利4美金,或是一年60,000美金的利潤。

「他就像是那些大媽般貪婪,」Loscutoff說。「任何關於美金、美分的事情都錙銖必較。我們心想:老天,我們的錢還有哪裡會比這更安全的!」

但這回Ramsey卻失算了。首先是其他投資客也看到了商機,開始一窩蜂的投資起蛋雞,讓蛋價從45美分跌落到24美分,意味著根據Ramsey的成本分析每一顆雞蛋將損失1美分。但更糟的是一場風災侵襲了Ramsey的家鄉Madisonville,吹垮了鎮上的雞舍,也讓他們的投資泡了湯。

幾天後,Auerbach在他位於波士頓的辦公室裡收到了一封郵件,拆開信封,老紅頭看到了一張Madisonville當地報紙的頭版照片,照片裡傾倒的雞舍裡四處都是雞屍。

簡報旁留著一行Ramsey的註釋:這些是你們投資的蛋雞,我的都還好好的活著。

儘管如此,商人基因深植體內的Ramsey當然在談合約時可不含糊。根據Auerbach的說法,RamseyHeinsohn總會挑Auerbach離開波士頓回到華盛頓DC的時間找上老闆Walter Brown談薪水,因為比起強悍又精明的猶太裔AuerbachBrown簡直就是個老好人,逼得Auerbach要求Brown不得在他不在的時候跟任何球員談定薪水。

「你知道我都怎麼處理合約嗎?」Ramsey也有他自己角度的故事。「每年在我返回肯塔基家鄉之前,我會跑去Walter的辦公室,將兩張空白的合約交給他的秘書。我會當場簽下兩份合約,然後請秘書提醒布朗先生將我的那份副本郵寄給我,不管他填上多少金額,我都信任他。我告訴你,如果我所有的商業夥伴都能跟布朗先生一樣,我永遠都不需要請律師了!」

「在職業生涯裡我最多一年賺兩萬美金,」Ramsey說。「但我覺得自己是薪水小偷,因為我只是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而已。」

 

永遠的塞爾提克

 

雖然Ramsey是出了名的對錢斤斤計較,但同時間他也精準的闡述了當時塞爾提克的團隊哲學,以下是他幾段關於塞爾提克精神的談話。

「每年,我們都設定目標要贏得冠軍,此時,我們真的不會去想去年做了些甚麼事情,」Ramsey說著塞爾提克的成功之道。「我們這群人年復一年的聚在一起打球,我們設定目標要贏球,而且說到做到。」

「我們是一群獨特的人,」Ramsey說。「紅頭挑選了幾乎所有的人,他挑選那些他知道能融入球隊的人,在這裡沒有私怨。如果有甚麼地方出錯,紅頭會說:『你在明尼蘇達會看來不錯。』但我不認為他真的交易掉任何人,除了Macauley,但Macauley希望自己被賣去聖路易(照顧小孩),沒有任何私怨。」

「紅頭選秀主要根據人格特質,球員當然得要有籃球天賦,但他希望你是個贏家,來自一間贏球的大學。就像他總是掛在嘴邊的:『你領薪水不是因為得了多少分,而是因為球隊贏球或輸球,以及你對球隊的貢獻。』」Ramsey說。

曾經,Ramsey說過這麼一段話來形容塞爾提克,也許這會是他最好的墓誌銘。

「知道自己在人們談論最偉大的籃球隊時被提及是件很棒的事情,一般都同意那些年的塞爾提克是籃球史上最棒的球隊之一,能夠成為其中一員是件美好的事情,這是我願意帶入墳墓裡的榮耀。有些人的一生平淡無奇,有些人成就非凡,我覺得此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能成為這偉大團隊的一員。」

「但當我回想起那些日子,想起那些穿上塞爾提克制服的隊友,我記憶最深刻的是那分親密與友誼。塞爾提克的精神是你難以細數,但我難以不去想像如果每一個人都能有塞爾提克的那份驕傲與自律這個世界將會變得多麼美好,特別是如果世人能跟我們一樣相處融洽。」

「這是一切中最美好的部分。」

 

謹以此文獻給Frank Ramsey,永遠的塞爾提克傳奇。

 

R.I.P

 

參考資料

 

Lew Freedman        , 2008, Dynasty: the rise of the Boston Celtics

Dan Shaughnessy, 1994, Seeing Red: The Red Auerbach story

Dan Shaughnessy, 1990, Ever green: the Boston Celtics

Red Auerbach & John Feinstein, 2004, Let me tell you a story: a lifetime in the game

Bill Sharman, 1965, Sharman on Basketball Shooting

Bill Reynolds, 2005, Cousy: his life, career, and the birth of big-time basketball

Joe Fitzgerald, 1975, That championship feeling

 

更多塞爾提克資訊: 老溫隨筆  

文章標籤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西元1969年,NBA的選秀會上。

  前一個賽季才剛剛加入NBA聯盟的「菜鳥球隊」鳳凰城太陽以16-66結束賽季,但隨即贏得與密爾瓦基公鹿隊一起競爭選秀狀元的機會,只是在那個年代,是採用猜硬幣的方式來決定選秀順序.......後者很幸運的贏得了猜硬幣大戰,因此獲得了一名7呎2吋的中鋒 Lew Alcindor 加盟,而太陽隊則是選擇了 Neal Walk 作為第二順位的選手,Walk 後來在NBA打了8個賽季,平均獲得12.6分7.7籃板,不算是太糟糕、但也不是非常突出的表現。

  Lew Alcindor 後來改信伊斯蘭教,換了個名字,叫 Kareem Abdul-Jabbar。

  這是太陽隊史五十年來,最接近狀元的一刻,然後就這麼過了50年,到了今天。

Deandre+Ayton+2018+NBA+Draft+7mgvmAZVJsRx.jpg

  今天以前,我一直認為太陽自家養成最好的「高順位新秀」是 Amar'e Stoudemire(應該會有人有異議,可能會想講 Devin Booker;但一來他的順位畢竟在10名以外,二來.......我目前為止還是投 Amar'e 一票的私心較多的,再次一票,也許是 Shawn Marion),而太陽隊史上也一向不太是依靠培養新秀作為補強陣容的手段建軍,作為西區的常勝軍一員,隊史的平均優異戰績其實讓我們的選秀順位都不太高,而我們最常使用的交易手法,就是拿選秀順位一起打包球員,去換進一些建隊核心、甚至是明星球員。

  太陽的歷代核心中,事實上有很多球員都是靠交易而來的,這在西區列強史上算是少數的異類(多數的傳統強權,都有那麼幾位自家養成、在自家成為傳奇球星的故事),而太陽隊的類似故事,還真不好找;即便是被視為近代太陽象徵的 Steve Nash,也是到了而立之年才從達拉斯「鳳還巢」的選手,嚴格來說不算是太陽隊養成,而像 Charles Barkley、Jason Kidd、Stephon Marbury 都是直接買進的現成王牌,就更別提 Goran Dragic 等人了。

  所以,提及近代的太陽高順位選秀還要打出名堂的,頭一個會讓我想到的,依然是 Amar'e Stoudemire,儘管他宣佈退休的過程似乎讓鳳凰城完全隱形了、甚至還直言自己是「永遠的紐約人」,讓我實在有點錯愕........

  但是在今天,太陽隊在建隊50年之後,以25%的機率喜獲狀元籤的權力,在選秀會中終於第一次能喊出自家選擇的球員名字。

  我們得到了一個有史以來第一個選秀狀元:DeAndre Ayton。

Deandre+Ayton+2018+NBA+Draft+i59beqSuQFdx.jpg

  Ayton 是今年選秀會前早早就被各界預期是狀元人選的球員,他不僅大學就在亞利桑納大學打球,高中也在鳳凰城就讀,某種程度上,你可以說太陽隊選擇了一位「在地子弟」。

  上個賽季 Ayton 為亞利桑納大學出賽平均可以貢獻20.1分和11.6籃板,他在選秀會前的評價甚至被人譽為「有 David Robinson 的身體素質、但是被裝進有 Patrick Ewing 技術的身體裡」,雖然我們不需要太好高鶩遠的輕易將新秀與四大中鋒作比擬,以免發生 DeShawn Stevenson 被笑永世的「驚世選秀模板」事件,但 Ayton 有優異的7呎1吋、260磅的標準內線身材,同時有成熟的內線進攻技巧是事實(可能是太陽近年選秀高個子當中內線進攻最純熟的人)。

  雖然種種跡象都顯示,Ayton 的防守意識和態度會是一大問題(甚至還被學長 Joel Embiid 拿來大作文章,叫人們「不要再拿我跟 Ayton 作比較了,我可是會防守的!」),但 Ayton 自己倒是說:「在大學當中,我並沒有碰到真正防守型的大個子,也或者我所防守到的大個子球員沒有碰到球、做到他們該做的事情。」,於是他期望自己進入NBA之後,能成為出色的護框型球員,因為他明白在聯盟當中「成為職業球員」跟在大學籃壇展示天賦可能是完全不同的挑戰。「我知道比賽會改變很多,但我只想成為老派的那種大個子球員,努力打進低位,然後統治籃下。」

Deandre+Ayton+California+vs+Arizona+R1EnbWGJC6Ox.jpg

  選秀會前,Ayton 只到了太陽隊試訓,他不僅有信心自己能成為狀元,今天也有消息曝光,太陽隊早以和他取得共識約定,承諾將會以狀元籤挑選他。因此他說:「我知道自己會成為狀元。」

  可是這一切的變數都很大,歷史告訴我們,所有的「承諾」直到它真正變成事實前,都存在變數、都有變卦的可能。

  「當我的名字在第一順位被太陽叫到時,簡直感覺如夢似幻。」Ayton 在選秀會後如此對記者說道:「當我看見NBA總裁 Adam Silver 走出來之後,我一直都在等待他能第一個喊出我的名字,因此當他真的叫到我的名字時,我的腦中一片空白,於是我就是按照所有人應該做的那樣做,我就是起身、享受這一刻,而我看見媽媽臉上的反應,這一切都是無價的。」

  太陽總管 Ryan McDonough 在新聞稿上說道:「這對太陽隊來說是歷史性的時刻,DeAndre 是名特別的球員,我們很高興能歡迎他回到鳳凰城,他有體型、身高和運動能力,不僅能在籃框附近終結進攻,也能進行一些中長距離的投籃,這一點非常的罕見。」

  DeAndre Ayton 在大學主打大前鋒,被預測在NBA可能會被轉型為中鋒,而他被評為大學的年度最佳新人獎、同時還獲得 Karl Malone Award(全國最佳大前鋒),賽季中一共有24次的雙十演出;而他和榜眼 Marvin Bagley III 的前兩順位組合,也讓2018選秀梯隊成為繼1966年以來第5次,選秀前兩順位球員在大學賽季的場均都至少有20分10籃板。

