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 Jo White運球切入(ESPN.com Dick Raphael/NBAE/Getty Images

塞爾提克的退休球星,同時也是長年的廣播球評Cedric Maxwell在塞爾提克從倫敦賽回到波士頓主場後的第一場比賽裡只播了半節就決定跟線上的球迷告假一場,因為在他前往波士頓TD花園廣場的路上,Maxwell接到老隊友Jo Jo White病逝的噩耗。

「我的腦海裡現在都是Jo Jo,他的家人,他的妻子Debbie,」賽前接到媒體訪問時,Maxwell說。「我的菜鳥球季已經是Jo Jo的第九還第十個球季(註:第九季),我還記得當時自己遠遠的看著他:『那是Jo Jo White!Wow!』。聽到他去世的消息,真是.…..這將是難過的一天,今晚要播球將是非常困難的一晚。」

「Jo Jo是我的朋友,我的戰友,我跟他有太多充滿歡笑的回憶,」Maxwell說。「現在光是想到這再也沒有機會發生,這真的讓我非常沮喪。」

彷彿預言一般,Maxwell硬撐著開場播球,但最後悲傷的情緒淹沒了Maxwell,讓他不得不中止。

「在第一節中,我向聽眾們說:『各位,我真的很抱歉,我沒辦法再繼續轉播下去。』我只想馬上離開球場回家去。」Maxwell接受訪問時說。「當下我喪失了自己所有做廣播的技巧,沒有任何笑料也沒有任何球賽感想,從我聽到我的老戰友過世開始,我的腦袋裡就一片空白。」

衍生閱讀:<塞爾提克隨筆> Cedric Maxwell 的故事 (一) 你是我的眼 

無獨有偶的,Maxwell的老教練,同時也是塞爾提克長年的電視球評Tom Heinsohn在了到球場後身體不適,已經83歲高齡的他決定告假一場,而在驅車回Worcester家中的路上,Heinsohn也透過廣播聽到了自己子弟兵的噩耗。

White的家人並未將Jo Jo病危的訊息公開,因此只有少部分的親戚有機會能在最後這陣子拜訪,為了避免曝光造成困擾,塞爾提克的相關人士與老隊友也沒能得知消息。隨著White病逝的消息逐漸散開,比White晚一年入隊的明星中鋒Dave Cowens在接到通知後立刻趕到塞爾提克的休息室通知主管媒體與退休球員事務的副總裁Jeff Twiss。

「他是個好人,顧家的好男人,總是完美的代表著塞爾提克,」Cowens說。「他也很有自己的球賽風格,就像是Walt "Clyde” Frazier那些傢伙。White總是西裝筆挺,總是謙和又溫文儒雅,但到了場上,他總是拚盡全力而且出賽非常長的時間。我剛才在想,Jo Jo對我們而言就像是個鐵人,他總是打非常久的時間,而且永遠保持良好體態,永遠。」

「而且,他運動力非常好,」Cowens說。「他可是個美國海軍陸戰隊員。」

在塞爾提克的比賽裡,常可在場邊看見一個纖瘦的身影,身穿著正式西裝,眼角的魚尾紋道盡了滄桑,但眼神卻是永遠那麼堅毅不撓,那是塞爾提克的傳奇球星,同時也是塞爾提克長年負責社區公共關係的長老級人物。

只是,White與塞爾提克的關係並非一直如此。

第一王朝後的首輪新秀

Jo Jo White在一個最糟糕的時候來到塞爾提克,那是塞爾提克第一王朝宣告結束的日子。長年統治NBA的王者Bill Russell在1968-69年球季結束後正式卸下球員兼總教練的身分,留下了13個球季拿下11枚總冠軍戒指的輝煌紀錄,其中最後兩年還是以總教練的身分帶領自己奪冠。即使老化且戰力衰退讓塞爾提克只在例行賽裡拿下48勝34敗,但靠著強悍的精神戰力,還是在Russell率領下接連擊敗了費城七六人隊、紐約尼克隊與洛杉磯湖人隊封王。

剛好是塞爾提克第一王朝最主要的三個世仇。

雖然拿下總冠軍,但拜戰績不佳之賜只在東區名列第四位,也讓塞爾提克在十四隊的聯盟裡拿到了第九順位,也才有機會選到來自堪薩斯大學的Jo Jo White。但就跟大多數的塞爾提克球星一樣,White的選秀帶著那麼點幸運的色彩。

出身聖路易的White是家中七個孩子中的老么,高中畢業後在教練安排下安排了五間大學訪問,最後選擇加入了堪薩斯大學。但跟一般暑假入學的球員不同,由於White高中時晚了一個學期入學,因此White在第一個學期結束後之後才正式進入堪薩斯大學,因此他的大學菜鳥球季只有半個學期,這讓他的大四球季比其他球員晚了半年才畢業,更讓他成為少數在NCAA裡打了五個球季的特例。

大學最後一個球季因為中途畢業而只打了18場,但有生涯最佳的18.1分與4.7籃板,身為1968年奧運代表隊的成員,同時兩度入選全美第二隊,因此NBA各隊對White並不陌生,但卻沒有球隊敢押寶在White身上,因為他們擔心兵役問題將讓White在軍中待上兩年。

▲ White渾身都是鍛鍊後的肌肉(Houston Chronicle)

一直到了第九順位,一向勇於下注的塞爾提克總管Red Auerbach在電話選秀會議裡下了賭注。

「我只能說紅頭是一個非常有影響力的人。」回想當年,Jo Jo White曾經這麼說著。

雖然長年擔任塞爾提克的總教練與總管,但紅頭一直跟家人居住在華盛頓,也因此他與美國政壇的關係十分密切,也由於紅頭出身美國海軍,讓他對「解決」White的兵役問題自信滿滿。經過一連串的磋商,最後White只服了海軍陸戰隊預備役(Marine Reserve Program)就得以免服兩年兵役。這讓White只缺席了訓練營、熱身賽與開季的前12場比賽,不僅讓塞爾提克的損失降到最低,也讓其他球隊恨得牙癢癢,卻又無可奈何。

有趣的是White在2008年被選入海軍陸戰隊運動名人堂,讓人不禁完爾。

▲ 接掌帥印的Tom Heinsohn(NBA.com)

揮別Russell世代後,塞爾提克總裁Red Auerbach按照原定計畫找了退休球員,同時也是負責塞爾提克轉播的球評Tom Heinsohn擔任總教練。當時Heinsohn處在一個稍微尷尬的位置,球隊裡的老將如John Havlicek雖然是他的後輩,卻也是他當年的隊友,這讓Heinsohn的領導統御從一開始就佈滿荊棘。

別看現在每場坐在場邊給著Tommy Point的Heinsohn像是個老好人,他就像大多數成長在二戰時期的老人,有著強悍的因子。特別是Heinsohn是個脾氣非常火爆的教練,如果一個八十歲的老人在場邊播球都可以氣到當著麥克風大聲咒罵裁判,那當他35歲穿著格子西裝外套站在場邊時會是甚麼模樣,這應該不難想像。

衍生閱讀:Tommy Heinsohn 以教練身分入主名人堂(上) 

不只對裁判嚴厲,跟Red Auerbach一樣相信努力、相信體能的Heinsohn要求球員要保持最佳的體態進入訓練營,練習時如果一個不留神,後腦勺很可能就有一顆籃球招呼而來。

但White幾乎是少數的例外,除了他一直保持良好的體魄外,只相處幾回,本身是個成功保險業務員的Heinsohn就發現這個沉默的聖路易小孩有著強烈的自尊心,當著所有人面前像是Red Auerbach罵Tommy Heinsohn或是Jim Loscutoff的方法可不適用於Jo Jo White。於是,Heinsohn決定師法當年老紅頭對待Russell的方式,總是特別小心地避免當眾羞辱這個菜鳥,但這也引起部份其他球員的不滿。

但Tommy Heinsohn背後有總管Red Auerbach撐腰,在塞爾提克,一切都是紅頭說了算。

1969年開季前的九月,White第一次造訪波士頓花園廣場,也是塞爾提克球迷第一次在熱身賽裡看到這個首輪新秀,只是White只能穿著西裝在一旁觀戰,並不是他的軍人身分,而是總教練Heinsohn決定將位置留給一個他打算測試的菜鳥中鋒。這個決定讓White感到失望,也讓兩人有個不甚愉快的開頭,但這決定卻也讓他有機會跟三個塞爾提克傳奇後衛一對一的單挑:Bob Cousy、K.C. Jones與Sam Jones。除了已經遠走西岸的Bill Sharman外,這是當時塞爾提克隊史上最偉大的一群後衛,即使到今日都是會讓後輩膽寒的名將。

「我們都是玩真的,」初出茅廬的White面對老前輩們一點都不感到緊張與害怕。「我在場上的表現說明了一切。」

就像高中與大學一般,White又比同年的其他球員晚了半個球季進入NBA。當Jo Jo White搭機抵達波士頓的羅根機場時已經是寒冷的十一月天,錯過整個訓練營、熱身賽的White只能邊學習球隊的系統邊從板凳打起。很快的,White就成了塞爾提克重要的進攻武器,一月中甚至連續三場拿下二位數得分,並在對辛辛那提皇家隊的比賽裡拿下23分。這是White生涯第一場超過20分的比賽,也讓自己贏得了進入先發名單的機會。

Tommy Heinsohn試圖為這支新的塞爾提克導入早年老紅頭帶隊時的快攻哲學,但在跟Russell搭配慣的前隊友Larry Siegfried主控下一直無法達到Heinsohn的要求。Heinsohn明白年輕且精力充沛的Jo Jo White與早一年入隊的Don Chaney是自己要執行這套戰術的關鍵,但White在堪薩斯大學時完全沒有類似的經驗。事實上,大學時期的White更像是個得分後衛,這讓Heinsohn得要從頭教起,而且是耐著性子的重頭來過,這幾乎違反了這個火爆教頭的本性。

所幸,White身邊有著塞爾提克隊史上最全能的球員之一的Havlicek。就像是後來的Larry Bird,幾乎能從一號打到四號的Havlicek才是塞爾提克實際上的進攻掌舵者,這讓White的控球工作簡單了許多,但也吸走了White部分表現的空間也讓White始終沒能成為一個真正的控球後衛,大幅影響了他未來的評價。

衍生閱讀:C's All-Time Team 

菜鳥球季裡White最終出賽了60場,有平均12.2分、2.8籃板與2.4助攻的成績,但這年塞爾提克只有32勝50敗,成為1949-50球季後第一次沒能打入季後賽的塞爾提克,那年,也是Red Auerbach第一次擔任塞爾提克總教練。

但也由於欠佳的戰績,讓塞爾提克有機會拿到1970年的第四順位,也才有機會選到七零年代波士頓第二王朝的關鍵人物:Dave Cowens。

▲ 在好友Cowens介紹下入主籃球名人堂(MassLive.com)

「我第一天到塞爾提克報到時,Jo Jo已經是二年生,我走向他說:『嗨!Jo,讓我替你抓籃板。』我想要知道他怎麼投籃,怎麼傳球。他的傳球有些滑稽,但老天,他真的能投籃。」by Dave Cowens

就像當年Red Auerbach一直苦無長人可以抓下防守籃板來給Cousy製造快攻機會一般,Cowens正好是個能夠抓下防守籃板後像Bill Russell一般快速外傳給後衛發動快攻的中鋒,更難能可貴的是Cowens也能夠像Russell一般快速飛奔到前場來參與快攻,這讓塞爾提克在第二個球季將戰績進步到44勝38敗,雖然依舊無緣季後賽,但已經預言了第二王朝就在不遠處。

毫無意義的隊史最多勝場紀錄

1972-73球季,Red Auerbach用White的奧運隊友Charlie Scott的簽約權向太陽隊換回了籃板高手Paul Silas,這筆交易讓Heinsohn的快攻哲學得以發揚光大。

當時Silas已經是個有八年經驗的老將,當他以一貫輕鬆的態度比其他隊友稍晚才到訓練營報到時,已經在訓練營裡練得滿頭大汗的菜鳥Paul Westphal好心的提醒Silas要做好準備。

很快的,Silas就發現Westphal所言不虛。在塞爾提克的訓練營裡不僅是菜鳥繃緊了神經,更讓他印象深刻的是幾乎每一個球員都是拚盡了全力做訓練。老經驗的隊長John Havlicek不僅是認真參與每一次練習,還花了大量的時間在鍛鍊身體,讓Silas更訝異於Havlicek可以像是機器人不需要喘氣般的一整天在場上飛奔。從入隊後就從旁看著Havlicek練習的White則像是複製人般努力不墜的訓練,更在場上一次又一次的跳投來磨練準度,因為這是他進入聯盟後知道唯一的訓練方式。

那年球季由於Silas的入隊,塞爾提克每場可以抓下58.6個籃板,比第二名的湖人多每場多出整整三個,Cowens以16.2個籃板居聯盟第三位,而Silas則能抓下13..0個籃板。這一季由White、Cowens與Havlicek領軍的塞爾提克贏得了隊史最佳的68勝,Russell領軍的第一王朝最佳是62勝18敗,GAP首次搭檔的2007-08年的66勝也只排名第三,而由Larry Bird、Kevin McHale、Robert Parish、Dennis Johnson、Danny Ainge與Bill Walton領軍的1985-86球季也只有67勝。

一切看似美好,直到靈魂人物Havlicek在東區決賽第三戰裡為了繞過尼克隊球星Bill Bradley所設的人牆,撞上前來包夾的尼克隊前鋒Dave DeBusschere導致嚴重肩傷。

Havlicek因為肩傷缺席了第四戰,但Cowens與White並沒有就此放棄。這場在麥迪遜花園廣場舉行的比賽裡充滿強烈的肢體對抗,少了Havlicek的塞爾提克幾乎是戰到最後一兵一卒,經過兩次延長才分出勝負。苦戰46分鐘的White拿下34分、7籃板與6助攻,但他跟打了55分鐘有33分、14籃板的Cowens都吞下六次犯規離場(犯滿離場的還有鐵衛Chaney)。

儘管傷勢嚴重,但隊長Havlicek還是在第五戰中途重返球場並打至最後一戰,坐在板凳上的White充滿敬意的對著一邊肩膀幾乎舉不起來的老隊長說:「隊長,您真是了不起!我不認為您可以再上場,但老天,您聯盟裡待這麼久,我猜想您一定隨時都做好準備。」

但Havlicek已經不是原本的Havlicek,只剩下左手能動的他雖然在第五戰拿下18分,但最後兩戰只能勉強上場,少了Havlicek讓這年的塞爾提克在東區決賽裡苦戰七場後敗給了死敵紐約尼克隊而無緣總冠軍賽。

沒有總冠軍,在塞爾提克隊史上就一點意義也沒有。(Sorry, Isaiah)

▲ Frazier vs White(Newsday.com)

