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DwUaPP.jpg

 

先說說對NOVA SURGE 2的第一印象,一穿上後,這雙絕對是我穿過的亞瑟士球鞋裡面,最""的一雙籃球鞋了!!
這似曾相似的感覺,好像在哪裡感受過......

2020年,ASICS發表了一雙排球鞋:METARISE,號稱可以增加跳躍的高度3%,採用了增加滾動幾何的中大底及全腳掌的FlyteFoam Prople材質,再搭上了略為誇張的前腳掌穩定,這設定如果結合了籃球鞋所需的元素後,與今年的旗艦款ASICS NOVA SURGE 2,是不是有那麼一點熟悉的味道呢^^

自從前年ASICS NOVA SURGE所引領的實戰好評,讓NOVA系列的名聲,一下子飛到了近實戰天花板的高度,大家比較在意的就是重量偏重,以及回饋(彈性)略低,除此之外,沒有太多的雜音在,而大家一直等著二代的現身,卻總是看不到她的身影,到現在 SURGE一代的詢問度(人氣)依舊滿滿阿~

最近,終於等到了這雙ASICS NOVA SURGE 2,卻是與一代有著迥異的設計,但依舊是實戰派的候選人之一!!

kSqSk97.jpg

從設計草稿來看,就可以瞧見NOVA SURGE 2的設計主軸:防側翻 & 順向性(滾動感),再搭配上全腳掌厚彈的FlyteFoam PropleNOVA SURGE 2的腳感就不難想像了吧,只是比你想像再超過些~,那句話是這樣子說的:我知道她很好,可是不知道這麼好(笑)。
ASICS NOVA SURGE 開箱:https://www.sportsv.net/articles/78493
ASICS UNPRE ARS 開箱:https://www.sportsv.net/articles/91372

7rF4Uit.jpg

ASICS NOVA SURGE 2
。一片式鞋面採用功能性透氣網布
。前掌外側使用TPU 支撐片
。全腳掌FlyteFoam Propel 緩衝科技
。腳跟內裡增加襯墊,搭配3D TPU穩定片
。N.C. Rubber耐磨大底
。男鞋單腳 US9 約 455 公克
。建議原尺寸(CM數)即可,若為寬腳者建議大半號

yCBZuv2.jpg

ASICS NOVA SURGE 2 鞋面:兼具包覆 & 透氣性。

回想起NOVA SURGE 一代的鞋面,三片式結構的鞋面,強大的包覆支撐性,抗張性非常好,不過也因為鞋面太過硬挺,初上腳時需要一些時間來訓鞋,鞋頭會有點壓腳背的感覺,而二代改為一片式鞋面,修正了一代卡腳背的問題,功能性透氣網布的抗張性依舊很不錯,加厚的鞋舌讓整體的穿著舒適感更好。
在鞋頭及鞋帶孔都有使用上了TPU鍍膜,來增加耐用性,尤其前四個鞋帶孔還有使用了塑料片加強,耐用性的問題一向都不會在亞瑟士的身上看到(笑),絕對很對得起她的價格!!

PS:亞瑟士的日文LOGO籃球襪,還出了在側面及腳跟兩種,意圖使人全包再"微鴛鴦"的穿出門,是不是很會(笑)。

QhcL99D.jpg

ZHtvm7F.jpg

KPaA0w0.jpg

ASICS NOVA SURGE 2 腳踝設計:支撐包覆好,舒服之外穿戴護具又很方便。

中高筒設計的腳踝,採用人造皮革的材質搭配外露的3D TPU穩定片,有著一定厚度的腳踝填充,在內裡還增加了塊獨立填充,很舒服之外,完全不會有不跟腳的感覺,另外後削的統高加上了顆小枕頭,增加靈活性又不會頂到阿里基斯腱,偏傳統的多鞋帶孔及腳跟拉環,在穿戴護具方面相當方便,束緊鞋帶後安心感相當夠。
沒有到讓人吃驚的支撐,但是絕對夠用又舒服,是我對她的感受。

TbMei4b.jpg

DPqfqBw.jpg

3eUjS8K.jpg

ASICS NOVA SURGE 2 中底:超級彈,意料之外的彈還很穩!!

最近ASICS新發售的三雙球鞋:GELBURST 25、UNPRS ARS、NOVA SURGE 2,都是採用全腳掌的FlyteFoam Propel材質,其中ARS的中底就是GELBURST 25加厚而成(可以看ARS開箱文裡面的影片介紹),而NOVA SURGE 2又更加厚實了,是這三雙中踩踏起來,腳感最彈的一雙,尤其同時穿著ARS & SURGE 2兩雙鞋子時,更可以感受到NOVA SURGE 2的彈性厚實,明顯勝出。

這麼說好了,ASICS的球鞋,大多給人扎實穩定的感受,是那種默默的作動著,感受不深卻不會給你太多負擔的感覺;NOVA SURGE 2卻一反常態,讓你一上腳就彈得很有感,甚至讓我想起了第一次穿到NOVABLAST的彈性,加上前腳掌超誇張的防側翻TPU片設計,讓你可以無後顧之憂的彈~

除了前腳掌彈,後腳跟搭配上大底簍空的潰縮區設計,也讓腳跟的軟彈很有感,中底的前後端為了增加順向性,多了翹起的弧度設計,讓跑動時有了些滾動感,搭配搭穩的TPU,讓你跑起來又順又彈還很穩,加上沒有使用亞瑟膠,整體瘦身不少,比起一代減輕了約30克左右,雖然稱不上輕量鞋款,但是進步的幅度是讓人很有感的!!

很驚豔的穿著感受,且前腳掌內崁的TPU片,延伸到中底內,某些程度也增加了前腳掌的回彈性,是雙在亞瑟士裡,彈性獨走的籃球鞋阿。

wk4UE9X.jpg

Go1qXLv.jpg

ASICS NOVA SURGE 2 大底:抓地力嚇嚇叫又很耐磨

還記得NOVA SURGE一代是來自貓科動物腳掌的設計靈感(SURGE開箱文),這次二代則是從三種不同方向的刻痕作為出發點,再搭配上T字型的切割來區分及增加靈活性,搭配順向性高的中底,還有一直頗受好評的N.C. Rubber耐磨不留痕大底材質,切入、急停的抓地力都有水準以上的表現,又深又粗的刻痕,耐用性倒也不用太擔心^^

最近ASICS兩雙都有著超~誇張的防側翻鞋款UNPRE ARS & NOVA SURGE 2,都是相當全面的鞋款,穩定性都超高。
如果真要細分的話,我自己覺得UNPRE ARS是比較偏向後衛走向的鞋款,在前腳掌的靈活性上有著更好的表現。
NOVA SURGE 2則更適合更多的族群,鋒衛都相當適合的全面鞋款,緩衝性、回饋及穩定包覆都很優,尤其軟彈的腳感讓人印象深刻!!!
放上兩雙鞋的比較圖囉^^

ZCVUyWd.jpg

iByhfdB.jpg

7PnbMwB.jpg

AhC8xFD.jpg

FyIvtL7.jpg

最後來看看勘履站長SAM,是怎麼看這雙鞋子的吧^^

 

 

文章標籤

丁仔的球鞋日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Brad+Stevens+Cleveland+Cavaliers+v+Boston+PQvoa6ENSuXx.jpg

當一月初接受瓦甘達Play one邀請談塞爾提克時唯一一個沒有辦法仔細分析的題目就是今年交易大限前的動作。原因相當簡單,塞爾提克在上個球季結束後更換了總管,由原本的總教練Brad Stevens取代了長年擔任總管一職的Danny AingeBrad Stevens從來沒有擔任過總教練之外的位置,因此宛如一張白紙。雖然他在接手後明快地處理Kemba Walker的合約,但大多數時候Stevens保持過去當總教練時的習慣,公開受訪時的答案總是充滿外交辭令,對球隊的問題也同樣以官腔回覆,讓人完全沒有辦法預測Stevens總管生涯第一個交易大限會有甚麼盤算。

延伸閱讀:瓦甘達Three Way#61:沒想到踩Logo後他就在我們錄音這天回來了 Feat.老溫

終於,Stevens結束了生涯第一次交易大限的操作,從暑假到交易大限的交易與簽約,可以歸納出Stevens的幾項特色。

  • Stevens不畏懼提前發動交易

2021-22球季的自由球員簽約開放時間為八月六日,但Stevens在六月十八日就發動了Kemba WalkerAl Horford互換的交易,遠遠要早於大多數球隊為了自由球員準備發動的交易的時間點。交易大限前也相同,Stevens在一月十九號就啟動第一筆交易,將暑假從灰熊隊換到的Hernangomez透過三方交易送到馬刺隊,這時間點也同樣距離二月十日的交易大限有段不短的距離。

  • Stevens偏好找曾經配合過的球員

Stevens發動的第一筆交易就換回塞爾提克的舊將,同時也是自己總教練生涯使用最佳的中鋒Horford,而在自由球員簽約時則找了Enes Kanter回鍋,開季前又簽下了Luke Kornet。不管這些人最後在新任總教練Ime Udoka手下的適性如何,Stevens顯然對找有合作經驗的球員有所偏好。交易大限前的操作也有同樣的趨勢,Stevens先是換回曾經短暫效力過的舊將PJ Dozier,接著又再一次帶回另一個老朋友Daniel Theis,雖然籌碼是暑假不知道為什麼要簽回來的Enes Kanter Freedom

Danny+Ainge+Boston+Celtics+Introduce+Brad+ZTljCe1oKBKx.jpg

  • Stevens不像Ainge執著於選秀權

如果說Ainge有多愛選秀權,那Stevens可能就有多不愛選秀權。在Walker的交易案中,Stevens送出了2021年選秀會的首輪選秀權,這個起手式就跟把選秀權當成比性命更重要的Ainge大不相同。在White交易案裡,Stevens再接再厲地送出了2022年的首輪選秀權(前四順位保護)以及2028年的首輪選秀權交換權。要知道,在交易大限前這麼多的交易中只有三筆交易出現首輪選秀權,其中最火熱的James Harden – Ben Simmons中出現了兩枚首輪選秀權,而另一筆送出首輪選秀權的交易則同樣也出現在馬刺隊身上,讓馬刺從暴龍隊手上拿到一張首輪。換言之,塞爾提克在White身上就花掉兩張首輪籤,這對一個生涯平均11.6分、3.8助攻,三分球命中率34.5%,搖盪在控球與得分後衛之間的六呎四吋後衛而言,大概是至高無上的致敬吧。

Stevens不重視選秀權也許不讓人意外,畢竟他就是過去幾年教過最多選秀新秀的總教練,而他不理想的養成結果當然也會直接、間接影響他對選秀權這個資產的評價。此外,他欽點的接班人Udoka也是另一個新秀殺手,執教大半季下來不但原本就在板凳末端的Aaron Nesmith依然沒有上場時間,連上個球季就有優異表現的新秀Payton Pritchard都一度消失在板凳之中,擠入主要輪替的Langford則沒有太多表現,成了交換White的籌碼。

比起透過選秀會挑選新秀自己培養,也許直接撿別人養好的成品更適合這兩位吧。

延伸閱讀:當選秀儲物癖總管遇上養成苦手總教練

  • 創造Trade Exception

如果Ainge有多愛選秀權,那Stevens就有多愛Trade Exception。不管是Walker – Horford交易,或是之後的Josh Richard – Moses Brown交易、Tristan Thompson的三方交易,Stevens在這三筆交易中都創造了Trade Exception。唯一的例外是最後將Carsen EdwardsKris Dunn交換Juan Hernangomez的交易中沒有創造TE。交易大限前的操作,Stevens又繼續呈現同樣的特色,不但在每一筆交易裡面創造了新的TE,而且這次進化成一大堆TE。帶回Theis的交易裡,Stevens用了暑假中Thompson交易的九百七十萬美金TE吃下了Theis的薪資,而在交易中送走的Dennis SchroderFreedomBruno Fernando,以及與魔術隊的降薪資交易中送走的DozierBol Bol則幻化為五張TE。其中Schroder帶來的TE價值六百萬美金,其餘則少於兩百五十萬美金。至於White交易案,Stevens決定保留Fournier的一千七百萬美金TE,留在暑假自由球員市場中使用。

 

由於交易前後塞爾提克正經歷一波九連勝,雖然明星賽封關前敗給活塞隊,但明星賽後又有二連勝,讓塞爾提克從原本的五成掙扎一躍成為3626敗的十場差異,也使得塞爾提克球迷與媒體對Brad Stevens的交易手腕,甚至原本被大幅批評的Udoka執教能力都成了吹捧的對象。

不過,臨時接受瓦甘達play one邀請討論塞爾提克的交易大限操作時,提出了完全不同於主流觀點的想法與擔憂。

延伸閱讀:第一屆瓦甘達交易大限高峰會 Feat.春少、瓶子、Zan、星號、KU、小牛王國噁編

Jayson+Tatum+Boston+Celtics+v+Los+Angeles+OUBQsxcPLx5x.jpg

扭轉球季局勢的九連勝

先回頭來看塞爾提克跨越交易前後的九連勝。這一波九連勝塞爾提克可說非常有宰制力,其中包含48分大勝七六人隊、35分大勝籃網隊、33分大勝魔術隊與30分大勝熱火隊,九場下來平均勝分是20.8分,最少的比分差也有6分,可說是秋風掃落葉地屠殺對手。

雖然九連勝中有鵜鶘隊、活塞隊與魔術隊這三支聯盟底部的球隊,但其中也有熱火隊、七六人隊、金塊隊、籃網隊、黃蜂隊等聯盟頂尖或是季後賽等級以上球隊,看起來賽程頗有強度,而且塞爾提克還大勝了七六人、熱火與籃網等東區強隊。不過,如果有追每場比賽,會發現這些球隊在對戰時「剛好」都面臨大小不等的傷病問題。例如熱火隊少了Jimmy ButlerKyle Lowry,黃蜂隊少了Gordon Hayward,老鷹隊少了這一季對塞爾提克兩戰平均20.5分、10.0籃板、2.5阻攻且命中率高達65.4%John Collins,七六人隊則是碰上交易後人手不足的空檔窗口,更別提籃網隊在交易大限前後少了Kevin DurantKyrie IrvingJames HardenBen Simmons

即使鵜鶘隊遇上我們都少了Brandon IngramJonas Valančiūnas,九場比賽裡對手的傷停名單堪比明星賽陣容。

並不是說傷兵讓這一波連勝有「水份」,而是傷兵本來就是NBA比賽中的一環,不會因為對手主力受傷就把比賽打上星號。只是,對比塞爾提克前半段賽程遇到輸球就從高層到媒體到球迷都拿隊上有那些球員受傷來塘塞,這一波連勝中的對手傷病程度更讓人發噱。

但無論如何,這九場比賽中塞爾提克對比之前是有明顯進步。開季以來塞爾提克就不斷改寫自己的「本季最糟糕球賽」清單,改寫的原因正是因為輸球的對手不是聯盟底部球隊就是對手的主力球員大量缺陣,再搭配上塞爾提克沒有辦法在第四節關鍵時刻守住領先,而成為一場又一場的笑柄。這一波連勝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塞爾提克終於能夠打贏原本該贏的比賽,如聯盟底部的球隊或是對手主力缺賽的球隊。

是的,讓我們忘掉明星賽前輸給活塞隊的比賽,因為這場比賽塞爾提克少了Robert WilliamsMarcus Smart兩人,千篇一律的輸球理由。

Al+Horford+Philadelphia+76ers+vs+Boston+Celtics+ws4OomlxBSPx.jpg

兩筆交易備受外界肯定的原因

回到交易。Brad Stevens的交易大限操作相當有意思。一般來說球隊在交易大限前不是當賣家出清合約或是無法續留的球員,就是當買家收購即戰力來衝刺接下來可能的季後賽,再者是扮演替其他球隊吸收爛合約換取資產的天使角色。

也許是交易大限前的連勝,讓Brad Stevens在交易大限中最後選擇扮演買家,換回了WhiteTheis兩個一般認為是正資產的球員,也是適合塞爾提克的球員。

當買家的結果並不令人意外,畢竟如果要當大賣家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拆掉TatumBrown的組合,但兩人的合約並不好處理,塞爾提克也還沒有到非如此不可的地步。相較之下,扮演買家無疑更適合現階段的塞爾提克,問題只在於該怎麼買與買甚麼。

但另外一方面,Brad Stevens也按照原本外界預期扮演賣家,出清了手中原本就設定可交易的球員,其中包含不可能續約的Schroder、詢問度最高的Richardson、兩次都跟教練風格不合的Freedom,以及當作包裹的年輕球員Langford

總體來說,塞爾提克送出了輪替內的四位球員,換回來WhiteTheis兩人,可用之兵雖然減少,但還是贏得好評。

後者不難理解,Theis生涯前三個半球季都在塞爾提克,第三季接手先發中鋒之後成功接替Al Horford的空缺,是Brad Stevens戰術中手遞手與Pick & Pop的執行者,成為Jayson TatumJaylen Brown的最佳搭配長人。因此,簽回Theis很自然而然地被認為不會有任何適應上的困難,很明顯的比送走的Enes Kanter Freedom更適合塞爾提克。

過去幾季塞爾提克就不斷追逐控球後衛。除了原本換來做替補卻一路打到全明星的Isaiah Thomas,前任總管Danny Ainge更是為了Kyrie Irving下了一場豪賭,最後為了解決球隊的窘境又硬是換回Kemba Walker保住自己的顏面。

即使塞爾提克已經有Marcus SmartAinge還是會在他的身邊再擺上一個控球後衛。不過與其說單純不相信Smart控球,更準確地說,應該是在Ainge心中頂尖控衛是成功球隊的重要組成。

但是跟過去幾季從球隊之外找尋成名球星不同,由於TatumBrownSmart的薪資紅利不再,讓塞爾提克得要轉成以TatumBrown為主軸的組隊模式,於是有了究竟要找尋第三個球星組成三巨頭,或是找尋適合兩人的配角來組隊的爭議。

White的加盟被認為正是適時填補塞爾提克在Jays旁的空缺,能夠幫助Jays發揮潛力的人選。出身馬刺隊的他能夠勝任兩個後場的位置,同時有不遜於Smart的防守能力,最重要的是他有這支球隊極度缺乏的球商。

一個紮實的老朋友,一個聰明的新朋友,加上清薪資的配合交易,讓塞爾提克實力提升又不需要繳稅,獲得各方好評。

值得注意的是塞爾提克清理掉陣中的諸多短期合約,換回來的WhiteTheis兩人各還有三年多的長約,這讓塞爾提克原本就因為年輕主力換約而相當緊繃的薪資結構更進一步惡化。往好處想是Brad Stevens終於按照他心中所想,替自己的接班人打造了一隻看起來可以有至少兩年甚至三年穩定發展的核心陣容,讓這些球員可以不需要擔心場外的紛紛擾擾,將心力專注在球賽之中。這是過去幾年得要不斷替Ainge處理後事的Brad Stevens所沒有的餘裕。但另一方面,這些操作也意味著塞爾提克的陣容就此定型,除非打包其中幾張大約交易頂級球星,未來三年塞爾提克就將以此組合在東區競逐。只是如果這個組合磨合不如預期,塞爾提克的彈性也就此受限,這兩張金額遠高於帳面成績的合約就會成為未來的燙手山芋。

Daniel+Theis+Cleveland+Cavaliers+v+Boston+jm6Op7Nt7HAx.jpg

Daniel Theis需要面對的兩個變化

只是,這兩人是否真的如外界預期一般適合這支球隊?恐怕沒有一般人想當然耳地那麼簡單。

雖然Theis是塞爾提克的舊將,而且轉隊之前與球隊核心搭配良好,但外界卻忽略了兩件事情。第一是總教練Udoka非常堅持的八人輪替陣容,另一個則是過去一季半塞爾提克所產生的變化。

外界都將Freedom本季的表現反射式地歸因於他過去幾季被凸顯的防守問題,但實際上Freedom真正的問題是總教練Udoka從開季就緊縮的調度陣容,讓他根本沒有穩定出賽的機會,或者該說根本沒有上場的機會。

本季塞爾提克以Robert WilliamsHorford的雙中鋒組合做為先發,替補又有Grant Williams擔任第三長人下,只要隊友沒有傷病問題,除非大勝或大敗,在教練團嚴格又死板的八人輪替下根本就沒有Freedom的出賽機會。同樣的調度邏輯下,即使Theis是球隊舊將,但在Robert WilliamsHorford依然先發,Grant Williams的三分現在是球隊不可或缺武器下,Theis不要說對球隊能有他離隊前的貢獻,真正的問題是他很可能跟Freedom一樣沒有上場機會,只有在雙中鋒受傷或是球賽已經沒有意義下才能登場。

可以預期的是Theis原本就不以數據為主的場上價值會因為上不了場而大打折扣,而這可是一張每年九百萬美金的長約。

Theis.jpg

另一個外界沒注意到的部分是當Theis因為球隊擔心無法續約而被交易後,塞爾提克先發中鋒的位置就由Robert Williams接手,並且有非常亮眼的表現,本季甚至有單場大三元的表現。雖然助攻亮眼,但是跟Theis或是Horford以高位擋人、手遞手、Pick & Pop的打法不同,Robert Williams除了高位擋人外,更多時候是利用TatumBrown吸引對手注意下順勢侵入禁區,製造開後門的進攻機會,在高位傳導反而是Robert Williams效率較差的使用模式。