  來自巴哈馬的 DeAndre Ayton 將加入 Devin Booker、Josh Jackson 的行列,讓太陽一次擁有三個年輕、不同位置的建隊核心,這支球隊自2010年以來都沒有進入季後賽的紀錄,可以說是從「後Nash時代沉淪至今」,唯一最接近的一次是 Goran Dragic 孤身帶隊證明自己的那個賽季;也許成功並不會馬上來到,但至少這次的曙光更明確了一點。

Deandre+Ayton+Valley+Sun+Shootout+ewoRVRfD9Xmx.jpg

  Ayton 表示自己迫不及待的想要跟 Booker 和 Jackson 合作,他甚至在選秀會前就開玩笑似的說上賽季平均可以攻下24.9分的 Booker 會是 Kobe 二世,而他若有幸加入太陽隊,將能組成「Shaq and Kobe 2.0」。

  「籃球真的在改變,所以如果有雙人組合將能增加更多比賽威脅性。」Ayton 說道:「有一個像 Devin Booker 這樣的後衛,他真的很能得分、而我又是一個真正能造成威脅的大個子,非常全能,這將很有威脅性,總的來說,這支球隊是一支非常年輕又對勝利感到飢渴的隊伍,我們必須堅持在一起,獲得偉大的化學效果,並在鳳凰城取得成功。」

  而 Ayton 在高中時就認識 Josh Jackson,也希望能夠迅速的跟 Booker 展開磨合。「在場上很多事情是會自然發生的,你尊重我的能耐、我就會尊重你,而你要做的就是努力、努力工作,並對於比你還早來到球隊的傢伙表示尊重,然後傾聽並接受教練的話。」

Deandre+Ayton+2018+NBA+Draft+hLpcqBX2lCsx.jpg

  除了 Ayton 之外,太陽隊同時也在選秀會上發動交易,用第16順位選中的搭配原本被視為球隊「重要資產」2021年邁阿密熱火無保護的選秀籤,和費城76人隊換來前鋒 Mikal Bridges。

  Mikal Bridges 是6呎7吋、能防守多個位置而且上個賽季平均17.7分、投籃命中率達44%的球員,他同時也是 Villanova 兩屆NCAA冠軍的成員,對於自己的特色,他在電話訪問中說道:「我是一個會為自己的防守而感到自豪的人,同時我能夠投籃、跑位並為團隊做他們需要我做事情的那種人。」

  部分報導指出,Bridges 的到來也許能夠緩解太陽隊在小前鋒的尷尬難題,增加更多交易 T.J. Warren 的可能性,Warren 是出色的得分手,但是他跟 Josh Jackson 存在明顯的共斥問題;同時太陽隊在休賽季有薪資空間、有本事追求自由球員,在 Ayton 和 Bridges 相繼入隊之後,Alan Williams、Brandon Knight 傷癒歸隊,Alex Len 變成自由球員、現在不只是 Warren,甚至連 Dragan Bender 或 Marquese Chriss 都有可能變成交易籌碼。

  不過交易的事就再說吧,這些可以等發生了以後再煩惱,就算我們以現有陣容開季、慢慢找出最適合我們的年輕陣容,也不一定會是件壞事,至少明確的三大核心是被確定的。

Deandre+Ayton+2018+NBA+Draft+UTuhAIdGCpox.jpg

  在那枚被擲出的硬幣50年之後,太陽隊,獲得了史上第一名的選秀狀元。



文:泰瑞克斯
圖片來源:ZIMBIO
資料來源:NBA draft: Suns take Deandre Ayton at No. 1, make surprising trade for Mikal Bridges
     Moore: NBA draft night shows Phoenix Suns moving in new direction
     Deandre Ayton ready to ‘start a winning legacy’ with the Phoenix Suns

加入粉絲團,每天一起玩:糙米蟲與世界的狂想曲

 

 

 

  
文章標籤

泰瑞克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806121434255131_90009-652x435.jpg

 

這兩天連續看到幾則好似相關又好似不直接相關的新聞:

打籃球與讀書哪個重要?林書豪:讀書

年輕好手陷抉擇 陳昌源鼓勵兼顧學業與足球

大谷翔平傳須動手術 美媒:最快2020年復出

 

林書豪大家都知道是誰,大家也知道他是哈佛畢業的。在他的這則新聞中,他在花蓮慈濟大學面對球迷提問時提到一個重點:「就像這次我受傷,我可能永遠不能打籃球,所以我覺得讀書很重要,因為讀書後可以讓你有更多機會、有很多不同的路可以走。」

林書豪當然愛籃球也還沒有放棄籃球,但是上個球季開賽沒幾場就膝蓋受傷讓他整季報銷,辛苦的復健但未來是不是能夠恢復顛覆狀態回到球場,坦白講還不知道。所以以他自身的經歷來講出這段話是更具有說服力。如果他真的回不去NBA了,憑他的學經歷,你還擔心他沒有工作或賺不到錢養活自己嗎?

photo.php.jpeg

 

陳昌源這個名字大家可能不那麼熟悉,因為足球在台灣遠不如籃球那麼受歡迎。他是一位比利時籍的足球選手,父親是台灣人母親是法國人,後來幫台灣國家隊踢了不少比賽,是一位讓台灣足球在球迷關注度及戰績上都得到一定程度提升的足球員。

上面的新聞連結是陳昌源在家扶基金會活動中,面對高中足球選手提問「該選擇升學或是繼續踢球」時,這位曾經在比利時足球聯盟及中國中超足球聯盟踢球的退休足球選手認為,「學業與足球訓練是可以並進的,『我覺得你不必現在做出選擇,我甚至不認為要為了踢球放棄學業』,他告訴劉智文,升學、踢球同時進行,未來的路可以有更多選擇,雖然會辛苦一點,但現在努力,未來可有更多元的發展。」

53905078.jpg

 

這兩則新聞,剛好(或者說很不幸地)呼應到第三則新聞,關於日籍投手大谷翔平受傷可能必須要開刀然後長期復健的消息。

大谷翔平今年從日本轉戰美國職棒,這位堅持投打要兼顧的二刀流選手一開始不是太被大家看好,因為多數評論認為他投球能力絕對一流(投球球速可以輕鬆超過160公里,或者英制的100英里,快到可怕),可是打擊能力可能就沒有到一流;如果堅持要兼顧兩者,可能會兩邊不討好結果投打都不能發揮最佳水準。但是大谷鐵了心就是要跟在日本一樣當個二刀流的選手,而結果一砲而紅,投球成績4勝1敗,49局投了61次三振的驚人演出完全證實他是一位難得一見優秀投手的預測;但連打擊也讓大家跌破眼鏡,在有限打擊機會中6支全壘打2成9的打擊率也夠水準,成為本季大聯盟最受矚目的球員,甚至有人覺得照這樣下去,他除了肯定是年度最佳新人以外,搞不好也是MVP的熱門人選。

但是,一個受傷的消息出來,一切可能都不復存在。如果真如記者所探聽到的,大谷翔平需要做Tommy John韌帶置換手術,那麼這個球季乃至下個球季可能都報銷了,當紅炸子雞要暫離球壇,然後必須要歷經非常艱苦的復健,希望在2020年能夠回到球場。

現在的醫學實在太進步了,早年一位投手的手肘韌帶受傷,基本上是宣告職業生涯結束了。但這些年的確許多投手可以經由拿另一手的手肘韌帶接到受傷手肘這種Tommy John手術而尋求恢復投球球速然後復出;台灣投手郭泓志就是這樣一個例子。但大家也不用將這手術看作是萬靈丹絕對可以恢復到原來的狀況,復健的過程是非常非常艱苦的,看過郭泓志訪問的人應該就知道。所以大谷翔平可說一夕之間,從天之驕子年度最紅職棒球員,變成未來有許多變數的職棒傷兵。甚至,再也不能投到大聯盟水準也不是不可能,儘管他才23歲......。

 

我絕對希望再看到大谷翔的上場投出三振跟打出全壘打,但這則新聞告訴我們,就算你年輕以為自己是金剛不壞之身,你還是要思想你愛的籃球或是棒球或是足球或是任何運動,隨時都可能因為受傷而就離開你。那時候,不能打籃球不能打棒球不能踢足球的你,要靠什麼為生?

 

林書豪告訴我們了,陳昌源告訴我們了,大谷翔平用他的受傷告訴我們了。Things happen!如果碰到了,我們當然希望有其他的路。

如果一直努力都進不了NBA、CBA甚至SBL,如果一直在小聯盟掙扎就是上不去大聯盟,如果足球始終讓你難以餬口!那我們有沒有其他的路可走?其他的事可做?

 

我求學時期從來也不喜歡讀書,但我知道我的身高限制,我不可能走最喜歡的籃球這條路。所以我勉強自己讀了書。

幸好我讀了書。

 

你問說你現在不是在轉播球賽嗎?還不是走運動這條路?

但每次去跟學校學生分享,他們問我成為球賽播報員最著要的是什麼?你知道我的答案嗎?

我的回答總是:英文。

 

英文聽不懂看不懂,無法搜集準備資料,無法聽懂耳機裡英文轉播在說什麼,也就無法知道再來畫面要切哪裡。無法看懂英文就不知道NBA或者網球轉播單位熊熊PO出來的統計數字或圖表在說什麼。所以沒有英文能力萬萬不能去轉播球賽,或者,你會是一個不稱職的球賽播報。而英文,就是唸書唸來的。

 

好像變成在說教了,沒有人想聽我說教。但的確希望有人聽得下林書豪跟陳昌源所說的不中聽但卻很重要很基本的真理:你可以愛打球,但是書......還是要唸的。

 

文章標籤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960x0.jpg

兩年前在這個部落格,我PO過一篇文章叫做:「160705 勇士隊最不需要的就是Kevin Durant?」當時KD剛決定要跳槽到金州勇士(在他的奧克拉荷馬雷霆隊跟勇士隊在西區冠軍賽血戰七場落敗之後),我覺得NBA的生態會因為這個跳槽而大幅被破壞,球隊實力不平均會更誇張,例行賽會更沒有意義,季後賽精彩度會下降等等。而這兩年看下來這一切,似乎都真的發生了。

 

當年PO文提到,就算沒有KD,只要維持勇士隊原本的核心,他們還是可能會如同過去兩年一樣持續打進總冠軍賽,甚至取得二連霸。但差別在於,這兩年的總冠軍賽就可能不會這麼一面倒了(2017年勇士勝騎士4-1,今天早上,勇士贏球4-0輕鬆封王)。

 

誰輸誰贏是一回事,特別是對於我們這些不相干沒有支持任何一隊的球迷來說;重要的是希望看到精彩有張力的總冠軍賽。但結果今年總冠軍賽被觀看最多的,可能是JR Smith那搞笑四秒鐘吧!