當時,尼克隊就像是橫梗在塞爾提克面前的障礙,就像是當年GAP賣力阻擋年輕的LeBron James與他的騎士隊一般。曾經在1970年奪冠的尼克隊在72與73年連續兩季在季後賽裡擊敗了塞爾提克,尼克隊並拿下1973年的總冠軍。不同於LBJ與騎士隊的是Tommy Heinsohn執教,White、Cowens與Havlicek領軍的塞爾提克沒有因此而放棄,反而持續不斷的挑戰著尼克隊,直到找到克服強敵的方法。

當時,明星後衛Walt Frazier正當盛年,基於體型考量,總教練Heinsohn總安排六呎五吋的防守鐵衛Don Chaney來防守Frazier,但成效不彰。例如血戰七場的73年東區冠軍賽裡Frazier就拿下了26.1分、7.3籃板與6.3助攻。

有一天賽前Jo Jo White來到總教練Heinsohn面前自告奮勇的要求防守Frazier,雖然當下Heinsohn不置可否,但最後還是放手讓Jo Jo White來面對Frazier。

「Jo Jo希望能挑戰他,」Heinsohn說。「而他說到做到。」

Tommy Heinsohn不知道的是當White在堪薩斯大學時,防守就是他最樂意的工作之一。

「Jo Jo毫無疑問是個競爭心強烈的球員,而且非常無私。他的隊友都喜歡跟他一起打球,他認真防守、樂於分享球,總是先想到隊友才想到自己。」接到通知後同樣心碎的前堪薩斯總教練Tedd Owens說。「有一場面對奧克拉荷馬州大的比賽,Jo Jo White只拿到三分,但用防守宰制了那場比賽,不斷的靠防守阻斷對手,那是我執教生涯裡控衛最佳表現的比賽。」

▲ Havlicek & White

第十二座冠軍金盃(1973-74)

1972-73球季是塞爾提克的轉捩點。隔年雖然只拿下56勝26敗,但塞爾提克在東區冠軍賽裡只花了五場比賽就收拾了逐漸衰老的尼克隊。

冠軍賽裡,塞爾提克面對的是聲勢如日中天的超級中鋒Kareem Abdul-Jabbar與逐漸進入尾聲的Oscar Robertson。前六戰雙方打得難分難解,固執的總教練Heinsohn堅持讓實際上只有六呎八吋半的Cowens一對一防守Jabbar,搭配上壓迫防守來壓制上了年紀的公鹿隊後場。第七戰前塞爾提克的耆老們齊聚一堂紛紛獻計,老學長Bob Cousy建議針對Jabbar端出包夾戰術,在第七戰前飛往密爾瓦基的班機上一直不置可否的Heinsohn終於下定了決心要改變自己的堅持,決定讓Cowens在前防守Jabbar,而讓大前鋒Paul Silas從後包夾,希望這記突然的變化球能夠混淆公鹿隊員。

「與其讓Jabbar一球一球砍死我們,」Heinsohn說。「我寧願給Cornell Warner(公鹿隊大前鋒)一個機會證明自己是個偉大的球員。」

最後Heinsohn賭贏了,Warner三投盡墨,備受干擾的Jabbar「只有」26分、13籃板的進帳,而Cowens則攻下了全場最高的28分與14籃板,Havlicek與White也各自有16分。

當比賽結束前White撇見一旁的Red Auerbach點然代表勝利的雪茄時,才真正意識的塞爾提克拿下了Russell退休後的第一座總冠軍。

▲ 1974年總冠軍合影

當比賽結束,拿下季後賽MVP的Havlicek與White忘情相擁,Havlicek在White耳邊輕聲地說著:「你是我配合過的球員中最棒的一個。」

就在這一刻,六零年代的塞爾提克傳統正式傳承到新的世代手中。

The Greatest Game Ever Played

1974-75球季塞爾提克以60勝22敗的成績拿下了大西洋區王座,雖然各方看好塞爾提克能夠完成連霸,但當在東區冠軍賽裡對上同樣成績的中央區王者華盛頓子彈隊時,同為24歲的中鋒Wes Unseld與後衛Phil Chenier搭配29歲的強力前鋒Elvin Hayes讓塞爾提克吃足了苦頭。子彈隊拿下頭兩場的勝利,雖然Jo Jo White有全隊最高的21.8分,但卻無力阻止子彈隊在第六戰裡結束這個系列。

為了因應已經35歲的Havlicek不可避免的衰老,總管Auerbach決定用正逐漸發光的Paul Westphal向太陽隊換回得分後衛Charlie Scott。這筆交易讓塞爾提克擁有White、Scott與Cowens三名正要踏入顛逢期的頂尖得分手,同時還能保有籃板手Silas來搭配兩名35歲的老將Havlicek與Don Nelson。

雖然塞爾提克的戰績退步至54勝,但這陣容卻是七零年代的塞爾提克中最佳的組合,而無巧不巧的,塞爾提克在總冠軍賽裡遇上了季前交易的對象:鳳凰城太陽隊。

▲ Jo Jo White

這季的太陽隊只有42勝40敗,但一路打敗超音速隊與勇士隊打入總冠軍賽。開幕戰裡White不僅攻下22分,在他的防守下前隊友Westphal更只有8分進帳,前兩戰裡塞爾提克很輕鬆地以98:87以及105:90擊敗了太陽隊。就在外界一面倒向塞爾提克時,太陽隊卻接連拿下了第三與第四戰,原本White有機會在第四戰槍響前投進追平分,但最後跳投失手,讓太陽隊帶著109:107的勝利回到了波士頓花園廣場。

關鍵的第五戰在炎熱的新英格蘭溽暑裡舉行,老舊的波士頓花園廣場裡擠滿了球迷,汗水與菸味充滿了球場。塞爾提克一開賽就取得大幅的領先優勢,一度在上半場取得22分優勢。但太陽隊並未放棄,當跑到大街上喘口氣的球迷回到花園廣場時,太陽隊在第三節中追成了68平手,雖然第三節結束以77:72落後,但在正規時間結束前23秒靠著Curtis Perry的罰球,太陽隊反而以一分領先。

所幸老隊長Havlicek的切入換得了兩罰,第一罰穩穩罰進將比數追平,但第二罰失手,最後雙方95:95進入了延長賽。

第一次延長賽裡兩隊卯足了勁防守,White死命的絆住Westphal讓下半場狂飆的太陽隊終於慢下腳步。五分鐘過去,兩隊以101:101又進入了第二次延長加賽。

第二次延長裡成了雙方後衛的對決,Jo Jo White在左右兩側各自跳投得手,太陽隊的Ricky Sobers則回敬了兩次切入,第二次還成功製造犯規完成了三分打。剩下一分鐘時,中鋒Cowens在太陽隊三人包夾下在右底線接到White的傳球,Cowens轉身出手球進的同時太陽隊的替補中鋒Dennis Awttey也倒地,吹了整場但滿是爭議判決的裁判Richie Powers此時也響哨給了Cowens一次進攻犯規,塞爾提克不僅失去拉開領先距離的機會,還吞下了Cowens的第六次犯規,雖然塞爾提克依然領先一分,但場上的氣勢逐漸逆轉。

所幸接下來Awttey也吞下一次進攻犯規犯滿畢業,而White在24秒進攻即將結束時奮勇切入打板取得兩分,在滿場球迷歡呼下讓塞爾提克在剩下19秒時以109:106三分領先。但太陽隊中場發球後,很快的Dick Van Arsdale在左底線跳投得分,將比數再次追近。一陣兵荒馬亂中塞爾提克中鋒Jim Ard傳給Havlicek的進場球被太陽隊的Westphal給劫走,雖然Perry的跳投不進,但在Havlicek拚搶籃板不成下很幸運的Perry又抓下籃板並在左底線投進了逆轉的十呎跳投。

時間只剩下五秒,太陽隊反而以110:109取得一分領先。

但另一邊,老經驗的塞爾提克並沒有放棄希望。負責進場球的Don Nelson將球傳給從弱邊繞過大半場的老搭檔Havlicek,老經驗的Havlicek跌跌撞撞的帶球往禁區推進,最後在失去平衡下硬是出手兩分打板進球,讓滿場的塞爾提克球迷興喜若狂。

此時只見裁判Powers在籃框下奮力地揮著手,堅定的比著手勢表示還有兩秒球賽尚未結束,但所有的球迷已經紛紛衝下球場慶祝這得來不易的勝利,在球迷的簇擁下,塞爾提克球員歡欣鼓舞地回到了休息室,而依然在場中賣力揮喊的Powers則被激動的球迷給扭倒在地,現場一片混亂,在警衛的保護下,裁判才得以逃過源源不斷的球迷的騷擾。

花了十分鐘,裁判與聯盟才清空球場,並把塞爾提克球員給請回球場。在裁判確認下時間只剩下一秒,太陽隊幾乎根本不可能從底線傳球進場來轉開反擊。此時,塞爾提克的棄將Westphal當機立斷建議總教練John MacLeod喊出暫停,愣了半晌後已經用盡暫停的MacLeod才理解Westphal的盤算:雖然塞爾提克將可獲得一次罰球,但太陽隊卻可以獲得在中場發球的機會。

▲ 站上罰球線的White全神貫注(Rock Chalk Talk)

「如果我們在球賽尾聲需要人站上罰球線,他是我們最希望的那個人,他就是那個跟太陽隊三度延長賽時負責技術犯規罰球的傢伙,給他就跟買了保險一樣。」by Dave Cowens。

一如Cowens預期,Jo Jo White穩穩地將球空心送入籃框,塞爾提克順利取得兩分的不敗優勢。

太陽隊的進場球原本設計給埋伏在底線的Westphal或是Perry,但塞爾提克的防守凍結了這兩個選擇,在無可奈何下,進場球傳給了在罰球圈頂的大前鋒Gar Heard。在根本沒有時間思考下,接到球的Heard在Nelson的貼身防守下立刻轉身就將球概略的朝籃框的方向扔去,聽著滿場球迷的叫聲與裁判的手勢,Heard才知道自己剛將球賽送入第三次延長賽。

這是NBA季後賽史上第一次的三度延長賽。

第三度延長賽裡,幾乎所有球員都已經精力耗盡,場上的球員連運球都相當費力,除了Jo Jo White。延長賽裡Nelson打板取得領先,但Sobers切入追平,不久Silas拚搶籃板時吞下第六犯,Perry進攻得手讓塞爾提克反而以兩分落後。此時White先是接到妙傳一個箭步上籃追成116:116平手,在太陽隊再次進攻得手後,Havlicek的罰球圈傳球形成失誤,但已經筋疲力盡的太陽隊此時也發生傳球失誤,撿起球的White自己運球過半場後一條龍衝往左底線跳投,在時間剩下兩分鐘時將比數追平成118:118。

這回換到太陽隊進攻,整場打得精彩的Perry此時持球從中路挺進,但腳步踉蹌下倒地形成跳球。相較下體力較充沛的Ard跳到了球並將球撥給了White,White在空中將球撥給在後場的Nelson後開始往前狂奔,Nelson很快將球送給埋伏在中場接應的Havlicek後傳給已經殺到前場的White,在對手防守下White走底線切入禁區將球送給無人防守接替犯滿Paul Silas的二年級前鋒Glenn McDonald得分,成功取得兩分領先。

此時太陽隊總教練MacLeod想要喊暫停,但卻沒有機會,進攻失敗後Havlicek將球傳給從底線竄出的McDonald在左側籃框下翻身跳投得手讓塞爾提克取得四分領先。雖然Westphal右側四十五度角的翻身打板跳投將比數追至兩分差,但White在剩下54秒時穩穩地在左側四十五度角跳投中的又將比數拉開成四分差,而McDonald在接下來的太陽隊進攻中抓下防守籃板並被犯規站上罰球線,此時時間只剩下36秒,雙方主力都已經氣力放盡,連幾分鐘前還生龍活虎滿場飛奔的White都已經累得倒坐在後場休息。

但太陽隊還沒放棄,下半場一直跟White競爭的Sobers飛快的切入挑籃只花了三秒鐘就取得兩分,Nelson發球進場不成只能喊出暫停,順便替大家獲得在喘口氣的機會。

▲ Havlicek與White相擁慶祝勝利(News Vire)

有了前面的諸多教訓,所有的球迷都坐在位子上屏息以待。當Nelson將球傳給Havlicek時,太陽隊此時採用犯規戰術將中鋒Ard給送上罰球線,例行賽有71%罰球命中率的Ard穩穩罰進兩球,但Westphal立刻接到進場球快速的推進後到禁區大轉身跳投進球又將比數追到四分差。Nelson發球進場後,White發動長傳攻勢,McDonald在藍底下無人防守時投籃但被籃框蓋了大火鍋不進,反而讓太陽隊也依樣畫葫蘆的在Sobers直接長傳到籃下打板取分,一瞬間雙方又在剩下12秒時成了兩分差的比賽。

塞爾提克依然由Nelson發球,太陽隊幾度斷球不成,最後五秒塞爾提克將球送給在前場的White,此時彷彿是NFL般所有球員都幫著White擋住四出奔跑而來的太陽球員,White運著球在罰球圈與中場間找尋空檔,看著時間一秒一秒緩慢的流著,直到最後一秒歸零為止。

▲ White上籃取分(Celtics Wire)

滿場的球迷再次衝入球場,這次,比賽終於真正結束,出賽60分鐘的White拿下全場最高的33分,並傳出9次助攻。兩天後,塞爾提克終於順利成為1976年總冠軍,拿下季後賽最多408分的White以21.7分、4.7籃板與5.8次助攻獲選為總冠軍賽MVP,達到球員生涯的顛峰。

永遠的綠血人

生涯後期,Jo Jo 為了左腳跟疼痛所苦,但在崇尚帶傷上場與奮戰精神的塞爾提克裡,他的疼痛並沒有受到太多關注,儘管最後證實這疼痛源自於骨刺並接受手術治療,但Jo Jo White已經再也不是原來那個Jo Jo White。

但受傷還是讓雙方產生了心結,接下來更由於經營權的更迭,在新老闆的介入下球團內部事務一團混亂,Heinsohn去職,最後White也被賣往勇士隊,結束了他的塞爾提克生涯。

「賣走Jo Jo讓我很感傷,」1978-79球季中臨危受命兼任總教練的Cowens在1980年的一次專訪裡談到當時交易Jo Jo的決定。「這交易影響我甚多,他跟我們一起經歷那些歡笑與喜悅,我們在客場作戰時更是室友,但我們兩人有著根本上的差異,而這差距隨著年歲增長越來越深。他總不願意配合,我曾經告訴他:『你是整體的一份子,不能老是想打破規矩。』」

但即使是Jo Jo White,塞爾提克並非一開始就決定將他的背號退休。當他1980年11月以堪薩斯國王隊員身分重返波士頓花園廣場時,波士頓的記者拿著個問題詢問球團時,總裁奧貝克(Red Auerbach)語帶保留的說:「我們有個默契,只有在波士頓結束生涯的球員才能退休背號。」