Robert Williams與兩人的球路差異,加上Tristan Thompson與去年交易大限後換入的Luke KornetMoritz Wagner都不具有手遞手、Pick & Pop等原本塞爾提克中鋒該有的技能組合,讓塞爾提克在上個球季後半就默默地修正了球隊整體進攻的方式。原本TatumBrown相當依賴高位中鋒的掩護與導引,但自此之後,他們就更依靠自身的單打能力來製造進攻機會,讓原本就相當高的單打頻率變得比過往更高。但也由於TatumBrown並非靠優異的下球動作或是強大的第一步爆發力作為單打發起點,因此他們變成要先拉開與防守者距離,再靠之後的加速度作為進攻起手式,再利用速度與行進間方向變換等隨著體能優勢而來的進攻技巧,作為自己終結的武器。

這樣的轉變在本季Horford回歸後就已經出現端倪。跟三年前過半場後進攻高比率先過Horford之手,甚至有時候直接Horford自己帶球過半場不同,這一季的HorfordRobert Williams已經成為第一中鋒下,有更多的時間是在第一波進攻中扮演策應的角色,有時候甚至得要到底線做等球射手。無論USG%或是觸球時間Horford本季的數據都明顯遠低於過去幾季,雖然他還是每場能夠傳出3.4次助攻,但Horford在進攻中的角色比起過去已經少了許多,效用也大不如前。

Robert Williams缺戰的活塞之戰中Horford又重回熟悉的第一中鋒角色,但跟三年前他總是成功替Brown或是Tatum在高位清出空檔不同,現在的兩個年輕隊友並不像過去一樣會直接利用人牆輕鬆切入,反而看到Brown接球後又退回到三分線後一大步,利用加速度來進行單打,讓Horford的擋人反而成了多此一舉。

如果連Horford都已經不完全適合現在的TatumBrown,那功能性更加侷限的Theis要有一般人預期的貢獻,恐怕更有難度。

原本預期Theis會是替下個球季Horford的不保證約做準備,畢竟Horford的合約設計對球隊非常友善,但是近期又傳出轉為保證約是塞爾提克可能的選項之一,讓Theis有可能繼續扮演第三中鋒與第四長人的雞肋角色。

這個角色對一個還有三年平均九百萬合約的長人而言,代價未免過於昂貴。

Derrick+White+San+Antonio+Spurs+v+Los+Angeles+tRHEEc4tUT1x.jpg

Derrick White需要面對的三個問題

相較於TheisWhite的交易更讓塞爾提克球迷欣喜,特別White交易後馬上就向球隊報到登場,第一次出賽就用傳球證明自己的球商跟新隊友完全不在同一個檔次上。15分、6籃板、2助攻的成績,搭配優異的防守,立刻贏得球迷與媒體的歡心。

不過,第一場三分球73中之後,White的三分投射就陷入低潮,24次出手只投進5球,20.8%的命中率不只是低迷而已。

如果從數據端來看,White的表現比起本季在馬刺時期下滑,即使排除替補出發的影響,以每36分鐘做比較,除了籃板外所有的數據也都明顯下滑,更別提他塞爾提克化的投籃命中率。

White 36.jpg

跟大多數人覺得White的球商跟他與總教練Udoka的長年合作關係能讓他無縫接軌塞爾提克不同,有三個問題White必須要克服。

第一個問題是三分球投射。眾所周知馬刺隊是聯盟裡最不強調三分投射的球隊之一,而塞爾提克則是最熱衷此道的球隊。更重要的是塞爾提克球員除了TatumBrownSmart外,球員好不好搭配、表現好不好的評價其實很單純,三分球命中率就是最重要的因子。Grant Williams能夠從開季就站穩輪替,他一直保持全隊第一的三分球命中率是關鍵,而Pritchard能夠逐漸站穩腳步,也跟他從12月中之後三分球命中率達到四成有關。在此之前他平均只有30.6%的命中率,每場有一搭沒一搭只有略高於九分鐘的出場時間,但在三分球回穩後他的出賽時間增加到十五分鐘,交易大限後人手不足下更是讓他直接進入八人輪替之中。

White生涯三分球命中率34.1%以後衛而言並不理想,本季在馬刺隊只有30.8%,本季的Catch & Shoot的三分球命中率也只有31.2%,是個幾乎沒有三分線接應能力的後衛。缺少這個在塞爾提克陣中必備的進攻技能,White註定會有一段適應期,除非他其他的技能可以彌補這個缺點,勢必會局限他的表現。

這就牽涉到第二個問題:塞爾提克與馬刺隊進攻模式的差異。

雖然總教練Udoka的生涯起於馬刺隊,但是他擔任總教練之後的進攻體系卻大致延續Brad Stevens的模式,特別是TatumBrown雖然年輕但是經過幾個球季沒有紀律可言的單打進攻體系「薰陶」後,已經難以矯正。

相較之下,馬刺隊利用反覆切傳製造球員在中外線高把握空檔出手的進攻模式則深刻地影響著White,透過不斷跑動製造中距離的空檔出手是他與其他馬刺球員共同的特色。White生涯有59.1%的出手在三分線內,其中3呎到16呎的中距離跳投占了31.9%,而且有超過四成的可敬命中率。但是到了塞爾提克,在球隊以TatumBrown單打為主軸下,White空手走位、切傳的比率大幅下滑,讓他在316呎的出手比率下滑到22.8%。如果再細分,他在1016呎的出手比率從10.9%下降到7%,命中率更是從40.6%陡降至25.0%

相對的,原本占40.9%的三分球出手比例在轉隊後大幅增加至54.4%,但White的命中率卻從平庸的34.4%滑落到連Smart背影都看不到的25.8%

shooting.jpg

很明顯的,在投籃上,轉隊的影響讓White失去他最擅長與熟悉的中距離空檔投籃模式,取而代之的是他原本就不擅長的三分外線接應投射。雖然數據上仍屬於小樣本,但是如果從投籃的習性來分析,情況對White顯然並非有利。

第三個也最關鍵的問題是White並不是一個正統的控球。雖然馬刺球迷最常用的形容詞是White是一個「本格派」的控球,但這可能跟馬刺迷所謂的本格派指得是Tony Parker而不是Rojon Rondo或是Bob Cousy所形成的誤會。

這一季White的助攻是生涯新高的5.4次,如果光看馬刺隊更有5.6次,遠遠高於他生涯平均的3.8次,而且White過去幾季在馬刺隊是很穩定地低於3.9次,因此他轉隊後助攻只剩下3.5次並不那麼讓人意外。本季馬刺球員的助攻增加White並非特例,先發搭檔Dejounte Murray更是從平均4.6助攻暴衝到9.4次,馬刺隊本季的團隊助攻比上季大增15.5%28.8次助攻更把第二名勇士隊的27.4次遠遠拋在後頭。

White本季漂亮助攻數字可說是拜馬刺隊沒有頂級球星下改以團隊戰力作戰的結果。反觀塞爾提克即使經過這一波的修正,現在也只有23.8次排在聯盟第17位。

但是即使本季助攻暴增,White5.4次也只跟Smart一起並列聯盟第23位,並稱不上是聯盟頂尖,更何況他原本介於3.5次至3.9次的助攻數字,都很難說明他是一個稱職的控球後衛。

White.jpg

實際上,助攻並非White的價值所在,甚至該說組織並非他的強項,否則馬刺隊也不需要將他移往得分後衛的位置。但是對塞爾提克而言,White的價值在於他的場上判斷,是他能夠預測接下來兩至三步的發展,傳出能讓隊友輕鬆得分的好球。

交易後的兩三場比賽裡White的確扮演這樣的角色,但是他的重要性也很明顯地一場比一場降低。關鍵在於White對「控球」這件事情並沒有太多的執念,因此你會看到他即使帶球過半場,完成任務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將球交給TatumBrown甚至Smart,然後跑到側邊等著做下一個動作。這完全不是一個控球後衛該有的舉動,但卻是塞爾提克這支球隊的日常,因為交易前Smart其實也有一樣的毛病,只是他在食物鏈上的地位比White更高些罷了。

White對塞爾提克最重要的技能是場上判斷,但是拿不到球,或者該說不拿球下,White的場上判斷對幾乎沒有空手走位設計的塞爾提克而言等於是一場空,只是讓他成為另一個彆腳的三分等球射手。

不是本格派控球衍生的另一個問題是White的切入能力低於平均,這對以切入再外傳作為進攻主體的塞爾提克而言就有適性上的落差。特別是塞爾提克球員已經習慣在三分線外等隊友外傳的接應模式,因此在半場進攻中White切入之後不會有馬刺隊時期後續跟進切入的隊友可以傳球,反而讓他陷入對手的包夾之中。明星賽前與活塞隊的比賽裡White切入之後傳給高位接應的Pritchard,接球後的Pritchard也再做切入,這看似White轉隊之後最接近馬刺模式的進攻就在裁判走步哨音下化為烏有。

Dennis+Schroder+Boston+Celtics+v+Los+Angeles+b2cV96P2p1Ux.jpg

事實上,交易大限前被認為只會切入自幹的Schroder在開季時也有許多切入後分球的漂亮鏡頭,特別是他與Horford的搭檔更是標準的中鋒控衛組合,切入後可以製造隊友進攻機會是Schroder開季後打得極佳,進而一度而成為搶手控球的原因之一。

但是隨著球季推進,在隊友幾乎都不移動下,Schroder就更習於自己切入後直接出手,最後就成了塞爾提克戰績欠佳的戰犯。這樣的惡性循環並不只發生在Schroder身上,同樣成為交易籌碼的搖擺人Richardson也有同樣的問題。只是差別在於Richardson有更好的單打技巧,同時有創造自身中距離投射的能力,讓他與缺乏投射技巧,切入後只能在禁區挑戰長人的Schroder有了完全不同的結局。

Dennis+Schroder+Boston+Celtics+v+Los+Angeles+EwmwW-gOURFx.jpg

兩相比較,會發現White的切入能力不如Schroder,單打創造自身投射機會的能力不如Richardson,而他的強項臨場判斷在隊友都不移動下又被封印,讓White在半場進攻時沒有太多發揮空間,只有在攻守轉換時可以發揮自己的高球商。

如果White無法調整自己的進攻模式來面對這三個問題,他對塞爾提克的幫助將會遠遠低於大多數人的預期。但是另一方面,如果他調整自己的進攻模式來配合這支球隊,那他的價值又在哪裡?這其實是過去幾季許多轉隊到塞爾提克的球員所面臨的問題,也是為什麼這支球隊永遠都被嫌少個好配角的「南橘北枳」困境。

Marcus+Smart+Boston+Celtics+v+Los+Angeles+wUJXqrgie_0x.jpg

一個Smart不夠?那就來第二個?

連勝的喜悅遮掩了許多問題,但如果從塞爾提克的本質做出發,會發現WhiteTheis並不真的那麼理所當然地契合這支球隊。在總教練堅持的八人輪替,以及球隊只有單打沒有組織的基本進攻打法沒有實質的改變下,兩人的問題勢必會逐漸浮現。Theis已經因為輪替問題而寫下生涯最糟數字,而White的數據在轉隊之後也明顯下滑,如果單就數據面而論,這兩筆交易對塞爾提克就不是太好的消息。

特別是塞爾提克在SmartWhite身上接下來三個球季要砸下每一季三千三百萬美金到三千九百萬美金的高額薪資,如果兩人還是這樣的數字,恐怕不是件可以輕鬆笑得出來的事情。

smart.jpg

而且這一整篇,還沒提到每個馬刺球迷都會跟你提到的腳底筋膜炎跟耐戰度的問題。

更多塞爾提克資訊: 老溫隨筆  或合作粉絲團卡爾粉絲團

圖片來源:Zimbio

文章標籤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75328137

2022年新年,塞爾提克隊史最佳得分後衛Sam Jones辭世,一個月後,農曆新年假期尚未完結,塞爾提克又面臨另一個傳奇的殞落,塞爾提克隊史上唯一一位第一年就逆轉情勢拯救球隊的總教練:Bill Fitch。

延伸閱讀:被遺忘的十冠王者:Sam Jones

Fitch的教練生涯從大學起步,生涯最為著名的是他重建球隊的改造功力,落腳過的每支球隊都從谷地往上翻身。二十世紀末NBA有紐澤西籃網隊與洛杉磯快艇隊並稱東西區兩大萬年爛隊,但Fitch卻先後擔任籃網隊與快艇隊總教練,讓兩隊從接手時的谷底翻身,最後成功打入久違的季後賽,成了名符其實的「NBA全能爛隊改造王」。

塞爾提克是Fitch執教歷史中唯一一支勝率從沒有低於五成,也沒有跌出季後賽名單之外的球隊,但在Fitch接手前的塞爾提克卻是一支不折不扣的爛隊。

 

七零年代末期的塞爾提克黑暗時期

當塞爾提克在1976年奪下七零年代的第二座總冠軍後,世代交替的腳步也逐漸追上了這支勁旅。將六零年代中期的第一代王朝延伸至七零年代的頭號球星John Havlicek已經35歲逐步邁向退役之路,只小Havlicek一個月的老搭檔Don Nelson則選擇直接退役急流勇退,32歲的籃板大前鋒Paul Silas在三方交易中被送往金塊隊換回較年輕的Curtis Rowe。一年後,耐戰的後衛Jo Jo White因為左腳跟骨刺而影響出戰,讓塞爾提克由奪冠時的54勝逐步滑落至44勝與32勝,此時,脾氣火爆的總教練Tommy Heinsohn的怒吼聲再也無法穿透這些球員的耳膜。

延伸閱讀:永別了,永遠的Tommy HeinsohnBorn To Run - John Havlicek:塞爾提克傳奇間的橋樑虛懷若谷,堅毅如石 - Jo Jo White

但最嚴重的,是1978年塞爾提克的老闆Irv Levin做出破天荒的決定,將球隊賣給水牛城勇士隊的老闆John Y. Brown Jr.,並將球隊遷往洛杉磯改名為快艇隊。John Y. Brown Jr.是肯塔基人,最著名的事蹟是在1964年以兩百萬美金買下肯塔基炸雞,對,就是那個KFC。三年後,在他的主導下KFC成為全美第六大連鎖餐廳,並在1969年上市,當John Y. Brown Jr.在1971賣掉KFC時價值暴增為2億8千4百萬美金,讓他成為七零年代職業運動界的大買家。

John Y. Brown Jr.接手後開始將塞爾提克的總管Red Auerbach給晾在一旁,積極地插手球隊事務,雙方的摩擦日增,球隊的氣氛也更加詭異,原本贏球的傳統被越來越多不在乎輸贏的局外人給取代。

雙方的關係最後在1979年2月John Y. Brown Jr.決定用三枚首輪選秀權與Tom Baker交換尼克隊的獨王得分手Bob McAdoo後徹底決裂。一度決定離隊轉往尼克隊發展的Red Auerbach在前往機場的路上被計程車司機的懇求喚醒,在Auerbach提出最後通牒下,John Y. Brown Jr.讓步將球隊賣給合夥人Harry Mangurian,讓Auerbach重新主導塞爾提克的運作。

此時的塞爾提克已經千瘡百孔。Havlicek在77-78球季結束後退休,White在McAdoo交易前的一個月也被送走,中鋒Dave Cowens在總教練Satch Sanders開季寫下2勝12敗後緊急接手兼任,但球隊最後只有29勝53敗。

175328145

更重要的是經過這兩個球季的荒唐,塞爾提克的紀律已經蕩然無存。特別是過去由前球員接手總教練,讓總教練得要面對自己的前隊友,衍生出許多糾紛。例如Heinsohn與Havlicek的不合,或是Cowens與White的爭執,這都讓Auerbach第一次開始思考從塞爾提克體系之外找尋總教練,結束Bill Russell、Heinsohn、Sanders、Cowens的血脈相傳。

 

第一個非Auerbach系統的塞爾提克總教練

第一個閃入Auerbach腦海的人選是印第安納大學的總教練Bobby Knight,一個可能是美國甚至世界籃球史上最符合「鐵血」兩字的籃球教練。Auerbach與Knight在名人堂的晚宴上碰面,但Knight婉拒了老友的邀約,轉而引薦喬治亞大學的總教練Hugh Durham。Auerbach對Durham並不陌生,因為他正是Dave Cowens的大學教練,當時最著名的事蹟是在1972年帶領沒沒無聞的佛羅里大州大打入NCAA甜蜜四強並淘汰了由Dean Smith執教並有McAdoo領軍的北卡大。Durham應邀前往波士頓面試,但是兩天後,才剛接手喬治亞大學一個球季的Durham也婉拒Auerbacch的邀約。

四處碰壁下,Auerbach將目標轉向克里夫蘭騎士隊的總管兼總教練Bill Fitch。

幾年前Auerbach參加一個以推廣籃球為名的日本親善之旅,旅途中美國海軍陸戰隊出身的Fitch吸引了老紅頭的注意。旅程裡Fitch展現了自己的工作態度與對NBA的熟捻,但更重要的是兩人在旅途中一起工作也一起購物一起生活,Fitch嚴謹又不失幽默的風格讓他印象深刻。

Fitch是騎士隊的創隊總教練並在之後兼任總管。帶著一無所有的騎士隊一路前進,奇蹟式地在第六年帶領騎士隊在1976年首次打入季後賽就直闖東區冠軍賽系列,最後敗給了Heinsohn領軍的塞爾提克。之後連續兩年騎士隊都在第一輪就遭到淘汰,在1978-79球季更以30勝52敗無緣季後賽,讓Fitch的騎士生涯出現了轉折。

只是,塞爾提克並非市場上唯一找尋總教練的球隊。世仇洛杉磯湖人隊的總教練Jerry West也在1978-79球季結束後卸下教職取代Bill Sharman成為湖人隊的總管,West也將繼任者的目標放在Fitch身上。

延伸閱讀:Sharman恩仇錄(1/7)那個人

最後Fitch選擇了替Auerbach工作。

「你得要知道如何面對紅頭,」Fitch曾經這麼描述自己與Auerbach的關係。「幾年前我跟他一起參加國務院舉辦的訪問,沒有球員願意跟Auerbach同房,因為他的打呼實在太大聲,於是我成了他的室友。我們總是徹夜聊天直到他昏昏欲睡,然後我會親吻他的額頭說:『晚安,親愛的。』」

最重要的是Fitch嚴厲的執教風格正是當時塞爾提克所需要的一劑強心針。

Fitch在接手塞爾提克後的訓練營剛開始不久就拋出震撼彈,曾經跟隊友說:「輸贏不影響你的薪水支票」而聞名的Curtis Rowe懶散地慢慢跑過半場。只聽見Fitch在一旁吼著:「你就這樣慢慢跑到左邊的那扇門,沖個澡,然後滾出去。你被踢出球隊了!」

Fitch這一吼讓塞爾提克所有球員都不由自主地集中精神在接下來的訓練裡,這其中也包含了前一年的第六順位:Larry Bird。

「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Bird在自傳中寫著。「當Cedrick Maxwell聽到這一吼,馬上就閉嘴乖乖練球。」

 

重返塞爾提克之路

175328135

除了Fitch,Auerbach在1979-80球季最重要的補強就是他提前在1978年挑選了決定重返印第安納州大就讀的全能前鋒Bird,並在1979年NCAA冠軍賽後花了兩個月的時間說服Bird簽下合約,避免他重新投入選秀。

回頭想想,如果當初是Bobby Knight決定接手塞爾提克擔任總教練,當年成為「拒絕Bobby Knight的小子」的Bird是否還會願意與塞爾提克簽約恐怕是一個極大的變數。

當Auerbach終於與Bird的經紀人Bob Woolf敲定Bird的合約後,雙方在波士頓舉行介紹記者會。記者會開始前,一位略胖的中年人走向Bird並開始談起塞爾提克的人事布局,等著記者會開始的Bird只能耐著性子禮貌地搭著話,但緊張的Bird只希望眼前的胖大叔儘快結束對話好讓自己獨處。

終於等到記者會開始,Bird慢慢地走上會場中球隊為他準備的受訪台,他發現那個惹人厭煩的中年大叔也一起走了過來,看著一臉茫然的大鳥,中年大叔說著:「Larry,我是你的總教練:Bill Fitch。」

一如其他菜鳥,Bird被要求參加Auerbach主辦的菜鳥訓練營,不同的是這一回許多老將都提前報到,如Cowens與暑假新簽下的第六人M.L. Carr都提早現身。

很快地,大鳥就發現那個微胖的中年大叔是個棘手貨,但也是能夠讓他在NBA中發光發熱的絕佳總教練人選。

「馬上,我就知道他想讓我知道誰是老闆。」Bird說。「當練習開始,他用各種方式來測試我。Fitch教練想要惹火我,但就是無法得逞。他要我防守A球員,接著又要我防守B球員,他一會要我做這個,一會又要我做那個,逼著我不斷地在場上奔跑,直到我快要不支倒地為止。」

但不僅僅是身為新秀的Bird,Fitch還得要降伏陣中一干老將,特別是1977年以第12順位入隊的Cedric Maxwell。

175328173

與事事拚盡全力且對教練指令萬事必達的Bird不同,Maxwell是個在練習時保留體力到正式比賽才發揮的典型球員。更重要的是Maxwell在1978-79球季以19.0分、9.9籃板與2.9助攻成為第一主將,六呎八吋205磅重的他與Bird位置重疊,打從訓練營開始就與Bird針鋒相對。雖然Bird用一次又一次的假動作與外線長射能力在練習時痛宰Maxwell讓他心服口服,但Fitch得要讓Maxwell清楚自己未來的定位。

「你是個聰明人,」打從一開始Fitch就對Maxwell說著。「所以,讓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覺得每晚要由誰去負責守對方最難搞的前鋒呢?』」

聽到這話的Maxwell當場楞在當地。雖然他明白球隊的未來是屬於Larry Bird,但是一直以來他都是個得分好手,而不是個大鎖,頓時覺得這個新教練腦袋是不是壞了。

「我當時已經是球隊的那個人,當Larry入隊,我覺得他得要證明給我看,證明他好到讓我放棄當那個人,」Maxwell在自傳裡這麼形容著。「但我不是笨蛋,而且我一直是個有團隊精神的球員。我很快就理解如果自己的技能與Bird搭配,將有機會產生特別的火花。Bird是個絕佳的傳球者,而我是個絕佳的低位球員,他將會讓我的日子輕鬆許多。」

就這樣,Fitch的指令清楚地傳達到Maxwell腦海中,塞爾提克的秩序也就此建立。

延伸閱讀:<塞爾提克隨筆> Cedric Maxwell 的故事 (一) 你是我的眼

但此時,誰也不知道這將會是翻天覆地的一季,這其中也包刮了Fitch。在訓練營中Fitch拿著一張紙走向了菜鳥Bird,要他寫下預期這個球季塞爾提克能夠贏得多少場勝利。

「我寫下47勝,」Bird說。「上一季塞爾提克只贏了29場,如果我們能夠贏到47場,真會高興死。」

「這真是高得要命的高標準,」Fitch看著眼前對NBA一無所知的菜鳥說著。「你得要好好想想球隊可能會發生甚麼事情。」

出乎兩人意料之外的,塞爾提克以四連勝開啟球季,二連敗之後又寫下六連勝,只花了62場比賽就拿下了Bird所預言的47勝,並在接下來的20場比賽裡又拿下14勝,最後以61勝21敗寫下高達32場的進步幅度,改寫當時的NBA紀錄。

除了Bird的傳球技巧讓塞爾提克的團隊進攻融合為一支球隊外,Fitch的執教方式也改變了塞爾提克。除了嚴厲的風格讓球員繃緊神經之外,Fitch更希望能在這支球隊中注入「強悍」這個元素。

一改過去鬆散的練習,Fitch要求高強度的訓練。例如針對較懶散的Maxwell,Fitch要求從六零年代末期就以防守著稱的鐵衛Don Chaney在練習時負責防守Maxwell。雖然只有六呎五吋高,但Chaney有210磅重,而且有著紮實的身材與豐富的經驗。儘管兩人私底下是好友,但Chaney不斷在練習時推、擠、撞著Maxwell,確保Maxwell準備好面對未來的挑戰。

儘管拿下大西洋區最佳戰績,但六呎八吋的Cowens與Maxwell以及六呎九吋Bird所組成的前場卻不足以對抗七六人隊的Julius “Dr. J” Erving以及Darryl Dawkins與Caldwell Jones所組成的六呎十一吋雙塔,只支撐了五場,塞爾提克就結束了東區冠軍賽系列。

但這一年塞爾提克的轉變,已經足以讓Fitch拿下繼1976年後的第二座年度最佳總教練獎座。

 

究竟是誰主導了世紀大交易?Auerbach?Fitch?