 

2015及2016年的勇士跟1990年代六度封王的芝加哥公牛隊原本算是可以類比的:Klay Thompson等同於Scott Pippen(OK我知道,Pippen的防守好一些,但Klay Thompson的攻擊力強一點),Draymond Green等同於Dennis Rodman(不論防守或垃圾話能力都很像);好啦!Stephen Curry要類比Michael Jordan可能有點勉強,但至少都是聯盟MVP,而且who konws?如果KD沒有叫入而這幾年Curry能夠在總冠軍賽持續展現神奇的三分球幫助球隊奪冠,可能他現在的地位也會提升到接近Jordan也說不定。可惜我們沒有機會看到這樣子的發展,因為KD的加入,兩個人彼此平衡後無法展現最頂尖的表現,而聯盟也少了更多勢均力敵的對抗組合。

 

KD的加入就像是如果Charles Barkley在1993年鳳凰城太陽隊總冠軍賽敗給公牛隊之後決定下一季加盟公牛隊一樣;又或者像是猶他爵士隊的大前鋒郵差Karl Malone在1997年決賽輸球後決定帶槍投靠(打不贏就加入他們......);這樣的事情在當時是無法想像的,但現在卻似乎會蔚為風潮。只是損失的就是NBA聯盟比賽的精彩度。

 

Barkley跟Malone,終其一生沒有拿過NBA總冠軍,那是他們的地位無庸置疑。

maxresdefault.jpg

 

當年Jordan所帶領的公牛隊,六次總冠軍賽面對了五支球隊,依序是洛杉磯湖人(Magic Johnson)、波特蘭拓荒者(Clyde Drexler)、鳳凰城太陽隊(Charles Barkley)、西雅圖超音速(Shawn Kemp跟Gary Payton),以及唯一跟公牛連拚兩年的猶他爵士(Karl Malone跟John Stockton,但都輸了)。可以觀察到我在球隊後方括弧填入的公牛對手的明星球員,這些每位都是名人堂的成員,當年分布在各隊,所以NBA例行賽會有很多好看的對戰組合,而季後賽也不會連續幾年都是同樣球隊對抗交手,而且打得幾乎都算有拼。公牛隊贏得這六次冠軍中只有第一次1991年是4勝1敗獲勝(湖人因為小前鋒James Worthy及射手Byron Scott受傷而戰力減損),其他五次都是4勝2敗拿下。所以公牛雖然是決賽六連勝,但在總冠軍賽並沒有讓人覺得一面倒的感覺,Jordan總必須使盡渾身解數才能夠幫助球隊奪冠。
 

但去年及今年的總冠軍賽,是不是有點一面倒又更一面倒的fu?去年總冠軍賽勇士隊擊敗騎士的四場比賽,勝分分別是22-19-21-9。而今年勇士隊直落四贏球的四場比賽,勝分分別是10(OK其實打到OT)-19-8-23,簡單來說,都不是太有對抗性。

而且你真的覺得Curry跟KD在今年總冠軍賽有「使盡渾身解數」嗎?根本就是這ㄧ場你來下一場我來的輕鬆打嘛!

 

球員有選擇球隊的自由,球員有選擇揪團的自由。就如同我們找工作,也不會想找必須非常辛苦拼命還不知道未來前景如何的新創公司。我們都想找找一個工作是,不用太辛苦,錢多事少離家近,而且最好還是名片遞出去可以洋洋自得的國際品牌大公司。那我們又能夠責怪NBA球星想要加入一個比較輕鬆容易奪冠,不用自己一肩扛起的強隊嗎?

 

只是很可惜的,我們可能永遠不知道Curry跟KD究竟在壓力下的總冠軍賽能夠表現得多好?

只是很可惜的,Curry跟KD也因此難以企及Jordan在NBA球迷心目中所達成的歷史定位。

 

 

球迷覺得KD跟Curry在這兩年的總冠軍賽有拼盡全力嗎?

durant-curry-high-five-060818-ftr_76j0uyxq8p4t1s3d8dez9lfwk.jpg

 

文章標籤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hoto (5).jpg

    今天冠軍戰第三戰,基本上騎士球員的愰神,讓勇士隊的空手跑位之跑後門(back door)輕易得逞,以及空手掩護(off ball screen)讓聯絡不通的騎士隊難堪,還有,良好的對持()球掩護(on ball screen),讓不知道適當輪轉防守(rotation defense)的騎士隊棄械投降。不勤練防守,輸的合理。

 

『空手跑位的跑後門』

    今天賽事,單就勇士隊突如其來「空手跑位之跑後門」,然後,輕鬆得球在籃框附近攻籃,稍微算一下都至少4球以上,加總至少獲得6分;你說,騎士隊輸在那裡?

    不過,用同理心看待,全世界也沒有幾隻籃球隊球員,跑後門的空手跑位技術之觀念與敏捷性,以及能夠恰到好處傳導球的,絕對屈指可數;球迷看過臺灣SBL籃球賽裡,跑後門的敏捷性與傳導球恰如其分的嗎?沒有;所以,騎士隊這個缺失,情有可原!

    怎麼樣指導與訓練這技術?

    指導空手跑位用二招就好。防守方沒有阻絕(deny),可以閃切就快跑;假設沒辦法接獲傳導球,那就是被阻絕,快跑、跑後門。

    訓練上,多做1/422的攻、守實戰訓練;一開始指導跑位技巧,體能與傳接球技巧要調整跟得上。緊接著就指導解讀防守與因應技巧(read and react),說明什麼時候閃切、什麼時候跑後門、怎麼樣傳球等;假如程度跟得上時,訓練法就需加上「不能運球」;於是,就變成不斷的做傳切(give and go),傳球後就空手切。這訓練很好玩,各球迷可以試試。

    這裡防守上的破解當然是:專注,以及貼身對球施壓(pressure the ball)的阻傳(deny the pass)。身體重心降低的專注是絕對責任;貼身,不要讓持()球者輕鬆傳出好球是要肩負一半的責任。

 

『空手掩護的目的地』

    今天看勇士隊在做空手掩護(off ball screen)時,不論做捲曲切(curl cut)或者做上擋(up screen)等等,你有沒有覺得不可思議是,為什麼勇士隊的空手掩護可以跑出那麼多空檔?

    答案就是擋切戰術的精髓:「空手掩護後,二者沒有規定跑到那裡去」;不論是替隊友擋的人,還是設定被掩護的人。我們擬作幾個議題讓球迷思考:

    捲曲切時,有沒有人規定要順時鐘捲或逆時鐘捲?捲曲切時,我可不可以捲()一半,就跑到空檔區接球攻擊?

    上擋時,我要去幫隊友擋的人,可不可以變成隊友幫我擋?或者我要幫隊友上擋瞬間,可不可以跑一半,反跑到空檔區接球攻擊?

    怎麼樣指導與訓練這空手掩護技術?

    介紹各種空手掩護技術,從堆砌(stack)的捲曲切、深切(deep cut)、橫擋(horizontally screen)、上擋、下擋(down screen)UCLA切等。先做2人空手掩護的慢動作,然後逐一解析防守者在什麼位置,各相關球員怎麼樣跑位;緊接著,做有防守者走路跟隨的防守,讓進攻的空手球員體會怎麼樣跑出空檔。

    再來,指導球員解讀防守與因應;在獲得空檔接球準備攻擊時,防守者有跟過來怎麼樣攻?防守者沒有跟過來,幫忙補位的過來怎麼樣攻?

    緊接著讓防守者用七成實力防守,並且,只用1/4 場的22就好;當這個步驟熟稔之後,再加上33有球員防守傳球者,也是用七分力去防守。

    再來就是真槍實彈的1/433攻守,最後再進展到半場55擺板凳(防守)的進攻;再繼續則是3分力防守的半場557分力防守的半場55這樣循序漸進到比賽狀態。

    冷靜思考,跟我一樣是騎士球迷,今天看球有沒有看到把桌子敲壞?單就這裡空手掩護,騎士隊簡單失分也超過8分以上,第三節結束都想要喝啤酒了!

    這裡防守上的破解之道則是:聯絡、貼身對球施壓的阻傳;這個聯絡包含不斷練習要不要交換防守(switch)

 

『對持()球掩護的防守:關門』

    看到這項技戰術在今天裡破綻百出,對照日前對戰波士頓塞爾蒂克隊,他們在運用這項進攻戰術時騎士隊的「球到人到」,我們不知道到底是塞爾蒂克隊戰術設計較差,還是勇士隊球員較聰明?

    不過,今天這裡一而再、再而三的呈現漏洞百出,為此連丟超過10分而面不改色;教練Tyronn Lue也沒有馬上反應、及時更改,或者變換因應技戰術等讓人質疑:老皇帝LeBron James真的「要去費城」了嗎?

    刻意回過頭去看了一下,過去三年的冠亞軍戰分析文發現,其實勇士隊的這項技戰術,已經連續幾年都困擾著騎士隊,「這已經是舊聞」了;只不過,今天第三戰裡,這部份對騎士隊傷害更重罷了。

    好吧,下回心情好,再談攻守好了!

老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hoto (2).jpg

    控制對手習慣的節奏並改變他,你將會看到對手的攻籃命中率降低;多利用自己的特色去攻守,並儘量避免讓對手的特色攻守,你將會看到對手的攻籃命中率降低。

 

『怎麼樣防守特殊球員?』

    先前討論對付騎士隊LeBron James,及對抗 Stephen Curry或者對陣 Kevin Durant,對抗Chris Paul以及James Harden等「特殊超級球員」的防守,當然要用特殊的手段與策略;我們從季後賽裡看到有:包夾、逼非習慣手攻擊、嚴厲的身體對抗、放投不放切並幫忙等等,這些方式我們也在,107年全國身心障礙運動會籃球賽裡,對付台中市的葉明倫、新北市的吳啟道等人身上,效果也相當不錯。

    單純只用「逼非習慣手」策略,在臺灣的籃球賽裡就相當管用,包括一年半以前,在東泰高中時期指導球員,對付左撇子的高國豪就是。現在跟各位要討論的二個問題是,勇士隊對付火箭隊James Harden時,多數採取嚴厲的身體接觸對抗,放切不放投的並幫忙防守;結果,搞得 Harden每每重要關頭「身心疲憊的命中率降低」,然後火箭隊在隊友也不爭氣下輸球。

    另一頭我們看到塞爾蒂克隊對付老皇帝LeBron James的手段多數也是,低位包夾,面框時放投不放切並幫忙防守;結果在老皇帝LBJ控制體能得宜,他的隊友總能適時多點開花情況,騎士隊帶走了最後勝利。

    你們認為這裡所談關鍵之外,還有什麼?