直到兩年後,塞爾提克才在面對紐澤西籃網隊的比賽裡安排了Jo Jo White的退休儀式,Jo Jo的妻子、兩名子女、雙親與七零年代的教練Tom Heinsohn以及隊友Dave Cowens、Satch Sanders、Henry Finkel都出席了這項儀式。只是跟一年前Cowens高掛球衣時的待遇大不相同,當時塞爾提克還特別舉辦了為期兩天的慶祝活動,還特別找回了25位前球員在前一天下午在波士頓學院打了一場懷舊賽,還請來了Bob Cousy、Sam Jones、K.C. Jones等老前輩到場當嘉賓。而更無巧不巧的是這場比賽剛好碰上了塞爾提克確定登上大西洋區分區例冠軍的日子,多少分散了Jo Jo White的光環。

但White並不在意,他並不是為了光環而打籃球,而是因為他始終熱愛這項運動,熱愛這支球隊。(Sorry, Paul)

雖然稍有嫌隙,但Jo Jo退役後短暫回母校擔任助理教練,之後就在波士頓市區經營餐廳始終沒有離開這個城市。塞爾提克則在2000年再度迎回White到球團中任職負責社區事務,並不時在場邊指點年輕後輩,Rajon Rondo就是受惠者之一。但在2009年11月,體重遽減的White在檢查後發現了腦瘤,經過手術與漫長的復健,White終於克服病魔重返最愛的球場,又重新回到塞爾提克球團負責社區相關事務。

衍生閱讀:西門思 鐵漢柔情 

儘管兩度拿下總冠軍,七次入選明星,兩次入選聯盟第二隊並贏得季後賽MVP,生涯留下17.2分、4.0籃板與4.9次助攻成績White卻一直沒能獲得就在麻州的籃球名人堂的青睞。直到三十年後才得以在2015年跟以教練身分再次入主的恩師Heinsohn一同入選名人堂。

謹以此文獻給 Jo Jo White,R.I.P

 

本文參考

Boston Globe、Boston Herald、GIVE 'EM THE HOOK by Tommy Heinsohn & Joe Fitzgerald、Make It Count: The life and Times of basketball great JoJo White by Jo Jo White & Mark C. Bodanza、Dave Cowens: A Biography by George Sullivan、Ever Green by Dan Shaugnessy

更多塞爾提克資訊: 老溫隨筆  

文章標籤

vant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老大退役的日子裡,除了偶爾看一下以前的影片回味,其他就只能在鞋款上找尋老大的身影了。
在KOBE退休之後,沒多就便傳出了老大的後繼鞋款會繼續推出,只是不再冠上代數,這對於喜愛KOBE或是愛履人士都是一大福音呀,但是第一雙冠名鞋款,老實說略為失望呀,無論是鞋子設計本身,故事性甚至實戰表現,都讓人打上了個問號?? 這是KOBE???



而在本季開季前,一雙有著黑曼巴標誌的神祕鞋款,無預警的在球員的腳上曝光,之後出現的,便是向老大致敬的黑曼巴精神短片,短片最後則出現了雙當時尚未現身的神祕鞋款。

這雙鞋子,便是KOBE最新的冠名鞋款-KOBE AD EP
而這配色,就是以KOBE在亞洲巡迴時,對於訓練營的高強度要求,有所呼應的RISE配色,黑曼巴的自我要求精神。(低調的中底配色直接中啊!!)

[​IMG]

與上一雙KOBE AD一樣的鞋盒外觀,蛇鱗紋
(失望了些,名字一樣就算了,連鞋盒都.....)

[​IMG]

使用相同的名字,點是???
(跟同好討論都要在解釋一番,困擾+1)

[​IMG]

主角現身,大面積FLYWIRE鞋面搭配暗色潑墨,鞋面的實著感讓我想起了老朋友HYPERDUNK 2008,加上蛇鱗紋處理的鞋舌及腳踝部分,呼應著黑曼巴元素,虛虛實實的NIKE+KOBE標誌,在視覺上有著不錯的設計感,但是不諱言,對於冠名鞋款,好像還少了些什麼!!
(傳言這原本是用於之前的KOBE鞋款的鞋面設計,因故延至這雙鞋款才使用,好險不是初亮相在球員腳上的黏貼勾勾XD)

[​IMG]

鞋舌上的繡樣加上材質,感覺蠻不賴的,很喜歡這個處理說。

[​IMG]

三層樣式的NIKE 勾勾,仔細看,在鞋面還有著一圈環狀的加強皮革設計,來增加鞋面與中底連接處的穩定性。

[​IMG]

在前腳掌的防側翻設計上還有著小小的KOBE標誌。

[​IMG]

鞋中段很有誠意的直接使用上碳纖板穩定片,是真。碳纖板(拍手)

[​IMG]

許多的小細節有著KOBE鞋款慣有的點字設計。

[​IMG]

中底的漸層搭配設鞋面的暗色系,整雙鞋亮了起來卻不騷,這個好這個好^^

[​IMG]

左右腳跟的不對稱設計,蠻喜歡這個角度的(是我個人的壞癖好XD)

[​IMG]

鞋墊上的KOBE簽名,ortholite材質加持。

[​IMG]

裝配:
。FLYWIRE鞋面
。全腳掌LUNARLON中底
。後腳跟ZOOM AIR (約74*48mm 厚14mm)
。碳纖維穩定片
。ortholite鞋墊
。建議尺寸-小半號穿著

初探來說,是雙鞋內空間偏大的鞋款,第一次上腳鞋面的感覺真的讓我與原祖hyperdunk有著一樣的感受,卻也有點像是LBJ7一樣,略為空洞,支撐性不錯,可是包覆性有進步的空間,腳踝包覆性也算是一般,中規中矩的。
建議小半號穿著。
中底踩踏起來,不太像是LUNAR給人的柔軟校調映像,比較偏增加反應性的感受(就是比較硬拉),但是反應性與抓地力有著不錯的表現,優秀的鞋墊增加了腳感,後腳跟的ZOOM AIR表現,因為面積及厚度都較上一雙KOBE AD增加了許多,所以較為有感,至於耐磨就.....略

對於我來說,是雙及格卻不到滿意的鞋款,在實戰表現上整體中上的表現,若是加強包覆性,匯市雙不錯的實戰鞋(室內)
但是,這樣,真的無法滿足啊~~~殘念

丁仔的球鞋日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OBAMA OUT!
告別歐巴馬 經典白宮接見時刻回顧


世界上大概找不到第二位一國領袖這麼喜愛籃球和NBA,歐巴馬(Barack Obama)連八年任期即將屆滿,最後一次與記者餐敘都模仿布萊恩(Kobe Bryant)生涯最後一戰"Mamba out",一手向全場獻飛吻致意,另一手丟下握著的麥克風。尤其,往往妙語如珠的他更特別把自己最棒的笑話,留在每年在白宮接見NBA冠軍隊伍致詞上頭,新任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將在1月20號正式就職,以下就一起來回味歐巴馬過去經典發言吧!

※"I was hoping that, coach, you were going to bring some books for Republicans and Democrats in Congress, maybe to get them to start playing like a team together." 
「教練,我希望你可以帶些書給國會那些共和黨和民主黨議員們讀,或許這樣他們就可以開始像個球隊一樣合作了」—接見2009年冠軍洛杉磯湖人

(說明)2009年就任的歐巴馬第一次接見NBA冠軍隊伍,顯然新官上任的他就已經受夠國會兩大黨彼此對立局面,於是開玩笑宣稱請過去十分自豪贈書來幫助球員更懂得融入團隊的禪師傑克森(Phil Jackson)幫幫忙。

※"Kobe and Derek (Fisher) have been there so many times they could lead tours themselves. The same is true for Coach Jackson."
「Kobe和費雪(Derek Fisher)已經來這麼多次了,還有傑克森教練,他們已經來這麼多次,他們大概都可以當白宮導覽了。」—接見2010年冠軍洛杉磯湖人

(說明)布萊恩和費雪加上2010年冠軍,生涯一共獲得五座冠軍,傑克森更是手握十一枚戒指,按照每年NBA冠軍隊伍將受邀接見總統的慣例,這三人可說是把白宮當自家廚房走了。

※"Clearly Dirk is a tough guy, although the most painful thing may have been his rendition of 'We Are the Champions' during the victory celebrations."
「諾威斯基(Dirk Nowitzki)當然是個難對付的傢伙,但他最讓人痛苦的技能大概是從他在奪冠慶祝遊行口中唱來出來的《我們是冠軍》一曲。」—接見2011年冠軍達拉斯小牛

(說明)諾威斯基大發神威,隻手擋下熱火三巨頭,一圓自己冠軍夢,但糟糕無比的歌喉,高聲唱著皇后合唱團的名曲《我們是冠軍》,相信不只是歐巴馬總統,只要你上網找找,聽了之後肯定也是終生難忘。

※"A few of them were here a couple years ago, for a pickup game on my birthday. Now, I'm not trying to take all the credit coach, but I think it's clear that going up against me prepared them to take on Kevin Durant and Russell Westbrook, and I think part of the reason they came back today is they wanted another shot at the old guy."
「眼前這些球員有一部分幾年在我的生日時有一起打過鬥牛,雖然我不想跟教練搶功勞,但是我確實對於讓他們提早適應對決杜蘭特(Kevin Durant)和衛斯布魯克(Russell Westbrook)滿有貢獻的,而且他們今天來大概也是想報當年一箭之仇吧。」—接見2012年冠軍邁阿密熱火

(說明)歐巴馬在2010年生日時邀請了詹姆士(LeBron James)和韋德(Dwyane Wade)參加自己舉辦的鬥牛賽,雖然不知道總統大人是靠什麼贏了兩位明星,但他顯然很驕傲自己幫助他們球技更上層樓。

※"With that, I think we should take a picture, but we should make it quick, before one of these guys starts yelling at Mario."
「話說到這,我想我們應該一起拍張合照,但可能動作要快點,否則查莫斯(Mario Chalmers)又要被罵了」—接見2013年冠軍邁阿密熱火

(說明)查莫斯身為熱火隊上最資淺的成員,攝影機鏡頭常捕捉到他被老大哥們責罵的畫面,於是歐巴馬指示這場景可千萬別再堂堂白宮殿堂上演呢。

※"Let's face it. Just a little while back, people were saying that the Spurs were past their prime. Not just old, but kinda boring. Now they're fresh and exciting! Which is basically the exact opposite of what happens to presidents."
「我們面對事實吧,才不過不久前,人們都說馬刺老了,而且球風又無聊,現在大家又說他們看起來有活力極了,打起球更是賞心悅目,我想這狀況正好跟總統相反。」—接見2014年冠軍聖安東尼奧馬刺

(說明)歐巴馬巧面引用馬刺例子說明,政治人物往往上任時大家給予滿滿好評,但過了一段時間卻又立刻被嫌得一文不值的現象。

※"I just want to say, once again, congratulations. They're working through some injuries on their quest to another title — but I'll tell you what, if you guys need any tips on winning back to back, you know where to find me."
「我只想說,再次恭喜你們,馬刺現在衛冕路上正遭遇一些傷兵麻煩,但我告訴你們,你們要是需要連霸的訣竅,你們知道該怎麼找我。」—接見2014年冠軍聖安東尼奧馬刺

(說明)馬刺過去從未達成連霸成就,進入第二任期的歐巴馬還真是很有資格說嘴一下,而顯然馬刺應該忘記尋求總統建議,因為他們之後依然無緣連霸。

※"I was considering having the vice president cover these remarks so I could stay fresh for State of the Union… taking an example off Pop who sits his stars sometimes."
「其實,我考慮過讓副總統上台致詞就好,所以我可以保存精力在國情咨文上,這招我可是跟波帕維奇(Gregg Popovich)教練學的。」—接見2014年冠軍聖安東尼奧馬刺

(說明)波帕維奇開啟主將輪休風潮,一度讓聯盟官方都下令罰款,歐巴馬可不會放過這消遣的大好機會。

※"I want coach to know that he is not contractually obligated to take questions after the first quarter of my remarks."
「我要波帕維奇教練知道,他的合約不包括必須在我演講第一節暫停時刻接受採訪的條款。」—接見2014年冠軍聖安東尼奧馬刺

(說明)合約明訂NBA教練必須在全國直播賽事的第一節或第三節接受場邊記者採訪,波帕維奇到底有多痛恨這檔事呢?下次收看比賽千萬別錯過。

※"It is rare to be in the presence of guys from the greatest team in NBA history. So we're pretty lucky today, because we've got one of those players in the house: Steve Kerr, from the 1995-96 Chicago Bulls!"
「能夠和史上最偉大球隊成員共處一室是很難得的一件事,所以我們很榮幸今天1996年芝加哥公牛的成員柯爾(Steve Kerr)來到現場。」—接見2015年冠軍金州勇士

(說明)接見勇士時球隊正值挑戰公牛72勝紀錄之時,身為公牛死忠球迷的歐巴馬透過勇士教練柯爾過去身份來重申公牛天下無敵地位是永難動搖的。

※"I also, before I go any further, want to give a special thanks to J.R. Smith's shirt for showing up, I wasn’t sure if it was going to make an appearance today. I'm glad you came. You're a very nice shirt."
「在我開始這次演講之前,我想特別感謝一下史密斯(J.R. Smith)身上的衣服,我很怕它今天會不克參加這場演講,我很高興它還是來了,你看起來棒極了。」—接見2016年冠軍克里夫蘭騎士

(說明)自從騎士封王那一刻起,史密斯就連續好幾天被拍到裸著上身四處慶祝,於是歐巴馬在致詞前特別感謝了一下史密斯的衣服排除萬難來到現場。

※"I should add, that by knocking off the Warriors, they cemented the 1996 Bulls as the greatest team of all time. So your president thanks you for that."
「我要補充一點,你們打敗了勇士,所以確立1996公牛史上最強的地位,總統非常感謝你們」—接見2016年冠軍克里夫蘭騎士

(說明)假如勇士超越公牛的72勝紀錄又順利奪冠,歐巴馬再死忠恐怕有得承認公牛或許不是史上最強的球隊,但上演1比3落後絕地逆轉的騎士幫了大忙,讓他不必陷入這樣的兩難。

原文刊登於美國職籃雜誌2017年2月號

ooo154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太陽隊的後衛總是充滿故事性,太陽也一向是為人所熟知的「後衛之隊」,近20年隊史出過不少知名、球風鮮明、而且各有擁戴支持者的後衛,就在我們失去了一個「Isaiah」、又丟掉了一個「穿2號球衣」的控球後衛之後,還傷了「另一個穿著1號球衣」的後衛,突然在後衛這個位置,我們又有了全新的故事。
 
  他也叫 Isaiah,也穿著2號,他是 Isaiah Canaan。

25498230_1661297020557897_2704777838989288923_n.jpg
 
  太陽隊用了傷病特例的規則才在12月14號簽下了 Canaan,並且很快在最近兩場比賽啟用他在替補席,結果他繳出的表現相當亮眼,馬上把原本因應替補火力不足而把他調去莫名其妙擁有無限開火權的 Mike James,Canaan 在兩場比賽分別攻下了15分和17分(籃板、助攻也各有斬獲,不是只會砍分),Booker 預計在聖誕節前後就會歸來,現在讓 Canaan 的去留問題讓人有點捨不得了。
 