170581827

很快地塞爾提克就有了補強的機會。1979年暑假塞爾提克簽下活塞隊的自由球員M.L. Carr,當時聯盟還沒有真正的自由球員制度,搶簽的球隊得要給母隊相對的補償,如果談不攏甚至得要由聯盟執行長做裁決。

當時活塞隊的總教練是現在知名的選秀專家Dick Vitale,與他頗有交情的Fitch不斷地向他推銷具有強大得分能耐的McAdoo。最後就在Vitale的建議下,活塞隊總管Bill Davidson同意用McAdoo作為Carr的補償,同時還送出了1980年選秀會上的兩個首輪選秀權。

上了大當的活塞隊事後才發現McAdoo在休息室的破壞力比場上的得分能力更有過之而無不及,Vitale在1979-80球季只教了12場就因為4勝8敗的成績而下台,最後活塞隊只有16勝66敗的成績,19.5%的勝率比2021-22的活塞隊還慘。

當時還沒有樂透抽籤制度,戰績是選秀順位的依據。由於西區的勇士隊與爵士隊戰績相同,於是先由執行長Larry O’Brien以抽信封方式決定爵士隊成為西區墊底球隊,再透過東西區爐主猜硬幣的方式決定當年的選秀狀元籤獎落誰家,最後,戰績最佳的塞爾提克幸運地成為1980年選秀會的第一順位擁有者。

當年最熱門的選秀人選是普度大學的七呎中鋒Joe Barry Carroll。但是當第一順位到手,Auerbach立刻將目標轉向維吉尼亞大學的七呎四吋大一新生Ralph Sampson。兩天後Auerbach就與親近的波士頓環球報記者Will McDonough(前鳳凰城太陽隊總管Ryan McDonough的父親,他可說是Auerbach的御用記者與放話管道,這也是Ryan McDonough日後加入塞爾提克制服組的背後原因)驅車前往Sampson家鄉。礙於NCAA的規定,Sampson並沒有出席這個遊走灰色地帶的聚會,Auerbach只能與Sampson的父母、教練聚餐。儘管Auerbach信心滿滿,但最後卻碰了個大釘子。

縱使招攬Sampson不成,Auerbach也還是沒有挑選Joe Barry Carroll的打算。不僅總管如此,塞爾提克總教練Fitch也跟Auerbach一樣也不看好Joe Barry Carroll在NBA的未來,但兩人對即將到來的選秀卻有著截然不同的想法。Auerbach將目標轉向自己的第二人選:剛帶領路易斯維爾大學拿下NCAA冠軍的得分後衛Darrell Griffin,而Fitch則鍾愛在Aloha Classic打出名氣的明尼蘇達大學中前鋒Kevin McHale。

延伸閱讀:<塞爾提克隨筆> Kevin McHale的故事(二十)Auerbach 的A計畫

就像是2017年對Markelle Fultz不感興趣的塞爾提克在選秀前就做出交易,儘管兩人對人選有所歧異,但1980年的塞爾提克最重要的事情是讓手上的狀元籤幻化成最大的效益。而此時,西岸的勇士隊開始積極地與塞爾提克接洽。

抽信封失敗的勇士隊上季只有24勝58敗,雖然有平均17.0分、10.9籃板與1.6阻攻的中鋒Robert Parish,但是Parish的合約即將到期,讓勇士隊得要在選秀會上挑選個長人來頂替。總教練Al Attles相當欣賞McHale,在Aloha Classic看到McHale時讓他聯想到健康時的Bill Walton。他甚至接洽了合約到期的塞爾提克前鋒Maxwell,希望在第三順位選上McHale後再簽下Maxwell,讓兩人合組鋒線陣容。但最後勇士隊考量到McHale並不是傳統的中鋒,如果留不住Parish,這組合還是會在禁區留下缺口,才積極尋求向上交易來挑選Joe Barry Carroll。因為當時的自由球員補償制度雖然讓勇士隊不會平白失去Parish,但要從其他球隊換回合格中鋒的機率還是幾近於零。

跟想要Carroll又急於出清Parish的勇士隊相反,Fitch對Parish的籃板與阻攻能力相當有興趣,如果能夠換到Parish再選到McHale,兩人加上Cowens的中大前鋒組合與Bird、Maxwell的鋒線搖擺人組合,塞爾提克不僅有壓制七六人隊雙塔的武器,更將組成史上最佳的前場。

「Griffin是個好球員,」Fitch對塞爾提克播報員同時也是好友的Johnny Most說。「但McHale有我從沒在大學球員身上看到過的內線腳步,同時有一雙長臂與敏捷度,這讓他能成為傑出的防守者。而Parish是個滑順的中鋒,不論內外線都能出手。如果我們有Bird、Cowens、Maxwell、Parish與McHale打前場,其他球隊將很難與這個鋒線對抗。」

儘管Auerbach與Fitch都不想要Joe Barry Carroll,但兩人對外還是演出內定非Carroll不選的戲碼,逼使原本只願意拿出第三順位而不想將Parish放入包裹的勇士隊不得不加碼,最後成功地與勇士隊達成協議:塞爾提克送出首輪第一與第十三順位,交換勇士隊手中的第三順位與Parish。

選秀順位塵埃落定,接下來就是塞爾提克該挑選誰的角力戰。根據市場傳言,雖然第二順位的爵士隊總教練Tom Nissalke對McHale情有獨鍾,但總管Frank Layden與老闆Sam Battistone則屬意Griffin。儘管如此,不死心的Auerbach還是放出風聲試圖打壓Griffin的身價,甚至在選秀前還刻意撥了通電話給Layden提醒他千萬別錯過McHale。

另一邊,Fitch則不斷地鼓吹塞爾提克應該挑選McHale。Fitch很早就注意到出身明尼蘇達的McHale,因為在接手騎士隊之前Fitch正是明尼蘇達大學的總教練。1972年Fitch更在第二順位挑選了明大中鋒Jim Brewer做為自己兼任總管後的第一個選秀。再加上1978年的狀元Mychal Thompson(今勇士隊Klay Thompson的父親)也出身明大,讓Fitch一直關注著明尼蘇達大學的動向,也早早就注意到前兩年一直在Thompson身邊扮演副手,獨挑大樑後也有不錯表現的McHale。

根據Fitch自己的說法,早在球季中他就不斷遊說Auerbach挑選McHale,甚至為此特意安排Auerbach與老闆Mangurian一起到明尼蘇達大學觀看明尼蘇達大學與普度大學的比賽。美其名是觀察客場作戰的熱門人選Joe Barry Carroll,但實際上是想推銷McHale。但球賽結束後Auerbach對McHale不置可否的態度讓Fitch又想盡辦法弄來這場比賽的錄影帶,凸顯他口中整場將Carroll痛宰的McHale。

不管Auerbach是故弄玄虛或是不得不選僅剩下來的McHale,Auerbach在選秀後的記者會上說了McHale的不少好話,Fitch也將能夠選到McHale歸功於Auerbach的手腕,但雙方的關係因為這一次選秀而產生了裂痕。

「Fitch對交易參與的程度完全取決於我願意對他透露多少。」事後Auerbach曾經這麼解釋這次選秀。「實際的情況是他同意我做的決定,所以我們勇往直前並完成交易。」

選秀會前煙幕重重,Auerbach更是難以捉摸的箇中高手,但當時大多數球隊對於Carroll與Griffin的評價要遠高於McHale,七六人隊制服組更因為塞爾提克沒有選上前二者搭配Larry Bird而大大鬆了一口氣。

延伸閱讀:<塞爾提克隨筆> Kevin McHale的故事(二二)超完美交易

172412511

另一方面,儘管後世對Parish的印象都是瘦高精壯的模樣,但當時身在逐漸往聯盟底部沉淪的勇士隊,Parish中規中矩的打法並沒有吸引太多注意,而勇士隊低迷的環境也導致Parish累積許多壞習慣,讓他帶著一身肥肉到有「魔鬼士官長(Mr. Drill Sergeant)」稱號的Fitch訓練營報到。面對Fitch的高強度訓練課表,Parish很快就遇到麻煩,遠遠落後隊友的體能讓他連過半場都跟不上隊友的腳步,因此成了Fitch緊盯的對象,甚至在媒體面前公開指責Parish。

「我知道這很像我故意公開讓Parish難堪,」Fitch回答提問時說。「但這是唯一能讓Parish明白自己能成為聯盟裡最佳快攻長人的方法。當他決心要全力以赴時,我看過他擊敗Cowens、Bird甚至Maxwell。也許Parish沒有其他中鋒的強力進攻動作或是籃板優勢,但其他中鋒也沒有他的速度與耐力,他可以滿場飛奔甩開這些對手。我的工作就是讓Parish明白這件事,他在勇士隊過得太輕鬆了,只需要像Kareem Abdul-Jabbar一樣半速前進。我會盡自己所能讓他在最短時間內改掉這些壞習慣。」

Fitch的夢想前場始終沒有成真,除了Parish直到訓練營前兩周才開始準備而進度落後外,一直帶有七零年代哲學家風格的Cowens在熱身賽時突然宣布退休,讓塞爾提克的前場優勢大減。所幸Parish的狀態在Fitch的魔鬼訓練下慢慢跟上隊友腳步,McHale也快速地從Maxwell等前輩身上吸取經驗,讓塞爾提克終於在例行賽最後一場比賽擊敗死對頭七六人隊。在雙方戰績以62勝20敗打平下,塞爾提克最後靠著較佳的東區對戰成績贏得例行賽冠軍頭銜。

當時的季後賽東西區只各取六隊,因此塞爾提克獲得第一輪輪空的優勢,並在第二輪橫掃芝加哥公牛隊,再次在東區冠軍賽遭遇前一輪與公鹿隊血戰七場的七六人隊。

塞爾提克在開幕戰就面臨激戰,最後以104:105丟掉了主場優勢,雖然第二戰大勝七六人隊,但還是無力突破光譜球場,落入1:3的絕對劣勢。回到主場並沒有替塞爾提克帶來太多優勢,打完上半場依然以49:59落後十分之多。回到休息室後Fitch立刻衝入淋浴間用冷水試圖讓自己冷靜,但不久後他還是出現在球員面前大吼著:「現在仔細聽著,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猜我可以不在意輸球,但我不能接受自己讓你們就這樣輸掉比賽,連努力嘗試贏球的念頭都沒有。你們打得如此被動、消極讓我難受。你們在場上一無是處,你們完全忘記自己是憑著什麼一路打到這裡。」

「我警告你們,如果你們下半場繼續這樣有氣無力的打球,你們會發現這個暑假將會非常痛苦!」Fitch發出最後的通牒。「我不希望今晚就結束我的球季!」

塞爾提克直到球賽尾聲剩下不到兩分鐘時還以六分落後,但此時塞爾提克的防守發揮,阻斷七六人隊的攻勢,最後以111:109驚險逆轉。

儘管死裡逃生,但塞爾提克還是得要回到已經苦嘗十一連敗的費城光譜球場,開賽後看起來似乎也沒有太多改變。七六人隊以31:18結束第一節,第二節開賽後差距更拉開至18:35。雖然第二節塞爾提克一度追近比分,但第三節又再次拉開到57:42分的領先優勢。此時費城球迷已經將東區冠軍賽拋在腦後,費城主場播音員Dave Zinkoff甚至在播音中宣布冠軍賽門票將在球賽結束後開始販售。

這則售票廣播激起了塞爾提克球員的怒火,Maxwell不久後因為爭搶籃板被Dawkins給推入觀眾席並因此與觀眾起了衝突,Fitch也以七六人隊的售票宣言激勵子弟兵,並下達指令接下來每次進攻都將球交給Bird操刀。就在Bird單節拿下11分下,塞爾提克第三節打完以70:73僅落後三分,讓比賽重返軌道。第四節雙方一路糾纏至終場前,菜鳥McHale登場取代六犯離場的Parish,他在最後14秒時突然回身封阻了準備上籃的七六人隊菜鳥Andrew Toney,讓七六人隊的逆轉希望落空,也把比賽拉回了波士頓。

「當我們以1:3落後給七六人隊時,Fitch教練不斷告訴我們:『我們還沒有輸,系列還沒結束,我們能夠逆轉擊敗這些傢伙,我們比他們要更強。』」Parish說。「他不只是不斷在練習時說著,在搭機前往費城的途中說著,在球隊會議中說著,無時無刻都在不斷地傳達這樣的訊息,他甚至不讓我們有一分一秒的空擋來懷疑這件事。」

第七戰雙方依然激戰,七六人隊在最後四分半鐘時還以六分領先,但在裁判放寬對抗尺度讓球員自己決定勝敗下,塞爾提克在這系列的招牌防守再次奏效,比賽最後在Bird的十八呎打板得分下以91:90險勝,讓塞爾提克繼前輩Bill Russell、Sam Jones與John Havlicek後再次在季後賽演出絕地大逆轉,而苦主一樣是費城七六人隊。

總冠軍的對手是僅有40勝42敗,但第一輪就意外在三戰兩勝制中擊退衛冕軍湖人隊的休士頓火箭隊。儘管有傳奇中鋒Moses Malone,但塞爾提克整體實力遠優於對手,即使火箭隊前四戰扳成平手,但塞爾提克最後在Maxwell關鍵時挺身而出的表現下贏得了八零年代的第一座總冠軍。

 

逐漸成熟的小孩與拒絕長大的大人

175328163

奪下八零年代首冠,讓背負前輩共十三座冠軍金盃的塞爾提克球員肩膀上的壓力彷彿一掃而空,也讓全隊沉浸以二連霸為目標的氣氛之中,特別是勁敵七六人隊在1981-82球季的例行賽戰績滑落至58勝24敗,將東區例行賽王座留給再次進步至63勝19敗的塞爾提克。

第一輪輪空的塞爾提克雖然在第四與第五戰遭遇頑抗經歷三次延長賽,還是在第二輪以五場擊敗華盛頓子彈隊,再一次在東區冠軍賽中面對七六人隊。開幕戰中塞爾提克以121:81徹底屠殺了對手,讓球隊聲勢漲到最高點。但七六人隊很快地站穩腳步,第二戰再次打破波士頓的主場優勢,並在光譜球場取得二連勝,又一次取得3:1的絕對優勢。

塞爾提克在第五戰以114:85輕鬆取勝,第六戰靠著終場大反撲扳平系列,返回波士頓面對接機的球迷,塞爾提克球員像是贏得冠軍般喜悅。也許是前一年的成功經驗讓球員過度鬆懈,回到主場的塞爾提克反而打來有氣無力,雖然Fitch還是像一年前般想要激勵子弟兵的士氣,但這一回Fitch的嘶吼與恐嚇再也起不了作用,塞爾提克以106:120慘敗,多年後首度在主場輸掉了關鍵第七戰。

儘管1981-82球季的塞爾提克看來依舊前途似錦,塞爾提克內部的裂痕卻慢慢地在擴大。一年前Fitch的嚴厲是球隊克服七六人隊的仙丹妙藥,但在奪冠後,塞爾提克的球員像是長大的小孩般再也不願意忍受父母無情地嘶吼與無止境的羞辱,而這道裂痕在1982-83球季更形惡化。

1982總冠軍賽裡七六人隊再次敗給湖人隊,讓七六人隊決定拆開自身的雙塔換回明星中鋒Moses Malone。為了彌平與七六人隊的差距,Bill Fitch在Auerbach生病休養而暫代總管時利用決定復出的Cowens向公鹿隊換回後衛Quinn Buckner來對付七六人隊的後衛Toney。季中Auerbach又用新秀中鋒Darren Tillis向騎士隊換回小前鋒Scott Wedman,試圖透過這些交易補強陣容,並改善控衛Tiny Archibald與第六人M.L. Carr步入生涯後期的老化問題。

人手看似更加充裕,這些補強動作卻讓原本81年奪冠老將們的上場時間遭到稀釋,在Fitch的強勢領導下被刻意忽略而成了休息室中的負面情緒。另一方面,Fitch強勢卻又陰晴不定的個性,又讓他與新入隊但已有多年NBA經驗的Buckner關係極度緊張。

塞爾提克在1982-83球季的戰績雖然只有Fitch執教四年中最差的56勝26敗,但依舊以東區第三挺進季後賽,但是球隊內外都知道球隊的氣氛已經與過去三季大不相同,一場風暴即將席捲這支不久前還誓言連霸的球隊。

 

與球員、助教、媒體鬧翻的孤單總教練

AP830423072

Fitch事必躬親又注重細節個性讓他逐漸將球隊所有大小事情都攬在自己眼皮下才能放心。當時,塞爾提克負責安排行程的工作人員甚至得要隨時事先準備好兩套行程,因為清楚Fitch會否定第一份計畫的習性下,工作人員已經習慣將正式的行程放在第二份計畫上。

也由於控制一切到如此細微的地步,Fitch曾經訂下一條規矩:無論任何人在客場比賽結束後都得要搭乘球隊巴士回到旅館,解散後才能自由活動。這也成為Fitch與老將Carr在紐約引爆衝突的導火線,因為Carr得要在眾親友的眼皮底下不情願地搭上球隊巴士,在幾條街外的旅館下車後,又再跳上計程車回到紐約麥迪遜花園廣場與親友碰面。

諸多規矩讓塞爾提克球員與Fitch的距離越來越遙遠,他容易暴怒又口不擇言的言語風格更讓他與球員之間的大小衝突越來越多。

在一場接近的敗仗後,Maxwell在休息室裡聽著耳機,盛怒的Fitch大步向前,對著Maxwell吼著:「如果你敢再戴著這該死的耳機,我會將它們劈成兩半!」

雖然Fitch讓塞爾提克的諸多球員如Parish成功成為聯盟頂尖球員,但漸漸地,這些球員不再需要Fitch像是個訓獸師般在背後揮舞著鞭子逼著前進,即使是早年與Fitch關係不錯的McHale此時也已經受夠了教練的無窮盡咆嘯。

「Fitch就是不願意在這些事情上放手,」Maxwell說。「如果Bill願意接受我們從小孩成長為大人的事實,我想情況對他會改善很多,但身為一個教練,這是他當時唯一知道的做法。我喜歡Fitch,但他對我們總是如此死板,從來不放手。有些隊友真的非常恨他,但我從來不讓他有機會這樣對我。」

其實不然,身為一個極愛冷嘲熱諷的球員,Maxwell與Fitch的衝突並不少見,甚至可說他常是在一旁潑冷水的傢伙。

Fitch的一張利嘴也讓他與球員的關係越來越緊張。例如有一回鮮少上場的1981年新秀得分後衛Charles Bradley與球場安全人員發生衝突。Fitch不但沒有力挺子弟兵,反而在球隊巴士上指責Bradley:「該死,你們這些傢伙既然代表著塞爾提克,就該有點職業球員的樣子。」不久,就在巴士抵達飯店時傳來房間尚未準備好的消息,Fitch氣急敗壞地衝向櫃台吼著:「這是甚麼意思?房間還沒準備好?」此時,只見Maxwell慢慢地走向Fitch,冷冷地說著:「這真是代表塞爾提克的好方法啊!教練。」