    我們還看到騎士隊的包夾之後的佈陣有些陷阱;騎士隊與勇士隊的幫忙防守很到味之外,兩隊的輪轉防守(rotation defense)還都很恰到好處的球到空檔區,輪轉進位的防守者就適時趨近(close out),火箭隊與塞爾蒂克隊的輪轉防守,明顯就差了一個級次了。

    在此你還看到什麼?

 

『對運球切入的防守』

    有關於對運球切入的防守,一直以來我們就抱持:要跟隨;並強調:空手跑步絕對比運球推進還快,今天在勇士隊Klay Thompson對位火箭隊James Harden的鏡頭就屢見不鮮,Thompson竟然多次是腳步快速的佔據路徑下阻運(stop the ball)。像今天另外鏡頭是,火箭隊球員持球瞬間,想要下球切入時,勇士隊的Kevin Durant還「預測到切入角度的事先滑步佔據」,進而讓切入者碰一鼻子灰的,不得不掉頭轉向;你在此的認知如何?

    其次,今天還看到令人噴飯的鏡頭是,火箭隊James Harden竟然在對手運球切入時:持續跟隨,不再是火箭牌監視器了;哇!哇!哇!哇!這是幾年來「難以相信」的鏡頭耶!

    對運球切入的防守:要持續跟隨呀,那幾個總是偷懶、不想要防守的臺灣籃球選手;並且,最好是像似Klay Thompson一樣,腳步快速的超越去做阻運呀!

 

『控制節奏與手腳冰冷』

    看騎士戰塞爾蒂克,以及看勇士戰火箭等皆然,當球隊控制了「比賽節奏」,並讓比賽呈現:不是對手習慣的節奏下競爭,這個概念實在不簡單;騎士戰塞爾蒂克隊的第六戰、第七戰更明顯,勇士戰火箭的第七戰之第三節也是相當明顯,甚至於勇士隊教練Steve Kerr,還啟用「砍殺戰術」對Clint Capela犯規,故意破壞火箭隊節奏的讓他罰球,在罰4只中1大賺錢之下,讓人感覺Kerr教練真是聰明絕頂。

    騎士隊的控制節奏是,每次進攻,他們都讓大家拉開空間,「在場8個人都仿佛閒置」,然後,「都讓進攻時間跑到,剩下510秒鐘才開始進攻」;當騎士隊每次進攻都固定這樣節奏,當雙方都被控制情形,當射手群的手感火熱,想當然被「冷卻」之後,塞爾蒂克隊的球員要在短時間找回投籃節奏,明顯就困難重重了。

    勇士隊教練Steve Kerr,啟用的「砍殺戰術」,明顯除了做賺錢生意之外,球迷們還明顯看到火箭隊射手群,根本就是英雄無用武之地;因為,他們不只沒辦法拿球進攻,想要藉由3分球快速扳回頹勢的機會,一點機會都沒有呀!

    現在問題是:你籃球教練除了這些招式、策略控制節奏之外,你還有那些「手段」可以控制節奏?像某國家隊教練規定,每次進攻都在18秒鐘以後才開始,寧可24秒鐘進攻違例在所不惜;亦或某國家隊教練要求,每次進攻都需要在傳導球8次以上,就算空檔都不能上籃,這樣控制節奏的攻擊。

老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hoto (4).jpg

 

    從運動教練思考,騎士隊的體質有六大病症,怎麼樣及時改善,應是籃球教練急於尋求重點:愰神(專注力)、聯絡(交換防守與否)、防守籃板、勇士外線水準、幫忙與輪轉、LeBron James體力等。

 

『愰神(專注力)

    騎士隊球員的愰神、專注力不夠問題,一直以來屢見不鮮,包括今年東區第七戰第一節,LeBron James本身在弱邊(weak side)防守時,都還發生愰神被對手空手切的糗事,如果再加上球隊「愰神之王:J R Smith」,還有35時會愰神的情形,以及另一主將Kevin Love還有另一老將射手Kyle Korver等依次都會發生愰神,一場球賽下來單就如此約失分6~10分計算,在這種斤斤計較的季後賽籃球教練怎麼辦呢?

    從運動教練討論,專注力不佳原因多數在於,體力不佳、其他事件吸引注意力,以致分散等所致。事前控管賽前疲憊,做好恢復,或者控制前一夜行程是一方案;另一方法則是,臨場的口語化提醒,包括助理教練或板凳球員的呼籲與提醒等方式是預防策略。

    你籃球教練還有什麼臨場可以克服並改善的方法呢?

 

『聯絡(交換防守與否)

    從最近這個NBA東西區冠軍賽裡可知,四隊都流行只要對持()球掩護(on ball screen)或者外側掩護(outside screen;另稱遞手掩護hands off),甚至於空手掩護(off ball screen)等等,一律採取交換防守(switching)因應;現在問題來了,在你知、我知以及全世界都知道,騎士隊「被單打最慘的」J R Smith,以及老將射手Kyle Korver等二人,假如被落單於對手鋒衛搖擺人之下怎麼辦?

    從東區冠軍戰裡顯示,騎士隊假如遇到他倆面對對手高大的鋒衛搖擺人情形,有二種因應方式,一是假如在罰球線之上,就硬著頭皮撐下去,然後,苦工球員包括LeBron James在內就準備隨時幫忙,事後再輪轉防守(rotation defense)因應;第二種因應方式是,假如彼時是在罰球線之下,弱邊低位(low post)的高大鋒線隊友趕緊來做交換防守,看他們忙得不可開交下,我們球迷也眼花撩亂了。

    從籃球教練討論,你在臺灣境內看過這樣低位跟另一側低位的空手交換防守嗎?印象中沒有。除了這種交換防守以外,騎士隊也有是,不交換因應;然後,等到對手要球準備單打這位弱不禁風隊員時,才做幫忙防守,甚至於做包夾防守,這裡顯示,彼時策略的執行:聯絡(communication)就相當重要了。

    假如彼時瞬間溝通不良,弱邊當然就會來不及交換;假如彼時溝通不良,在弱肉強食之下隊友被蹂躪要幫忙就會來不及等等,所以,不知道各位球迷看到這個溝通與聯絡沒有?

    騎士隊在此面對勇士隊,比較擔心的是老將或者防守腳步較差的,假如面對Stephen Curry或者對陣 Kevin Durant二人,甚至騎士隊矮小球員,面對勇士隊的替補控球Shaun Livingston,需面對他的1001招:中距離跳投的困頓等怎麼辦?因為一場球賽下來,我們估計被輕鬆得30分以上是意料之中的事,所以騎士隊當然不能束手就擒呀!

    賽前就安排固定一位苦工球員,要做這件包夾或幫忙防守事是不得不的下下之策,當然也有備案替補球員;所以,球迷可能不瞭解要把這件事做好,事前演練與安排是非同小可呀!

 

『防守籃板』

    防守籃板球,一直以來就是各球隊要拼輸贏的重要關鍵之一,騎士隊當然也不例外;現在問題是,我們在東區冠軍賽裡發現,除了Kevin Love有些時候有點軟之外,愰神之王J R Smith以及老將射手Kyle Korver,甚至於控球後衛George Hill等人,也在戰術策略運作之下,不得不做錯誤配對(miss match)的和對手高大鋒線球員廝殺,然後就呈現要做防守籃板球卡位時「慘不忍睹」的難堪。愰神之王J R Smith在第七場就出現相當糗的畫面:彎腰被摘拔鑞;你籃球教練怎麼辦?

    儘管勇士隊的球員在衝搶進攻籃板球的態度,應該不像波士頓塞爾蒂克隊球員那般饑渴,不過,我們粗估騎士隊5~8顆防守籃板球被奪是保守估計;這一來,少說也是被勇士隊獵奪10分以上齁!

    看過韓國籍教練鄭光錫與李鴻棋老師等,在不同時間這樣指導球員因應:面對面、屈臂以「推土機推出去」的方式,去做防守卡位籃板球的爭奪,不能像那天騎士隊愰神之王J R Smith的糗態;現在問題是,瘦骨嶙峋的球員怎麼辦?像上星期我們台北市聽障籃球隊建廷,遇到新北市的吳晉年身材尺寸差了二個級次,真是情何以堪?

    你籃球教練還有什麼臨場可以克服並改善的方法呢?

 

『勇士外線』

    看完勇士對戰火箭之後,感覺火箭球員也真「白目」,你們怎麼給Stephen CurryKevin Durant以及,曾經的3分球大賽冠軍Klay Thompson等射手,那麼大的空檔?

    當然,現實火箭是失誤很多,以及轉換防守(transition defense)不當情況,挖東牆補西牆的,一直在勇士隊快攻過程幫忙、輪轉補位所致;再加上主因是,火箭隊面對射手成群的勇士隊,這樣特殊的球隊,在轉換防守過程有些輕忽,經常讓勇士隊箭頭輕鬆接球攻擊。

    這裡,火箭隊球員缺乏在場上戰戰競競,尤其沒有對勇士隊的箭頭阻絕(deny),不要讓他們輕鬆接球攻擊造成;因為,以勇士隊他們優異的跑位觀念與團體合作,當然空檔會層出不窮,如果再剛好勇士諸將他們準星無誤,這個放他們空檔之事,無疑就是自討苦吃。

    現在問題是,除了LBJ以外的騎士諸將們,如何因應?

    以籃球教練思維,從籃球賽的防守是從進攻開始討論,騎士隊應該在每次進攻的play就安置好「預防快攻」的球員;因此,進攻上的輪轉進位,讓佈陣平衡的去做好預防快攻可能是第一概念。

    再者,避免讓勇士隊快攻裡箭頭接球是另一項要點;不要讓箭頭射手接球要投籃了,再衝出去撲、封阻,這動作對射手群是「於事無補」呀。緊接著是,騎士隊的其他防守者要「眼明手快」的掌握,勇士隊的射手在那裡;你不能被勇士隊的非射手吸引,然後放射手群很大的空檔,這無異是自尋死路呀!

    賽後諸葛討論,昨天冠軍戰裡的第四節與延長賽,就出現許多次是,騎士隊的轉換防守做得不好,竟然出現只有LeBron James一守二局面被得分;也包括,勇士隊快攻過程,竟然讓Klay Thompson3分線接球投3分球命中等,真的是粗心大意,這球賽怎麼可能贏呀。

 

『幫忙與輪轉』

    對戰勇士隊要贏,防守態度與概念,還有意志力堅定的「前仆後繼」,做好幫忙與輪轉防守是絕對必要條件;從東區冠軍戰的第六戰、第七戰裡,騎士對戰塞爾蒂克評估,以此態度與技術面對勇士,絕對可以迎刃而解。

    實務上的騎士對戰勇士隊冠軍戰,我們失望了!