  「我很樂觀留在這裡、找到一個家。」Canaan 在接受《亞利桑納共和報》時如此說著,他是標準的NBA浪人,過去待過火箭隊、76人隊,還有芝加哥、奧克拉荷馬,然後是太陽隊,每當他在一支球隊繳出不錯的表現時,傷病就是會找上他,在他生涯第二個賽季於火箭隊時,攻下職業生涯最高分(24分)的兩天後,他就因為左腳踝而退場,傷癒之後球團通知他去發展聯盟報到、三個星期後就被交易去費城;他在2015-16賽季於76人隊平均攻下11分、三分球命中率為36.3%,然後就遭逢了左肩撕裂傷。
 
  在為太陽隊打的第一場比賽贏了灰狼之後,賽後 Canaan 說:「當我的經紀人通知我太陽隊簽下我時,我告訴媽媽自己已經做好準備,我十分感謝太陽隊相信我的能力、給了我這次寶貴的機會。」


 
  太陽隊的代理教練 Jay Triano 在夏天時就對 Canaan 很有印象,他說:「我真的很喜歡他待在場上,有些球員甚至會稱讚說:『這傢伙是懂得怎麼打球的。』,他控制比賽的節奏、讓其他人參與進攻,同時他的投籃也很好、有三分進攻能力也能切入進攻。」
 
  《亞利桑納共和報》的 Scott Bordow 形容 Canaan 就像是「小一號的 P.J. Tucker」,有趣的是這兩個人現在正好就像是球隊互換一般,剛好效力於最初被大家認識的對方球隊。
 
  事實上,太陽隊最初在今年的夏天就有可能和 Canaan 達成合作協議,只是當時球隊上的控衛已有 Eric Bledsoe、Tyler Ulis,後來又多了 Mike James 的雙向合約,因此最後太陽才決定割愛,沒想到繞了一圈之後,太陽在後場大開缺之後又重新找上了 Canaan,他也很樂意把握這次機會,同時對於像 Canaan 這種浪人球員來講,他一點也不介意球隊這種呼之即來、隨後可能就會捨棄你的態度。
 
  因為,這就是生意、就是職場、就是NBA。
 
  「NBA是門生意,我知道,這些年來我懂的。這只是告訴我們形勢、機遇和時機問題,時機點就是一切,也許現在沒有我的機會,但只要不斷努力,機會總是會在對的時間敲門的。」Canaan 如此說著,就跟很多賣力打球的球員一樣,他不去揣測自己掌控不了的事情,但是他會盡力做好自己可以掌控的事情。
 
  其實不只是球員,我們又何嘗不是呢?
 
  Canann 說:「所有我能做的事情就是好好打籃球,如果我這麼做就能掌控自己能做的事,就像我一直在說的,我依然會努力試著找到一個在聯盟中的歸宿,我希望它就在這裡。」
 
  而我也不諱言,可能跟故事性、也跟打法有關,可能開季到現在最讓我滿意的太陽控衛,真的是 Isaiah Canaan,我會希望並樂見他留下來(不過這下可要頭痛一下合約問題,畢竟我們才剛剛確定執行了 Mike James 的合約,但有了 Canaan 之後,James很有可能在各方面都被取代)。
 
  這張圖片其實是從Isaiah Canaan的個人粉絲團(有藍勾勾哦)來的,他用它當首圖時寫道:「當你認真投入工作時就會看起來像這樣,很棒的團隊勝利,祝福來到這邊,讓我們繼續保持下去!」
 
  我相信,你們都會喜歡他的。
 


文:泰瑞克斯
圖片來源:Isaiah Canaan's Facebook
資料來源:Isaiah Canaan hopes he can find home with Phoenix Suns

加入粉絲團,每天一起玩:糙米蟲與世界的狂想曲

 

 

文章標籤

泰瑞克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orry~低估你好一陣子,我錯!!

為了表示我的歉意,那~再入手一雙如何XD

[​IMG]

還記得Lillard系列剛剛上市的時刻,開啟了另一條以實戰性能及高CP值為招牌的系列,而且極具個人風格及特色的鞋款,讓人從第2代開始就期待著新鞋的上市,且加上Dame 2的高口碑,讓大家在3代上市前,便已經有著熱烈的討論,無論是事先網路上的間諜照或是大家討論的中底配置,鞋面上的鞋帶系統,甚至到這個Rose City配色,更讓我再次關注了她一次。

從甫上市經由勘履大魔頭SAM介紹中了解了鞋款裡,DAME所投注的精神,以及這雙鞋對於他的契合度。
而Rose City配色運用Trail Blazers所在Portland 的別稱-玫瑰之城的靈感,芬芳的概念,繁花盛開的 "Florist City",接續了 Lillard 系列中美麗的傳統。


[​IMG]
無論是一體式鞋面所打造出的整體感受,超~級~特殊的鞋帶系統,不對稱的鞋舌,很有記憶點的鞋款,但是配色對於這雙鞋子的重要性,比原本想像中還要高阿~
不一樣的配色,讓自己對於這雙鞋的喜愛有著很大的起伏,而在初發的配色之後,就非這個低調的ROSE CITY配色最讓丁仔甲意了,在已經入手了Dame 4的前提,還又回頭尋覓了這個傢伙XD

[​IMG]

異材質組成的鞋面,除了最基本的功能取向之外,在配色的選擇上,視覺上也有著特別的感受說。

[​IMG]

樸素的背影,到是顯出了一絲落寞阿~

[​IMG]

dame系列一向在鞋墊上有著特別的設計。

[​IMG]

[​IMG]

DAME 3這次的大底,沒有使用特別的紋路,單就前進的方向的功能取向,單在實戰上面,也頗為稱職。

[​IMG]

另外一個特別的地方,就是DAME系列都是使用BOUNCE做為緩衝科技。

雙重密度中底有著想像之外的緩衝性,而且質輕及高CP值也是另外一個特色呀。


[​IMG]

而在鞋面的三條線以及鞋舌上面的DAME飛行標誌,融合在鞋面設計上,無違和阿~
另一個可以自行調整的鞋帶系統,也是特色之一,不過因為本身的包覆性已經很高了,所以丁仔自己是沒有調整過。
但是對腳型較為瘦長的朋友,則是另外一個好消息,是不。

[​IMG]

[​IMG]

這種低調的外貌,加上現在的超高CP值,而且量不多的前提,還可以覓到無痛入手的價格,這緣分無價!!

[​IMG]

希望穿上他,可以再飛一下,稍稍延續打球的時光呀。

[​IMG]

接下來,多多指教囉^^

[​IMG]

丁仔的球鞋日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Nike 自 2017-2018 賽季開始接手 NBA 球衣生產製造,也稍稍變更了過去各隊球衣款式的編制,現在各隊均會有至少四款球衣,分別是 Association, Icon, Statement 和 City。

文章標籤

New Jersey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諱言,一開始會注意到PG,是因為他穿著與老大一樣的背號,另一位背負24號的男人!
畢竟丁仔從一開始打球,就是老大準備進NBA的時刻,所以對著老大有著特別的情感,而這位一樣背負24號的男人,在一場場的比賽下來,一樣的背號,一樣幾乎靠一人之力撐起全隊,一樣的承接著HD戲界的火矩,或許是移情作用,但是不自覺的越來越注意她,喬治男孩-Paul。



不過在之前,入選美國培訓時的一場嚴重受傷,絕對不亞於今年星海哥受傷的驚悚程度,一時之間也讓大家祈禱著不要因為這次受傷而折損了一位新星,但是喬治男孩竟然有如非人般的傷癒,快速的恢復在大家面前,且不止戰力沒有打折,還似乎還更上了層樓!!!這傢伙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

而在這雙之前,就曾入手了另一個配色的PG1

http://oion8787.pixnet.net/blog/post/65404492

只是在尺寸選擇上一直有著些模糊空間,從原尺寸,小半號、大半號幾乎都有著可行性???
不的不說是這雙鞋一開始給我最大的困惑,原尺寸或小半號搭配薄襪,特別的中底前高後低腳感明顯許多~
但是大半號搭配厚襪的舒適性卻又好上許多,迷惘了我的腳....
所以,索性就兩個尺寸的鞋子共存,在鞋子的選擇多了彈性,傷了荷包@@

[​IMG]

這雙適合速度型球員的鞋子,當然就來到路開箱(小朋友不要學..丁仔家附近車超少的)

[​IMG]

越看越美的雲端鞋盒,加上PG的專屬標誌,絕對值得再一張!!

[​IMG]

[​IMG]

PG1最令人印象深的,非她那結合飛線科技的魔鬼氈設計鞋頭,在視覺及實戰性能上都起了相~當~大~的作用。

[​IMG]

絕對強大的標誌,結合PG及喬治男孩最愛的釣魚浮標的個人標誌,與之前的PG標誌相比,簽名鞋款的全新標誌大勝呀!!


[​IMG]

而在這USA配色上的特有"斷勾"設計,也是壓垮理智的最後一個理由阿~
左右不對稱的設計,對於悶騷又不太敢鴛鴦穿的人,是好選擇呀(握拳)

[​IMG]

特愛紅鞋的丁仔想在這雙鞋子多些紅鞋魂,換上了紅鞋帶,很正常呀是不!
而特地換上較長一些的鞋帶,可以收在鞋頭的魔鬼氈裡,方便。

[​IMG]

這使用釣魚為靈感的大底刻痕,深又大的抓地設計,實戰表相相當令人滿意,光是每次場上有多少人穿搭就知道她的好了,當然CP值也是讓人笑開懷。

[​IMG]

雖然習慣喬治男孩的新背號,花了些許時間,但是感覺重獲新生的PG,衝吧!!

[​IMG]

NIKE近年的實戰系列,在KI之外,這雙PG1可也是讓許多人列入實戰好履的名單呀。

[​IMG]

而在丁仔受傷潛寂了段時間,復出偷練的現在,室外場好幫手+1
雖然緩衝偏弱及較特別的腳感,讓一些朋友不太是適應,加上腳踝的穩固讓人打上了疑問,但是前腳掌的優異設計加上靈活性及高CP值,反應性好,也及獨樹一格的外觀及PG的人氣讓這雙PG1,不寂寞^^

丁仔的球鞋日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這個架上Jordan 代數已經由參拾壹變成XXXII的現在,卻還是中了記回馬槍,又再次打開了盒以參拾壹為名的Jordan鞋盒,當然要感謝朋友的幫忙+推坑,一種死道友也要拖貧道一起下海的精神,我欣賞XD



大家熟知的參拾壹:
是向Jordan 一代致敬的鞋款,無論是由編織鞋變換到皮質鞋面,由swoosh漸層到飛人,還有那超呼應的鞋盒,超帥!!
其次除了"非人"西河,身旁打球的朋友對於他的實戰性能,幾乎都是一面倒的稱讚,那全腳掌zoom air的FLIGHTSPEED科技,尤其是雙層腳踝包覆設計加上固定腳踝填充,年度球鞋絕對是前幾名來著。

最後加上現在買參拾壹代的高CP值以及台灣未上市,就中了.....XXXII,你就再等等,晚點再帶你回家。

[​IMG]

這大家俗稱的黑頭配色,搭配在參拾壹代上面,有種優雅的實戰感,就是Jordan鞋那種場上場下皆合宜的味道,感覺就算是穿著牛仔褲依舊可以電翻你,說到這又想到尚未傷癒付出的小可愛,真的是超合適的代言人啊~

[​IMG]

參拾壹的各種細節,真的非常到位,到味,重新擦亮喬丹旗艦款的招牌。

[​IMG]

身為一位由紡織材料出身的SHOEDOG,對於這鞋面的設計及工序、工法,還要量產,真的讓人每次看到都著迷不已呀。

[​IMG]

相對於西河的不喜歡,我倒是很甲意她,畢竟也只有魔鬼筋肉忍者龜覺得不夠好,但是大部分的人都覺得很優秀阿~
但是不諱言,穿這去室外場,就像是把法拉利改低再去跑台灣的縣道,東西這樣子太浪費。


[​IMG]

這超級超級超級誘人的背殺。
第一眼看到是一見鍾情,第二次看到喜歡的是品味頻率對,看到第五眼還是忍不住仔細玩味,是真愛啊!!!

[​IMG]

關於其他人的愛嘗鮮(好啦我也是),這種過了一段時日還可以遇到的緣分,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遇見你真好,參拾壹

[​IMG]

丁仔的球鞋日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idden in Plain Sight  球、框與網的祕密

我們可以運用各種不同方式拆解分析籃球這項運動,但回歸到最原始的姿態,除了場上跑跳的球員之外,球、框與網毫無疑問是最基本構成要素。在它們。你可能每天到球場報到,與這三者相望,但或許你從不曾知曉,它們背後各自蘊藏的歷史故事。

Ball Don't Lie

自1983年開始,NBA聯盟開始使用斯伯汀(Spalding)品牌作為官方用球。每一顆斯伯汀籃球的製作過程都是一樣的——從美國愛荷華州或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屠宰場到芝加哥一處百年歷史的皮革工廠,再飄洋過海至中國製造組裝,接著重新回到阿拉巴馬州倉庫準備進行品管測試,最後,每年夏天分送給聯盟三十支隊伍。每個階段各自扮演其獨特而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與斯伯汀品牌合作、由荷溫恩(Horween)家族經營的皮革廠,在當地是目前碩果僅存的歷史片段,過去芝加哥因為發達鐵路交通和廣大倉儲腹地,催生肉品加工業蓬勃發展,從當地首支NBA球隊——包裝工(Packers)和之後的公牛隊名都不難看出背後關聯。皮革業原料正是來自肉品加工業副產品之一,且更受益於其他副產品所衍生出的鞋油和毛刷等等相關產業,加上鄰近密西根湖和貫穿當地的河流提供皮革業所需大量用水,荷溫恩家族事業無疑承載芝加哥傳統的延續,他們製造NFL用球歷史可以追溯到數十年前,甚至花了十一年時間研發改良,終於贏得斯伯汀青睞,大約十年前成為NBA用球的皮革供應商。

全球化浪潮很大程度上將美國傳統製造業消滅殆盡,因此組裝斯伯汀籃球工作現在是由中國工廠承攬,負責在日本進口的氣囊外表之上,鋪以來自馬來西亞或越南的橡膠構成籃球內部主體,最後以手工黏合八塊來自荷溫恩工廠的皮革作結。產品運到阿拉巴馬州倉庫之後,會使用一系列精密儀器,確保每一顆球品質符合最高標準。儘管如此,「喚醒」一顆真皮籃球最核心的步驟仍操之於球員之手,斯伯汀高層透露:「球員手上的汗水和油脂,或者說像場地灰塵這些東西才是真正讓籃球順手合用的原因,我們大可以把球放到機器裡頭不斷彈跳上百次,但這和人體實際接觸皮革的效果完全是無法比擬的。」