類似的場景層出不窮。另一回,1982年的新秀中鋒Darren Tillis在堪薩斯市的飯店丟失了自己的錢包,Fitch在全隊面前狠狠地教訓了Tillis一頓,指責他犯了「該死的菜鳥錯誤」。一個月後,當Fitch的錢包在西雅圖球隊下榻的飯店酒吧遭竊時,Maxwell再次開啟嘲諷:「嘿!Bill!我聽說你的錢包被偷了,你會稱這做該死的菜鳥錯誤嗎?」

這些場外的衝突,讓球員與Fitch的關係逐漸惡化,也開始影響到Fitch的執教。1982-83球季中一次球隊會議裡,Fitch用球賽錄影帶指出球員所犯的錯誤。Fitch是最早開始利用球賽錄影帶做為指導球員工具的教練,這也是Larry Bird認為Fitch對他進入NBA後幫助極大的原因之一。但就當Fitch正說到激動處時,放著電視的桌腳突然斷裂整個錄放影設備就這樣摔在地上。所有的球員開始歡呼慶祝,連一向板著一張臉的Parish都跟Maxwell一起慶賀著,只有Fitch一人滿臉怒容,事後甚至有謠言傳出這起意外是有球員故意在桌腳上動手腳,刻意要讓Fitch出糗。

不僅是與球員,Fitch與助理教練K.C. Jones的關係也極度惡劣,而這除了自身的控制慾外,可能也跟Fitch與Auerbach的關係逐漸疏離有關。當Fitch從騎士隊轉往塞爾提克時,他也帶著自己長年的助理教練Jimmy Rodgers一起上任。Rodgers從愛荷華大學畢業後就加入Fitch在北達科塔大學的教練團擔任助教(當時有位球員叫做Phil Jackson),並接手Fitch轉任寶林格林大學後的北達科塔大學教頭空缺,隨後再跟著Fitch轉任騎士隊助教,被Fitch當成是自己的心腹。

相對之下,出身塞爾提克體系,且曾經帶領子彈隊打入1975年總冠軍賽的Jones被Fitch當成Auerbach佈在自己身邊的眼線。Fitch不但不指派Jones負責任何具體工作,有時甚至不通知他參與會議,更多次直接在球員面前給Jones難看,就像對待其他球員一般。

最著名的一次是Jones在場邊指點控衛Tiny Archibald後,Fitch從球場的另一端大聲吼著:「Tiny到這邊來,讓我示範一次正確的方法給你看。」這讓Jones在一旁臉色鐵青又尷尬無比。

_MG_6473.JPG

Fitch也會故意不通知Jones選秀會議預計召開的時間,卻在隔天刻意質問Jones為何無故缺席。這次被激怒的Jones毫不客氣地言語反擊,最後兩人起了肢體衝突。身為NBA史上最佳防守後衛之一的Jones很快就佔到上風壓制Fitch,還得要球隊工作人員使盡全力才把兩人拉開。

最後,在Auerbach的介入調解下,雙方才勉強休戰,繼續總教練與助理教練的合作關係。

此時,Fitch與媒體的關係也開始緊張,讓塞爾提克有越來越多禁止媒體採訪的閉門練習。有一回當球隊在休士頓進行練習時,Fitch發現觀眾席有人影出現,在大聲吼叫卻毫無反應後,他指派Rodgers跑上觀眾席去驅趕。當Rodgers終於氣喘吁吁地跑上看台,才發現那只是球館的警衛在吃著自己的午餐。

「這很好啊,我們不希望有外人在場,看到我們老是打些三十年不變的老掉牙戰術。」McHale嘲諷地說著為何Fitch不願意公開練習。

當時波士頓環球報的隨隊記者換成原本主跑紅襪隊的Dan Shaughnessy。習慣透過不斷採訪挖掘球隊與球員背後故事的Shaughnessy因為犀利的問題與棄而不捨挖新聞的態度時常踩到Fitch的紅線,多次透過環球報的前輩或是熟捻的球員、隊職員警告Shaughnessy。

Shaughnessy近期最著名的事情是跑MLB起家的他沒有在自己的棒球名人堂選票中放上紅襪隊強打者David Ortiz的名字,而成為波士頓球迷與老爹撻伐的對象。但他勇於報導內幕與毒辣的寫作風格始終如一,幾年後他因為報導Larry Bird在酒館與人鬥毆而弄傷手指導致季後賽失常的內幕,讓他一度成為Bird抵制的對象。

首輪第一戰塞爾提克以103:95擊敗老鷹隊,但全場Fitch只用了八位球員上場,Shaughnessy在隨後幾天練習後的採訪報導中披露陣中球員對上場時間與機會的不滿。當Shaughnessy隨隊飛往亞特蘭大,步出機場時看到球隊的巴士後面停著另一輛巴士上掛著「媒體巴士」的布條。

「第二台巴士是專門給媒體跟廣播、電視人員。」Fitch大聲地宣布著。此時只見Carr帶著自己五歲的兒子走向第二台巴士,無奈地說著:「Fitch說球隊巴士只允許球員與教練上車,所以孩子得要跟著你們一起。」

當抵達飯店後,Shaughnessy依照慣例等球員拿到房卡後才走向櫃台,但他卻四處翻找不到有著自己姓名的信封。正當他準備跟櫃台詢問時,只見Fitch站在一旁拿著裝有房卡的信封袋,警告著Shaughnessy不要再隨意披露球隊內部的不利消息。

175328209

但這些舉動卻止不住球隊不斷向下滑落的事實。擊退老鷹隊後,塞爾提克面對的是橫跨第一與第二王朝的成員Don Nelson所執教的密爾瓦基公鹿隊。塞爾提克的球員狀況欠佳,首戰Maxwell因為整天的嘔吐而失常,公鹿隊以116:95痛擊了塞爾提克。第四節中滿場的塞爾提克球迷噓聲四起,不滿的球迷紛紛提前離場,這對季後賽視同作戰的塞爾提克球迷而言是很少見的舉動。看著自己的球員荒腔走板的表現,盛怒的Fitch在第四節終了前一反常態的沒有將主力球員換下場休息,反而讓大主將Bird、Parish、Maxwell都在垃圾時間中繼續待在場中做為懲罰。

「距離比賽還有四到五分鐘,但我們已經徹底棄械投降,這讓我難以下嚥。」Fitch賽後解釋著。「我們的球員從來沒有打得如此糟過,他們不知道如何應對。」

雖然Fitch的用意是想讓球員反思自身的錯誤,但卻成了壓倒這個球季的最後一根稻草。

「我想他在那晚徹底失去了這些球員的心。」與Fitch始終不對盤的Buckner說著。

次戰換成Larry Bird因為重感冒而缺戰,雖然Danny Ainge挺身而出攻下25分,但還是讓塞爾提克吞下罕見的主場二連敗。但更重要的是除了Bird以外的球員都缺乏戰意,每個人都不想再為Fitch打球。

「我承認,」Carr說。「我們在1983球季的目標不是贏得總冠軍,而是擺脫Fitch。」

「這是我籃球生涯中第一次參與政變,」Parish說。「我們希望Fitch離開,而唯一能讓他滾蛋的方法就是失敗,只要我們持續贏球,那傢伙就會繼續當總教練,哪兒也不會去。」

儘管Fitch安排了一場又一場的練習,但再也無法激起球員想贏球的意志,最後塞爾提克在密爾瓦基再吞下兩場敗仗,難堪地以被橫掃結束了1982-83球季,這系列也被認為是塞爾提克隊史上最恥辱的系列之一。

「這沒有甚麼好丟人的,我可以抬頭挺胸的走出這個球館,明天太陽依舊會升起。」第四戰結束後McHale對媒體說著。整個系列他只出手29次,明顯地意興闌珊,系列結束後,McHale的新秀合約也走到終點。

Larry Bird對McHale的態度感到光火,但卻無法阻止其他球員將對Fitch的不滿發洩在場內外。打從球季中,McHale就透過各種管道釋放消息:只要Fitch繼續留在塞爾提克,他就不會與球隊續約。

雖然球員們對Fitch負評不斷,但在當時教練與球團還是擁有絕對的權威。Fitch與Auerbach的關係因為Fitch的擴權而降入冰點,但Fitch與老闆Mangurian的關係一向極佳,只是此時老闆Mangurian傳出有意要出售球隊,讓Fitch在塞爾提克內頓失依靠。

在雙方都意識到分手已經是不可避免的結局下,Fitch開始與其他球隊接洽可能的總教練工作,Auerbach則選定了由個性與Fitch在天平兩端的副手K.C. Jones接手塞爾提克。

 

NBA全能爛隊改造王

172412525

雖然Fitch在塞爾提克被除了Bird之外的所有球員抵制,但是他將騎士隊從新設立球隊帶到東區冠軍賽,以及將塞爾提克隊從29勝帶到1981年總冠軍的績效還是讓他成為聯盟裡炙手可熱的總教練人選之一。特別是1981年總冠軍的對手火箭隊在1982年暑假賣掉Moses Malone後開始進入重建,經過刻意擺爛後終於1983年選秀會上以狀元籤選到了1980年Auerbach心心念念的Sampson,讓火箭隊決定找Fitch擔任Sampson的NBA第一位導師。

172412451

重建的道路從來就不輕鬆。Fitch第一季在火箭隊只有29勝53敗的成績,這讓火箭隊再次獲得狀元籤選入了另一個七呎中鋒Hakeem Olajuwon,讓Fitch再次擁有傲視聯盟的禁區前場組合,也讓他在隔年率領火箭隊拿下48勝成功打入季後賽,並在1985-86球季重返總冠軍賽,最後敗在昔年的老東家與子弟兵塞爾提克手下。

有趣的是當年在Fitch對抗運動中扮演重要角色的Maxwell在1986-87球季中被連敗不止的洛杉磯快艇隊換到休士頓火箭隊,意外地與當年的教頭Fitch重逢。此時的Maxwell已經因為膝蓋受傷而表現大不如前,但Fitch需要一個資深球員來指導年輕的火箭隊雙塔,讓雙方再續師徒情緣。隔年火箭隊換入了中鋒Joe Barry Carroll填補受傷的Sampson的空缺,意外地讓Fitch與當年錯過的1980年選秀狀元相逢。

1987-88球季在首輪止步後Fitch被迫離開了火箭隊,遺缺由當年的子弟並同時也是前快艇隊總教練Don Chaney接手。1989-90球季Fitch重出江湖接下只有26勝56敗的紐澤西籃網隊,並在1991-92球季帶領籃網隊以40勝42敗重返睽違五年的季後賽,並在首輪被淘汰後辭職。在籃網隊時期,Fitch通知出身塞爾提克的Rick Carlisle將被籃網隊釋出,但同時又告知將邀請他加入自己的教練團,開啟了卡帥遠比球員生涯璀璨的教練人生。

儘管已經六十高齡,但熱愛執教的Fitch在1994-95球季又接下另一支萬年爛隊洛杉磯快艇隊的教鞭。這一回,Fitch花了三個球季讓快艇隊從17勝進步到36勝並擠入西區季後賽行列,但隔年人手看似更充足的快艇隊卻又重新跌入谷底只有17勝,也結束了Fitch的教練生涯。

Fitch的生涯總勝場944勝,剛好略勝過最後關係不睦的Auerbach的938勝,而他1,106場敗績則僅次於Lenny Wikens。Fitch在1996-97球季榮獲NBA史上十大教練殊榮,雖然千場敗績讓他的名人堂之路始終受阻,最後還是在2019年獲選入籃球名人堂。

 

時間不只讓小孩成長,也讓大人改變

170581763

Bill Fitch在塞爾提克只待了四個球季,242勝排名第六,73.8%的勝率僅次於助理教練K.C. Jones,是六位曾經帶領塞爾提克奪冠的總教練之一。

雖然Fitch最後在塞爾提克的結局近乎眾叛親離,但幾乎所有人也都承認在1979-81兩個球季,嚴厲且善於教導年輕球員的Fitch是這支球隊所急需要的總教練人選。但隨著時間推移,球員逐漸成長,Fitch卻沒有隨著球員成長,反而變得更想將球員掌控在自己手中,讓雙方的歧異日漸加深,最終導致不歡而散的結局。

「我尊敬Fitch的籃球知識與他教導球員的能力,」剛入隊被Fitch公開羞辱的Parish當時曾經這麼說。「但他太習慣視人如糞土。他要求完美,該有個人告訴Mr. Fitch人類是不完美的。我可以承受他的批評,但總有一天,人們將會受夠這一切。就讓我們等著看會發生甚麼事情,這會非常難堪,但我會等著這一刻的到來。」

當年最力挺Fitch的Larry Bird在多年後自己也下海擔任溜馬隊總教練,並成功帶領球隊打入總冠軍賽。回首往事,Bird也有不同的觀點。

「三年是最大極限,」Bird在卸下印第安那溜馬隊總教練一職後回憶起這段與Fitch共事的時光。「Bill是個偉大的教練,但在最後一個球季的尾聲,事情變得有些太瘋狂。」

也許,Bird在接掌溜馬隊帥印三年後堅持要放下教鞭,正是從Fitch身上所得到的心得與教訓吧。

「雖然還是一樣性格激烈易怒,但Fitch肯定還是因為年歲而溫和些許。」幾年後在火箭隊重逢,Maxwell眼中的Fitch教練與當年有不少差異。「這就像當你是家庭裡最大的孩子,你會受到特別嚴厲的待遇,但是當你年幼的弟妹們長大後,就會有一套更寬鬆的規範。」

儘管在塞爾提克的隊史上褒貶不一,但是Fitch帶領這支球隊奪下八零年代的第一座總冠軍,更重要的是八零年代的這一批球員都是在Fitch的嚴厲指導下才能打好穩健的基礎,不管這些球員最後有多厭惡Fitch的不人道對待,當年紮下的基礎都已經牢牢地刻印在他們的心中,在他們日後比賽的一舉一動之中,這是怎樣也無法抹滅的事實。

也許,由擅長教育年輕球員的Fitch嚴厲指導這批年輕球員,再由以球員為本位的K.C. Jones釋放這批球員被壓抑的情緒,正是塞爾提克能在八零年代拿下三座總冠軍的秘訣吧。

「Fitch在使用錄影帶、球探報告與幫助球員進步上遠遠超越自己所屬的時代,」受到Fitch啟發最深的現任溜馬隊總教練Rick Carlisle曾經這麼說。「Larry Bird會說Fitch是他遇過最好的教練不是沒有原因。」

 

謹以此文紀念一代NBA全能爛隊改造王:Bill Fitch。

 

Dan Shaughnessy    1994          Seeing Red: the Red Auerbach story

Dan Shaughnessy    1990          Ever Green – The Boston Celtics

Dan Shaughnessy    2021          Wish It Lasted Forever – Life With The Larry Bird Celtics

Larry Bird, Earvin “Magic” Johnson with Jackie MacMullan  2009          When The Game Was Ours

Mike Carey with Johnny Most          2006          High Above Courtside – The Lost Memoirs Of Johnny Most

Peter May         1996          The Last Banner:The Story of the 1985-86 Celtics, The NBA’s Greatest Team Of All Time

M.L. Carr with Bob Schron       1987          Don’t Be Denied – My Story

Cedric Maxwell and Mike Isenberg          2021          If These Walls Could Talk:Boston Celtics – Story From The Boston Celtics Sideline, Locker Room, And Press Box

文章標籤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22 年 NBA 全明星週末將在美國時間 2/18 - 2/20 登場,今日 Nike 和 NBA 官方正式發表了活動期間各項賽事的球衣。自 Nike 接手 NBA 產品合約後,每年的明星賽球衣發布會都引來球迷的陣陣哀嚎,今年的設計是否又是同樣的慘況?

文章標籤

New Jersey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John+Havlicek+Miami+Heat+v+Boston+Celtics+BgWmBbtD3V5l.jpg

原本該是充滿喜慶的新年,但對塞爾提克的耆老似乎不是太好的時刻,連續兩年的新年,塞爾提克都在傳奇逝去的哀傷情緒之中。2020的聖誕夜,防守鐵衛與80年代的冠軍教頭K.C. Jones辭世,一周後,在2021新年假期剛結束的12日,六零年代末期的替補搖擺人Paul Westphal撒手人寰。一年後,就在2022年即將展開之際,與K.C. Jones一起被暱稱為「Jones Boys」的傳奇得分後衛Sam Jones1230日於佛羅里達的醫院中過世。

在這個尋找GOAT的年代,還有些許人為拿了11次總冠軍的Bill Russell抱屈,但卻少有人記得在NBA的歷史上有另一個球星也能雙手戴滿冠軍戒指,只以10次總冠軍落居第二位。

GOATGreatest Of All Time的縮寫。現代的球迷爭論著Michael Jordan或是Kobe Bryant還是LeBron James才是GOAT,但在195060年代,這只屬於一支球隊,而不是任何一個單一球員。Bill Russell也許不是最強的中鋒,Bob Cousy也是不是最完美的後衛,Sam Jones不是最準的射手,但這一群球員在總教練Red Auerbach的帶領下的經歷過一場又一場的七場大戰,最後在13年裡拿下11次總冠軍,包含了一次八連霸與一次二連霸。

Russell一年入隊,卻與Russell攜手結束生涯的Sam Jones正是這偉大功業的見證人。

來自南方北卡的黑人男孩

近年種族膚色問題又成了波士頓的焦點,甚至成了挑選總教練的條件,但塞爾提克卻是職業運動中打破種族隔離的先驅者。不但是第一支在選秀會上挑選Chuck Cooper成為第一位黑人球員,更是第一支在場上以全黑人球星先發上場的球隊,當Auerbach宣布放下教鞭,Russell更是職業運動史上的第一位黑人總教練,當然,他也是第一位拿下NBA總冠軍的黑人總教練。

1933624日出生於北卡羅來納州大西洋岸邊Wilmington,在北卡北方Laurinburg長大的Jones而言,種族隔離是他們那個世代每天經歷的日常。當60年代Bill Russell帶著自己的父親與祖父造訪塞爾提克的休息室,進入休息室後只見Russell的祖父熱淚盈眶,因為他從來不曾想像能看見眼前的景象:當時Sam JonesJohn Havlicek一黑一白兩人一起在淋浴間中淋浴,同時還能自在地閒聊著。

Jones的父親在他四歲時就離開人世,他的母親替人幫傭維生,幫著媽媽替雇主照顧小孩也成了Jones幼年的工作之一。在種族隔離的年代,Jones只能夠進入專門為黑人設立的學校就讀,但直到中學時期,Jones才首次接觸到籃球這項運動。儘管接觸時間遠較一般球星更晚,但Jones很快地嶄露頭角,只是他卻無法成為球隊裡的先發球員,教練Dr. Frank McDuffie將先發的位置留給了最後一年的學長John Russell

「這非常困擾我,」Jones回憶。「他們總說最好的球員會獲得先發機會,我無法理解為甚麼教練Dr. McDuffie會背棄他自己的諾言。」

John Russell並非籃球好手,但Dr. McDuffie深知如果要進入大學就讀,高中先發後衛的資歷對他申請大學獎學金極其重要。最後,雖然John Russell大學時期從未入選校隊,但當時只收黑人學生的North Carolina College(現在的North Carolina Central University)的籃球獎學金卻幫助他完成學業,並在1970年代成為ACC最早期的黑人裁判之一。

「幾年後,我對McDuffie教練說自己終於明白他為何要這樣做,」Jones說。「他只是要盡力替年輕的黑人孩子爭取獲得教育的機會。」

North Carolina College 與陸軍生涯

高中畢業後,Jones也同樣進入North Carolina College主修體育教育,儘管他入選了籃球校隊,但作為NCAA第二級的學校,Jones的表現遠在各方雷達之外。

1953年結束的韓戰改變了Jones的生涯。

雖然韓戰在1953年於板門店簽屬停戰協議,但共產主義的擴張趨勢卻改變了美國的外交方針,美國開始積極地展開圍堵共產主義並展開徵兵。

儘管只剩下最後一年就能取得大學學業,但Jones並未因此獲得任何豁免,只能依照規定進入陸軍服役兩年。

「在Laurinburg的兵役處有個女性,她打算將所有的黑人都送去部隊,毫無疑問。」Jones回憶著。「如果當時有黑豹黨,我可能會加入其中。你徵招我進入軍隊保衛國家,但我卻不能在餐廳吃飯除非從後門進去,甚至不能用白人的飲水機喝水,不能用白人的淋浴間沐浴。」

儘管並不情願地加入軍隊,這卻改變了他的一生。Jones在完成基礎訓練之後被分發到新墨西哥州服役,在新墨西哥的基地裡擔任基地籃球隊教練的少尉Bob Williams注意到了Jones。在他的邀請下,Jones得以在軍隊裡持續練習,不僅與其他基地的球隊對抗,甚至有機會與New Mexico StateTexas TechNCAA第一級球隊比賽,Jones的表現甚至讓New Mexico State願意在他結束軍旅生涯後提供一份獎學金。

19562月,Jones獲邀參加全陸軍的錦標賽,在錦標賽裡,有Jones未來的隊友Frank Ramsey、湖人隊成員Frank SelvyBobby Leonard以及七六人隊的Al Bianchi

錦標賽採雙敗淘汰制,Jones所代表的球隊第一戰就吞敗,賽後隊友們要求教練將Jones放入先發名單之中。Jones帶領球隊一路過關斬將不但幫球隊拿下冠軍,自己也獲選為MVP。這一次的陸軍錦標賽是為了墨爾本奧運會所舉辦,當時的奧運依然只能由業餘球員參加,因此球員由大學與軍方代表所組成。原本按道理MVP應該能自動獲得參加奧運選訓營的機會,但最後卻由LeonardBianchi獲得兩個代表陸軍的席次。