    單就愰神,讓勇士隊空手跑位獲得空檔就超過5顆球,進而讓勇士隊輕鬆得分,這那兒像東區冠軍戰裡的騎士隊?

    其次,看昨天冠軍戰實務裡是,包括勇士隊又使出他們拿手的「空手跟空手掩護(off ball screen)」,結果還是出現前述擔憂的:沒有聯絡;因此,在此也讓勇士隊獲得「無人防守」窘態的被勇士隊得分。

    從以上空手跑位獲得空檔得球攻擊,以及藉由空手掩護獲得空檔得球攻擊二項討論,我們「看不到騎士隊的幫忙防守」;不論是有球邊就近的幫忙防守,還是沒有球邊的輪轉防守等皆然。我們只看到騎士隊球員,「目迎目送」、不知幫忙防守的讓勇士隊輕鬆得分;這跟東區冠軍戰裡的騎士隊,根本就是天壤之別呀,這怎麼可能會贏球呀!

    現在問題是,假如你是騎士隊教練,該怎麼辦?

    請助理教練向LBJ曉以大義:早點打完早點休息(哇哈哈哈哈);其次,要求苦工球員諸如Tristan Thompson以及Jeff Green等人,就是要幫忙、別發呆,否則就沒有明天了。

 

LeBron James體力:要不要親兄弟明算帳?』

    看東區冠軍賽裡,發現LeBron James在面對許多球員時,總是「有所保留」的,沒有大開殺戒去蹂躪對手,諸如面對Jayson Tatum,或者面對Marcus Morris,甚至於面對矮人一截的Terry Rozier也很少一再欺凌的概念操作;所以,這裡所謂LBJ的體力,我們是有所質疑的認為:LBJ會肆無忌憚的欺凌Stephen CurryKevin Durant嗎?

    球迷從東區冠軍賽裡,再去對照過去騎士戰勇士冠亞軍戰裡,每當勇士隊做交換防守後,LBJ 面對CurryDurant時,是像現在這樣「殺氣騰騰」嗎?沒有;因此,球迷可以觀察這個現象?實務上昨天的冠軍戰,LBJ真的不忍心對CurryDurant他倆「痛下殺手」;艾,這平時的好兄弟,奧運與世界盃好伙伴,是LBJ的婦人之仁齁!

    從最近二個月的看球發現,聯盟裡,幾乎沒有人可以守得住「面框攻擊的LBJ」;尤其,當他接球面框還沒有下球情形,他常做刺探步,欺騙防守者位置失去後,輕易輾過防守者。其次,由於LBJ3分球命中率,經常在40%以上,你防守者又不得不貼身防守情況;防他3分球,會被刺探步逼退所騙,防他下球過人,又怕他3分球,以及切入禁區的攻籃,老皇帝真是「登峰造極」呀。

    其實,客觀思維認為,LeBron James應該只是擔心過度殺傷力,對手會使用「毀滅性傷害」而已;像昨天冠軍戰裡勇士隊的Draymond Green,就使出左手刺眼、右手封阻的招式傷害。因此,很客觀看,假設LBJ真的想打,相信,他是豪無對手的。

    現在問題是,假如你是教練(或球隊總管),你怎麼樣激發隊上超級優秀球員有所保留身手的概念?獎賞是多數普遍的經驗;像過去某國家隊教練,就以現金30萬擺在球員休息室,激勵該隊主力球星,結果如願以償。另一個案是,另一國家隊教練,賽前就公佈獎勵是一部100萬名車,假如如願就會給該隊主力球星;比賽真的贏了,當然,那部車就在賽後被球星開回。

老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hoto (1).jpg

 

忙碌於充電閱讀、準備之外,也幾乎每三天一次趁機用電話跟鄭錦和教授學習籃球。鄭老師觀點是,在這種季後賽裡,不論是進攻或防守,你教練都需要採取「異於常態的手段」去操作,才有可能出奇致勝;因為,你假如採取常態方式與策略,任何教練都可以想出來。

 

『逼非習慣手攻擊』

    看火箭隊對抗勇士隊過程,Chris Paul被勇士隊多數逼迫採用左手運球,不論在什麼位置,不論是Klay Thompson對位或者Andre Iguodala防守他皆然;好笑的是,勇士防守對位James Harden也一樣,多數都採取逼迫他用右手運球,不論在球場什麼位置都一樣。更可笑的,火箭隊的 Trevor Ariza假如對位 Stephen Curry或者對陣 Kevin Durant呢?也一樣都是逼迫他們用左手下球;看球賽轉播裡球評許晉哲教練就提,只有這樣才能夠降低他們幾位巨星的「攻籃成功率」。

    這裡,剛好跟新竹光復中學的陳定杰教練,在教練講習會裡,不期而遇的討論「對運球的防守技術」時分享的概念:臺灣人99.9%都是右手球員,臺灣的籃球教練都只是在習慣手的訓練上投入95%的訓練,所以,呈現出來的就是,「非習慣手攻籃成功率幾乎是0」。

    鄭老師提醒大家,從技術的養成是「時間與量的堆積」討論,你教練要培養優秀球員,這部份勢必要注意。

 

『對運球切入的防守要包含身體對抗』

    鄭錦和教授還提供觀點是,你逼迫他們幾位巨星非習慣手運球切入,還不足以降低他們的攻籃成功率,你防守者還需要跟巨星們做「身體接觸並對抗」;這裡,明顯的包括波士頓塞爾蒂克隊對抗騎士隊LeBron James,以及火箭隊對抗 Stephen Curry或者對陣 Kevin Durant,勇士隊對抗Chris Paul以及James Harden等都如出一轍。

    鄭老師觀點是,儘管你超級巨星的非習慣手訓練,應該異於常人有一定火候、水準,但是,你超級巨星的平常訓練,不可能在如此頻密的接觸下進行鍛鍊;因為那是容易受傷的,因為那是非常累的,因為那是非常耗損體力的。

    鄭老師提,所以,我們才看到這季後賽裡的一些超級巨星面對這樣的防守,只好多數選擇原地投籃,避免受傷,儘量選擇後撤步投籃,避免浪費體力等策略;這一來,當然的攻籃成功率,就不如切入禁區的攻籃成功率那般高了。

 

3分線外三步的防守位置』

    對於火箭與勇士二隊的3分球大部隊之防守,鄭錦和教授的觀點是,你防守者不能規規矩矩的站在「3分線內一步的位置」;因為他們許多球員的3分線投籃練習,就都是處在3分線外,所以,你防守者需要讓進攻方「處在不習慣的位置去攻擊」。

    因此,球迷就在勇士隊對抗火箭隊的比賽裡,異於常態的屢見不鮮發現,許多球員已經在3分線外三大步的位置投籃了;以前我們強調3分線外一步就稱之為4分線,這已經「不合時宜」了。

    鄭錦和教授從這裡告訴,你籃球教練在投籃訓練裡,應該要往後延伸到3分線外三大步的位置鍛鍊了;鄭老師尤其提醒,這些3分線後三大步(5分線約910公尺)的投籃訓練,應該包括「自己運球急停投5分線、各種掩護下投5分線」等。

 

『阻絕之外還要身體對抗』

    看波士頓塞爾蒂克隊對抗騎士隊LeBron James,以及火箭隊對抗 Stephen Curry或者對抗 Kevin Durant,勇士隊對抗Chris Paul以及James Harden等都一模一樣;空手阻絕(deny)你,不讓你超級巨星拿到球以外,你超級巨星假如還堅持「想到某位置得球」,繼續空手走位時,防守者是無所不用其極的跟你身體接觸(contact)並對抗,阻撓不讓你超級巨星如意走到某位置得球,這樣的接近摔角技術的抗衡。

    鄭錦和教授從這裡開示是,沒有一位超級巨星是「不怕受傷的」;所以,當你防守者的注意力足夠,身體素質與體能狀況也不錯情形下,假如你防守者所處的位置合理,當超級巨星想要「移位」到某位置時,勢必要跟你防守者競爭與對抗;此時,鄭老師從心理與身體畏懼受傷等分析,非超級巨星的技術與策略,就明顯佔有優勢了。

    鄭錦和老師說:在這個時候,教練的指導需特別強調,沒有人會跟你客氣的;由此討論,你防守空手切的球員,你會讓他如意的走他想要走的路徑嗎?

 

『總結』

    不讓要對手做習慣手的攻擊;巨星需要鍛鍊非習慣手攻擊技術。

    對方運球切入,不要以對手的身體是「襄金粉」概念不敢貼身。

    3分線投籃的防守是在,3分線外三大步位置,不是3分線內一步。

    所謂的阻絕,不只是,不能讓空手球員拿到球而已,還不能讓空手球員「如意的走他想要去的位置」;所以,你防守者需要跟,空手切球員身體對抗、競爭。

老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lebron-james-ftr-020118jpg_1wtwr9c28lo281p8aunkukylr0.jpg

 

上午外出工作,下午回到家後打開網路看新聞,沒有意外的,少了受傷CP3的休士頓火箭隊在主場敗給了金州勇士隊,在西區總冠軍賽第七戰飲恨出局。

 

早一天,克利夫蘭騎士隊同樣是第七戰,同樣在客場,在LeBron James燃燒自我打滿48分鐘的貢獻下,騎士在東區勝出再度打進總冠軍賽。

 

所以,今年(去年、前年、大前年)NBA總冠軍賽,將由克利夫蘭騎士隊出戰金州勇士隊。

 

 

Again……

 

 

已經連續四年是這樣子的戲碼了,但看起來這個對戰可能會跟玩命關頭系列一樣拍個八集吧?反正LBJ跟馮迪索一樣永遠是不老不死之身......。

 

 

坦白講,兩隊2015年第一次在NBA總冠軍賽遭遇。重返克利夫蘭的籃球皇帝對菜鳥教練Kerr 及年度MVP Stephen Curry,這戲碼可以說是萬眾期待。

 

2016年兩隊再度在決賽碰頭。尋求終結52年克利夫蘭這座城市冠軍荒及隊史第一冠的騎士,面對在例行賽締造NBA紀錄73勝的勇士,也相當有哏。

 

2017年兩隊連三年在總冠軍賽相逢,在Kevin Durant帶槍投靠勇士之後,勇士驚奇四超人與騎士三劍客的對決,似乎在球季還沒開打之先就已經注定。

 

那2018年呢?