勇士裝備經理胡森(Eric Housen)強調:「假如你拿剛拆封、還是全新的球下場,指尖大概不用一個鐘頭就會擦傷出血,只有隨著使用時間拉長,汗水和油脂或灰塵慢慢讓球的顏色從橘色變成褐色,這時候才是NBA球員最習慣的狀態。」陣中巨星柯瑞(Stephen Curry)也補充道:「如果按照一分到十分的算法,全新的球是一,然後衛斯特(Jerry West)那年代球員愛用的球是十,我大概最喜歡六左右程度的皮球。」衛斯特世代偏好的舊球顏色之深沈被暱稱為「麥芽糖球」,後來由於電視轉播畫質大幅提昇,官方不容許髒兮兮的古董球登上螢光幕,才讓「麥芽糖球」走入歷史。

關於比賽當晚用球,歷史上也不乏許多饒富趣味的故事,例如一位聯盟高層就指出某隊控球後衛堅稱當時場上使用的球不合手,於是刻意在傳球時瞄準了場邊手握裝滿滿啤酒杯子的觀眾,迫使裁判不得不更換另一顆球。又或者,過去規定較為不嚴謹的年代時,球員會偷偷在自己認為最順手的球上作記號,可能是劃上圓點、叉叉、笑臉或骷髏頭,方便比賽時從一排球裡頭挑出原先屬意的那顆。但是就和讓NFL的新英格蘭愛國者隊和明星四分衛布萊迪(Tom Brady)陷入爭議風暴的「洩氣門事件」(Deflategate)相同,NBA球隊與球員對於比賽用球最大操弄也是在於充氣程度。

傑克森(Phil Jackson)就曾坦言,自己七零年代以球員身份效力當時為奪冠勁旅的尼克時,因為陣中內線球員像瑞德(Willis Reed)或盧卡斯(Jerry Lucas)都僅六呎八吋,身高普遍低於聯盟平均,爭奪長籃板上相當吃虧,於是會偷偷拿球針替球洩氣來減低彈性,當時轉播團隊一員的艾柏特(Marv Albert)也證實,一次目睹搖擺人布萊德利(Bill Bradley)偷偷從短褲褲管拿出暗藏的球針,然後藉由隊友團團圍繞的掩護,開始對球動手腳。

《喬丹法則(The Jordan Rules)》一書也描述日後成為教練的傑克森似乎對球的充氣程度非常在意,賽前總是確保自己親自測試過當晚用球的彈性,一次還抓包熱火刻意未充飽氣,他推論這是因為對手擅長低比分的防守戰,希望透過此方式強迫比賽節奏放緩。傑克森還分析說,例如魔術強森(Magic Johnson)因為喜歡帶球快速推進,湖人主場用球通常都會額外充氣讓球彈性更快,另外像當時拓荒者衝搶進攻籃板很有一套,就偏好未充飽氣的球,如此一來籃板反彈更能在掌控範圍內。

實際使用的籃球雖然在廣泛定義籃球運動下往往受到忽略,但無論是其依然保有的美國舊工業時代情懷或皮革需要人體實際碰觸和時間緩慢催化才能達到最佳使用狀態,還是上個世代NBA球員對於球的特殊偏好和取巧行徑,都帶來更加豐富的樣貌,而來到了近代,籃球本身又有何不一樣的發展呢?

He Dropped the Ball

2006年發布記者會上,時任聯盟總裁的史騰(David Stern)對現場媒體開玩笑說:「我想這顆新設計的籃球和舊版最大不同在於,我的簽名現在會在上頭出現兩次,不像之前只有一次而已。」聯盟宣稱這次與斯伯汀合作推出的新球是過去六十個賽季以來第二次重大變革,前一次為1970年時,將原本組成一顆籃球的皮革數由四片增加為八片,本次變革幅度顯然大大超乎過往,斯伯汀使用全新技術所製合成皮革只需兩片就能達成任務,且號稱帶來更全面的包覆性、更有效的防水性還有更短暫的「喚醒」時間。

人工合成的複合材料無疑是各大運動器材廠商眼中未來新趨勢,何況國際賽事或美國本土絕大多數高中比賽和部份大學聯盟也早已採用合成皮革所製的籃球,斯伯汀理所當然認為,一樣改變遲早會降臨到使用原料來源日益困難的真皮籃球的NBA,他們也有信心加入自己研發創新,能夠在功能面上帶來諸多進步,於是乎主動出擊找上聯盟提出更換新球計畫,雙方最後敲定2006-2007年賽季,聯盟將全面捨棄過往真皮籃球,改用新款合成皮革籃球。

然而,災難立刻隨之到來。

雖然,史騰主導的聯盟官方堅稱新球先前已經有過球員測試,不過事實證明過程中除了2006年全明星賽短暫正式讓現役NBA球員實際使用外,其他測試僅是在當時還處於草創階段的發展聯盟進行,甚至找來背書的還是當時已退休的前球員米勒(Reggie Miller)、柯爾(Steve Kerr)和M.傑克森(Mark Jackson),遑論內部人士爆料,上述三人實際使用新球的時間根本連一個鐘頭都不到。

當時效力熱火的超級中鋒歐尼爾(Shaquille O'Neal)是第一個開砲的明星,他直言:「新球簡直糟透了!它摸起來就像你去玩具店買的便宜貨,做出換球決定的那個人真的該被開除掉才是。」隊友韋德(Dwyane Wade)更是認為新球完全破壞投籃手感,「我的打板投籃再也使不出來了,這之前可是我用在致勝球上的得意招式呢,我可以告訴你,這招看來要成為過往了。」

小牛老闆庫班(Mark Cuban)商請德州大學阿靈頓分校物理學家們進行一連串針對新球的測試,結果顯示新舊兩款用球若處於相同充氣狀態,前者反彈高度相較於後者約低於6到8%,更讓人憂慮的一點是:發生不規律彈跳機率增加約30%之多。此外,研究調查也發現球吸收液體與濕氣能力減低後,導致表面溼滑、難以掌握。但和球員正式使用新球一段時間後所發覺的問題相比,這些缺點卻顯得微不足道。

一代射手艾倫(Ray Allen)說:「新球帶給我們打法很大改變,我得一有機會就把潤滑劑塗到手上,否則指尖很容易就會因為摩擦受傷流血,你可以發現聯盟整體投籃方式都受到影響,跟我討論過這件事的每個球員裡頭沒有一個喜歡新球。」比賽期間常常需要一球在手的後衛奈許(Steve Nash)則說:「顯然我不用再舔手指了,因為新球根本不必這麼做就感覺黏在手上。」他還宣稱新球讓自己指尖佈滿像被紙割傷似的多道傷痕,這點也獲得像基德(Jason Kidd)或諾威斯基(Dirk Nowitzki)等多位球員附和。

風暴越演越烈的情況下,球員工會甚至因此向美國全國勞資關係委員會提出正式申訴,認為聯盟一意孤行的作法明顯影響到全體球員權益,此事還驚動過去曾利用民意逼迫政府嚴格立法監督汽車製造業安規而被視為美國消費者權益運動先驅之一的律師納德(Ralph Nader),發表一封致總裁史騰的公開信譴責NBA草率行事。

最終各方壓力蜂擁而至下,竟讓官方宣佈2007年1月1號起換回舊款真皮籃球,新款合成皮革籃球的實驗僅持續約兩個月即宣告胎死腹中,日後成為史騰任內備受批評的措施之一。斯伯汀更發出公告,指出願意提供購買新球的消費者100美金退款和15美金相關處理費,《運動產業每日新聞(Sports Business Daily)》引述一位資深產業人士說法,「我不會說這件事規模堪比新可口可樂事件,但這絕對是一件非常讓人感到遺憾的狀況。」過去可口可樂公司於1985年推出一款號稱口味更佳的產品,計畫日後全面取代市面上現有口味,此舉招致市場上撲天蓋地的惡評,日後成為行銷學經典失敗案例。

每場NBA球賽開始前,主隊的裝備經理會準備三顆選定的球,交給當晚執法三位裁判檢查是否合乎規定,之後主裁判再帶著這三顆球詢問雙方各一位代表球員挑出其中一顆,假如雙方意見一致,那一顆球就是當晚用球,其他兩顆則作為備用,若雙方意見不一致,主裁判就會選擇剩下的第三顆,免去任何不公平處。如此作法是那麼平凡無奇而公事公辦,似乎籃球本身只是比賽非常基本且毫無爭議的一環,不過顯然籃球本身絕非只是籃球而已。

Above the Rim


1891年,奈史密斯(James Naismith)博士把裝桃子用的籃子掛在春田學院(Springfield College)體育館看台欄杆下沿,籃球運動從此誕生。而當時籃子距離恰巧是十英呎高,一個世紀過去,籃框高始終停留在陰錯陽差下確定的高度。

奈史密斯博士當然沒有預料到,往後籃球員的身高和體能條件會有如此突飛猛進的成長,七呎球員在現在早可說是司空見慣。黑人球員的加入,再配合高科技輔助訓練,某些時刻,地心引力似乎仿佛會短暫於籃球場失效。然而,既然如此,那為什麼這看似陳舊且設立初始根本未經深思熟慮的十英呎籃框高度依然屹立不搖呢?

事實上,提高籃框高度的想法歷史非常久遠,1967年12月4號出版的《運動畫刊》封面故事標題就是:「支持改為12英呎高籃框」,其中日後成為活塞「壞孩子」王朝背後推手、當時擔任大學教練的麥葛洛斯基(Jack McCloskey)強調:「假如我把籃框釘在牆上一處,然後球員們開始比賽,但是那些大個子們卻很簡單就在籃下把球擺進,或是把投失的球輕鬆點回籃框,比賽看起來強弱懸殊,我會怎麼做呢?我肯定會把籃框高度再提高!」過去這群抱持純粹主義且資歷顯赫的籃球教練憂慮,長人統治比賽現象不僅破壞比賽平衡,更違背籃球強調技術、團隊合作的初衷,他們認為提高籃框是最佳解決之道。

日後以主辦長人技術訓練營聞名全美的紐威爾(Pete Newell)同意道:「籃球比賽應該是各項技術的平衡展現,現在長人球員能夠靠鞏固籃板、籃下得分和火鍋封阻,幾乎是憑一己之力就宰制全場。」麥葛洛斯基認為,12英呎高籃框將逼迫七呎長人也得學習如同矮個子球員一樣全面技術,而非全憑個人基因天賦就打遍天下無敵手。

另一位支持者——當時愛荷華大學教練米勒(Ralph Miller)則自曝,他私下訓練長人投籃方式就是借助12英呎高籃框,因為如此一來他們不能再用扁平幅度投籃,必須要加入一定拋物線弧度,這在提昇投籃準度上有顯著幫助。就連倚靠籃球史上首位超級中鋒麥肯(George Mikan)稱霸一時的帝博(DePaul)大學教練的邁爾斯(Ray Meyer)也力主提高籃框,「我認為12英呎高籃框未來是無可避免的趨勢。」他如此預言。

《運動畫刊》在1967年時,曾請求田納西大學使用12英呎高籃框進行隊內練習,日後效力公牛的七呎巨人博爾溫克爾(Tom Boerwinkle)寫下高懸至今的隊史單場37籃板紀錄,但那場隊內練習賽時卻整場宛如遊魂一般,賽後失望地告訴記者:「我希望12英呎高籃框永遠不會成真,爭搶籃板難度增加了,因為球停留在空中時間變長,其他較矮球員有更多機會卡到位置,同時所有球員投籃幅度都變高許多,我過去可以一場送出六到七個火鍋,今天卻一個也沒有。」

12英呎高籃框的點子起源其實遠遠早於《運動畫刊》文章推出的1967年,且背後藏有一個如今看來簡直不可思議的動機——消滅灌籃。有「籃球教練之父」之稱的艾倫(Phog Allen)在1934年就實驗過12英呎高籃框,翌年更於《鄉間紳士(The Country Gentleman)》雜誌發表標題為「灌籃不是籃球」的文章,裡頭寫著:「高個子灌籃的樣子一點都不優雅,那個動作就像我把甜甜圈浸到咖啡裡那樣無聊。我說,這根本不是籃球,我的眼中得分就是該用投籃取得,絕對不是灌籃。」

之後,張伯倫(Wilt Chamberlain)橫空出世,更是讓部份守舊的籃球純粹主義者擔憂不已,他們提出更多比提高籃框還要天馬行空的點子,希望可以讓比賽回歸自我眼中的理想狀態,像是移除籃板、籃板由方形改為橢圓形、籃板和籃框間距離增加、籃框縮小、籃下得分只算一分或乾脆籃下得分不算數等等規則。1967年,NCAA當局更實現艾倫過去夢想,針對灌籃下達禁令,首當其衝的受害者是效力UCLA的中鋒阿辛道(Lew Alcindor),也就是日後的名人堂中鋒賈霸(Kareem Abdul-Jabbar)。

升高籃框的提議,雖然無法得到足夠支持,不過也一直沒有完全消失在籃壇,1986年的《運動畫刊》提及,此舉是因應NBA球員身高大幅增加趨勢的作法,但卻也在結論中調侃說觀眾大概死都不願意放棄欣賞喬丹(Michael Jordan)灌籃英姿的機會。1987年,塞爾蒂克名人堂後衛庫西(Bob Cousy)則認為山不轉人轉,既然大眾不認為調整籃框高度是好主意,不如就限制籃球員高度,共同創立的世界籃球聯盟(World Basketball League)就規定參賽者得是6呎5吋以下,但該聯盟僅營運五年就關門大吉。

2007年,大學籃壇名帥紐威爾之子湯姆(Tom Newell)於西雅圖舉辦一場使用11英呎高籃框的比賽,他堅稱有朝一日升高籃框絕對是時勢所趨,語調就如同艾倫1949年所言,「十二英呎籃框就跟死亡還有繳稅一樣無可避免」。1967年,邁爾斯的那句預言,或者身居NCAA規則委員會要角的史泰茲1989年保證:「我這輩子也許看不到了,但到了2020年,籃框肯定早就提高了。」

近代中鋒沒落,加上三分球革命雙重影響下,升高籃框支持者背後論據似乎已經不再是議題,球員個別技術或團隊合作意識相較過往皆有明顯成長,儘管還是有像現年幾近八十高齡的老教頭莫里斯(Stan Morrison)頑固地表示,現代籃球只是從中鋒宰制時代的一元面向變成擋拆為主的二元面向,每支球隊打法依然大同小異,不過六月才逝世的麥葛洛斯基兩年前受訪時,倒是坦言:「我現在依然會為了收看西岸比賽熬夜凌晨一點,能活到這把年紀還可以享受比賽真的是太幸運了。」