「他們不想要另外一個黑人球員,」雖然沒有官方說法,但Jones有自己的觀點。「代表隊裡已經有K.C. JonesBill RussellCarl Cain。」

延伸閱讀:KC Jones:防守鐵衛背後的溫暖與無私

儘管無緣奧運,但打過湖人隊,之後因為長年擔任印第安那溜馬隊總教練而獲選入名人堂的Leonard告訴Jones他有打NBA的天分,也由於這次錦標賽,讓Jones獲得當時還在明尼蘇達的湖人隊注意,在1956年的選秀會上以第七輪第58順位挑選了Jones

兩年兵役結束,由於Jones是母親家族中第一位有機會上大學的成員,因此返回North Carolina College完成學業成了毫無懸念的選擇,這也讓湖人隊失去獲得這個未來十二年不停阻斷他們冠軍夢的殺手。

重返校園,Jones帶著North Carolina College橫掃對手贏得聯盟冠軍,雖然只是NCAA二級的球隊,卻獲得北卡當地籃壇的注意。

最不受重視的塞爾提克首輪新秀

大四即將畢業前的春天,突然有許多人向走在校園裡的Jones道賀,此時,Jones才知道自己在剛舉行的1957NBA選秀會上在首輪最末的第八順位被波士頓塞爾提克所挑選。由於Jones離開軍旅之後重返校園,因此湖人隊握有的簽約權也隨之消失,雖然湖人隊擁有1957年選秀會的第三順位,但湖人選擇了南美以美大學的中前鋒Jim Krebs

儘管選秀順位大幅提前,但知道自己被湖人隊跳過讓Jones感到些許失望,因為Jones知道塞爾提克剛贏得1956-67球季總冠軍,他對出身二級大學的自己能否在強盛的塞爾提克取得一席之地毫無信心。

「得知被塞爾提克選上時我並不特別開心,」Jones回憶著。「他們才剛贏得隊史第一座總冠軍,一定不會拆掉一支成功的球隊,因此我懷疑自己能否入隊,而將大部分的心力都放在爭取教職上。」

四月選秀結束後,Jones直到七月才獲邀前往波士頓參觀,當他獨自一人從北卡搭機抵達波士頓,羅根機場沒有媒體、沒有球迷等著迎接這位史倫新秀,只有負責公關的Howie McHugh一人等著接機。Jones並不知道球隊有何規劃,當McHugh帶他到波士頓花園廣場時,他滿心以為能夠見到老闆Walter Brown或者是總教練Auerbach,但兩者都未現身。儘管這是第一次Jones看到NBA球館的內部,但他卻對球館的設施相當失望。

「我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見,」Jones說。「休息室裡沒有置物櫃,只是在牆上釘著些釘子跟一些衣架,只有一間淋浴間供十名球員使用,即使是我們那間沒有甚麼經費的黑人大學的休息室設備都比塞爾提克好。」

球場參觀結束後,McHugh帶著Jones到飯店入住,在人生地不熟下Jones的晚餐只能在飯店餐廳解決,隔天早上約略參觀波士頓市區後,McHugh就載著Jones到機場,結束這個草率的首輪新秀歡迎儀式。

Auerbach最幸運的賭注

Jones之所以不受到球隊重視與整個選秀會有些許關係。1957年的選秀會比起前一年選出Bill RussellTommy HeinsohnK.C. JonesWillie Naulls等球星單薄許多,除了Jones外只有三名球員在聯盟待了至少五年,本來就較不受到重視。此外,另一個原因則是當時塞爾提克的人手十分有限,讓大小事情一把抓的Auerbach實在分身乏術。

延伸閱讀:Willie Naulls - 被遺忘的籃球先驅者

「我實在太忙了,」Auerbach解釋著。1957年總冠軍賽塞爾提克與聖路易老鷹隊血戰七場,到413日才勝出,而1957年的選秀會就趁便在417日於聖路易舉行。「我根本不知道要選誰。於是我打給在北卡的Bones McKinney,問他北卡是否有能打的球員?Bones告訴我Sam Jones能投籃,而且快得跟閃電一樣。」

當時NBA球隊的建置相當精簡,自然沒有經費聘請專業的球探,即使NCAANBA更有知名度,但也僅有少數的比賽能出現在全國轉播之中,因此NBA球團只能靠著總教練自己的雙眼慢慢地觀察球員,或者,如老紅頭一般運用自己曾經教導過的球員來提供資訊。

「我跟曾經帶過的球員們保持聯繫,」Auerbach曾經這麼解釋著。「Bones McKinney負責整個南方,Bill ReinhartAuerbach的大學恩師,建議挑選了Bill Russell)觀察西部的球員,還有其他球員,我會打給他們諮詢。在那個時代,我是唯一會被邀請參加大學與高中教練講習的職業教練,我跟他們都保持聯繫,我會問他們這個孩子如何?然後再跟敵對的教練做確認。」

新秀選訓營

不受到球團重視,加上當時的NBA還在草創初期,薪資等保障都付之闕如,而大學尚未畢業的Jones已經有兩間學校願意以五千美金年薪聘請他擔任體育老師,讓Jones對於是否參加塞爾提克選訓營充滿了不確定性。最後,他決定寫信給兩間學校希望能將薪水提高五百美金,在遭到兩校拒絕後,Jones才下定決心前往波士頓參加九月舉行的新秀選訓營。

當時塞爾提克是借用東北大學的球館做訓練場地,因此所有的參加新秀都統一入住位於波士頓最熱鬧的Copley Square,就在波士頓公共圖書館對街的Lennox Hotel,這也是Auerbach在波士頓時固定入住的飯店,步行至東北大學只有約20分鐘腳程。

Jones踏入訓練營,Auerbach就當著十二位新秀的面前把Jones叫了過來劈頭大吼著:「你昨晚死哪去了?」

一頭霧水的Jones在被Auerbach一陣痛罵後,才漸漸弄明白原來前一天晚上Auerbach在飯店餐廳舉辦了歡迎晚宴,但沒有被通知的Jones已經外出覓食,之後就直接回到房間就寢,沒有任何人留下任何通知與紙條給他,讓他成了新秀選訓營的震撼教育。

迎接Jones與其他新秀的是一連串嚴苛的體能測驗。Auerbach不只是要求新秀在場地內的兩邊底線間折返跑,而是不停地在球館的兩面牆之間來回跑著,偏偏東北大學的球館場地極為寬廣,讓新秀們第一天就累癱,Jones隔天起床甚至無法彎腰繫鞋帶,讓他只能套著鞋從飯店走往練習場。

儘管選訓營還沒開始就錯過晚宴,讓AuerbachJones留下惡劣的印象,但Jones在體能訓練時沒有像其他隊友般痛苦的喘息吸引了老紅頭的注意,這也許得要歸功於Jones在陸軍服役時的訓練成果。幾天練習下來,Auerbach就注意到Jones與另外三位主要競爭者的差異。

「差別在於另外三人總是想著投籃,」Auerbach分析著。「幾天之後,Sam開始傳出一些漂亮的傳球,幫隊友卡位讓他們可以輕鬆出手。」

無私地團隊意識,讓Jones獲得入隊的機會,為了替他清楚位置,Auerbach選擇與同樣來自北卡的1955年第二輪新秀Dick Hemric解約。情勢底定後,Jones與老闆Brown簽下一紙年薪七千五美金的合約,正式展開了自己的NBA生涯。

Jones有菜鳥少見的架式。」提早報到的Heinsohn這麼形容著,Heinsohn將這些歸功於兩年的軍旅生涯讓Jones比其他菜鳥見過更多世面,比一般菜鳥大上兩歲的Jones也顯得更有自信。

延伸閱讀:永別了,永遠的Tommy Heinsohn

驚慌失措的菜鳥初登板

儘管熬過了新秀選訓營與一周後的正式訓練營,但Jones加入的是前一季剛拿下總冠軍的塞爾提克,後場有老將Bob CousyBill Sharman先發,另一位老將Andy PhillipFrank Ramsey擔任替補,讓Jones沒有太多出賽機會。開幕戰作客聖路易的比賽中Jones就被派上場,但緊張過度的Jones每次接到Cousy的傳球後就「立刻」將球回傳給Cousy,最後只打了三分鐘留下一個籃板與一次犯規的紀錄,同時被Russell取了個「Right Back」的綽號。

四天後,塞爾提克在紐約麥迪遜花園廣場進行第三場客場作戰。當麥迪遜花園廣場燈光熄滅,場中只剩下一束雷射光線照射,身為塞爾提克最資淺的球員,當場邊響起:「Sam Jones of the world-champion Boston Celtics」時,儘管沒能參與前一年的冠軍之旅,還是讓Jones感受到身為塞爾提克球員的榮耀。只是,當兩隊的介紹結束,球館的燈光全部點亮時,出現在Jones面前的是一萬八千名的滿場球迷,嚇得他一度想要逃回休息室。

新秀在Auerbach一向沒有太多出賽機會,例行賽結束Jones留下每場10.6分鐘出賽與4.6分平均得分。季後賽首輪Jones僅蜻蜓點水的出賽三場,留下2分與3籃板的紀錄。總冠軍賽中面對宿敵聖路易老鷹隊,首戰CousySharman幾乎打滿全場聯手攻下52分,但老鷹隊以104102打破塞爾提克的主場優勢。

背負不能輸球的壓力,且CousySharman在首戰體力透支下,第二戰Auerbach早早就推派Jones上場,當第二節老紅頭指向Jones時喊著:「Sam,上去替換Sharman。」時他還無法意會過來,左顧右盼的確認是否是自己的幻覺。

亢奮的Jones在一分鐘內連拿五分,充滿活力的表現讓塞爾提克得以早早拉開比數,最後Jones出賽19分鐘,拿下新秀球季最多的16分。

但塞爾提克的球季在第三戰出現轉折,在一次封阻中Russell扭傷了腳踝,並因此而缺席第四與第五戰,雖然Russell在第六戰勉強出賽二十分鐘,還是無法避免被淘汰的命運。

1958-59球季老將Philips選擇退休,Jones與從軍中退役的K.C. Jones成為塞爾提克主要的後場替補。球季在紐約麥迪遜花園廣場展開,此時的Jones已經不是一年前被大場面震攝的菜鳥,雖然球隊無法扭轉下半場二位數的落後,Auerbach還因為一次吹判爭執而被趕出場,但擺脫菜鳥身分成為主力替補的Jones88中的高命中率拿下20分,正式開啟自己的塞爾提克生涯。

Russell & Jones Boys

在塞爾提克的傳統裡菜鳥得要負責場內外的諸多雜物,但在新秀球季裡RussellJones幾乎形影不離,讓他成為Russell專屬的菜鳥。當時季前塞爾提克會與其他球隊搭配在整個新英格蘭區舉行許多季前熱身賽,由於沒有球隊專機也沒有球隊巴士,所有季前熱身賽都是由球員自行開車,而Jones總是搭著Russell的車四處移動。由於Russell討厭自己的車上裝著籃球等雜物,因此這個工作又落在前一年的菜鳥Heinsohn頭上。

「我拿到年度最佳新秀的獎賞,就是再當一年菜鳥。」Heinsohn常這樣開著玩笑。

JonesRussell的友誼就這樣延續了整整十二年,他們與晚Jones一年入隊,同時也是Russell在舊金山大學時的學長兼隊友兼室友的K.C. Jones成了形影不離的三人組,因此許多趣事也一起參與其中。

當時Auerbach有許多規定,其中有兩則是關於球員的飲食。其一是不准球員喝冰水,理由跟台灣習俗相當接近,擔心冷水會讓體溫降低影響健康。另一個規定則是不准在比賽日吃鬆餅,原因則是Auerbach相信大量麵粉、牛奶、奶油製成的鬆餅在下肚後會讓球員意志渙散,進而影響比賽表現。在一場與雪城國家隊的比賽後,當Auerbach走進餐廳,看到Bill RussellK.C. JonesSam Jones三人坐在吧檯前,Jones正嚼著剛送上來的鬆餅。

「這些鬆餅將讓你損失五美金!」抓到現行犯的Auerbach嚷嚷著。

ok!」被活逮的Jones回應並準備吃下一口的鬆餅。

「再咬一口會讓你損失另外五美金!」看到Jones打算無視自己的Auerbach繼續嚷嚷著,而一旁也點了鬆餅的RussellK.C. Jones則不斷地向侍者打著手勢,驚慌地取消自己的鬆餅。

儘管已經被罰款,Jones還是試圖解釋,因為當他點餐時已經是半夜兩點,因此他不是在「比賽日」吃鬆餅,而是在「比賽日後」吃鬆餅,並沒有違反規則。 

Tom+Heinsohn+Miami+Heat+v+Boston+Celtics+1kAlQRwVER-l.jpg

種族隔離政策與塞爾提克的黑與白

十一月塞爾提克與湖人隊移動到中立地帶的北卡夏洛特比賽,出身北卡的Jones很快意識到即將面對的種族隔離政策。

1953年一場在北卡Raleigh舉行的比賽裡第一位在選秀會上被選的黑人球員Cooper一度被要求禁止比賽,雖然在Auerbach嚴拒下Cooper得以出賽,但最後還是難以避免得要入住與其他隊友不同飯店的差別待遇,讓與Cooper同年被選的Cousy選擇與Cooper一起搭夜車前往下一站紐約。這一回再次前往北卡,雖然當地不再禁止黑人球員上場,但當球團人士在飛機上向RussellJones傳達「你們」黑人球員必須要待在夏洛特當地唯一一間黑人旅社Hotel Alexander時,Russell勃然而怒:「等等,你說的『你們』是什麼意思?」

延伸閱讀:終入籃球名人堂的黑人先驅者:Charles "Chuck" Cooper

Sam & K.C. Jones討論後,為了球隊著想,三人還是決定參與比賽,但在前往飯店時由Russell代表向Auerbach表達抗議,並表示以後絕對不會同意這樣的安排。

但種族隔離問題並未在當時的美國社會消失,問題自然也沒有真正解決,在球隊裡Jones也曾經遭遇種族敏感問題。一回,替補前鋒Gene Guarilia以帶有歧視意味的名字諧音「Sambo」叫著Jones,氣得Jones衝上前幾乎開打,雖然Guarilia解釋沒有想到背後的敏感種族含意,但傷害已經造成。

但對塞爾提克陣中的黑人球員而言,面臨的真正考驗總在外地遠遠多過波士頓本地。1961年秋天,塞爾提克與老鷹隊在肯塔基大學舉行熱身賽,這同時也是為了兩隊陣中的肯大畢業生Frank RamsayCliff Hagan所舉辦。雖然南方的肯塔基又觸動了JonesRussell的敏感神經,但Jones卻渴望能在以肯塔基大學傳奇教頭Adolph Rupp為名的體育館裡擊敗對手,因為Rupp從來不肯招收黑人球員,在Rupp體育館打敗老鷹隊,更能證明黑人球員值得加入肯塔基大學。

經過漫長的飛行,塞爾提克終於入住旅館,Jones與前鋒Tom “Satch” Sanders一起到旅館餐廳用餐,卻再次遭到拒絕,立刻離開肯大所在地Lexington的念頭立刻進入Jones的腦海。在回房間的路上,JonesSanders遇到了正要前往用餐的RussellK.C. Jones,四個人直接前往Auerbach的房間。

「當紅頭打開房門看到四位黑人球員站在那兒,他立刻明白發生了甚麼事情。」Jones說。

RussellJones向老紅頭說明計畫,老紅頭聯絡了旅館老闆,經過一番折衝,老闆提議在旅館的私人包廂裡宴請塞爾提克的黑人球星作為補償,或者該稱為當地種族隔離政策下的折衷方案,但這種試圖河蟹的做法,立刻遭到Russell的嚴詞拒絕。

「紅頭,我不認識他,我也沒興趣跟他一起用餐,」Russell說。「他以為他是誰?我不想跟他一起晚餐!」

Jones而言,一起用餐只是權宜之計,但其他沒有職業球星光環的黑人們還是一樣會被拒於門外,接受老闆的要求就沒有任何意義。於是,塞爾提克的黑人球星們一起離開了Lexington,當飛機降落波士頓羅根機場,一群球迷在機場迎接著他們。

「他們大多數都是白人,這對我們意義重大。」Jones回憶著。「我感謝這些球迷願意支持我們的決定。」

當身為熱身賽的主角Ramsey知道隊友的遭遇後,雖然已經無法挽回,他也立刻公開表示歉意:「我從沒想過肯塔基人會是種族主義者。我無法形容自己有多抱歉,無論是作為一個人、被羞辱的隊友的友人,或者是肯塔基州的居民。」

延伸閱讀:Frank Ramsey:Original Sixth man of NBA and General Manager of the players

當事情傳入老闆Brown耳中,一向正直且痛惡種族主義的Brown也代表球隊發表聲明:「只要我們的球員有被羞辱的可能,波士頓塞爾提克將不會在南方或是其他地方打任何一場熱身賽。」

這次事件之後,有一回塞爾提克前往聖路易作客,當他們抵達旅館時已經過了供餐時間,於是塞爾提克全隊一起外出用餐,當球員聽到餐廳不願意服務黑人時,塞爾提克全體球員決定起身離開餐廳,這包括了CousySharmanHeinsohn等白人隊友。

「餐廳經理想要接待我們,但是他不敢,因為他怕被開除。」Jones說出了當時時空環境下的無奈。「我知道隊友們都餓了,如果他們決定留來下用餐,我並不介意。但他們堅決要一起行動。那時我真正感覺到我們屬於同一支球隊、同一個團體,會互相扶持,這讓我感覺良好。」

NBA總冠軍與招牌擦板投籃

球場上,Jones逐漸成為球隊重要的輪替成員,他與其他資深球員也逐漸建立起更多的互動。例如他與Sharman展開一場罰球命中率的競爭,面對生涯命中率接近九成的前輩,Jones只能不斷地送上作為賭注的冰咖啡。在外界眼中,Jones是準備取代Sharman先發得分後衛位置的人選,但Sharman並沒有因此而有芥蒂,反而不時提點Jones場內外該注意的事項。

延伸閱讀:Sharman恩仇錄(1/7)那個人

不同於新秀球季,Jones在塞爾提克的兩輪季後賽中不但每一場都有出賽機會,更有比前一季更多的表現機會。Jones在首輪與雪城國民隊(費城七六人隊前身)的七場血戰裡有10.6分與6.3籃板的成績,並在決勝的第七戰中攻下198籃板與2次助攻,在全隊七人得分二位數下,以130125驚險獲勝。

原本塞爾提克希望能在總冠軍賽中報上季遭到老鷹淘汰的一箭之仇,但西區冠軍賽裡老鷹隊卻被僅有3339敗的明尼蘇達湖人隊淘汰。面對5220敗的塞爾提克,湖人隊顯得毫無招架之力,最後以直落四慘遭橫掃,前三戰都拿下二位數得分的Jones也贏得自己生涯的第一座總冠軍。

隔年塞爾提克在東區擊退菜鳥Wilt Chamberlain領軍的費城勇士隊,並在另一輪七場血戰中擊退了死敵老鷹隊不僅報了1957年的舊怨,也贏得連續第二年的總冠軍。

雖然在球隊中的地位逐漸向上提升,Jones經過三個球季之後依然是塞爾提克的替補後場球員,每場平均出賽20.4分鐘,成績進步至11.9分、5.1籃板與1.7助攻,僅是相當平庸的成績,但總教練Auerbach與其他隊友不斷地提點Jones要保持耐心。

「仔細觀察其他球員,」Auerbach總是這麼告訴待在板凳上的Jones。「學習他們的習慣,了解他們下一步的動作。」

K.C. Jones組成的後場替補搭檔成了塞爾提克重要的助力,他們不僅能讓先發後場CousySharman稍微喘口氣,更逐漸能夠帶領球隊前進。

「約莫在第二節左右,」Cousy曾在1961年接受運動畫刊訪問時說。「我就預期會被換下場,我會依此來調整自己的節奏。那是SamK.C.登場的時候,他們不只是維持我們的領先優勢,他們還能擴大差距。在防守端,他們不斷地追逐對手的後衛,當我重新回到場上,任何對手就我來看都變得更軟弱。」

第四季(1960-61)成了Jones生涯的轉捩點。年齡與傷痛終於逐漸追上了天生好手Sharman。出賽61場是Sharman菜鳥球季之後的低點,每場出賽也降至25.2分鐘,當Sharman無法出賽時,Jones順理成章地成為瓜代人選,Jones的出賽時間(26.0分鐘)也首次超越老前輩,世代交替的腳步越來越接近。

「當Jones剛入隊時主要是著眼於他的防守,」Auerbach說。「但隨著時間推演,我們越來越需要他的得分能力,他也成為一個偉大的射手,拜他的速度所賜,也可以在快攻時完美扮演側翼的角色。」

隨著出場時間增加,Jones也越來越受到外界矚目,而他的招牌擦板投籃也成為年輕球迷模仿的對象。

「我在高中時發展出這種投籃方式,因為我沒辦法順利上籃。」Jones解釋著。「我習慣自己花上數個小時鎖定籃板上的點,當練習足夠的時間,這就變成了本能,你不需要思考,就能完美執行的本能。」

「看到他的投射能力,我感到完全不可置信。」後場搭檔K.C. Jones說。「我記得有一回他距離籃框大約六呎遠,他對防守者喊著:『OH!你封不到這球!』在說話的同時邊單手運著球到籃框的另一側,他總是能夠快速運球通過底線,看起來是如此從容,然後就以時速八十英哩的速度呼嘯而過。」

Bill+Russell+Taco+Bell+Skills+Challenge+2018+m32Ku7kfJ_-x.jpg

大衛與歌利亞

Jones常給人一種安靜、無聲的形象,但在球場上,他常用垃圾話來影響自己的對手。「你守不住我!」、「你的投籃跑哪去了?」諸如此類的垃圾話常從Jones的口中噴出,即使面對當時最高壯的天王中鋒Wilt ChamberlainJones也常毫不客氣地大喊:「太慢了!Wilt!」然後在巨人的面前出手,以漂亮的弧度越過Chamberlain的巨掌與頭頂打板得分。

「我從來不試著切過他,因為他會封掉所有的上籃,」JonesNBA的口述歷史節目「Tall Tales」說。「我會在他面前急停跳投,然後對他說些垃圾話,我對場上的每個對手都說,但對Wilt說起來特別有意思,因為他對這些垃圾話特別有反應。」

雖然看似粗野豪邁,充滿帶頭大哥的氣息,私底下的Chamberlain卻是個溫和的巨人,但Jones的口無遮攔,終於在1962年的東區冠軍賽第五戰裡激怒了歌利亞。

第四節中的一次攻守裡JonesChamberlain激烈地碰撞,憤怒的Chamberlain反覆低吟著:「不要惹我!」眼見苗頭不對的Jones開始禁聲。但不久後,Jones又對上了Chamberlain。只有六呎四吋200磅重的Jones手肘大力地撞上了Chamberlain的太陽穴,Jones聽到Chamberlain的一聲哀號,接著就感覺Chamberlain的手抓向自己,他本能地轉身逃開,因為他發現右撇子的Chamberlain是用左手抓向自己,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Sam看到Chamberlain緊追著自己不放,就抓起一旁攝影師的凳子,就像是個馴獸師一般。」在一旁的裁判Norm Drucker回憶著。

雙方的板凳頓時清空,Russell擋在Chamberlain面前緊緊拉住他的手,塞爾提克的專業保鑣Jim Loscutoff也趕忙前往護駕,只見Chamberlain隔著Russell指著Jones怒吼:「Sam Jones,我要讓你吞下那個凳子!」

「他就快要逃到觀眾席去了,一點都不敢跟我打上一架,」Chamberlain也回憶著。「最後我對他說:『Ah,算了吧。』」

119104取勝的塞爾提克在兩天後作客費城。在旅館安頓後,櫃台通知Jones大廳有訪客,在訪客的導引下,Jones坐進了路旁的豪華轎車,只見Chamberlain安座其中。轎車飛快地在費城街道奔馳,最後,停在Chamberlain母親的住家前。不久前兩人還在場上爭鋒相對,但第六戰前夜,Jones卻與Chamberlain的母親、兄弟姊妹們談笑風生。

天下沒有不心疼孩子的媽媽,不管是在清晨吹風還是被人拿著凳子當老虎耍,Chamberlain的母親也忍不住問了Jones那晚拿著凳子打算幹嘛?