 

只能說,「怎麼又是你?」了吧......

 

 

今年的總冠軍賽目前看起來可能會類似去年的決賽,騎士的LeBron James想要隻手遮天,但四巨頭在陣的勇士這片天可能大到他一個人無法應付。

 

這讓我想到以前愛看金庸的小說,在「倚天屠龍記」中,有一段是男主角張無忌為了要救出義父謝遜跟峨眉派的周芷若,兩人聯手挑戰三位少林高僧渡厄、渡劫、渡難所設下的金剛伏魔圈。

 

記得過程中張無忌使盡渾身解數,三位高僧察覺這位年輕人武功實在高強,一對一甚至一對二少林神僧都不是對手,但問題是這並不是在爭武功天下第一的頭銜,這是個贏了謝遜讓你帶走輸了就留下的團體戰,所以三位渡字輩的老僧為了少林寺的榮辱,寧願放棄自己的個人爭勝,專注地三人齊力讓張無忌三度交手始終佔不到什麼便宜。

 

現階段的騎士也是如此,LeBron James毫無疑問武功天下第一,幾乎憑藉一己之力帶領騎士連過三關再闖總冠軍賽。但問題是少了Kyrie Irving之後,Kevin Love感覺有點像弱弱的周芷若,幫不了太多忙。

 

而勇士這邊,不論是KD還是Curry,應該都已經沒有與LBJ爭奪當今NBA武功第一的心態了;這些年下來,詹皇就是詹皇,一對一任何人都難望其項背。但是如同武功天下第一的張無忌憑一己之力難以突破少林三僧;同樣的除非騎士其他球員脫離前幾輪的不穩定突然練成九陰真經提升到另一個檔次,否則KD加浪花兄弟就如同這三位少林高僧一樣難以突破,何況還有一位在旁邊伺機暗算的圓真(那就只好委屈追夢綠扮演這個角色了)。

 

 

有些球迷可能會開始厭煩這樣的戲碼不斷的反覆,張無忌打少林三僧也不過打了三次而已......。但剛剛我也提到馮迪索跟玩命關頭,劇本精彩的話,演員雖然重複,不論拍到第幾集都有人愛看啊!

 

接著就看今年總冠軍賽能不能有勢均力敵的精彩戲碼出現了。

 
文章標籤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jpeg

 

在ESPN網站上看到一篇有關NBA克利夫蘭騎士隊射手Kyle Korver的文章,深受感動,深深嘆息。

 

在NBA季後賽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就算是一個NBA球員,在這樣的時刻也會清楚的知道,工作(球賽)不是全部,生命當中還有更多更重要更優先的事情。

 

或許,就是生命本身吧!

 

Kyle Korver出生在一個基督教牧師的家庭,爸爸Kevin 在家鄉美國中西部愛荷華州的Pella擔任教會牧師25年之久。Kevin有四個兒子,Kyle是長子,最小的弟弟Kirk比Kyle小十歲。這四個兒子在Pella當地都赫赫有名,因為四個人都是籃球高手,都是高中校隊不同屆的第一主將,四人迄今仍是Pella高中校史上得分籃板前十名。Kyle在球場上表現最優秀,在NBA打滾已經15年,2015年入選明星賽,生涯三分球命中率高達4成31,37歲的他目前仍是克利夫蘭騎士隊板凳上受倚重的射手。

 

感情超好的Kyle四兄弟的籃球基因來自雙親,可能母親還要強一點。他的爸媽年輕時也都在Pella的高中打校隊,媽媽更曾經創下單場得到73分的紀錄。

 

爸爸對孩子們籃球路最大的貢獻則是在當年家裡還經濟窘困時,硬是貸款2000美金在後院蓋了一個水泥籃球場,這個投資後來報酬率超高,因為天天在這個籃球場鬥牛的四兄弟後來都拿到大學籃球獎學金,大學學費一毛錢都不用花。打進NBA的Kyle更是功成名就,今年在騎士隊年薪700萬美金。

 

今年三月四兄弟當中最小的Kirk開始生病,原因不太清楚,但他的肝臟出了問題,漸漸失去功能。醫生評估需要做肝臟移植,很快的也找到了捐贈者,排定3月20日進行移植手術。正當一切看起來很有希望之際,但在3月20日清晨4點,Kirk卻突然情況急轉直下,醫院全力急救了九個九時,在下午一點放棄急救,Kirk因為肝臟的衰竭過世,得年27歲。

 

每次在院子裡的籃球場鬥牛,長兄Kyle都跟最小的Kirk自動湊成一對來對抗其他兩個弟弟。兄弟關係緊密自是不在話下,所以這個悲劇的發生,發生的這麼快這麼意外,當然大大的影響Kyle跟他的整個家族。

 

過去25年Kyle 的父親Kevin牧師在Pella不知道主持過多少場的告別式,送走了多少離世的教會會友。但這次角色轉換,所有過去受到牧師幫助的家庭,用各種方式來安慰遭逢喪子之痛的牧師。告別式當天有超過1500人湧進教堂,Kyle Korver代表家族致詞,內容簡短而讓人動容。

我將他說的話翻譯成中文如下:

 

我們回顧Kirk生命的最後幾個月

他面對身體不知道什麼原因的急遽衰敗

但他最後幾個月能夠回到家中

他的父母向他展示什麼是無條件的愛

他們是他在這個世界上最尊敬的兩個人

這是上帝的禮物 上帝的恩典

我們相信上帝所做的一切都有美好的旨意

我們相信我們有盼望 得到幫助來度過這樣的日子

是的 我們這樣子相信

但是當然 很多事情都不一樣了

在事情之前與之後

但你們永遠都有四個兒子

永遠都有四個兒子

爸媽我們愛你

Kirk 我們愛你

 

 

看到那句安慰自己父母所說的:「你們永遠都有四個兒子」,真的讓人潸然淚下。

 

Kyle Korver向球隊告假了一段時間陪判他哀傷的父母親,回到隊上時例行賽只剩下四場,然後第一輪的季後賽面對印第安納溜馬隊,前三場他有兩場得分掛零。但他慢慢找回比賽的專注力,對溜馬的第四戰得了18分。季後賽第二輪出戰多倫多暴龍隊時,他的三分球命中率達56%幫助球隊勝出。

 

當然,NBA季後賽一輪又一輪還在進行,騎士隊目前面對波士頓塞爾蒂克正陷入苦戰。不過,從Kyle Korver的痛失親人,我們可以知道人生當中不是只有工作不是只有NBA季後賽,人生還有很多其他的事情要去面對,要去接受,要去及時擁抱。

 

 

Kevin Korver牧師夫婦在Kirk的照片前合影,Kyle Korver比較像媽媽(參見主圖)

i.jpeg

文章標籤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圖片和部分內文取材自《The Undefeated》的文章〈Being Muslim in the NBA

  其實原文的文章是去年底在雜誌取材時偶然看見的,很喜歡這個題材,本身對於伊斯蘭教的世界也有點興趣,一直想著要把這件事紀錄在部落格,但就不斷被耽擱著;事情永遠不會有處理完的一天、人也很難真正空閒下來,今早沒有NBA賽事,其實也依然有趕稿壓力,但就突然覺得想寫篇部落格(不然今年都沒產半篇部落格文章了)。
 
  想著想著就覺得,想寫,就寫吧。

USA Today.jpg

  座落在紐約繁華地區的麥迪遜花園廣場(Madison Square Garden)被稱作籃球界的一大聖地,多少英雄豪傑在此揚名立萬。

  而在MSG當中擁有一座隱密、設備完善的私人房間,而且只會在尼克隊的比賽之夜才會開啟,同時它的「房齡」並不長,打從2017年7月名震一時的 Carmelo Anthony 交易案後才落成;裡面擺放的物品很顯眼,包括禱告使用的器具、空間,以及部分足以充飢果腹的清真食品。

  這間房間是 Enes Kanter 所有,他總是滿懷感激之情的進入,而且不斷訴說著尼克隊對於球員信仰的尊重。 Kanter 說:「我每天必須祈禱五次,所以尼克隊分別為我在練習場、MSG都設置了特別房間。」

  「我們必須食用清真食品,所以他們還特別為我量身訂製食物,那對我來說意義很重大,因為.......這並不是一個穆斯林社會的國家,因此當你看見有一支團隊願意為你做出這種尊重時,它帶給我的感覺是:美國人是多麼的願意尊重多元文化。」Kanter 如此說道。

  根據研究,直至2020年為止,美國社會當中約莫將有78.3%的人口比例為基督徒,穆斯林僅有0.9%的比例,不僅是宗教傳統的問題,考量到近十餘年美國社會普遍對於穆斯林、西亞世界有著複雜的情緒,一般深信要讓穆斯林的數量在美國社會有飛躍性的成長,恐怕不易。

  NBA目前在聯盟當中擁有的穆斯林球員在15位以下,除 Kanter 之外,較著名的信仰者還包括丹佛金塊的 Kenneth Faried、明尼蘇達灰狼的中鋒 Gorgui Dieng、邁阿密熱火的後衛 Dion Waiters、波特蘭拓荒者前鋒 Al-Farouq Aminu 和中鋒 Jusuf Nurkic、紐奧良鵜鶘的 Omer Asik、亞特蘭大老鷹的 Dennis Schroder、達拉斯小牛的 Salah Mejri、密爾瓦基公鹿的 Mirza Teletovic 、布魯克林籃網的 Rondae-Hollis Jefferson,以及剛在季後賽跟隨費城76人隊奮戰過的 Ersan Ilyasova 等人。

  而聯盟近代最著名、地位最崇高的穆斯林,要屬 Kareem Abdul-Jabbar、Hakeem Olajuwon 和 Shaquille O'Neal 三位名人堂球星;但要是說起最著名的「穆斯林事件」,可能非1996年當 Mahmoud Abdul-Rauf 效力於丹佛金塊時,因拒絕在賽前播放美國國歌時起立而引發的爭議事件。



  Mahmoud Abdul-Rauf 原名 Chris Jackson,在「拒絕國歌事件」之前,他在1991年改信伊斯蘭教、1993年則改了後來廣為人知的名字,然後在96年發生那起事件;賽後NBA官方火速祭出嚴懲,不只禁賽還被罰款,但他依然選擇「用自己的方式持續抗議」,於是他改為起立而緊閉雙眼,並用手遮住雙眼,在眾人唱美國國歌的時候默念伊斯蘭禱告文。