最後,麥葛洛斯基依然忍不住提醒仍願意聆聽的人:「當然,如果可以提高籃框,那對於籃球運動來說,一定是再美好不過的事!」

Nothing but Net

勇士助教佛萊瑟(Bruce Fraser)站定籃框底下位置,準備開始自己口中「世界上最輕鬆的工作」——替練投的柯瑞(Stephen Curry)和杜蘭特(Kevin Durant)撿球,「當這兩個傢伙練習投籃的時候,我幾乎完全不用離開籃下進攻免責區的半圓」。佛萊瑟粗略統計,柯瑞每次練投至少包括100次三分出手,他命中率多半能維持在八成多接近九成水準,杜蘭特三分出手則較少,不過同樣要求自己每次訓練至少需要從三分線外命中三十球。

一日,教練柯爾觀察佛萊瑟如常協助柯瑞和杜蘭特進行練投的訓練場景,當兩人合計一共投進超過五百球後,現場眾人(包括正魚貫進入訓練場館內採訪的媒體)都注意到,一股類似塑膠燒焦的味道微微滲入空氣,柯爾將目光移向籃框下方的籃網,說:「看來我們得換一副新的籃網了。」原本該是潔白無暇的籃網染上些許灰褐色且夾雜燒焦後特有的橘色,尤其是球空心破網後接觸的位置更是明顯。

根據製造廠商說法,籃網出貨前會經過一台專利機器測試,以六到七顆球輪流從各個不同角度經由每小時32公里速度測試約一萬次確保品質,宣稱籃網經過這番測試後頂多是有些髒污,他們沒有想到的或許是勇士這樣一口氣擁有三位史上最佳射手的球隊出現,球隊裝備經理胡森透露每隔幾個禮拜,訓練場館就得更換一次籃網,佛萊瑟則補充說:「特別是這季,籃網耗損速度更是前所未見得快。」

大概所有熱愛這項運動的人都同意,籃球空心破網的聲音是世界上最美妙的聲音之一,NBA場館甚至特別在籃框下方安裝收音裝備,錄下進球後聲響,再藉由擴音設備放送到全場。湯普森(Klay Thompson)說:「咻唰!這聲音是那麼純粹,它彷彿讓你知道,你正在做一件正確的事,我喜歡透過耳朵來知道自己手感正火燙到不行。」指導多位NBA明星投籃的私人訓練師麥克拉納罕(Rob McClanaghan)則要求,球員結束訓練最後一定要連續命中兩記聲音清脆的空心球,因為這樣能夠讓他們的心理狀態得到正向回饋。

美國海軍學院物理學教授方坦諾拉(John Fontanella)於2006年出版《籃球物理學(The Physics of Basketball)》一書,當中花了非常大篇幅探討理想投籃背後角度、施力和旋轉等因素,籃網在他心中有著近乎神聖的地位,「籃球和籃網間互動是一位真正優秀的射手得到回饋的地方,任何人只要投過在街頭上少了籃網的籃框後,少了籃網後射手能夠得到資訊少了很多。」

專門幫助NBA球員加強罰球的投籃專家馬修斯(Chris Matthews)也十分認同方坦諾拉的觀點,他說:「我可以告訴你,99.9%的射手聽到破網的聲音都會感到興奮,我自己的經驗是光聽進球後籃網的聲音是最好的建立節奏方式。」佛萊瑟觀察中,湯普森和柯瑞空心破網聲音就存在些微差異,前者投籃弧線較平,進球時籃網幾乎不會發出太大聲響,反之後者有時彷彿要脫離大氣層的出手往往讓籃網發出高亢音頻。

籃球癡布萊恩(Kobe Bryant)喜歡稱呼籃網為「答案」,因為它能夠告訴自己如何維持火燙手感,他還說,懷念過去八零年代湖人論壇球場較緊實的舊式籃網,進球後球會再停留於籃網一段時間。球員時代是一代偉大射手的柯爾對於籃網也有獨特喜好,說自己高中時候體育館的籃網較長且鬆垮,球進後會稍微在籃網內捲繞一下,他認為這個特色在年少的自己眼中簡直酷斃了。

可惜,現代籃網都內建防止捲繞設計,柯爾再也看不到自己過去喜愛一幕,球員行為同樣也會影響籃網設計,例如製造廠商有一陣子試著改用尼龍材料,但由於球員間日後十分流行在賽前手抓籃網、雙腳懸空吊起自己,導致籃網拉長變形影響美觀,之後就一律改為聚脂纖維材質,並在末端以聚丙烯增加強度。

就如同籃球充氣程度一般,籃網鬆緊也是球隊能搶佔優勢之處,布萊恩就說過去帶起跑轟戰術的太陽主場籃網都特別寬鬆,所以球很快就通過籃網,馬上就可以進行快攻反擊。柯爾也有類似故事可以分享,過去曾於傳奇教頭伍登(John Wooden)執教的UCLA擔任球僮,他觀察道:「伍登球隊擅長使用2-2-1全場壓迫防守,為了爭取哪怕是一秒時間來站穩防守陣形,他們會特別挑選難以讓皮球通過的籃網。」

某一日的下午練習,柯瑞注意到空心聲響似乎有些不同,「全新的,對吧?」他高聲自言自語,佛萊瑟在柯瑞連續命中77球三分後感到有些緊張,害怕自己傳球角度偏差會破壞對方節奏。

柯爾則又將目光鎖定在上下左右律動的籃網,他想起,那是自己稍早才提醒過裝備經理胡森,替訓練場館換上的全新籃網。

原文刊登於美國職籃雜誌2017年9月號

ooo154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老大退休之後,NBA的最後一擊人選,Lillard,絕對是前幾順位的人選!!
看著那自絕殺火箭後的新慶祝姿勢,轉屬於絕殺的慶祝姿勢,note the time-DAME TIME



而Lillard熱愛RAP,還記的在第一雙簽名鞋的鞋墊上就印著dame自己寫的詞,每款不同配色都使用了不同內容,最近新出的歌,還蠻有內容的說(超離題~)
而私下親人的個性,和場上的殺手本質,完全的違和呀,而另一方面的親人個另也反應在鞋款上,因為Lillard希望可以用比較親民的價格,為球迷堤供優秀的鞋款,這也是一直以來DAME鞋款一般市售版都沒有使用BOOST的原因之一。

而在這1.2年,Lillard接連成為明星賽的遺珠,絕對是讓人在明星周槌桌的理由之一,各位客倌,這合理嗎!!
也因此在明星周後,Lillard都會爆發一下來發洩怒氣,也成為了這1.2年的小插曲。

[​IMG]

而自從adidas準備替李納德發行簽名鞋後,有著獨特地利的波特蘭,其實就是adidas在美國的總部之一,所以也讓Lillard在每雙鞋款的參與度--超級高,可以說每一版每個細節都是在他眼下完成的,所以簽名鞋款的細節與完成度,當然也是"不理阿"優秀。

而這雙DAME4在一上市,就吸引著實戰派的眼光,畢竟Lillard系列在前3代已經在實戰上打下了口碑,而且不斷進步中~

[​IMG]

這次使用的全襪套式設計,一方面增加合腳性及包覆性,另一方面這次的首發配色,鞋面上所使用的三明治透氣網布,還使用上了特殊的材質,在鞋面的硬挺及抗張性(就是讓鞋子不易變形),讓人在第一次套上時就話馬上發現她的特別~透氣網布中層的黑色紗線,是使用特殊材喔!

[​IMG]

還記的那句老梗:不要試穿,你會後悔...
後悔一....太慢發現
後悔二....很容易手滑
於是丁仔在上市第3天,原本只是想去找朋友聊天,然後朋友不在,可是還是....手滑了
那個誰,你不用表示一下嗎~都是你(指)

[​IMG]

而另外在中底外型上面,結合了Lillard最愛的音樂波紋,也透露出了殺氣騰騰的錯覺~

[​IMG]

鞋跟上的YKWTII 字樣,是Lillard的名言"You Know What Time It Is"的縮寫,超級帥氣地背殺,至少被穿DAME4的對手過,還可以看到帥氣的車尾燈~

[​IMG]

其次這次的鞋面使用襪套式鞋面,另一個優點是無論場上場下穿著都有一定的舒適性,可是是在腳踝的支撐性上,沒有意外地就稍弱了點,但是,並不代表不OK,只是這不是他的強性,但已經足夠。
(就像經典戰鞋墨鏡鞋是超低筒但從沒有人說過她腳踝設計不好,是吧是吧~)

[​IMG]

另外在腳踝上的拉環設計,當然是用來方便穿脫~
BUT材質上也不馬虎,一方面刻畫著飛翔D,另一面則印著adidas

[​IMG]

[​IMG]

而鞋在在原本的鞋帶處,則增加了一條密碼鎖(誤),是防護帶,其實原本的用意是用來降低無鞋舌設計,降低鞋帶對腳背的壓迫,但是加上密碼,儼然就成為了另一個大大的特色!!

35.12 –Lillard高中傑出的單場表現,受到高中教練的讚賞。
25.6.4 –Lillard在韋伯州立大學最後的賽季平均數據。
6 –NBA選秀首輪第六順位加盟拓荒者,成為2013年度新人王。
0.9 –2014年,在比賽剩下0.9秒時投進致勝三分球,因此有了Dame Time的封號。 

腳跟的內外側,則使用了類皮質的三條線及壓印的lillard簽名,而且細節處理得相當好說。

[​IMG]

[​IMG]

鞋帶孔束帶上特別加上了包覆材,來增加摩擦力說。

[​IMG]

中底則是DAME系列一貫使用的雙從密度BOUNCE中底,但是這次的調整,腳敢穿起來像是界於DAME 2代與3代之間的感受,緩衝性與腳感,完全對得起她的定價,若要真說個缺點,"請給我個厚一點的鞋墊好嗎",以上。
(畢竟鞋墊對腳感的影響頗大,傳奇鞋款T-MAC1可使說完全是靠鞋墊撐起腳感地說)

[​IMG]

而大底使用上不規則的波紋,發想自音波的感受設計,在各方便的彎取性,抓地力都有一地程度的表現。

[​IMG]

而大底那三條線,我還蠻愛的說....

[​IMG]

這雙鞋,非常非常快,就已經讓一堆實戰派上腳了,夜晚在各球場,幾乎都可以瞧見她的蹤跡,所以好不好穿,打球實戰如何,不用多說了,加上那親民的價位,真的沒有什麼好考慮的了。

[​IMG]

在逐漸傷癒的現在,老話一句,教練,我想打球。

[​IMG]|

大伙BYE~

丁仔的球鞋日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 New Jerseys 要來替大家解說,關於本季開始發行的 Nike 球衣中 Swingman 和球員版有什麼差別? 由於 Nike 目前在台灣一般門市尚未販售球員版球衣,對於想要了解這兩個等級差異的朋友可說相當不便,希望看完本篇文章後可以幫助想入手球員版球衣的朋友解開心中的疑問。

文章標籤

New Jersey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8ek6-fynwnws0387292.jpg

 

「他們太軟了,他們不知道怎麼帶我兒子,只有我才知道如何去執導他。」

 

 

球爸—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這是今天看到球爸(LaVar Ball)針對兒子在洛杉磯湖人隊表現不如預期,指責湖人隊教練的一番話,而這位基因好到生出三個籃球明星的前美式足球球員,最大的問題就是管不住他的嘴巴。這部分跟他前幾天才剛槓上的美國總統川普還真是出奇地相似(這件事還沒完,待會兒會提到)。

 

再想起他今年三月說他年輕的時候,一對一籃球絕對可以電爆Michael Jordan;並且說他大兒子球哥Lonzo Ball比Stephen Curry更好。

 

去年11月球爸「保證」Lonzo會帶領UCLA拿下2017年NCAA冠軍,結果UCLA在季後賽16強被淘汰。之後他說:「實務上,一個球隊在場上擺上三個白人是不可能贏球的(UCLA先發五人中有三位白人球員),因為他們的腳步太慢了!」

 

他曾經跟USA Today說他的三個孩子會整包統一賣給出價10億美金的運動品牌,「錢不用一次給我,分十年每年給我一億就好......」球爸這麼說。

 

球爸堅持他的兒子們不簽單獨的贊助約,他創立的球鞋品牌Big Baller Brand要連同他的三個兒子,成為大運動品牌如adidas、Nike、UA的子品牌,就如同Air Jordan是Nike的子品牌一樣。但是Jordan是在NBA拼戰十多年得到無數榮耀之後才有這樣的待遇,球爸卻在球家三兄弟一場NBA比賽都沒打過時就提出這樣子的要求。

 

在三大品牌紛紛拒絕之後,球爸放話不懂這些大品牌在跩什麼?他說:「球鞋沒什麼了不起,不過就是兩件事,縫縫黏黏,又不是什麼科學計畫。」(A shoe is not that big of a deal. It’s two things, stitching and glue. It isn’t a science project.) ,他宣稱BBB將來在市場上絕對可以威脅到Nike等品牌跟他們一較長短。

 

 

寫到這裡血壓都快要飆起來了。而不只我而已,高齡80歲,Nike全球籃球行銷總監George Raveling在今年四月跟球爸打過交道之後,說球爸的出現是:「近一百年籃球界所發生最糟糕的事情」(the worst thing to happen to basketball in the last hundred years)。

 

 

我過去從事運動行銷工作時跟不少運動員的家長打過交道,這樣的事情並不陌生。在程度上或許沒有球爸這麼誇張,但有些選手的爸爸或媽媽,真心(或盲目的)覺得自己的孩子是全世界最厲害最有潛力的,肯定是下一個費德勒或鈴木一朗(但我看覺得幾乎都差很遠)。真的讓我們想要贊助的廠商不知道從何溝通起,因為出發點差太多。差別如同我們想要贈送一張免費悠遊卡,但對方卻覺得應該提供一台賓士車外加司機,根本毫無交集。

 

但除了over-rate自己孩子的天份以外,另外一個理由就是這些父母對於運動產業了解不夠充分,有的以為廠商都是有錢的凱子,又或者認為所有品牌全都是無良廠商,一定會欺負自己的孩子;所以這樣子漫天喊價才是在幫孩子(或幫自己)爭取最佳待遇。

 

但其實,在一個自由競爭市場,選手的價值是由市場供給雙方共同來決定行情,而不是生產者單方面說了算。就像農家辛苦種出自己覺得超棒的番茄,但是定價三顆120元我就實在買不下去一樣(這是我昨天在超市的經驗)。所定的價格如果高過市場行情太多,那麼乏人問津就是一定的結果。球家兄弟不是沒有價值,但球爸盲目(或故意操作但最後騎虎難下)的抬高價格,結果是害到自己的孩子只能穿BBB自己縫縫貼貼生產出來的高價爛鞋。話說BBB生產的鞋款ZO2一雙定價台幣一萬五千元是什麼鬼啊?這比球家三兄弟開價10億美金還要扯啊!