「我要打斷您兒子的腿,Ma’maJones說。「您兒子想宰了我!」

在種族隔閡依然是問題的六零年代,黑人球員間這樣相互作東、請客並不罕見,RussellChamberlain就時常互相在主場時擔任主人,Jones與後場搭檔K.C. Jones私底下也都跟Chamberlain私交甚篤,三人常一起聚餐。

儘管Chamberlain一家人熱情好客,但這不代表兩人在場上的恩怨已經完結。第六戰賽前Chamberlain就警告Jones千萬不要踏入禁區一步,但塞爾提克還是一如既往地打起RussellJones的兩人小組合作。當Jones繞過Russell的人牆後發現Chamberlain遠離籃框,在判斷自己有足夠時間上籃下,Jones勇敢的切入禁區。早就等待機會的Chamberlain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回身,這次Chamberlain不是試著封阻球,而是將Jones整個人封阻在地上。癱倒在地的Jones花了好一會才能起身,休息了一會才重新回到場中執行罰球。

罰球時總教練Auerbach在一旁高聲喊著等下再來一次相同的戰術,要Jones下次進攻再利用Russell的人牆切入時,Jones大聲地向教頭喊著:「你自己來跑跑看!」

此時,Chamberlain也走向Jones

「他走過來,靠近地輕聲對我說:『下一次你再進到禁區,我會讓你屁股著地。』」Jones在一次訪談中說。「我對他說至少今晚不會,整晚我都盡可能地遠離禁區。」

這個系列最後回到波士頓進入殊死的第七戰,Russell打滿全場攻下19分與22籃板,Jones則打了43分鐘攻下全隊最高的28分與7籃板,比賽結束前三秒的15呎跳投幫助塞爾提克以109107擊敗七六人隊,挺進總冠軍賽。

總冠軍賽的對手是已經遷移到洛杉磯的湖人隊,這也是Elgin BaylorJerry West搭配Selvy組成的新湖人第一次打入總冠軍賽。

雖然贏得主場首勝,塞爾提克卻在第二與第三戰吞下敗仗,儘管第四戰在洛杉磯取勝,卻又意外在主場以121126敗給湖人隊,面臨得要在客場挑戰避免淘汰的窘境。

面對背水一戰,塞爾提克在Jones勇奪此時生涯最高分35分下以119105逆轉勝,但這將士用命的一場也讓塞爾提克付出龐大代價:Russell在第三節扭傷左腳踝、Cousy右手舊傷復發、Ramsey大腿肌肉拉傷、Heinsohn的眼睛縫了幾針,連Jones的左膝也受傷。

回到波士頓進行第七戰,所有的塞爾提克傷兵都選擇帶傷上陣,最嚴重的Ramsey幾乎是跛著一條腿打了33分鐘。雙方在例行賽最後四秒打成100平手,湖人隊由Selvy在中場發球入場給1957年的狀元”Hot” Rod Hundley,由於Selvy先前兩次進攻得手才得以追平比分,Hundley很快地將球回傳給推進到左底線15呎距離的Selvy出手,球筆直地朝籃框而去,所幸最後奪框而出,讓塞爾提克逃過一劫,也讓湖人隊失去贏得在洛杉磯第一次總冠軍的機會。最後,Russell抓下平生涯紀錄的40個籃板與全隊最高的30分,Jones在下半場與延長賽拿下全場27分鐘的25分,延長賽攻下全隊得分半數的5分,不但幫助塞爾提克在延長賽裡以110107贏得連續第四座總冠軍,也為自己贏得「Mr. Clutch」的稱號。

真正屬於Russell與Jones的年代

1962-63球季是塞爾提克招牌球星Cousy的最後一個球季,也意味著老塞爾提克正逐漸交棒到以Russell為首的世代。這一季的塞爾提克依舊以5822敗領先全聯盟,在東區冠軍賽裡遭遇全能後衛Oscar Robertson領軍的辛辛那提皇家隊的挑戰,第一戰就被攻破主場的塞爾提克費盡千辛萬苦扳平系列,但最後還是回到波士頓主場進行第七戰。

延伸閱讀:<選秀的故事> Bob Cousy (十之一)第一個狀元籤

系列進行中,Jones對好友Russell提到如果有第七戰,他會負責終結比賽,這讓Russell感到訝異。「Sam總是做好準備,並在需要時接手比賽,但這從來都不是他的目標。」

但這場比賽,塞爾提克極度需要Jones的得分能力,因為Robertson用盡各種方式取分,包含在罰球線上以22罰中21的高命中率拿下43分,而Jones47分是塞爾提克當時隊史的第二高分。

「這一切都要歸功於Cousy,」賽後Jones感謝即將謝幕還是傳出16次助攻的老隊長吸引對手的防守,讓自己能寫下紀錄。「Cousy持續帶球深入禁區,讓我有機會跟隨他的腳步得分。」

總冠軍賽的對手還是湖人隊,這一回塞爾提克穩穩守住主場取得20優勢,在Jones整系列拿下全隊最高的24.7分下,塞爾提克以42擊敗湖人隊以五連霸的姿態歡送CousyRamsey結束塞爾提克生涯。

Naulls-Celtics-team-photo-1965.jpg

Auerbach卸任總教練

由於兩年的兵役,Jones加入NBA時已經24歲,當Cousy35歲退役時,Jones已經將近30歲,此時的RussellK.C. Jones也都已經邁入三十歲大關,同時期的Heinsohn更選擇在1964-65球季就以31歲當打之年退休。雖然塞爾提克後續幾年透過選秀補入了John HavlicekSanders,又透過交易換入了Don Nelson,但球隊補強的速度逐漸趕不上Russell世代衰退的腳步,特別是要找到另一個中鋒來取代Russell更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1965-66球季前,Auerbach宣布自己即將在球季結束後卸下教頭的重擔,這一季,塞爾提克例行賽雖有5426敗,卻以一場勝差將東區例行賽王座讓給了費城七六人隊,這是自1956年來的第一次,也讓塞爾提克得要從第一輪面對皇家隊打起。

塞爾提克在第一戰就吞下敗仗,但第二戰靠著Jones在第二節拿下18分才在中場將落後差距縮小到三分,最後Jones拿下42分幫助塞爾提克逆轉以132125追平系列。雙方鏖戰到決勝第五戰,皇家隊的Robertson攻下37分、7籃板與9助攻的成績,塞爾提克則以Jones34分居首,Havlicek23分、9籃板居次,但最驚人的還是Russell16分、31籃板、11次助攻寫下大三元,讓塞爾提克以112103獲勝。

雖然挺進東區冠軍賽,但師老兵疲的衛冕軍塞爾提克完全不被看好,特別是塞爾提克還得要在客場展開季後賽。出乎意料之外,塞爾提克在費城以11596大破以逸待勞的地主,接著又在主場以11493守住優勢,讓整個系列的氣勢完全逆轉,最後以41擊敗七六人隊,再次挺進總冠軍賽面對老對手湖人隊。

儘管如此,塞爾提克還是沒能在總冠軍系列裡獲得太多青睞,特別是湖人隊在延長賽以133129客場獲得開幕戰勝利之後,媒體一面倒地倒向更年輕的湖人隊。此時,老辣的Auerbach宣布球季結束後將由Russell繼任總教練,讓媒體的關注度瞬間轉回波士頓。

塞爾提克守住第二場主場,更在洛杉磯寫下二連勝,取得31的聽牌優勢。但第五戰BaylorWest聯手攻下72分,第六戰更與Gail Goodrich三人合得85分,讓雙方又進入殊死的第七戰。

決戰的最後16秒塞爾提克取得六分領先,逼使裁判得要不斷地將想衝入球場慶祝的波士頓球迷趕到場邊。覺得已經勝卷在握的Auerbach讓麻州州長John Volpe點燃勝利的雪茄,但K.C. Jones的進攻犯規將球權交回給湖人,在嚴密防守下,湖人只能將球交給名不見經傳的Jim King切入打板,接著West又在底線製造Jones的失誤,發球入場後中鋒Leroy Ellis跳投得分,瞬間塞爾提克的領先優勢只剩下兩分,時間僅有四秒。

由於雙方早已用完暫停,塞爾提克發球入場後慌亂的湖人隊沒能把握機會針對運球的K.C. Jones犯規,使得K.C. Jones得以長傳前場毀掉湖人隊最後反攻的希望,讓塞爾提克以9593獲勝將總冠軍留在波士頓,也以八連霸讓Auerbach順利卸下教練棒。這一戰RussellHavlicek都打滿48分鐘,分別拿下25分、32籃板與16分、16籃板,因為犯規問題只出賽29分鐘的Jones則攻下了22分。

第一位黑人總教練

「我沒有任何頭緒且感到非常驚訝,覺得這可能是最棒的事情。」聽到Auerbach宣布由Russell接任總教練,身為Russell好友的Jones興奮地說。「如果這世界有甚麼地方開始有黑人總教練,那肯定是波士頓,我們已經創下許多個第一。」

「回想菜鳥球季,當我確定入隊後幾天,一個記者走向我說:『你知道自己為什麼能夠入隊嗎?』」Jones回憶著。「教練覺得我比其他球員好吧。」

No!」記者搖著頭說。「因為Russell希望有個跟他看起來一樣的人能夠說說話。」

「又一次,塞爾提克無視種族問題,讓黑人運動員的權益又往前一步。」

雖然Jones為自己的好友與黑人權益的突破感到歡欣鼓舞,不過事實上身為種族歧視最大受害者的猶太人,Auerbach一如過往在決定繼任者時並未考慮種族、膚色等問題,而是根據那個人選對塞爾提克最有利而定。最早Auerbach考慮過Ramsay,也考慮過Heinsohn,但都因為兩人自覺難以駕馭Russell而作罷,也由於沒有人能夠駕馭RussellAuerbach才決定讓Russell成為繼任者,由Russell來管理、教導Russell

初次擔任總教練的Russell不斷學習如何在打球與執教間學習如何取得平衡,不過1966-67球季的塞爾提克戰績回升再次站上60勝大關,以6021敗結束例行賽。但上一季落敗的七六人隊這一次也痛定思痛,始終被Russell壓制的Chamberlain更是一改過去一人獨大的打球方式開始樂於分享籃球,24.1分雖然遠低於生涯平均,卻傳出生涯新高的7.8助攻,同時有24.2籃板,讓七六人隊寫下震撼當時的6813敗紀錄。

這次塞爾提克雖然在首輪以31擊退尼克隊,在東區冠軍賽裡卻沒能擋住七六人隊,在Hal Greer平均29.2分與Chamberlain寫下系列21.6分、32.0籃板與10.0助攻的大三元成績下,只用了五場就結束了Russell擔任教頭的第一個球季,同時六場擊敗金洲勇士隊贏得總冠軍,替費城贏得了一座NBA總冠軍。

仿效Dr. McDuffie替年輕黑人爭取教育機會

終止八連霸後,Jones的後場搭檔K.C. Jones宣布退休,是少數無法以冠軍結束生涯的塞爾提克球星,但JonesRussell選擇繼續在場上奔馳。此時,與兩人相近時刻入隊的老夥伴幾乎都已經離開球場,取而代之的是HavlicekSandersNelsonBailey HowellWayne Embry等中生代,不過這其中只有HavlicekSanders是塞爾提克所選的新秀。也許是塞爾提克的選秀權總是在首輪尾端,也或是長年身兼總教練與總管的Auerbach無暇兼顧,加上NBA在此時慢慢開始擴張球隊,造成塞爾提克從Havlicek之後就再也沒有新秀能夠持續替球隊做出貢獻。其中1964年第九順位的Mel Counts成為交易Howell的籌碼,1966年第八順位的控衛Jim Barnett在擴張選秀中被聖地牙哥火箭隊所挑走,讓塞爾提克只能從自由市場或交易市場上補充新血,也讓球隊主力老化的問題始終無法獲得解決,一切只能等Russell時期結束再重新來過。

Russell的第二個執教球季以5428敗做收,依舊落後給稍稍退步但仍有62勝的七六人隊,讓塞爾提克必須在第一輪面對底特律活塞隊。活塞隊的新秀狀元Jimmy Walker在維吉尼亞州出生,但在波士頓的Roxbury區長大並就讀Boston Trade SchoolRoxbury就在東北大學周遭,是波士頓黑人與中南美洲移民主要的居住區域之一。JonesRoxbury的球場上發現Walker的籃球天賦,但他知道Walker所就讀的Boston Trade School並非籃球名校,無法讓Walker藉以獲得大學籃球獎學金。在Jones的穿針引線下,Walker轉學到Jones的母校Laurinburg Institute就讀,並因此獲得了波士頓勢力範圍內Providence College的籃球獎學金。Walker大二就有20.56.1籃板與5.2助攻,大四更進步到30.46.0籃板與5.1助攻的全能成績,讓他以1967年選秀會狀元之姿獲選加入活塞隊。

Jones用自己的行動,延續當年Dr. McDuffie替黑人球員爭取接受教育機會的善舉,最後Jimmy Walker兩度獲選明星球員,同時,他也是溜馬隊明星Jalen Rose的父親,雖然兩人最終沒能相見。

重返冠軍之路

雖然一度以12落後,但靠著經驗,還是在六戰擊敗活塞隊,塞爾提克又再次在東區冠軍賽裡面對七六人隊與Chamberlain。又老了一歲的塞爾提克更無法獲得媒體的青睞,甚至連波士頓當地球迷都替這些老將們感到憂心,但在HavlicekRussell都出賽46分鐘,Jones也奮戰40分鐘下,塞爾提克以127118拿下客場勝利。但接下來換七六人隊兩度打破塞爾提克主場,取得31的聽牌優勢。

延伸閱讀:Born To Run - John Havlicek:塞爾提克傳奇間的橋樑

NBA史上,還沒有任何球隊能夠從這種局勢逆轉,最接近的正是Auerbach退休那季第七戰敗在塞爾提克手下的湖人隊。

「當你以13落後,」Jones說。「就只能拉起襪子,上場打球。」

「我跟這些球員在一起打球太久,因此沒有多餘的廢話好說,」身兼教練的Russell以一貫的風格說。「我們只是根據球員的特質決定該如何進攻與防守,剩下的就是上場想辦法打得比之前更好。」

過去幾季選秀失敗、自由球員無法適時補強的問題在這輪季後賽徹底浮現。塞爾提克的可用之兵才是真正的七六人,加上身兼總教練的Russell無暇他顧,接下來的三場比賽裡HavlicekRussell都打滿全場,成了名符其實的鐵人,而這也成為這兩季塞爾提克的季後賽常態。

第五戰賽前HavlicekEmbry在休息室的公告欄上寫上大大的「Pride」,HavlicekNelson一起吃了熱狗三明治並看了場電影,Russell則跟Nelson輕鬆地說笑,所有人都儘可能不讓壓力影響心情。Russell決定這場比賽將以行之有年的擋切為主軸,讓Havlicek來主導比賽,在Havlicek拿下39分與10助攻下以122104取勝。第六戰回到波士頓,塞爾提克以12分取勝,決勝戰回到費城,為了延續上一回的手氣,HavlicekNelson兩人又去去看場電影並吃份熱狗三明治。塞爾提克

這一季的Chamberlain8.6次助攻在聯盟居次,但為了拚助攻王,他會在隊友失手時大罵。在奪冠後,七六人隊的球員也各自想要更多的舞台,當塞爾提克追平系列時,也讓七六人隊內部的問題更加表面化。七六人隊在最終戰的第四節只有四次將球交到Chamberlain手中,Chamberlain在下半場只靠著補籃進了兩球,全場只有9次出手拿下1434個籃板與5次助攻,沒有Chamberlain的穿針引線,七六人隊其他球員的命中率低落,最後以10096落敗。

反觀背水而戰的塞爾提克展現團隊意識,最後這三場比賽HavlicekRussell都打滿48分鐘,Havlicek繳出26.0分、10.3籃板與8.0助攻,Russell則有12.3分、27.0籃板與4.7次助攻,平均出賽39分鐘的Jones則分別砍下37分、20分與22分,平均26.3分與2.3次助攻,加上平均出賽36分鐘的Howell也有17.7分、12.3籃板,靠著這四個人的鋼鐵意志竟然讓塞爾提克真的演出逆轉勝。

塞爾提克對勝利的渴望與七六人隊奪冠後的鬆懈成了強烈對比,這也扭轉了費城與Chamberlain的命運。

總冠軍賽的對手還是老面孔湖人隊,儘管湖人隊前兩輪只輸了一場,可說是以逸待勞,但WestBaylor兩人與隊友間巨大的落差比兩年前雙方交手時更加鮮明,讓只有七名可用之兵的塞爾提克反而佔有局部的優勢。在HavlicekRussell兩人平均出賽時間分別高達48.5分鐘與48.7分鐘下,塞爾提克於第六場在洛杉磯客場擊敗對手,贏得Russell兼任總教練後的第一座冠軍。

對塞爾提克而言,這一次冠軍顯得彌足珍貴。在人手嚴重不足下,主力球員幾乎是卯盡全力,讓外界認為已經逕入重建期的塞爾提克又再度昂然奪冠。對過往其他競爭者總認為塞爾提克能更封王是因為有比其他球隊更多的名人堂天賦,但這幾個系列,塞爾提克證明渴望贏球的執念,才是綠衫軍長年奪冠的秘訣,永不放棄的拚戰精神,才是塞爾提克能比對手在關鍵時刻取勝的原因。

Sam Jones Day

1968-69球季對老邁的塞爾提克是更大的考驗,原本的替補中鋒Wayne Embry在擴張選秀中被密爾瓦基公鹿隊挑走,讓Russell連合格的替補都付之闕如,更讓他的出賽時間由上一季的37.9分鐘回升至42.7分鐘,這對一個已經34歲且長年在比自己高上一個頭的NBA禁區中混日子的老將是一大考驗。球季中Russell一度感染大流行的香港流感而缺賽,二月份又拉傷了膝蓋韌帶缺席三場,這三場比賽塞爾提克都吞下敗仗,但所幸躲Russell過了手術,還是敬業地出賽了77場例行賽。

35歲的Jones就沒有如此好運,原本就小傷不斷的他在十一月底因為鼠蹊拉傷而缺席了十一場比賽,而且花了些時間才讓自己回到狀況內。

「狀況越來越好,但我還需要更多復健讓自己能夠全速奔馳。」Jones說。「我失去了些敏捷度而不是速度,我不知道為什麼人們覺得我的生涯已經走到終點,事實上我覺得自己打得比七年前還更好。」

塞爾提克在196939日面對舊金山勇士隊的比賽中舉辦了「Sam Jones Day」,表揚這位替塞爾提克奔馳12個球季的老將,這也是塞爾提克少數替尚未退休球員所舉辦的活動。塞爾提克在上半場就取得5831的領先優勢,讓老將們能有喘息的機會,最後以13889大勝勇士隊。

12年是段漫長的歲月,當第一次到塞爾提克報到時,我以為自己只會有幾天的機會,我不知道自己會有機會穿上史上最佳球隊的球衣,」中場時,Jones對滿場的波士頓花園廣場球迷說著。「我的家人們會永遠記住這一天,能夠在波士頓球迷面前打球是一個榮耀,感謝各位在過去十二年裡的支持。」