  當時的 Mahmoud Abdul-Rauf 並非刻意搞特異獨行、想當個社會反動份子,他認為當眾人不尊重他的信仰和想法時,那面美國國旗恰好代表的就是壓迫、專制的象徵,他拒絕向有這種「暴力傾向」的國旗和政府致敬;不過那是1996年、並非2006或是更近於現代的2016年,當時他這種激烈的表達方式不見容於社會大眾,最後輾轉在聯盟流落數隊後,只得在海外尋求打球機會,直至前陣子因為舊金山四九人的年輕四分衛 Colin Kaepernick 因一連串黑人遭殺事件而拒絕起立唱國歌時,才又被許多人提起這段往事。

  事過境遷, Mahmoud Abdul-Rauf 對於這起影響他籃球生涯的重大事件,是如此對名記者 Marc J. Spears 說的:「我是SJSU(聖荷西州立大學)的畢業生,作為活躍於各種社會議題的公民兼運動員是我們的第二天性,我還記得我們的學長、1968年奧運金牌得主 Tommie Smith(當年在墨西哥奧運的頒獎台上別人權徽章、配帶黑手套低頭為黑人發聲的知名運動員)在我大二的講座中,就在告訴我們這種觀念;我認為所有人的評論當中,Pop教練(Gregg Popovich 教練)說的最好:『這個對話必須發生,儘管可能會讓人感覺不舒服,可是當眾人還在沉睡時,Mahmoud 做到了這件事,他的職業生涯因此縮短了,可是每個人都必須在最不舒服的地方盡自己的一份力量,讓群眾理解他們所面對的矛盾和不公平等現象。」

  20年過後,在NBA當中出現很多穆斯林晚輩,但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這起事件。

  Kenneth Faried 說:「人們不尊重他,他因為不想代表國旗而被禁賽罰款,但這件事實際上是違背了我們的宗教信仰;對我來說,在我的宗教當中並不會去讚揚一面旗幟,我們會讚美神、真主,大概就這樣,沒有了,世界上不會有任何事物的存在是比他更高的,所以對我來說,讚美一面旗幟,其實是會讓我皺起眉頭的。」

  Gorgui Dieng 的看法則不太相同:「每個人看待事情的方式不同、做出的行為也不會相同,正因為我們都來自不同的背景、有著不同的個性。但是就我個人而言,我是絕對不可能這麼做的,我同時相信我的信念與信仰,但我也尊重人們對我、或其他人的期望。」

  Hakeem Olajuwon 當時已是NBA名震天下的一代中鋒,同時也一起經歷了那整段故事,事後回顧此事,他說道:「Mahmoud 當時做的事,就跟現在許多表達自己抗議意見的球員一樣,他們都有權發表自己的看法;我看到現在的球員們利用各種平台想要積極的讓美國發生改變,我誠心的希望神能讓一些好的事情(改變)就此發生。」

Hakeem Olajuwon.jpg

  跟 Mahmoud Abdul-Rauf 的爭議相比,Hakeem Olajuwon 被其他穆斯林球員給記住的,是另一種印象;而他幾乎也成為這個世代的穆斯林球員最推崇尊重的那位。

  Mahmoud Abdul-Rauf 記得 Olajuwon 的各種好處,實話說,他是自己短暫的9年NBA生涯當中為數不多、真心敬佩的球員,不只是因為他的名人堂成就。

  「我非常喜歡 Hakeem Olajuwon,他是一個非常好的兄弟,而且我絕對相信他是真誠信奉伊斯蘭教的,他既平易近人又是大慈善家,是一個非常謙虛的真男人,我很享受與他一起度過的時光。」同時 Abdul-Rauf 近一步解釋 Olajuwon 讓人難忘的場外作為,堪為伊斯蘭運動員的表率:「他總是試圖增加阿拉和他的人際關係之間的連結,還會放下他的巨星身份與人們一同祈禱,這一點讓我很自豪,他很真誠的在『做為一個人』,所以我很喜歡他。」

  曾效力過華盛頓巫師、奧克拉荷馬雷霆等隊的 Mustafa Shakur 說:「我最佩服 Olajuwon 的是他能始終保持高水平的比賽,因為我們會碰到齋戒月,那幾個月的表現很難不因此下滑,我在高中賽季時就碰到必須一邊禁食的狀況,因此我很佩服他能自始自終都維持高效率的比賽水準。」

  Olajuwon 自己說,當教練團和隊友發現自己是個穆斯林時,反應並不會讓他感到難受:「我的隊友、教練和管理人員總是表現出對我的信仰有著極大的尊重與關注,我想最大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發現我因信仰而更成熟、成長更快,伊斯蘭原則就是最正直的生活方式,因此當你在練習或比賽時,這些特色都會忠實的反應在你的角色當中。」

  可是社會中(不論中外)對於穆斯林、伊斯林存在著很多誤解,甚至是敵視,這一點隨著駭人聽聞的「911事件」、一連串的恐怖攻擊以及近年的ISIS集團之後,似乎有不減反增的趨勢,針對這一點,所有穆斯林球員都感同身受。

  Olajuwon 說:「我想說的是,恐懼是來自於你對宗教的無知,不幸的是現在的人們多半將穆斯林、伊斯蘭教和恐怖主義聯繫在一起,很多人並不理解真正的伊斯蘭教,穆斯林、伊斯蘭教曾經對這個世界和文明作出巨大貢獻、有著豐富的歷史,這並不是最近幾年才出現的新宗教或是什麼主義。」

  Dieng 說:「人們對我們的最大誤解,就是穆斯林就一定是恐怖份子,這就是他們現在看到我的方式,但我認為伊斯蘭教並沒有任何的害處。」針對這個現象,Dieng 剛進聯盟時甚至刻意隱藏自己的宗教意向,保持著低調的生活方式,直到有一次在場上碰到同為內線球員的 Kenneth Faried,後者對他說:「嘿,我是穆斯林」,Dieng 說自己當時很震驚,因為他從 Faried 身上看不出穆斯林的特徵。「當時我們在空檔時間聊了一些籃球或其他東西,他就突然說:『我是穆斯林,而且我很喜歡』,我的反應就像是:『蛤?什麼?你說什麼?』」

  Faried 認為所有宗教都會有所謂的激進份子,你很有可能同時相信神、同時卻又擁有不同的人格,就像前面 Dieng 所言的,每個人來自不同的背景、即便有相同的宗教選擇,也有可能做出全然不同的事情。Faried 因此說:「激進的人如果相信真主,那他當然也是穆斯林,可是每個宗教都有這種問題,我們也會看見激進的基督徒,有些人甚至既是基督徒又是3K黨,然後我們也會看見有些激進的穆斯林用阿拉的名義摧毀建築物、發動恐怖攻擊。」

  「宗教的每個方面都有可能把你推向極端,但你若是謹記謙卑,感激人們、感謝每一天,你還是可以表現出自己『嘿,我並不參與那種激進事物,我只是祈禱並且相信真主的道路。』」Faried 如此說著。

gettyimages-666652338.jpg

  但是即便是相對開放的現代,你還是很難避免碰上旁人的眼光、甚至仇恨,穆斯林球員感受尤深。

  Abdul-Rauf 就說:「這當然都會碰到,但不是所有都會是公開的,特別是當我們在NBA這個層級的比賽,但我認為這件事是有一點微妙的,你也有可能因為變成了公眾人物、更多人會跑來指責你。」

  Faried 很坦承的說,教練、隊友和球團從來沒有這種跡象,但是面對社會大眾,他確實感受到那層壓力:「當每當我開始齋戒月,或是再次表明我是穆斯林時,人們就會開始湧入來指責你的宗教,對你說:『什麼?你竟然支持阿拉?』、『哇,你看起來就像恐怖份子』、『你為什麼不相信上帝?』.......但當然,偶而還是會碰到一些好人的鼓勵。」

  Gorgui Dieng 有一段在灰狼隊的小故事可以和大家分享,那是有一段時間之前的故事。

  「我們當時在亞利桑納州完成一次訓練,每個人結束後就去沖澡,休息室只剩下我跟『Ticket』(Kevin Garnett 的綽號),我趁著空檔時想要祈禱,當時他正在聽自己的音樂,而當他意識到我正在祈禱時,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音樂給關上,他習慣在洗澡時聽音樂、直到我的祈禱完成之後他才再把音量打開。」KG 隨後跟 Dieng 道歉,Dieng 對那一幕很難忘:「他對我說:『G,抱歉,我很尊重這一點,對不起。』,我當時連忙說:『不、不,音樂並不會影響到我的』,但他很堅持表達自己對於宗教的尊重,其實這件事對我來說意義重大,聯盟當中有些人就是會尊重你的宗教。」

  被祖國土耳其拒絕、甚至形同失去家鄉的 Kanter 面對「在美國的穆斯林」狀況,認為這種情況還算可以接受,他說:「NBA就像是一個家庭,人們都會尊重我的信仰和他人的信仰,這是一個具包容性的聯盟,你可以盡情的做你自己,多數我碰到的人,對待我都像對待其他人一樣、並無二異。」

  1997年進入聯盟的 Tariq Abdul-Wahad 到現在都還記得當年因為還未發生恐怖攻擊,「穆斯林」的身份反而沒有那麼敏感,他說:「那時候伊斯蘭教還沒變成現在被大家廣為誤解的事物,在美國更常被看作一件黑色的事物、而不是來自阿拉伯世界的壞東西,所以教練和球團多半都很歡迎,當時在隊上時,Doc Rivers 是負責在賽前領導基督徒禱告的人,而我則是穆斯林的領導,NBA當時對我們還滿支持的。」

  但即便是現在,Faried 認為狀況也不如外界所想的那般艱難,NBA內部從上到下對於不同的宗教、文化擁有巨大的包容力,他說:「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現在不比以前、是那種因為你是穆斯林,所以加入聯盟就會被看不起或不尊重,不論你是什麼宗教信仰都沒關係......對我而言,那些都不重要,你能不能把球打好,這才是他們最關心的。」

  跟歧視比起來,真正對穆斯林球員最大的挑戰,應該是所謂的伊斯蘭齋戒月,特別是對於體力需要大量消耗的球員而言,沒能補充足夠的營養、還要應付高強度的肌肉對抗,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Faried 的運氣不知該算好還是不好,因為患有哮喘,所以他無法配合禁食:「所以我必須找到更好的回饋方式,對我而言,基本上這是自我從聖殿中放逐,我只能試著找出方法和社區回饋,在禁食期間幫助更多的無家可歸者。」;伊斯蘭的齋戒月是一種透過犧牲的精神去把資源給予「更需要的人」,因此若是能緊扣著這種精神,大體上還是有完成禁食的目的。