 

如同我過去的經驗,遇到難纏不講理的家長,我會選擇不去談贊助他的孩子一樣,球爸的存在,儘管他認為在幫自己的孩子,但從球技養成到人格養成,最後牽扯到實質的薪資跟贊助,結果卻極可能是害到這三兄弟。接下來我們就來談談這三兄弟。

 

 

球哥—低調有實力但被老爸害死

 

6尺6寸(198公分)的球哥(Lonzo Ball)其實毫無疑問是三兄弟當中最好的一位。他在高中就名滿全美獲選全美最佳高中球員,高中最後一年帶領球隊打出35勝0敗全國排名第一的戰績,個人當年成績是驚人的23.9分、11.3籃板、11.7助攻,平均大三元的驚人表現。

 

因為球哥高中時期的精彩表現,差不多也從這個時候,球爸開始不斷的大放厥詞自我吹噓,一方面是promote自己的孩子,但一方面其實也給孩子加添了許多的壓力。球哥在UCLA的表現雖然不差,大一平均14.6分、6.0籃板、7.6助攻。其中助攻次數是全NCAA第一,並打破名將Jason Kidd所保有的Pac-12(太平洋12強)單季助攻紀錄。但這種成績也不是讓人一看就覺得會是LBJ二世的數字。但是學年結束後,一如預期,球哥宣布棄學投身NBA選秀。

 

而在選秀之前,透過球爸不斷的放話他兒子比NBA的誰還要厲害,一場NBA比賽都還沒打過的無辜球哥成為眾矢之的。

 

其實球哥本質上是個低調pass first傳統型控衛,並不是Russell Westbrook那樣得分控球一肩扛一個人大殺四方的搶眼全能後衛。球哥的打法需要團隊合作,需要隊友程度默契的配合(這目前湖人隊還滿欠缺的),而不是也不能他一個人當救世主把湖人撐起來。但球爸的大嘴巴,卻讓球哥要承擔救世主的壓力,以及達不成時的失望。

 

球哥本季到目前為止平均每場9.0分、7.4籃板、7.1助攻,不算太差,但也絕對稱不上是救世主的表現。湖人的戰績8勝11敗,比去年稍稍進步但也有限(特別是對期待甚高的湖人迷來說)。跟Curry是完全不用比了,因為投籃姿勢特異的球哥本季命中率低到只有31.5%,甚至連年度最佳新人都沒什麼希望了。

 

其實球哥速度沒有Jason Kidd快,投籃沒有Steve Nash準,身高沒有Magic Johnson高。他就是個傳球視野不錯不貪功的控衛,可以在優秀控衛永遠有市場的NBA生存,將來如果投籃找到手感也有可能入選一兩次明星賽,但是成就應該不會超越上述幾位傳奇控衛。球爸是要認清現實,還是要嘴硬死不認錯呢?

 

 

對球哥來說,最希望的可能是球爸別再大嘴巴了吧!

20171108171002_e24858b0ac4fa527472cc1507e8176ac_1.jpeg

 

 

球大弟—三隻手毀掉一生

 

球大弟(LiAngelo Ball)最近新聞鬧得很大,但卻很意外的不是因為籃球而是國際新聞。這個月UCLA到中國去打NCAA本季的開幕戰,因為馬雲的阿里巴巴有贊助Pac-12(天啊!大學籃球的商業化,連NCAA都要去中國比賽......)。當UCLA進駐杭州時,球大弟跟其他兩位UCLA的球員,竟然在杭州的精品店當起三隻手來,偷竊了包括LV太陽眼鏡在內的一些精品而當場被逮,而且不是一間喔!是連偷了三間店!

 

我實在不了解這三個美國男孩是少了哪一根筋,這麼引人注意的三個巨大黑人(身高分別是球大弟196公分,其他兩位都是208公分)走進中國杭州的精品店,竟然還敢偷東西以為不會被發現?

 

結果當然是被活逮。而這番活逮還成為國際話題,因為美國總統川普剛好到中國訪問,按照川普的說法,他在訪問中向習近平提到這三位球員,然後這三位護照被沒收軟禁在飯店的球員才被撤銷告訴獲准返美。

 

有趣的是球爸對川普總統完全不領情,他認為川普只是吹噓自己硬要居功,氣得川普在推特上說:「早知道就讓他們留在監獄了。」(I should have left them in jail!)

 

但我覺得球爸最過分的不是對川普總統的不領情,而是他這段讓人傻眼的推特推文:「他們沒事卻想要大做文章,我可是來自洛杉磯,我看過太多比拿幾副太陽眼鏡要嚴重得多的事情。我兒子有許多成就,不應該被一個錯誤的決定就此定罪。」(They try to make a big deal out of nothing sometimes.' I'm from L.A. I've seen a lot worse things happen than a guy taking some glasses. My son has built up enough character that one bad decision doesn't define him.)

 

意思是:我兒子球打得那麼好,偷幾副眼鏡算什麼?

 

身為家長對子女犯罪採取這樣的態度實在不可思議,而球大弟目前被UCLA無限期停賽,將來是否能夠遵循哥哥的腳步進到NBA也因此增添了極大的變數。

 

 

球大弟(中)都已經開記者會道歉認錯了,但球爸跟川普的推特交手卻還不停止,也讓球大弟偷竊的事情無法從媒體上結束。

d2930179.jpg

 

 

球小弟—92分又如何?

 

球爸的狂妄以及對子女適得其反的教育方式,在球家最小弟弟LaMelo Ball最近發生的事情上再度印證。球小弟原本還在上高中,之前曾因為單場得到92分而躍上新聞檯面。但如果你在網路上找到那場比賽的youtube,你會發現這92分非常無聊,因為球小弟根本完全不回防一直待在前場,他的四個隊友負責回去防守四打五,一搶到籃板或者抄截成功就立刻往前甩,等在那邊的球小弟整場就不斷的接到隊友傳球然後上籃得分,就這樣。坦白講,這種比賽這種打法的高得分一點意義也沒有。

 

但球爸就是用這種方式培養自己兒子的知名度,並且更進一步;BBB品牌竟然幫球小弟出了一雙代言鞋款MB1(嗯......定價有比哥哥的代言鞋便宜一點,395美金一雙,台幣1萬2千元左右)。這讓球小弟成史上第一位有自己代言鞋款的高中生,但這當然也違反了業餘高中籃球的規範。

 

但球爸完全不理會,加上他也不滿意兒子高中隊的新教練,所以他的決定是:那我兒子不念高中總行了吧!球爸對媒體說:「我會把他(球小弟)訓練成有史以來最強的籃球選手!」所以從今年十月起球小弟輟學,完全由球爸自己負責教他打球......。而在兒子成為史上最強籃球選手之前,USA Today的記者已經稱球爸為:「史上最糟運動員父母」(worst sports parent ever)。

 

坦白講,我們這種正常球迷正常父母,碰到球爸這種非典型,實在只能無言。但可惜的是他的三個孩子,被自己父親這樣子不正常的教導,會形成什麼樣的人格跟面對什麼樣的環境?

 

 

球小弟不念高中了,因為老爸不爽教練也不因為個人代言鞋款都出了,高中籃球算什麼?但他的未來呢?

144768679.jpg

 

目前看起來球哥的身高最高球技最好,但個性低調也最不像父親。他可以在NBA存活,但如果他老爸跟弟弟別來亂,他會過得比較輕鬆一點(日前球大弟偷竊被逮,就讓球哥面臨很大的壓力天天被記者追問)。

 

球大弟還沒有在NCAA打過一場球就因為偷竊毀掉了自己的形象,可能也毀掉了NBA之路。這也讓我們了解,就算是年輕人,有些錯誤是不能犯的,一犯下去,可能就是一輩子要付出代價。

 

2001年出生,目前16歲的球小弟在場上的球風可能看得出來個性最像他父親,但是他個子也最小,目前190公分左右,雖然以他的年紀還可能再長高。因為不打完高中甚至可能連NCAA都不打,這也讓他未來籃球生涯平添變數。平心而論他的能力應該沒有球哥好。高中沒畢業的話,應該過一兩年會在中國的CBA看到他,而發展可能也就僅止於CBA了。

 

話說回來,對球爸來說,這可能也是BBB進軍中國的最好契機吧!中國現在什麼錢都花得下去,一雙鞋子上萬元,OK的啦!

 

 

文章標籤

愛運動但是跑不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距離 Nike NBA 球衣上市已經過了一個月,抱歉 New Jerseys 又晚發文了  想必許多朋友一定很好奇 Nike 的球員版球衣和 Adidas 的有什麼差別? 今天這篇文章就來比較一下兩者的差異。

文章標籤

New Jersey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Eric Bledsoe 最近的「I Dont Wanna Be Here」事件鬧得滿城風雨,太陽隊管理階層也在事發當天就旋即宣佈將無限期停賽 Bledsoe,並積極尋求市場上的交易機會,等於是片面宣佈 Eric Bledsoe 已經打完「身披鳳凰城太陽戰袍」的最後一場比賽了。
 
  針對這個情況,有記者(其實是TMZ狗仔)在遇到傳奇NBA球星 Charles Barkley 時,詢問了他對此事的看法,而他也簡單的發表了自己的看法,因為 Barkley 本身也算是太陽隊的大前輩,加上生涯也有被球隊交易過的經驗,因此我覺得整段訪談特別讓人有感。

1992-Charles-Barkley-05129909.jpg

  對於 Bledsoe 的「我不想待在這」風暴, Barkley 的原話是說:「有人付你一年1500萬美金,像那種『我不想待在這裡』的話是永遠不該說的,你不能在網路上這麼說、更不該這麼做,太糟糕了!」("Someone's paying you $15 million a year -- you shouldn't say, EVER, 'I don't wanna be here.'" "You don't go on the Internet. You don't do that ... that was just bad.")
 
  當然,如果事後證實 Bledsoe 若是千真萬確是因為「不想陪著老婆待在美髮沙龍」才這樣發言的(他自己是用這個當藉口,然後就被 McD 轟回家了),似乎也改變不了他將被球隊交易的事實,甚至還有可能讓他有點糗翻天,榮登史上「最扯」被球隊交易的理由,因此我寧願相信他應該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年輕人就是衝動、忍不住心裡話、沒想過後果就在網路上炮轟,現在捅出這麼大的婁子,也回不去了。
 
  我自己雖然算是從老巴時代就開始注意太陽隊的球迷,但說真的那個年代網路並不發達、資訊也不流通,那個時候要說對於 Barkley 到底是透過怎樣的交易案才來到太陽隊、其中又有發生過什麼故事,其實都是一知半解的,頂多他以前是打費城76人隊,我們是用3個副將去換了1個主將回來,而過沒幾年挑戰總冠軍失敗之後,我們又把貴為主將的 Barkley 給交易去休士頓火箭隊,只是可惜他最後成為了史上傳奇的「無冕強者」之一,終其生涯都未能一圓奪冠夢。
 
  因此,當 Barkley 特別評論了 Bledsoe 的這次風暴時,我就一時興起,想說老巴既然都開釋:想要被交易也不能在隊上時就開砲說「自己不想待在這」,那到底他自己是怎樣的情境下被交易的呢?

1992-Charles-Barkley-Danny-Ainge-Kevin-McHale-Robert-Parish.jpg

  1992年的6月17日,費城76人將那時已經貴為6屆明星賽成員的明星球員 Charles Barkley 給交易至鳳凰城太陽,換回的球員是 Andrew Lang、Tim Perry,以及即便是現代的太陽迷,可能都無比熟悉的一個名字:Jeff Hornacek。
 
  關於這段往事,我記得 Jeff Hornacek 在剛擔任太陽總教練時曾經接受訪問、談及有關這段往事,當時記者是在問他曾經打過太陽雙衛(當時由他搭配 Kevin Johnson)時的感想,後來就聊到他被球隊當成籌碼交易去76人,當時會不會對太陽高層有怨懟?結果 Jeff Hornacek 當時的回答很妙,類似:「一開始時我確實不太能接受球團竟然把我交易出去,直到我知道他們是拿我去換 Charles Barkley,我很快就釋懷了。」
 
  Charles Barkley 當時是前一個賽季平均有23.1分11.1籃板4.1助攻1.8抄截的全能明星球員,當初看到 Jeff Hornacek 這段訪談我一直印象深刻的原因,除了有他提及的是一段我一開始接觸太陽隊的歷史、更重要的記憶點是我當時隱隱覺得,Hornacek 一天到晚都拿 Goran Dragic 比擬成自己、Eric Bledsoe 比擬成 KJ 二世,他這樣講的意思是如果哪天球團拿 Dragic 去交易明星等級的球員,他最好也該跟自己一樣認命一點嗎?
 
  後來的故事,我想就莫再提了。
 
  Barkley 被交易時是當打之年的29歲,他年輕生猛、孔武有力而且還具有速度,儘管他在禁區討生活依賴的是undersize的身型,但一點都不會限制他的發展(以及數據);可是問題來了,76人球團認為 Barkley 雖然優秀,可是並不能帶領球隊在東區突圍,76人的1991-92賽季只有拿下35-47,連續兩個賽季無緣季後賽。加上球團認為 Barkley 的場外問題太多了,有他在更衣室就像是顆未爆彈,最驚悚的事實莫過於被宣佈交易的同一天,Barkley 同時人在密爾瓦基出庭,原因是他在1991年的12月在酒吧和人發生衝突,最後他甚至把人給扔出窗外造成傷害。

  76人隊上下其實也是經過一陣子掙扎才作出交易 Barkley 的決定,幾位高層觀察了 Barkley 一陣子,發現他確實「正在慢慢失去在費城打球的動力」。

  當時擔任GM的 Jim Lynam 說:「我毫無疑問是 Charles Barkley 的球迷,但幹我們這一行的有時候就是得做出那些艱難的決定,這不容易做到,但我們必須果決的做出那些改變。」而老闆 Harold Katz 也說:「我們球隊的化學反應必須獲得好轉,有很多跡象都顯示為什麼我們的賽季會只得到35勝,這是很多問題造成的,你必須要互相去喜歡對方、並希望能夠一起奮戰,但我認為去年球季我們並沒有做到。」
 
  當時擔任總教練的 Doug Moe 則是講的更直白,他認為 Barkley 根本已經不想為費城打球了,儘管他沒有明講出來。因此在接受《費城詢問報》的訪問時他說:「當然,如果球隊一切都在正軌上,我會非常想擁有 Charles;可是在幾年前的狀況就不太一樣了,他出現了一些改變。我們很高興能做出交易、讓我們的陣容更年輕、增加一些深度,雖然你也同時會有點失望放棄了有潛力帶隊進入總冠軍賽的球員,但很遺憾的是我覺得這件事並不會發生。」

  Moe 對記者 Bob Ford 說:「我們不得不做出這個結論:Charles 在這邊一點也不高興。」

1993-Michael-Jordan-Charles-Barkley-005116058final.jpg

  而我在想,為什麼 Barkley 可以義正詞嚴的說 Bledsoe 這麼做一點都不厚道、也很不對,因為很明顯的他自己當年在離開時並沒有特別說過什麼,但是有「做出些什麼」讓球團高層感受到,進一步的「成全他」讓他得償所望(?!),這種作法當然妥不妥適是見仁見智的,但確實是比直接發 Twitter 詔告天下要來得含蓄的多。

  老巴在確認被換至鳳凰城之後,受訪時還談及了76人隊:「這一切都很困難,我甚至不肯定自己是快樂、悲傷還是無動於衷,只能說這就是生意的一部分。我一直都很喜歡費城,球迷對我很好,至於那些不喜歡我的人,我不會去對他們分神煩憂的。」

  數據顯示,Barkley 在1991-92賽季的平均得分雖然仍有23.1分,但是跟前面動輒就突破25分的平均得分有一些落差,而且在部分比賽中似乎失去了他的熱情,種種因素讓76人更確信他們在1984年首輪選中的明星球員,似乎對於「留在費城」這件事不是那麼在意,同時 Barkley 還被抨擊從未獲得年度最有價值球員、也從未獨自帶領他的隊伍進入季後賽過,76人隊老闆甚至還在交易完成後信心滿滿的說:「我們就算有你們口中的『超級巨星』在隊上,去年也只贏了35場比賽,沒有人能肯定的說明年我們不會贏超過35場比賽,但在我看來、毫無疑問的我們將會贏得更多比賽。」
 
  可憐的76人隊,下個賽季他們的戰績是26-56,而且跟太陽隊換來的三名球員,Andrew Lang 很快在92-93賽季成為自由球員去了亞特蘭大,Tim Perry 在94-95賽季後就形同退休了,而幾乎勉強可以算是交易主菜的 Jeff Hornacek 則是只有來到76人的第一個賽季繳出平均19.1分,後面的賽季不只每季衰退、還在93-94賽季期間就被交易至猶他爵士,在交易發生前,他甚至因為合約問題而跟76人隊鬧得很僵,一度還拒絕到球隊報到,結果真正表現出來在76人隊最不開心的,反而是 Jeff 叔叔?!
 