「這真的真的真得超乎我的想像,這真是棒極了,」最後,Jones說。「這比進入籃球名人堂更棒。」

Sam Jones Day」後接下來的最後八場塞爾提克取得五勝,以4834敗居東區第四勉強擠入季後賽,這是Jones十二年生涯中戰績最差的一次。菜鳥球季時塞爾提克雖然也只有49勝,但當時的NBA球隊一年只打72場比賽。更讓人擔心的是塞爾提克將失去季後賽裡所有的主場優勢,在當時還沒有任何一支NBA球隊能在連一輪主場優勢都沒有的情況下贏得總冠軍。

塞爾提克的首輪對手是七六人隊,但這隻七六人隊已經不是那隻熟悉的七六人隊。上一季的失利讓七六人隊陷入一片混亂,原本總管Jack RamsayChamberlain達成兼任總教練的默契,讓Chamberlain掌握全隊以繼續挑戰Russell。但當Chamberlain結束自己的西部休假之旅後,滿心準備簽約的Ramsay卻收到Chamberlain突然改變心意,通知球隊自己無意續留的消息。雖然Chamberlain開出幾隻願意前往的西岸球隊,但最後證實都是煙幕彈。就像現在所有人熟悉的模式,Chamberlain已經跟湖人隊談妥,最後七六人隊只能被迫完成交易,交換無可奈何又毫無意義的包裹。

塞爾提克第一戰攻破了七六人隊主場,但第二戰回到自家花園廣場,卻面臨裁判不甚友善的吹哨。Jones在第二節在一次吹判後質疑裁判Jack Madden是否下注今晚的費城而被趕出了球場,已經專任總管的Auerbach跳出來捍衛子弟兵也被驅逐出場,連12年前負責接待JonesMcHugh都被吹判出場。

打完上半場時塞爾提克只以5554一分領先,但在Jones與老紅頭都被驅逐出場下,塞爾提克球員將對裁判判決的不滿徹底發現在七六人隊身上,全隊在下半場攻下79分,以134103大勝對手,連一向拙於進攻的Sanders都有18分、12籃板的成績。

這一勝讓塞爾提克士氣大振,最後以五場結束系列。

季後賽的塞爾提克與例行賽最大的不同也許可以用第二輪的對手紐約尼克隊做例子。例行賽裡尼克隊以六勝一敗取得絕對優勢,更在塞爾提克主場取得三勝一負的佳績,但到了季後賽卻風雲變色。第一戰塞爾提克只用了七名球員上場,得分最少的是只有9分的Don Nelson

接下來的雙方都各自保住主場優勢,第六戰回到波士頓主場,JonesHavlicek分別攻下29分與28分,但尼克隊始終緊咬不放。最後三秒,塞爾提克只以兩分領先,尼克隊犯規讓Jones站上罰球線,罰球穩定的Jones卻在第一罰失手,讓比賽頓時陷入緊張氣氛。

「我一點都不感到緊張,」Jones說。「根據規則,只要球碰到籃框就開始計時。即使我沒罰進,球賽也結束了。」

最後Jones穩穩地罰進第二球,在沒有三分球的年代,即使Willis Reed投進最後一球,塞爾提克還是以106105贏得勝利,再次跌破所有專家的眼鏡前進總冠軍賽。

「如果今晚沒贏,我會很驚訝,」賽後總教練Russell說。「我非常有信心能贏球,知道球員已經準備好,我更確信Jones將有場高得分的比賽,可以從他身上看到。不!他沒有很憤怒或其他症狀,只是我在練習時看到的一些徵兆。當你跟一個人一起打球那麼多年,你就能分辨。不過我的預測有些失準,我以為Sam會拿到三十幾分,但最後只有29分。」

這個系列裡Jones的表現可說是極不穩定,第四與第五戰分別4-181-8,命中率低至19.2%,關鍵就在尼克隊改派六呎四吋的主控Walt Frazier來對付Jones,讓Jones難以找到自己的節奏,但最後一場狀況不在頂尖的FrazierJones找到了破口。

Frazier是我遭遇過最好的三個防守後衛之一,另外兩位是Jerry WestLenny Wilkens。當Walt狀況好時,他真是難纏。」Jones說。「當我注意到他不時抓著自己的鼠蹊,我便開始要球單打。當我們看到對手的弱點,就會藉此取得優勢。」

最後的總冠軍系列

現在的NBA流行打不贏就加入他,但六零年代的霸王Chamberlain沒現在的晚輩們那麼沒骨氣,既然始終打不贏塞爾提克(實際上贏過一次),於是Chamberlain跟同樣始終打不贏塞爾提克的湖人隊一拍即合,在各種技術操作下,即使那個年代還沒有真正的自由球員,但聯盟第一中鋒跟湖人隊的勾勾搭搭無論在那個年代都同樣通行無阻。

1968-69球季的湖人隊打出5527敗的成績居西區第一,這成績乍看下相當亮眼,但前一季的湖人隊在只有WestBaylor領軍下就有5230敗,湖人隊用盡機心結果只多拿三勝?這當然不是湖人隊想要的結果。

事實上,湖人隊的磨合並不順利。Chamberlain對湖人隊的總教練Bill “Butch” van Breda Kolff並不心服。Bill “Butch” van Breda KolffNBA1946年開張時的尼克隊球員,可說是NBA球員的大前輩。他退休之後在大學籃壇執教,1966-77球季取代湖人隊遷移到洛杉磯後的第一任但始終打不贏塞爾提克而轉任總管的總教練Fred Schaus。雖然網羅了聯盟第一中鋒,但Bill “Butch” van Breda Kolff並沒有讓Chamberlain到自己熟悉的低位禁區位置,而是移到高位扮演高位中鋒,讓Chamberlain認為 總教練偏愛WestBaylor更多。

除了與總教練關係欠佳,Chamberlain跟原本的主力得分手與籃板手Baylor也有心結,讓湖人隊連表面上的貌合都十分困難。

塞爾提克的搭檔JonesRussell此時是35歲與34歲,湖人隊的BaylorChamberlain也分別是34歲與32歲,讓這個系列成了兩組老將的競爭,也成了相對年輕的John Havlicek28歲)與Jerry West30歲)的對決。

自從老前輩相繼退休後季後賽幾乎都得要打滿全場的Havlicek在開幕戰裡又不例外的跟Russell一起成了鐵人打滿全場,攻下37分領先全隊。但另一邊的West利用塞爾提克沒有堪用替補中鋒與二號長人的弱點,在Russell不能輕易棄守Chamberlain下,不斷地針對Russell做切入或與Chamberlain的擋切,讓Russell在補防與看守Chamberlain之間顧此失彼,也製造了West不斷得分的契機。

湖人隊渴望能夠贏得遷居洛杉磯後第一座冠軍,塞爾提克則希望能以冠軍歡送將要退休的Jones,讓這個系列格外激烈。開幕戰裡全場兩隊有27次互換領先與14次平手。當比賽剩下23秒,湖人隊取得115114領先,整場比賽手感發燙的West在十八呎外出手沒人入網,球擊中前框後反彈到籃板,但在兩隊拼命拚搶籃板下,球彈到另一側籃框下的Chamberlain,撿到幸運籃板的Chamberlain也老實不客氣的扣籃讓球隊領先拉開至三分。雖然Jones在最後一秒以招牌打板得分,但在West4121中的高命中率拿下53分與10助攻下,湖人隊以120118取勝。

第二戰Havlicek43分力壓West41分,但是Baylor包辦湖人隊最後的12分,全場攻下32分、10籃板,幫助湖人隊以118112獲勝,取得20的領先優勢。

第二戰裡塞爾提克雖然命中率僅41.1%,低於湖人隊的50.6%,出手112次卻遠多於湖人隊的79次,命中46球更要高於湖人隊的40球。但湖人隊站上罰球線高達48次,光是罰進38球就比塞爾提克罰球出手28次還多,兩隊在罰球上有18分差距,成為第二戰的勝負關鍵。

回到波士頓,在滿場觀眾的加持下,塞爾提克一開賽就展現氣勢,上半場以5740領先湖人隊,但湖人隊並未放棄,在第三節靠著替補控衛Johnny Egan挺身而出逆轉戰局以7878打成平手。

「第三節時我當然感到緊張,」Russell接受訪問時說。「我看著湖人隊的板凳,WestBaylor都在板凳上獲得喘息,而我們還有第四節要打。」

「但我們找回自己的節奏,開始打塞爾提克的籃球:防守與快攻,」Russell說。「這些也是我們能夠在上半場領先的關鍵。」

第四節Havlicek與替補的俄亥俄大學隊友Larry Siegfried聯手,拉出一波2410的攻勢,讓塞爾提克穩住陣腳,以111105取得系列戰的第一勝。這場比賽湖人隊還是以40次罰球壓倒塞爾提克的29次,但湖人隊的罰球集中在Chamberlain一人,但他卻只有4-11的低命中率,讓塞爾提克在罰球僅以2327落後,成為第三戰能扭轉的原因。

第四戰雙方陷入焦土戰,兩隊的命中率都欠佳,湖人隊僅有39.3%,塞爾提克更低至31.6%,連Russell都只有2-12。比賽剩下14秒,湖人隊以8887領先,底線的Baylor試圖傳給Egan但被塞爾提克的Emmette Bryant抄截並傳給Jones在十五呎跳投出手,一向穩定的Jones擊中前框失手,但塞爾提克掌握籃板並喊出暫停,此時時間只剩下七秒。暫停時HavlicekSiegfried建議採取被稱為「The Ohio」的戰術,這是他們在俄亥俄大學時期常使用的戰術,利用罰球區的三堵人牆單擋製造射手的出手機會。當Bryant發球進場給Havlicek後,Jones繞過由HavlicekDon NelsonBailey Howell組成的人牆順利接到Havlicek的傳球,但當他準備出手時右腳不慎打滑,卻還是勉強起跳出手。

「那球看起來像是長了手一般自己爬進去。」Russell如此形容Jones的出手,幸運的進球讓塞爾提克以一分逆轉,扳平了系列。

「我沒想到那球會進,」Jones說。「事實上我不覺得那球在正常路徑上,甚至不認為有機會碰到前框。當我落地準備起跳出手前右腳打滑,如果有更多時間,我懷疑自己是否還會選擇出手,更可能會把球傳給隊友。但我知道沒有剩下太多時間,因此盡我所能的出手,使球有比平常更多的旋轉,好讓Russell有機會抓到籃板補進。」

Jones沒留意到的是總教練Russell為了避免湖人隊故意犯規讓自己站上罰球線,因此將自己給留在板凳上。換句話說,如果這球不是幸運地擊中前框再彈向後框最後滾入網中,塞爾提克將再次被逼入13落後的絕境邊緣。

第五戰回到洛杉磯主場,湖人隊意外派出搖擺人Keith Erickson先發,在他的防守下Havlicek進攻大受影響,出手21次僅投中6球,儘管Jones11-21的高命中率拿下25分,還是無法幫助球隊贏球。湖人隊在West又攻下39分、9助攻下輕鬆以117104取得聽牌資格。

第六戰回到波士頓,比賽開始前的球員介紹時滿場的15,128名進場觀眾為Jones起立歡呼致意,無論勝敗,這都將是Jones在波士頓花園廣場的最後一場主場比賽。

「我抬頭看著天花板上的冠軍旗幟,」Jones回憶著。「想著:『拜託!再一次就好!』」

Havlicek還是沒能走出前一場的低潮,8-26的命中率僅有19分,但替補Nelson意外地異軍突起,第四節初快速連得五分,最後以10-19的命中率拿下全隊最高的25分填補了Havlicek的缺口。另一邊,整個系列最活躍的West從一開賽就感覺身體十分緊繃無法隨意伸展,讓他無法全力奔馳,最後只拿下26分,也讓塞爾提克以9990守住Jones的最後一次主場出賽。

又一次,塞爾提克在總冠軍賽裡面對第七戰決生死的場面。Russell的十一次總冠軍中有五次打到第七戰,東區冠軍賽中也有五次打到第七戰才決勝負,如果加上1966年第一輪第五戰,這十三年裡塞爾提克有十一次進行最後決戰的經驗,這跟現代人想像當年塞爾提克靠著兵多將廣輕鬆取勝根本是兩回事。

總冠軍永遠得來不易,但整個系列雙方都固守主場的趨勢下,讓擁有主場優勢的湖人隊氣勢大漲,特別是湖人隊整季都在媒體宣傳下彷彿已經預約了1969NBA總冠軍,讓回到主場的湖人隊開始準備即將到來的洛杉磯第一冠各種慶祝事宜。

湖人隊的老闆Jack Kent Cooke正是最熱衷的一位。賽前,湖人隊在每一個座位上放了傳單,上面寫著:「當(不是如果)湖人隊贏得總冠軍,氣球(上面寫著"總冠軍湖人隊")將會從天花板釋放下來,南加大的樂隊將會吹奏『Happy Days Are Here Again』,主播Chick Hearn將會依序訪問Elgin BaylorJerry WestWilt Chamberlain」。

一如往常,總是提前到場上練投的Jones走入靜謐的論壇球場,場邊只有CookeNBA主席Walter Kennedy兩人。Jones與兩人點頭示意後開始自己的投籃練習,結束練投走回休息室的途中,Jones撿到了一張從觀眾席上飄下的傳單。回到休息室,Jones將傳單拿給老友兼總教練Russell並說:「我們幹嘛打這場比賽?湖人隊一分未得就已經贏得總冠軍了!」

Jones的消息讓塞爾提克全隊大為光火,總教練Russell立刻決定改變球隊的作戰計畫,表示每次拿到球就展開快攻好拉快節奏,這是塞爾提克最擅長的比賽模式。

Cooke的不加掩飾,讓湖人隊的慶祝計畫透過各種管道傳入塞爾提克球員與球團耳中,塞爾提克的廣播主播Johnny Most就從Hearn那聽到整個計畫,也立刻明白渴望冠軍卻又對冠軍一無所知的洛杉磯湖人隊犯了大錯。

「我們覺得這非常有趣,」Havlicek在自傳裡說。「塞爾提克一直都是總冠軍,但我們甚至連香檳都沒有出現在休息室過。我們當然不認為湖人球員得要為此負責,因為我們都知道這是Cooke的點子,他就是想要做些NBA從沒見過的事情,但這在關鍵時刻給了我們額外的動力。」

其實也不需要多做宣傳,只要踏進球場,抬頭就會看到那巨大網子上的五千顆紫金氣球。

賽前熱身,Russell對著West大聲咆哮著:「那些該死的氣球會一直留在上面!」

趁著這一股怒氣,塞爾提克在開賽後的十次出手中命中八球,取得2412的領先優勢,其中Havlicek在第一節就包辦了10分。但隨著腎上腺素衰退,湖人隊靠著半場攻守拖慢塞爾提克的節奏,第一節結束塞爾提克的領先優勢縮小至2825,這差距延續至上半場結束的5956

快攻的塞爾提克 vs 半場的湖人,如果回顧歷史,很多事情都跟一般人想當然耳的不同。

就像是系列開始時West利用Russell不敢包夾的情勢取分,這場比賽的Chamberlain也異常地在意Russell。畢竟這是兩人第八次交鋒,除了前年費城七六人隊之外,Chamberlain通通吃下敗仗。雖然Russell不像Jones已經宣布將褪下球衣,但這一回可能是Russell退休前兩人最後一次對抗,因此Chamberlain打定主意不輕易離開Russell,這給了塞爾提克球員可趁之機。

中場休息時,Havlicek要隊友們從新建立開賽時的快攻節奏,他清楚RussellJones兩人已經沒有辦法滿場飛奔,因此他要隊友們盡可能拿到球後就交給自己,他會負責拉快節奏。

「我告訴他們將球交給我,」Havlicek說。「如果傳給我,我會盡力狂奔,這會讓全隊每個人都跑起來。當時我正值盛年,能夠一直不停奔跑,而且興奮到可以只靠著腎上腺素打球。」

Havlicek的激勵下,塞爾提克拉快了節奏,也拉開了比數,第三節裡以3220的得分壓倒湖人隊,兩隊的差距一度拉開到15分差。當第四節剩下545秒時塞爾提克以10394領先,此時湖人隊台柱Chamberlain卻突然因為右膝不適而退場。

「我不相信他的傷勢有那麼嚴重,」同樣不希望自己的第十一座總冠軍沒有Chamberlain當對手的Russell事後在自傳說。「而且即使他真的那麼嚴重,我還是希望他留在場上。我幾乎要喊出:『Oh!不要!』」

只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少了Chamberlain的湖人隊反而開始展開反攻。在前塞爾提克替補中鋒Mel Counts努力頂住Russell下,他的十呎跳投讓湖人隊在剩下三分鐘時只以102103一分落後。

就在此時,經過休息與緊急治療的Chamberlain覺得自己已經恢復到可以上場的狀況,因此他要求總教練Bill "Butch" van Breda Kolff讓他重回球場,但演了一整年劇場的兩人在這時候又起了衝突。

「我當時坐在他們中間,Wilt詢問Butch是否他可以回到場上,」湖人老將Tom Hawkins說。「Butch說:『我們打得正順即使沒有你在場上。』Wilt氣得雙手一揮,走向板凳的另一端。」

被步步進逼的塞爾提克由Havlicek持球,但意外地被湖人隊Erickson從後方撥走,Nelson在罰球線附近撿到球並在進攻時間終了前倉促出手。

「我本來根本不會在那波進攻中碰到球,」Nelson回憶著。「但球從Havlicek手中被撥走讓我撿到。我當時離籃框約十二呎,但出手太急躁因此根本不覺得那球會進,但最後卻進了!」

只見球脫手後擊中籃框後緣,球高高筆直往空中彈起,又筆直地穿過籃網,讓塞爾提克在剩下117秒時取得105102領先。這幸運的一球讓塞爾提克士氣大振,在Chamberlain持續壁上觀下,Russell賞了底線切入的Counts一記火鍋,雖然Baylor罰進兩球,且Egan在槍響時上籃得手,但塞爾提克還是以108106驚險獲勝。

「這像是我們根本不配贏得總冠軍一樣,」洩氣的West說。「我會給塞爾提克該有的讚揚,他們有一群知道如何贏球的球員。」

此時,最大的諷刺莫過於那些高高掛在天花板上的氣球,而塞爾提克就像是攔住那些氣球的那張大網。「我現在最想知道的,」Auerbach大聲嚷嚷著:「是他們要怎麼處理那些氣球?有人要買些大打折的氣球嗎?」

這年是NBA史上第一次授予總冠軍最有價值球員獎項,由於票選的九位記者在比賽結束前就已經完成投票,因此當在系列賽裡拿下37.9分、7.4助攻且有49.0%高命中率的West得知自己是第一位得獎者,獎品還是輛綠色的轎車時是一片尷尬。

「我看到洛杉磯的大中鋒說我們只是運氣好,」Russell說。「現在,你可以發現這不光只是運氣。贏得這次總冠軍不是意料之外,我從來沒想過會輸球,而這甚至不是我遇過最艱困的季後賽系列。」

比賽結束後Jones 則說:「我們擊敗了世上最好的球隊,我們看到報上說如果我們再次贏得冠軍是個罪過。好吧,我猜這就是個罪過。」

在生涯的最後一場比賽裡,Jones拿下與自己背號相同的24分。「24號是球對分配給我的號碼,我從來沒要求過。我想要穿33號,但紅頭只冷冷地說:『你穿我給你的就對了。』」

退役人生

奪下1969年總冠軍後三個月,Russell也追隨Jones的腳步宣布退休,也宣告塞爾提克第一王朝落幕。

退役後的Jones決定重新拾起因為NBA而放下的教鞭。他獲得了兩份工作邀約,一份毫無疑問地來自波士頓地區,另一份則來自華盛頓特區。雖然他的孩子們已經習慣波士頓的生活也建立了自己的生活圈,但Jones夫婦的雙親都還住在北卡羅萊納州,且Jones的母親不敢搭乘飛機,在親情的呼喚下,Jones選擇接受與北卡就在隔鄰的華盛頓特區的Federal City College教職,擔任學校的體育總監與籃球教練。

五年後,Jones接受擴張球隊紐奧良爵士隊的邀請,加入Scotty Robertson的教練團與Baylor一起擔任助理教練。但爵士隊的管理階層一開始就陷入一團混亂,球隊更是以114敗展開球季,迫使Robertson決定辭去總教練一職。Baylor短暫接手一場後,爵士隊改由前湖人隊總教練Bill "Butch" van Breda Kolff接手,但還是在接下來的23場中輸了21場,最後球隊只有2359敗。

勉強撐完整季的Jones辭去了NBA的助教工作,因緣際會下他與Nike的創辦人Phil Knight結識,雖然Jones拒絕舉家遷往Nike總部的邀約,但在代理教師工作之餘,他也幫助Nike拓展品牌,不僅幫助Nike打入女用籃球鞋市場,也與籃球圈保持聯繫與互動。

「隨著年紀增長,我想人會變得更聰明,知道甚麼方法對自己有用,因此更倚賴這個方法。」Jones曾經在Sporting News的訪談裡說。「以我為例,面對洛杉磯湖人隊,我用幾乎對其他球隊相同的方式投籃。如果面對Chamberlain我就改變投籃方式,那我就放棄了自己最佳的模式,改用自己較不擅長的投籃技巧。我知道Chamberlain可能會成功封阻我的某幾次投籃,但我也明白他不可能封阻多到足夠產生真正改變的程度。只要我能夠比防守者更快到我喜歡的出手位置,我就能夠順利得分。」

退休後隔年的1970年,Jones入選了NBA 25大球星,之後獲選入籃球名人堂,在名人堂演講裡,Jones說道:「如果塞爾提克能夠以一支球隊的形式進入名人堂,將讓我更感到喜悅,因為那就是我們塞爾提克,一支偉大的球隊,而不僅是偉大的個人。」

Jones之後又獲選入NBA 50大球星,與2021年宣布的NBA 75大球星,24號球衣更被退休高掛在塞爾提克的主場之上。

「我要感謝Sam Jones讓我成為一個好教練。」Red Auerbach曾經在一場於波士頓花園廣場舉辦的紀念活動這麼說。

「這讓我感到開心,他的讚美讓人驚喜,我懷疑他是不是醉了。」Jones說著。「紅頭在根本沒看過我打球下,只是根據前球員的推薦就在第一輪裡挑選了我,我很高興紅頭會這麼形容我。Russell跟我是運動史上贏得最多冠軍的兩人,而Red根本沒看過我們在大學的比賽就挑選了我們!」

如果要說塞爾提克的冠軍有那麼一點幸運的成分,那,肯定就是Red Auerbach這神來的兩次選秀吧。

 

謹以此紀念被讓人遺忘的王者:Sam Jones

 

參考書目

 

Mark C. Bodanza      2016          Ten Times a champion. The story of basketball legend Sam Jones

Thomas J. Whalen   2004          Dynasty’s end: Bill Russell and the 1968-69 world champion Boston Celtics

Red Auerbach, Joseph Fitzgerald    1975        The championship feeling

Lew Freedman          2008          Dynasty: the rise of Boston Celtics

Bill Reynolds    2005          Cousy: his life, career, and the birth of big-time basketball

Dan Shaughnessy    1994          Seeing Red: the Red Auerbach story

Dan Shaughnessy    1990          Ever Green – The Boston Celtics

Red Auerbach, Joseph Fitzgerald    1985          On & off the court

Red Auerbach, Ken Dooley      1991          MBA: management by Auerbach

New York Times

Washington Times

Boston Globe

NBA.com

文章標籤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眾多球迷引頸期盼之下,2021-2022 賽季城市版球衣終於在美國時間 11/1 由 NBA 和 Nike 官方正式發表。自從 Nike 在 2017 年接手 NBA 合約後,主打每年推出一款 "限時限量" 概念的城市版球衣一直是熱賣商品,城市版球衣發表會也成為了球迷在每年開季前最期待的事,而本賽季恰逢 NBA 75 週年紀念,早在數月前 NBA 官方就已經大肆宣傳將會有和過往賽季不同的新鮮事物,這些都更加深了球迷的期待。如今,終於盼到了發表會,就來看看今年的城市版球衣是否符合大家的期望?