  Kanter 說自己對於齋戒一事還算能習慣:「我打球的時候盡量要保持敏捷,因此禁食對我來說只是確保我在同一時間用最健康的生活方式過活。」,但是跟禁食相比,每天都要祈禱就比較困難了,因為NBA的賽程緊密,中間還會有訓練、會議、旅行、跟隊友一起看影片討論,所以需要抽出時間禱告,對 Kanter 來說是更大的挑戰。

  Olajuwon 說:「齋戒期間是一大挑戰,尤其是比賽期間常會碰到祈禱時間,當時你可能正需要練習或是前往下一座城市,但伊斯蘭教的美妙之處在於讓你有足夠的能力解決現況、應對這些挑戰,這並不意味著讓人難以接受。如果我們需要旅行,你可以結合或縮短你的午禱和晚導,然後騰出足夠的時間完成你的禱告義務,至於禁食則是精神上的思維方式,他可以讓你學會耐力與耐心,說實話我總在齋月期間感覺自己更強壯、更有活力。」

  幾乎所有穆斯林球員都同意,信仰,讓他們的比賽更強大。

gettyimages-584180414.jpg

  Dieng 說:「伊斯蘭教教會了我生活,我能得到今天的位置是因為我嚴守紀律、還有我的信仰,我相信真神以及穆罕默德,我也相信可蘭經,並遵循所有我所讀過的內容,這也就是為何我不喝酒、不參加派對,因為我只想成為最好的一名追隨者。」

  而一向以良好的社會形象為人所知的 Faried 也如此認為,他認為自己一切的公益動力都是源自信仰:「基本上它給我力量繼續保持想幫助人的心,想為回饋、並幫助我的家人、我所在的社區,我的生活正是通過給予而滿足、不僅僅是接受、或是嘗試.......我們沒有聖誕節那種關於禮物、給予和接受的節日,我們擁有的是開齋節,講述的精神是犧牲、放棄,就像我們會一整天都不吃東西,為什麼?因為我們正放棄食物、給予更需要它的人。」

  Kanter 認為伊斯蘭教可以幫助他避開不良的習慣和行為,更專注於成為一個好人,通過社會服務來爭取更好的生活,把人與人之間更緊密結合,至於 Hakeem Olajuwon 則說:「成為穆斯林,會讓帶給你更有結構和規律的生活,調節你的行為,伊斯蘭教可以為你解決生活上面臨的每個情況。」

  對於這個世界、信仰,以及聯盟當中的種種故事,Kanter 如此說著:「你必須為別人而活,因為我們都是神所創造的,尊重每一個人,尊重他人。」


  這篇文章所紀錄的,不是想要傳教伊斯蘭教、或是為它們翻案(因為也沒什麼好翻的,多數的問題都是建立在誤解之上),或許就是發現其實社會中是默默存在許多不一樣故事的人事物,而在這個多元的社會當中,學會包容、尊重是重要的,而在這些言談紀錄當中的片段,可以看見很多球員私底下的面貌、散發出的光輝,以及許多不為人知的地方當中,有在球場之外、數據之外的美好,能夠透過三言兩語而被體現出來。

  或許這就是我們會如此深愛這些運動賽事、小故事的主因吧。
  
  尊重每一個人,每個人都有屬於他自己的故事,等你去挖掘。


文:泰瑞克斯
圖片來源:The Undefeated
影片來源:Youtube
參考資料:〈Being Muslim in the NBA

加入粉絲團,每天一起玩:糙米蟲與世界的狂想曲

文章標籤

泰瑞克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joel-embiid-ben-simmons.jpg

 

因為自己的會計背景,所以以前在播籃球比賽時,經常喜歡說:「數字會說話!」

而擔任球賽的轉播,看數字說話是每場比賽都要發生的。籃球比賽中場休息跟比賽結束時都會有兩隊的攻守數據出現,這時候負責轉播的人就要「看數字說話」,解析這些攻守數字所呈現的比賽內容。

比較高水準的球賽轉播,轉播單位更是準備了很多歷史跟即時的數字資訊,會在比賽過程中適時的秀出來。在美國現場負責NBA或者NCAA現場轉播的主播及球評,可以從耳機中聽到導播告知接下來要給你什麼樣的資料表格,但是在台灣(以前全世界共同在live的單位)的轉播人員就沒有能夠事先被告知有這一回事要發生,往往要在螢幕畫面出現數字時,當作臨時考一樣立刻要反映出上面寫的東西的什麼,可以解析出什麼內容,然後用篤定的語氣,講解突然蹦出來正在囫圇消化的資料。

 

我這幾年轉播NFL美式足球跟網球也是一樣的狀況,每場比賽都要面對好幾次這樣子的臨時考,講解螢幕上秀出來的統計數字。數字因為是反映球賽的實況,大部分的時候邏輯是很清楚的,贏很多的球隊在重要攻守數字會大幅領先,勢均力敵的比賽各項數字很接近。很少出現當場看了傻眼不知道該怎麼說的統計數字。

 

但是今天在看ESPN網站瀏覽NBA季後賽的賽後資訊(我沒空看比賽,但都會看一下比賽的recap以及Box Score來了解一下球賽內容)時,意外的看到了下面的這個攻守數據,我心裡想,幸好我沒有播這場球,不然這些數字我應該如何自圓其說啊?

 

這是今天費城七六人隊跟波士頓塞爾蒂克隊季後賽第二輪第五戰的Box Score所擷取的兩隊攻守統計數字。

 

FG

3PT

FT

REB

AST

STL

BLK

TO

PF

PTS

PHI

40-82

8-21

24-31

48

26

5

7

16

31

112

 

48.8%

38.1%

77.4%

 

 

 

 

 

 

 

BOS

38-85

7-20

31-41

39

18

12

3

10

24

114

 

44.7%

35.0%

75.6%

 

 

 

 

 

 

 

 

這場比賽贏球的是波士頓,114:112驚險的兩分獲勝。但是看看統計數字,投籃(FG)命中率、三分球(3PT)命中率、罰球(FT)命中率都是費城高過波士頓。投籃命中數跟三分球命中數也都是費城略高一點,波士頓只在罰球上多拿了7分,而這7分也成為贏球關鍵。

再看看其他攻守數字,籃板(REB) 費城多了9個(48:39)、助攻(AST) 費城多了8次、火鍋(BLK) 費城多敲了4個。波士頓只贏了兩個7!抄截(STL) 12次比費城的5次多了7次;,然後是犯規(PF) 也少了7次。你問我失誤(TO) 勒?是的波士頓的失誤次數比對方少6次,但這跟抄截是連動的,因為一方的抄截成功就是對方的失誤。

 

也就是這場比賽波士頓投籃投不贏對方,籃板也搶不贏對方,又被對方多封蓋了4個火鍋,但是最後卻能夠贏球。如果沒有足夠時間反應,這些數字突然出現在螢幕上,播報人員可能會瞠目結舌難以自圓其說。但在家裡慢慢看慢慢推想,就比較有時間理出一個頭緒。波士頓贏球的關鍵,當然就是那兩個關鍵7(也只能如此了!總不能說贏球的關鍵是命中率不如對方吧!)所代表的—「比賽經驗」。

 

多7次的抄截及對等相關的少6次失誤,相當程度彌補了塞爾蒂克籃板的落後。波士頓先發五人這場比賽總共7次失誤,但是七六人隊先發五人失誤了14次,其中兩位最受矚目的新人,中鋒Embiid以及控球後衛Simmons各失誤4次,兩個新人失誤次數就比對方先發五人合計要高了。如果再加上一年級生Saric的3次失誤,三位年輕球員合起來失誤字數就比對方全隊整場比賽的10次還要多。前述三位七六人隊的年輕球員都是第一次打季後賽,面對這樣的壓力與球賽張力,儘管才華橫溢,但也是要繳學費學經驗的。

 

第二個關鍵就是費城七六人隊多了7次的犯規,也讓波士頓塞爾蒂克隊在罰球線上多了10次罰球機會,多罰進了7球。而這多罰進的7分,驚險了彌補他們在FG(及三分球)少得到的5分,最後才能夠以2分獲勝。而防守上的犯規,經常也是防守經驗不足,或是對方進攻經驗太豐富懂得製造犯規兩者相乘的結果。

 

以上就是對這一排看了卻一時很難說得出話的數字經過一段時間推敲之後所得到的結果。

 

什麼?你說我唬爛!波士頓先發中也有新人Jayson Tatum今天得到了全隊最高的25分,第二年的得分後衛Jaylen Brown得到全隊次高的24分,他們也缺乏經驗啊!卻能夠幫助球隊贏球......。

然後NBA今天不是承認裁判在最後階段有漏吹塞爾蒂克對Embiid的犯規!如果裁判當時有吹,Embiid罰兩球,誰勝誰敗還不知道呢!

 

嗯......,我知道了,一時又說不出話來了。那麼,我再慢慢想想之後再回覆你......(幸好我現在不播NBA了)。

 

 

主圖是費城隊的兩位新人主將Embiid及Simmons,雖然第一次季後賽到此為止,但學習到經驗,將來應該還有很多機會在季後賽更上一層樓。

下圖是波士頓這一輪表現搶眼的新人Tatum,以及主文中沒有提及31歲的中鋒/大前鋒Al Horford。Tatum對費城五場得分都來到20分以上;經驗相對豐富的Horford則是塞爾蒂克的安定核心,內線攻守對塞爾蒂克的獲勝晉級極為關鍵。。

AAx3lOo.img.jpeg

 

文章標籤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全力詹很可怕,Tristan Thompson 這天降奇兵也真的是虐爆溜馬禁區,但要選一個 G7 影響戰局的關鍵球員,我會選這位溜馬舊將 George Hill。

 

文章標籤

瓶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溜馬是一支「單核」球隊,在這個巨頭團報的時代,單核帶隊是很難走得遠的,更何況前一場我們的年輕單核還被對面的霸王核一對一擊殺(就算事後說誤判也不能改變球賽輸掉的事實),但 Oladipo 的心態一直都很正面,他並沒有失去信心,下一次有這樣的對決機會他還是會繼續進攻,只是會更冷靜,同時也會閱讀場上形勢,做出更正確的判斷。

 

 

文章標籤

瓶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個系列現在只要看每場比賽的「最後五分鐘」就好,因為兩支球隊的狀態都調不到最好,騎士 LBJ 很努力想把其他人帶起來,但隊友不給力怎麼樣就是做不到全線開火(最理想化的劇本);溜馬重建第一年主打團隊戰力,Oladipo 季賽神威但季後賽被封死目前還沒看到能進化突破,但全隊仍努力支持他並繼續前進,可始終差了一口氣跨不過關鍵時刻不穩定這道坎。兩隊有起有落、勢均力敵形成五五波,也因此 G2~G5 全都必須打到最後一刻才能分勝負。

 

 

文章標籤

瓶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