  至於鳳凰城太陽在獲得 Barkley 之後寫下什麼故事,似乎也不需要多費篇章贅述了,Barkley 帶槍投效後,自92-93賽季到95-96賽季都一路幫助球隊打進季後賽,第一個賽季就以62-20的戰績殺到總冠軍賽才敗給如日中天的芝加哥公牛隊;而76人隊在交易 Barkley 的後面7個賽季,平均只拿下25勝,而且陣容有些混亂,即便他們因為戰績糟糕而拿到好幾名頂尖新秀,像是 Clarence Weatherspoon、Shawn Bradley 和 Jerry Stackhouse,依然於事無補。
 
  直到1996年,他們以狀元籤選中了 Allen Iverson,故事才出現一些轉機。

Charles Barkley.gif

  現在太陽隊也面臨著交易主力球星的危機。

  Eric Bledsoe 當然不會是 Charles Barkley,影響力、星度都不可同日而語,不過這會不會是我們隊史近代一個十字路口?有可能影響未來3-5年的球隊佈局,甚至影響深遠?視交易對象還有包裹條件都有可能發生變動,不過真正讓人心有所感的,或許是歷史的部分巧合、情境,以及 Barkley 的那一番話,過去76人隊自信滿滿的發言、後續對照的事實結果。
 
  我不認為 McD 說「有29隊都打來交易電話、其中有幾隊的動作特別積極」是全然的事實,我也不覺得送走了 Eric Bledsoe、太陽隊就會愈來愈好,馬上翻轉,我們球隊現在的問題不是丟掉一個、兩個人就可以馬上改善的,但至少最近開始看見球員們的改變,這總是一件好事。


  而1992年的那一天,是改變太陽隊的一天;
  也是現在,值得我們去回憶思考的一天。



文:泰瑞克斯
圖片來源:SI.com
資料來源:On This Day in History in 1992, the Sixers Traded Charles Barkley
     I WOULDA GONE FOR LONZO'S HEAD... If I Played Against Him

加入粉絲團,每天一起玩:糙米蟲與世界的狂想曲

 

 

文章標籤

泰瑞克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才剛剛開始2017-18賽季,鳳凰城太陽就打出了讓人「驚心動魄」的賽季。
 
  在歡慶隊史50週年的同時,我們寫下了NBA史上最差的開幕戰敗仗(單場輸對手48分)紀錄,如果再把「慶祝隊史滿50週年的主場開幕戰最大輸分」算進來,我們會更難堪.......之後我們接著再吞下2敗,以0勝3負展開本賽季,除了中間「小輸」洛杉磯湖人的一場比賽之外,我們又在對快艇隊的比賽以88-130大比分敗給對手,三場比賽的失分平均高達128.6分、平均輸分為30.6分,想像一下如果我們不是輸湖人隊2分,到底會有多慘?
 
  好了,我們也不用生氣了,因為太陽隊的憤怒已經找到一個出口了:Fire Earl Watson

Earl+Watson+Toronto+Raptors+v+Phoenix+Suns+DnceXqP9UHdx.jpg

  經過兩個多賽季,從2016年的球季尾聲暫代 Jeff Hornacek 去職總教練後的填補人選,到2016-17賽季直接晉升總教練一職,Watson 在太陽任內一共拿到33-85的戰績以及......Josh Jackson 和 Dragan Bender 和 Marquese Chriss ,至於拿到這三個人所代表的意義為何,我想就不用贅述了,而在這波讓人難以忍受的開季三連敗之後,太陽高層有些反常(?!)的快刀斬亂麻,就像呼應著昨天對快艇賽後的 Phoenix Suns 官方粉絲團下方暴動般的球迷怒吼,今天馬上開除這位年僅38歲的總教練。
 
  根據《ESPN》的知名記者 Adrian Wojnarowski 的報導,太陽隊預計暫時會有助理教練 Jay Triano 先扶正暫代(有沒有覺得好像在哪看過這種劇情?),過去他也曾在2008-11賽季擔任多倫多暴龍隊的總教練,戰績是87-142,同時也曾執教過加拿大國家隊;根據 Woj 的消息,開除 Watson 的決定幾乎是獨自由老闆 Robert Sarver 所做的,據說在本季開始之前他就想這麼做了,而太陽年輕的總管 Ryan McDonough 當時應該是對 Watson 還是投下了信任票,估計原因可能是看重他在人和上面的長才(這部分是目前太陽辦公室比較缺乏的天生技能)。
 
  Triano 有沒有可能繼續一路執教到季末?這很難說,因為太陽隊現在的情況猶如全NBA最糟糕的火坑,百廢待舉、球員空有潛力而毫無章法、內部戰術長久沒有運作系統,還有一個可能會讓你體會「伴君如伴虎」的老闆在上,同時年輕有才幹但是極度堅持自我理想的總管,也幾乎不太會允許你發展「他規畫以外的藍圖」,這些都是會讓一些名宿教練會想要卻步的理由(或者有個更簡單的理由,何苦賣老命去淌鳳凰城的渾水、髒了自己的履歷?);或許也就是因為有著這樣的背景,幾乎沒有執教經驗,甚至才剛從13年的球員身份退下來、去發展聯盟簡單過個水就來當助教的 Watson,才能在這種局勢下被扶正、還做了2年多的太陽主帥吧。
 
  太陽的問題不只教練團,今早還有更勁爆的消息:Eric Bledsoe 喊想走

Eric+Bledsoe+Boston+Celtics+v+Phoenix+Suns+1J_Wc3053Gzx.jpg




  在與洛杉磯快艇的賽後,如果你是熟悉 Bledsoe 的人、最近幾年有認真Follow太陽比賽的話,應該不難明白「打快艇」對 Bledsoe 而言是多麼重要的年度盛事,他個人很常在對快艇的比賽中爆發,就像是想要證明那支球隊當初沒有留他下來是多錯誤的決定(雖然事後看來不完全是錯),而昨天那場難堪的敗仗之所以讓 Bledsoe 難受到講出「我不想待在這裡」這種明顯的氣話,除了對比賽內容的失望之外,很難不讓人聯想主要的問題出在他在球隊定位被改變一事。
 
  是怎樣的情況,能讓一個兩年前還在暑假期間放棄個人休假、從頭陪球團招募FA到尾,還主動組織隊員自主訓練團、鞭策小老弟們更像個團隊、想要學習向個領袖一般的人,突然間好像爆發了他的情緒?

  我一直以來都不是特別喜歡 Bledsoe 的球風,他的打法過於偏向單打、體能球,講難聽一點就是蠻幹流的控衛;可是球風是一回事、做人是另外一回事,我對於 Bledsoe「這個人」沒有什麼特別的意見,他沉默、寡言(雖然每次多話就是失言居多,譬如說之前跑去講76人打不過他的大學校隊.......),即便之前發生「三衛之亂」時,他的角色最尷尬、立場最艱難,但他也沒有說過什麼、更早之前跟太陽有延長合約的歧異時,也沒有做出什麼傷害球隊的事情,他不是那種可以凝聚團隊的人、也不是可以組織隊伍、進而去建立組織文化的人,儘管他很努力「要學」,但這種事很講天份的,否則他的地位不會如此快速的就被 Devin Booker 取代掉。
 
  這很現實、講起來很殘酷,可是我們都很難否認這樣的事實。
 
  捫心自問,我們有覺得 Bledsoe 是太陽隊的領袖嗎?還是那是個不得不為之的選項?又或者.......你們的答案跟我是一樣的,太陽有適合的領袖,可惜在當年的命運十字路口上,我們想要選擇他、但他選擇去了南灘?
 
Earl+Watson+Utah+Jazz+v+Phoenix+Suns+HGwlq2gs5UDx.jpg

  太陽隊在2014年和 Bledsoe 簽下的5年7000萬合約到2019年才會到期,換言之他還有大概2年左右的「賞味期」, Bledsoe 的合約恰巧和 KI 有同樣的屬性:放在這個年代相對划算、可掌握年限也還有幾年、都算是已經證明過自己的球員(當然 KI 證明的事情更多就是了),所以你要說這張合約是球團「進可攻、退可守」的一顆棋子,也不能說是錯。
 
  可是,當我們開始盤算著他的合約「有多少可利用價值時」,事實上你做的事情和思維跟 McD 是完全一致的,我們的總管遇上這種陣容人和問題,似乎永遠第一個想到的都是「該怎麼危機處理?」,可是別人會做的可能是先安撫球員、先了解事情的嚴重性,但 McD 的作法可能是先來撥幾通電話連絡先,以免到時候又有可能要虧本殺出了........這當然有一部分是玩笑話(苦中作樂)的成份,可是真實性有多少,我想大家心裡也有數。
 
  Bledsoe 目前在太陽確實有嚴重的定位不明問題,他的上場時間減少、上個賽季尾聲還「疑似被球隊宣佈傷勢嚴重而關機」,但我們整個休賽季也沒聽說他要復健或是回診之類的消息,倒是 Brandon Knight 才是真的受傷去休養的那個人(無獨有偶,他也是有傳出對太陽球團有怨言),而唯一整個休賽季出現的 Bledsoe 消息,是他「被市場一堆消息宣佈可能成為太陽跟騎士交易的主要籌碼」,作為一個曾經想要領導球隊、凝聚團隊、證明這是屬於他球隊的27歲年輕人來說,你會希望 Eric Bledsoe 怎麼想?Booker 真的很棒、百年難得一遇的單場狂轟70分奇才,真的是太陽新少主,我看我還是去旁邊玩沙吧?
Eric+Bledsoe+Goran+Dragic+Portland+Trail+Blazers+VKD1j1MA4QQx.jpg

  直到事情發生,我才想討論 Bledsoe 的問題或是可能的交易案什麼之類的,現階段,我不會怪罪他的發言或是說法(頂多怪他何必那麼高調還引來 DaJ 留言讓太陽又大紅了一次),畢竟在總教練去職的當下,太陽現在待解的問題已經夠多了,可是我覺得今天爆出這兩個消息,我們真正該去思考的就是這件事,也是我在標題上所說的:
 
  炒掉一個總教練,天下就太平了嗎?
 
  如果真是如此,我們當初也是在球隊一片混亂當中炒掉了 Jeff Hornacek,當時球隊內部氣氛糟糕、因為自由市場的簽約動作(還沒簽到)而影響內部士氣,甚至因為啟動交易而造成球員內心不快,球場上也因為無心戀棧、「疑似」想要鬥倒教練而打得荒腔走板(我迄今依然不願意相信他們是故意擺爛的),可是最後球團作了什麼?炒掉總教練,然後裝作一切已經變平順了、我們會愈來愈好。

  這是我最不能接受的結果。
 
  好像我們只要把過錯推到一個人身上、由他來承擔所有的一切錯誤、球隊今天走到這一步都是他一個人的錯,前是 Jeff Hornacek、現在是 Earl Watson,他們一個人的決策失序而導致一連串的結果,跟太陽隊自從 Steve Nash 離隊後就毫無可看的戰術系統、戰術板形同虛設無關;跟太陽球員在場上打得像一盤散沙、活像剛剛才在公園場邊決定報隊的五個人上場隨機找默契一樣無關;跟太陽管理階層和教練團,幾乎每年就會重新幫球員規劃的角色定位、搞得大家現在都不知道在場上該負責啥事無關;當然也跟休息室氣氛詭譎、大家好像感情不差、但說要一起去完成什麼事情,好像又講不太上來也無關。
 
  這一切都是總教練的錯,他們一個人搞出這些事情,是吧?

Eric+Bledsoe+Oklahoma+City+Thunder+v+Phoenix+U9rXjEkczKlx.jpg
 
  我認為太陽隊的問題是錯綜複雜,每個人都在自己的角色上推了一把;年輕球員不懂事是理所當然的,可是球團有責任也有義務要帶領他們上軌道,否則即便我們有再多、再高的選秀順位、連續4-5年都有前4順位的選秀球員入隊又能如何?讓他們在隊上只能打單打籃球、毫無碰觸NBA等級的戰術系統、學點複雜而有系統的打法,搞得就像是在打大學新生盃的比賽一樣,有些新秀在NCAA打的比賽強度搞不好都贏過他們現在在職業隊,這難道是合理的嗎?

  費城76人隊幾年前也是糟透了,糟到成為人人笑柄、甚至還被聯盟象徵性的警告:不可以擺爛騙順位;太陽現在像是擺爛在騙順位嗎?我們何必要騙,我們是真的爛(真難想像我用了這麼重的詞),76人當年做了什麼事情?他們後來請來了現在人在休士頓火箭隊執教的某位冷笑話哥,他甚至只是擔任助教改善一些戰術系統,突然間76人隊雖然還是在輸球、雖然還是打不贏人,可是球員開始打球有章法了、會組織了、會小組配合了,然後接著就開始兌現天賦,讓 Joel Embiid 那句「Trust The Process」可能會成為近代籃球最勵志的一段話。
 
  我們呢?



文:泰瑞克斯
圖片來源:ZIMBIO
資料來源:Suns name Jay Triano interim coach after Earl Watson fired
     Eric Bledsoe Tweets ‘I Don’t Wanna Be Here’

加入粉絲團,每天一起玩:糙米蟲與世界的狂想曲

 

 

文章標籤

泰瑞克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