文章標籤

New Jersey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眾多球迷引頸期盼之下,2021-2022 賽季城市版球衣終於在美國時間 11/1 由 NBA 和 Nike 官方正式發表。自從 Nike 在 2017 年接手 NBA 合約後,主打每年推出一款 "限時限量" 概念的城市版球衣一直是熱賣商品,城市版球衣發表會也成為了球迷在每年開季前最期待的事,而本賽季恰逢 NBA 75 週年紀念,早在數月前 NBA 官方就已經大肆宣傳將會有和過往賽季不同的新鮮事物,這些都更加深了球迷的期待。如今,終於盼到了發表會,就來看看今年的城市版球衣是否符合大家的期望?

文章標籤

New Jersey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odb20190316.jpg

身為沒有固定工作的男人,買菜成為我為自己創造價值的方式之一,不然常常整週無所事事對家裡也很不好意思。

我常常在三更半夜播完球之後,在回家路上24小時營業的蔬果賣場一個人慢慢看慢慢買。

所以這幾年真的看盡了蔬菜價格的波動起伏。

就以我個人最喜愛的高麗菜為例,便宜的時候三顆50元,拜託,還都很大顆喔!回家冰箱都裝不下。

但貴得時候論斤賣一斤59甚至69元,實在買不下去。

之前忍不住想吃買了一顆,秤了之後金額將近300元。

 

高麗菜的價格起起伏伏,原因很簡單就是經濟學原理中最基本的供需問題。

產季、搶種、豐收之後,太多的高麗菜同時上市,台灣只有這麼多人吃,那結果就是價格崩成3顆50元,買的時候都替農民難過。

但一旦遇到非產季、颱風、歉收等因素,沒有足夠的量上市,價格就回到秤斤賣,頓時一顆就超過200元!

 

但很多人永遠就是很沒有概念的,看到高麗菜歉收價格飆高後趕緊搶種,結果等到要收成時發覺大家都這麼做,產量暴增只好賤價出售。想要搶賺一票,但結果總是變成慘賠一票。

買股票也是這樣子啦!等到看到航運股股價飆高了才要進場,後來多半都是大賠出場,不然就只好套牢抱著一堆股票等待下一波(那也要資金雄厚撐得住不會斷頭啊!)飆漲。

 

抱歉,年長部落客扯遠了,寫到這裡都還沒有寫到題目的「台灣職業籃球聯盟」的部分。

 

事實上是這樣的,台灣的籃球突然生出了兩個職業籃球聯盟,再加上原本的SBL,出現了百花齊放花團錦簇錦上添花花車遊行花圈擺滿......,驟然出現讓人沒有預期難以相信突然蓬勃發展的奇景。

然後因為新球隊需人孔急球季開打在即;最近一堆現役球員、退休老將、教練、及業界相關營運行銷人士,不管當過國手沒當過國手、球迷有聽過沒聽過、營運管理上有經驗沒經驗、是個咖不是個咖的,個個突然奇貨可居鯉躍龍門雞犬升天,穿著人模人樣拍了漂亮的形象照躍上新聞版面。

 

每天看到球團發出的消息,某某人被派任什麼位置,球隊以什麼價碼簽下某某球員;在華麗西裝及影像後製宣傳照的背後,老球迷如我覺得是不是因為疫情的關係大家悶壞了,宅在家之後出現對籃球遠景不切實際的幻想?

還是在我沒看到的地方某些高中合計出現了二十幾個身高205以上還能跑能跳的高中生,讓大家非常肯定台灣籃球未來一片光明?

還是看到同屬亞洲的日本男女籃球近來表現不錯,男子進NBA,女子拿到奧運銀牌,所以「又」興起有為者亦若是的抱負?

還是參與的企業真的錢賺太多了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花,然後擲筊得到指示要成立籃球隊的答案?

又或者其實只是碰上籃球詐騙集團,謊稱能賺錢賺名聲然後詐騙這些企業出錢投資?

 

不管怎麼說小小的台灣要有三個(或說兩個半,因為SBL算半職業)聯盟17支球隊實在是太瘋狂的事情。

雖然籃球算是台灣比較有人氣的賽事,但台灣運動底蘊不算深厚運動市場原本就不大,看全民運動會遠比看職業籃球比賽的人要多得多;然後喜愛籃球的族群也還有NBA要看,還有工作學業要顧。三個聯盟17支球隊的供給數量,已經不是高麗菜三顆50了,大概一顆不到10元了。

 

媒體報導一位聯盟主事者說:「台灣有超過100支大學的籃球隊及400支高中球隊,人才規模可觀......」???

但如果台灣的100大學隊跟400高中隊可以撐起17支職業球隊,那麼美國有4500多所大學,表示NBA應該可以擴張到700隊以上囉?

但重點根本不在於有多少球員能組成幾支球隊!重點是市場規模有多大?然後這些球隊能夠吸引多少人進場看球締造好的票房?
 

說到票房,P. LEAGUE+去年的票房似乎也鼓勵了新聯盟新球隊的加入。

但做過連鎖餐飲的都知道,餐廳門市新開幕時的票房沒有太大參考價值,後續能不能細水長流才是重點。

台灣人最流行的就是趕流行。一堆網美餐廳/咖啡廳一開幕就一堆自封網美的到場擺Pose打卡上傳,擠得水泄不通還要排隊才能進場。

但是等到所有網美打卡完畢,等到所有網美的粉絲也朝聖一遍之後,然後呢?

然後就沒有了啊!網美及粉絲去尋找下一個目標了。

因為拍照打卡是重點,這家餐廳的菜好不好吃跟咖啡好不好喝不是重點,

事實上,這些網美餐廳/咖啡廳常常真的不好吃不好喝,只是裝潢嶄新有創意跟行銷炒作而已。

沒有辦法留住顧客的話,那經營自然不會長久。

 

職業籃球聯盟就像開餐廳咖啡廳一樣,裝潢噱頭當然重要,但如果擺上桌的菜不好吃咖啡不好喝,那嘴叼的顧客吃一次就不會再來了,網美打卡更是來拍一次就找其他標的了。

但從SBL到P. LEAGUE+到即將加入的T1 LEAGUE,檯面上的球隊球員端出的比賽品質能夠讓台灣的球迷不斷地想回頭進場看比賽嗎?

 

有點資歷的球迷都記得SBL最榮景是在陳信安、田壘跟林志傑的巔峰時期。更老一輩的球迷會記得當年CBA造成熱潮的宏國隊陣中有鄭志龍、周俊三、黃春雄等本土球星。

但現在台灣籃壇左看看右看看,有誰能夠比得上前述這些前輩球星?能夠面對洋將毫不畏懼遜色,並且一肩扛起票房?

 

我們擺出太多太多的高麗菜,但同時卻沒有能夠擺出具有好品質讓人會吃了還想再吃的高麗菜。

所以看來職業籃球聯盟的狀況應該也會跟高麗菜的市場供需一樣,現在大家搶種,之後供給過剩價格崩盤農民血本無歸,然後改種別的讓需求減少回歸正常數量。

 

只是過程中既然有雞犬升天人人得道之際,那麼一陣子之後必然就會出現樓起樓塌曲終人散之時。

我的籃壇朋友們可要先有心理準備,給自己留個後路,別將所有田地全部all in 只種高麗菜啊!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1-22 賽季 NBA 適逢 75 周年紀念,外界普遍相信 NBA 和 Nike 將會攜手推出 75 周年紀念球衣以及周邊服飾,因此美國推特 (Twitter) 的幾位球衣界大神最初認為新賽季復古球衣 (Classic Edition) 和獎勵版球衣 (Earned Edition) 將會暫停一個賽季,但數小時前,三支 NBA 球隊發表了新賽季的復古球衣,等同向球迷們宣布: 大家最愛的復古球衣依然不會缺席新賽季!

文章標籤

New Jersey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原訂於 2020 年此時的第 32 屆奧林匹克運動會在經過一整年的延期後,即將在 7 月 23 日開幕。目前籃球項目的熱身賽也在如火如荼的進行中,一向是奧運會籃球王者象徵的美國隊似乎面臨了瓶頸,首兩場賽事都以敗戰坐收,令人不禁擔憂是否會無緣金牌四連霸?

文章標籤

New Jersey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涯.jpg

   

    NBA東區準決賽公鹿戰籃網,殺的天昏地暗、日夜無光還打到延長賽;延長賽剩下40秒,公鹿的Khris Middleton的轉後仰跳投命中公鹿113111領先2分,緊接著死神Kevin Durant二投不中,籃網才輸掉了球賽。

    這籃球賽打成這樣扣人心弦」您覺得好嗎?

 

『研究模擬去學習?』

    連續看NBA季後賽,看完馬上跟鄭錦和教授、鴻棋老師請教」再討論,然後投入在技戰術研究時候發現:「沙盤推演」是件很好的學習,也是件很容易讓人進步的事。

   所以假如此時您是總教練、、、、

 

『為什麼要讓對手主攻手在防守時休息?』

    看湖人戰太陽,再看公鹿戰籃網等等,您發現什麼事?

  湖人都一直讓太陽隊主攻手Devin Booker以及主力控球Chris Paul在防守時休息;這是「明知山有虎」嗎?

    再看今天公鹿戰籃網,咱們也是搞不懂的懷疑為什麼公鹿隊也一樣都讓籃網的Kevin Durant以及James Harden在防守時於弱邊(weak side)休息?

    像下圖,球在左側準備攻擊,您可以發現紅色箭頭所指的Durant是在弱邊休息

讓對方主攻手休息1.jpg

    再看另一個賽況圖,公鹿的字母哥在左側低位進攻這也是讓籃網控球James Harden如箭頭所指的在弱邊休息;然後,讓他倆在進攻前獲得喘息「充分休息」後,籃網隊進攻時再予取予求。

讓對方主攻手休息2.jpg

『疑問比較』

    一個很簡單概念是:您讓對手主攻手經過防守時的疲憊、經過防守上付出體力並難過後再讓他們來執行進攻,他們進攻會比較順暢,還是因此進攻會比較不順暢

    尤其,你球隊假如讓對方主攻手「接二連三」在防守上要耗費體力,讓主攻手連續不斷的要付出精力防守,他的進攻命中率是不是會降低?

    您有沒有想起勇士73勝時期對戰騎士的冠亞軍戰,有一年騎士隊就是一再的讓Stephen Curry必須在被設計下的交換防守時,花費很多精神與體力去防守騎士隊就是主攻Curry這點耗盡他的體力;想當然,Curry應付不來,進攻時命中率不僅降低很多,也沒辦法打好又打滿超過35分鐘。

 

『這個問題您看出什麼?』

    您從這個問題看到什麼呢

    套一句某教練講的話:其實NBA教練並沒有「比較厲害」!

老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__1949749.jpg

    最近一、二個月看籃球賽,看到一些球隊(球員)表現後直覺是:

    矮人一截球員不會控球,打球也沒有穩定外線,拿到球也不敢攻擊,防守上更缺乏特色,還一直是球隊防守上的痛,請問您選拔委員(或教練)選他是要幹什麼?

    選來就要用就算該球員不是您總教練選的您也要人盡其材」。

 

    身高180公分,跑的比195公分身高球員還慢,更沒有身高195公分的狠、拼勁不如,那麼,這個「選、訓、賽」是在幹什麼?

    從運動訓練學討論您教練團的指導與訓練是改善球員缺失提升球員能力激發球員潛能等等的不是掛名教練,卻老是目視球員一成不變的差勁

 

    防守釘人,甲球員卻只看人不看球;緊接著,隊友被對手他們的空手掩護(off ball screen)遮蔽,於是,對方出現在甲球員附近的空檔要得球攻擊了,你防守球員甲「都還不知道」,請問這是什麼防守呀?

    籃球選手是來給您教練教與練的」;教練不是掛名後卻抱怨基層教練沒有指導與教,然後讓他繼續沉淪而不自知。切記:抱怨解決不了問題。

 

    其他球隊的快攻總是三傳二傳就到禁區而輕鬆攻籃沒有運那麼一次或運二次球;可也是,您們球隊搶奪防守籃板球後,為什麼一定「要運一次或運二次球」,才要傳導球給隊友,然後把箭頭快攻的契機喪失?

    您教練既然掛名,就不能「冷血又漠視」,並且找好多理由;因為,教學上還有一個名詞叫:補救教學。

 

    忽然覺得,在2021619日的今天,我還是看電影比較好。

老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__1949749.jpg

   

    昨天亞洲盃資格賽第二戰,中華男籃繼前天大比分輸給中國大陸後,又以大比分落敗於日本隊37分;臺灣籃球已經像李鴻棋老師形容的,看不到亞洲八強車尾燈,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嗎?

 

『群龍誰是首?』

    鄭錦和教授認為領導者、中華籃協技術委員及教練團隊在心理輔導與否等三項是要點。

    李鴻棋老師則認為,以輸差距10分是一個級次計算,這種差了三個級次的比賽,實在沒有什麼可以討論;因為我以前就說過,臺灣的籃球在國內自己打就好,跨不出亞洲的。

 

『除此問題是?』

    鄭錦和教授緊接著說,中華男籃的輸贏、籃協要選派誰當技術委員等是問題二要件;因為,這當然是「責任制」。

    從中華男籃這幾年接二連三都大比分輸球討論,籃協責無旁貸;再從中華男籃竟然會有二年的歸化球員「找不到人」,然後,這次急就章把大專生水準的外援送上前線,你可以瞭解技術委員的無能。

    李鴻棋老師則提,從國家籃球經營、制度建立等二方面討論,你都可以輕易看到我們國家的籃球問題。

    鴻棋老師建議你從一個籃球運動人口眾多,高中籃球水準也不錯去看,大專籃球一下子被亞洲各國拉開差距,國家隊男籃並且在亞洲已經是12名笈笈可危;如果再加上一個國家,竟然馬上會出現三個籃球聯盟,籃協在經營與制度的建立,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沒有事先說明,這樣的訪談,鄭老師跟鴻棋老師竟然不約而同、異口同聲提:中華籃協要負這個責任;再如果,事實假如真的像楊政盛博士所言:有些難言之隱,那麼,這應該就像鄭老師所提:當個臺灣籃球教練是項不幸的事。

 

『誰是醫生?』

    楊政盛博士提,看姚明當了中國籃協頭頭之後,堅持不要歸化球員,並聘杜峰接掌中國男籃,也讓女籃有所改革等,在在讓人有些期待;那麼,我們呼喚的林志傑是不是要挺身而出呢?

老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老鷹.jpg

   

    今天老鷹對戰76人隊的東區準決賽第五戰,第四節還剩下32076人隊以10498,還以6分領先老鷹隊;殊不知,一個暫停申請後,老鷹隊的Trae Young在比賽最後階段連連得分,為球隊反敗為勝的奠定契機。

 

    所以,今天問題是:您籃球隊教練怎樣在關鍵時刻讓球隊「適當防守」,像Young他這樣能投善切的球員?避免像今天費城76人隊,沒有做好因應,就讓他帶隊反敗為勝。

 

    鄭錦和教授認為,扣除掉「垃圾、髒手段」之外,無所不用其極的不要讓射手接到球(就是阻絕啦:deny);包括,當射手把球傳出去,也要「阻絕回傳球」,不論是在前場還是後場皆然。鄭老師認為其次是,像今天快艇對付爵士隊的Donovan Mitchell一樣,只要Mitchell拿球準備單打,就包夾射手。

    鄭老師還提供觀點認為,美國(或說NBA職業籃球)較為正規,大家都「有共識:來賺錢的」,所以,不會像一些業餘的球隊採取「垃圾、髒手段」,這就是國情不同;像NBA他們一些老國手、老前輩在那裡看球,發現你用髒手段時,會在輿論批評你,讓社會大眾批判你,因此幾乎沒有球員會耍髒把戲。

 

    李鴻棋老師另外經驗分享:第一屆22歲級亞洲盃冠軍賽(在香港舉行),中華對上南韓,我隊在賽前就計畫要如何守好文景垠(號稱神射手李忠熙接班人);彼時鴻棋老師就派了大熊(彼時CBA職籃宏福籃球隊的熊仁正)、社會甲組公賣金龍的林家聖、小柯(彼時CBA職籃宏福籃球隊柯健次)等三人輪番上陣防守他,並且提醒:不惜犯規、一定要運用各種()動作,就是不要讓他拿到球;就這樣文景垠選手,在那場比賽只得到10分以內,那也是文景垠在那個亞洲盃賽得分最少的一場,所以中華隊就得冠軍。

 

    您籃球教練還有什麼招式,對付能投擅切的球員呢?

老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簽14.jpg

    如果說,一場籃球賽,可以搶奪20顆進攻籃板球,這樣龐大數據進而影響比賽勝負,您籃球教練為什麼沒有把,進攻與防守籃板球的搶奪技巧與觀念指導與訓練?

搶奪籃板球要領,不論進攻或防守籃板球皆然,首要是企圖心與態度,其次是評估與判斷、卡位、跳躍(含原地跳躍與各項助跑再跳躍),再者是抓球(保護球)技巧、搶不到撥給隊友以及腳步等八要件;以下分別敘述介紹。

 

『企圖心』

    把隊友每顆球的投(上籃)都當成「不會進球」,這樣的企圖去進行籃板球的爭搶,是成功籃板球的奪取要件;認為隊友可以投進球,認為不可能搶得到球,以上等等這些都是缺乏企圖心的。

 

『態度』

   百折不撓的精神態度是搶進攻籃板球關鍵,不論對手是個220公分的巨漢擋在前面,球員也要想盡辦法擠進禁區衝搶籃板球不論對手蠻橫的拉住你的手你也都要想盡辦法甩開對手糾纏而去衝搶籃板球;甚至於不論你是處於3分線外二大步距離籃框是遙遠的位置,或者你是被對手狠狠的卡住動彈不得等等,你還是要想盡辦法去爭搶籃板球。

 

『評估與判斷』

評估隊友狀況、判斷隊友攻籃不進球可能的反彈處;因此,賽前要觀察隊友注意他的體能狀況,平時要統計隊友的投籃習慣、投籃攻籃技術、力道(體能狀況)等。

22-1籃板球.jpg

22-1.2 右側底線、45度投籃與投籃不進後可能反彈角度判斷

    上圖22-1顯示,右側底線如白色箭頭指示投籃,假如不能進球可能反彈的位置,就是回原處或彈往對側的底線區;再如右上圖22-2顯示,如白色箭頭指示右側45度投籃,假如不能進球可能反彈的位置,就是回原處或彈往對側的45度區域,這是球員在爭搶籃板球時候需要的判斷。

 

『卡位』

    所謂卡位(block out)搶籃板球指的是,利用身體任何部位,將對手前進路徑、將對手身體等,卡住並隔絕於不利搶奪籃板球之處,例如隔絕於離籃框越遠越好之謂。

一、卡位是有身體接觸的;

二、卡位時身體重心穩固的往外(往後)用力拱出的;

三、自身的肢體是垂直立體的,屈膝、雙手張開投降姿勢、屁股幾乎是坐在對手的大腿上;

四、假如對手腳步移位想要佔據、繞進禁區得有利的位置,自身要以滑步橫向繼續隔絕對手於禁區之外。

22-2籃板球.jpg

老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